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蒸汽时代的旁门剑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坦白

蒸汽时代的旁门剑仙 Best Man 2368 2020.01.12 14:45

    新增的1环法术是燃火术,可以制造一团烈焰,接触或投掷伤害敌人。最后是新增的2环法术名为炽焰法球,与前者同样是塑能的火焰法术。

  约翰觉得前一次自己获得的侦测毒性、延缓毒发这样两个0环、1环法术,可能是受到他在瘟疫世界净化瘟疫病毒的影响,那么这一次从自然感召中一连领悟到塑能系的两个火焰法术,可能就与自己使用炎蛇蜥那颗火系魔兽心脏进行的筑基仪式有关系了。

  相当于炽焰法球这种攻击性的法术,约翰其实更重视那些具有特殊作用的辅助法术,毕竟自己的主要战斗力仍旧是在一身剑术之上没有改变。

  “不过有也比没有好,这可不是游戏里可以列出一个法术列表让你去随便选择。”

  约翰也不去强求,也没办法强求,他能够从自然中领悟到什么样的法术这并不会因为自身意志而改变,而是由职业者本身的属性与血脉来决定的。

  即使是约翰对新觉醒的法术能力并不太满意,让别的游侠类职业者听了估计就要酸死了。

  因为除了少了1个1环法术,他的法术列表代表着几乎都与同级德鲁伊具备同样的施法能力。

  这也是范达尔之前称赞约翰具有超人的自然施法天赋的原因所在。

  要知道一般人类游侠可是到了6级超凡时,才能获得一个少的可怜的1环法术,跟约翰相比,简直是某丝和高富帅的区别。

  就在约翰在自己的家里悠闲的享用着下午茶时光的时候,雷姆镇十数里外的森林中,三个联邦探员正在狼狈逃窜着。

  原本刚刚通过兑换奖励成为超凡,正有些得志便猖狂,幻想着回到联邦马上升职加薪、得到长官重用,最后身居要职、赢娶白富美(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的科尔森与吉布斯,就跟在任务世界被他们猎杀的那位无辜贵族一样,此时满是惊惧和绝望,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意气风发。

  他们以为的所谓超凡,其实只不过是二、三级的职业者实力罢了,这还是借助位面征战结束后的奖励达成的,本身没有经过漫长时间的骑士训练,实际战斗力根本就是外表好看的空架子。

  虽然强过普通联邦精锐士兵,已经具备了一些超越凡人的力量和技巧,但到底脱不开凡人行列,没有特殊的血脉,又没能达到6级的黑铁与青铜分界线,那就还称不上真正的超凡。

  不说已经在超凡道路上又进一步的青铜阶位的亚瑟范德林,就是乔和达西尔两人,在经过位面征战任务之后,也得到了大大的提升,现在都是只差一步就能突破超凡成为青铜的职业者了。

  但是对于超凡世界所知有限的联邦探员们却并不了解这些,所以才会遭遇了现实的毒打之后,只能惶惶而逃。

  “联邦的崽子……”

  两人一回头就见到一头半人多高的巨狼注视着自己,张开狼牙大口。

  而更可怕的是,还有两头更加巨大的巨狼已经在另外两个方向将他们包围。

  “等等,先别弄死了,我要试试新的法术……”

  ……

  当日头逐渐西落,玩心重的乔和达西尔在猎物身上试验了一下新获得的能力之后,范德林三兄弟意犹未尽的悄然带着一个俘虏来到了雷姆镇。

  不过今天难得克劳斯没有在外面过夜,而是带着一丝酒味和脂粉气赶在入夜之前回来。于是难免撞见范德林他们。

  “这些是?”

  克劳斯忍不住揉揉眼睛,他只不过一天没回来,却发现家里多了好些个人。

  一个猎人打扮的中年人,一个好似存在于二百年前的骑士打扮壮汉,还有一个可爱的女仆,就是年龄太小了点,连提个水壶都有些吃力。

  这还算是正常一些的,另外那三个高壮青年就不一样了,浑身衣服打扮就像那些出没于荒野的匪盗,关键是他们还擒拿着一个浑身绑着严严实实的男人,看那人衣服明显是黑色的联邦警察制服。

  既然被克劳斯发现了,约翰也就不瞒着他了,实际上他早晚也要跟克劳斯进行沟通,因为不说两人多年的兄弟感情,就说克劳斯海森赛尔家族嫡系的身份,也可以让他们在超凡界获得更多的便利。

  约翰可是知道,克劳斯自从发生变故之后,就迷上了炼金术,对于超凡世界虽然所知有限,却十分的向往。

  约翰将所有人除了小女仆之外都带进了公寓的地下室。

  这里原本是酒窖,不过他和克劳斯两人都不是善饮之人,所以只是储存了日常所需的酒水,剩下大部分空间都空着,所以几天前被约翰改造了一下作为了秘密实验室。

  他现在一些见不得光的物品比如那具不死者之躯现在就都存放在这里。

  听了约翰的讲述,克劳斯瞪大了那双迷死人不偿命的桃花眼。

  “你竟然真的成为了超凡者?”

  重生之秘约翰当然不会说出来,但是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却被他知无不言的讲述了出来,包括位面征战和自己拜师以及收下这些随从的经历。

  毕竟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就剩下克劳斯一个了,虽然对方看起来有些不着调,但是并不影响他们互相之间的信任。

  然后克劳斯这货突然反应过来。

  “不对,你成为超凡者也有好些日子了吧,竟然不早早告诉我,太可恶了……”

  约翰苦笑着解释:

  “我当然是有原因的,实际上就算不出这事,我也要在最近跟少爷坦白,免得让你蒙在鼓里,使阴谋者继续暗中下黑手。我能够进入超凡的契机,实际上就是那天的昏迷造成的,而我为什么会昏迷不醒,这里面还有着更多的可能,但可以肯定的是,当日要是我不能成功醒来,那么就会灵魂离体消散,估计少爷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克劳斯也不是傻子,虽然这几年来都是醉生梦死的,但是偶尔还是会关心一下家族那边的事情和联邦内外的局势。

  毕竟是多年贵族精英教育出来的,在这方面有着特殊的敏锐嗅觉。

  他脸色严肃的问:“约翰你是说,那一次的实验材料有问题?有人想要谋害我们?”

  约翰指正说:

  “不是我们,而是少爷你!”

  克劳斯顿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可恶,到底是谁?我已经放弃了继承权流放到这鸟不拉屎连个像样的剧院和沙龙都没有的地方,怎么还有人不放过我?”

  克劳斯是真生气了。

  他最多的不是气有人要谋杀自己,而是这种行为险些致约翰于死命。他从小跟约翰一起长大,也知道约翰私生子后裔的身份,二人不但性格互补,也算是在大家族里相依为命,关系亲密的比亲兄弟还亲,还要胜过关系不错的亲堂弟与家族里另外两个跟他关系不怎么样的堂兄弟。

  想想他就觉得后怕,然后更加的气愤。

  约翰见了赶紧做出解释,安抚他的情绪,免得他错误将怨恨的对象放到了自己家族头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