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蒸汽时代的旁门剑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联邦政府的反应

蒸汽时代的旁门剑仙 Best Man 2433 2019.12.11 23:44

    一晃命案事件已经过去半个月,这些日子约翰过的十分充实。

  每天早上起来依旧早餐和上班,下午会抽时间训练菲尔伍德的剑术修行。

  傍晚结束一天工作之后,就到了自己修炼的时间。

  在蒸汽骑士酒馆发布的悬赏陆陆续续有了收获,其它材料基本上都凑齐了,只是因为等待最关键的五种猛兽还没有消息,所以约翰这些天也只能先进行从小修炼的白鸦剑术,然后慢慢参详记忆里那半部浑元剑经的内容。

  实际上浑元剑经中记载的基础剑术方面,跟源自神圣帝国宫廷的白鸦剑术并没有太大的差异,更多的不过是一些招式说法和锻炼方式的不同罢了,二者基本上殊途同归可以起到同样的作用。

  这就大大的节省了约翰修炼的时间,毕竟前十几年流下的汗水并非白费,为他打下了坚实的剑术基础。

  区别于前世那种已经沦为表演性质的武术套路,无论是白鸦剑术还是浑元剑经里面的招式其实都是相对朴实很少有太过花俏的部分,全都围绕着一个目标,那就是剑的杀伤力来创造的。

  他准备等五方炼形法入门之后,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真元法力,就开始进行剑仙法修炼的第一个关键步骤,炼剑!

  炼剑分为养剑、祭剑和炼剑几种方式。养剑就是常年佩戴一把剑器,以自身灵性慢慢影响对方产生灵性,成为气息相交融的剑器。

  这属于一种入门的手段,一般都是用于底层弟子修炼,真正的剑仙高人多是拿来辅助其他方法的。

  祭剑就是以某种祭品来进行仪式,人为的创造一把灵剑。

  比如传说中春秋战国时期古代铸剑师常见的以人祭剑。也可以用各种灵药材料来洗练飞剑,这也是祭剑最常用的一种方法。其他阴魂、煞气之类的祭剑方式就属于旁门邪道甚至魔道的手段了。

  最后的才是小说中所说的炼器那种炼剑。

  其方式就是以各种火焰烧炼矿石金属等材料,炼制一现世就是法器法宝等级的飞剑。

  这种方法属于一遍成的炼剑方式,不过却是中土玄门记载中,历来修士们选择最少的,因为它有两大难点。

  其一就是随着灵气慢慢枯竭,各种可以炼剑的天材地宝等材料也随之减少,虽然没有灵草仙药那样已经灭绝,保存下来的却也不多。

  其二就是凡火无法完成赋予剑器灵性的步骤,而这恰恰是炼剑成功的关键步骤。

  这就陷入了一个怪圈。

  没有修为就无法掌握真火、灵火之类的火焰,自然就无法进行炼剑。而没有一把法器级的剑器,单纯凭借一身剑术即便达到凡人的极致,顶多也只能够做到百人敌,这还是对方没有武器盔甲的时候。

  但是如果有了对应的剑法、修为和法器飞剑在手,那么就算一个刚刚入门还不能御剑飞行的剑侠之流,也可以在万军之中来去自如。

  这就是超凡和凡人的区别。

  约翰觉得自己想要剑法入门,成为还珠楼主小说里那种刚刚超越一般江湖人的剑侠,还要好一段距离。

  就在约翰沉浸在自己的修行当中时,之前抛尸命案事件的后续也已经展开。

  联邦政府对此的反应要比雷姆镇众人预想中的还要快。

  当约翰被镇议会的一名文员请到议会大厅之后,雷姆镇所有高层都全部到场了。包括名义上的治安官克劳斯。此时这家伙也身穿警服一幅英姿不凡的模样。

  “镇长先生,这是?”

  面对约翰的疑问,劳雷尔镇长答道:

  “刚刚收到克拉门托那边的消息,事情有些变化,原本市政府那边打算派些人过来简单调查一下,不过因为一系列原因,这次案件被联邦警察调查科争取到了,现在他们派来的队伍已经马上要到我们这里,我召集大家过来商议一下如何接待和应对。”

  劳雷尔也没想到,在雷姆镇议会将镇外发现命案并且涉及范德林帮的报告以公函形式送到首府克拉门托市政府请求支援之后,不过短短半个月,来自联邦警察调查科的探员就已经风尘仆仆的感到镇上。

  是的,来的是联邦警察调查科,而不是州警察局或者克拉门托市警局的人。后两者算是雷姆镇治安所的上级单位,虽然三者之间并不互相统属。

  除了语气微沉的老镇长,在场的大家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当然克劳斯是因为议会的召集耽误了他的“正事”所以脸色臭臭的,其他人则担心联邦派来的人会搞出什么幺蛾子。

  毕竟雷姆镇才建立不足三十年,他们曾经来历都是天南海北,大多数都不是雷姆镇本地人,虽然如此,可是在雷姆镇经营这么多年下来,他们已经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和地盘,决不允许外人前来搞事。

  可如今来的不是克拉门托或者金沙港那边的官员,而是联邦直辖机构的人,前者跟他们大致属于一个阵营,可后者却是不好对付。

  都是场面上的人,联邦政府这十年来一直在变样的企图寻西部三州的麻烦这些情况大家不是不知道,只是现在轮到自己面对来自联邦政府这个庞然大物的压力,由不得他们不感到不妙。

  听了老镇长的话,约翰心中念头急转。

  跟整日流连各种沙龙和沉迷炼金术的克劳斯不同,约翰虽然因为年纪的关系没有亲身参与过政治斗争,但是大致的情况也都熟悉。

  西部三州虽然自成一系游离于联邦政府之外,但是一天并没有宣布脱离,那么就属于联邦的一份子,东部各州那种联邦政府派驻地方的各个机构这边也全都具备,只不过西部三州有自己的法院、检察官和警察体系,甚至还模仿联邦警察成立自己的调查科,在约翰看来就类似前世的fbi。

  这样的人或许没有前世影视剧里演的那么精英,但也绝对不是好对付的。

  然后就见老镇长略带歉意的说道:

  “本来要是市政府的调查人员,约翰警长你只需要应付一下就行了,但是面对联邦警察的调查科精锐探员,镇上其他人恐怕都上不了台面,所以我希望警长你能负责接待任务。”

  虽然劳雷尔的话里话外都在贬低在场的人,但是却没有一个表示不满的,毕竟接待这种难搞的人员绝对是一个大、麻烦,所以他们十分乐得把这个烫手山芋交出去,至于约翰这小子,且让他占点口头上的便宜又如何?

  反正大家也不是年轻时为了面子就敢大打出手的年纪了,圈子里混迹这么多年,现在他们一个个脸皮厚度都可以与议会大厅的石墙相媲美,自然不会在乎这丢点面子。

  何况面对来势颇有些咄咄逼人的联邦探员,确实也要交由约翰这个镇治安所的实际掌舵人来负责对接,无论是案情侦破还是缉捕凶手,都需要镇上的警员们配合辅助,不然凭那几个联邦探员,估计什么情况都打探不出来。

  再加上约翰是镇上唯一一个上过高等学院的人,这些日子以来的手段来看,也不是那种愣头青或者充当牌面的花瓶,至于真正的花瓶克劳斯大少爷,那货已经被他们完全忽视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