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安稳与流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白马雪山冰冷又温暖的一夜

安稳与流浪 萌妈岛歌 2716 2021.05.05 02:27

  经过和队友们这几天每天都在一块徒步,每天都在一起吃饭,住宿,露营,我们慢慢的都开始和对方和彼此都所熟悉了。

  走路的时候除了去欣赏风景,渐渐地聊天也放松和话题多起来了。

  我和小胡聊的挺多,那时候还是队友,可能会觉得到了拉萨大家就都会各奔东西,也因为在路上确实大部分时候会比较无趣,就像你去坐长途火车,有可能会把心里的一些不方便说出来的话对刚认识的陌生人讲,因为你知道,你们下车后会消失在人海,这些话也会消失,但说出来这些话心里还是得到很多释放的。

  出于这种原因吧,我们之间那时候无所不谈,毫无隐藏。

  “你为什么要来徒步进藏?”

  这是我们互相问的第一个问题,当然我们这次都没有掩饰,说出了心里话。

  小胡是因为和女朋友分手了,应该是来疗伤的吧,这个是他的第四个女朋友,各自也都很有好感,跟前面那几个懵懵懂懂的不一样,是付出真感情了。但因为家庭啊各种原因吧,没能在一起,他自己是挺难过的,小胡还给我看那个女孩子的照片,看着挺漂亮时尚的那种类型,和小胡挺般配。他还说,这次辞职也是想好好休息下,好好想一想接下来该怎么去生活,毕竟和这个女朋友分手整个人还是很难过的,他也去挽回过,但并没有什么用。

  大概就是这样,其实很多细节我记不太清楚了,毕竟是2013的事情,现在已经2021年了,谈话的内容记不太清,但很多事情我都记忆特别深刻!

  我徒步进藏的原因,我说我可能跟你们不太一样,你们的家庭啊恋爱啊,都是属于比较正常的,而我是特别特别不正常的那种,父母离婚,又各自再婚,又各自再有孩子,我去哪都不是,有很多家又好像没有一个家,所以只能流浪,不过我也习惯了,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习惯了流浪,习惯了在路上。

  而且我听说这条进藏路困难重重,危险的地方很多,甚至有些驴友会发生意外,所以我就想啊,如果我在路上发生意外就好啦,一不小心被泥石流冲走,或者一不小心掉下悬崖,或者一不小心被大货车撞死,反正怎么死都好,对我来说都是一种解放!

  更悲哀的是,死了都没有人会来收尸,也没有人会难过,。一想到这里,就特别特别的沮丧。一抬头看着眼前的路,真的对生活没有一丝留恋,就这样流浪这么多年,还是没有人想起过我在哪里,我在做些什么,我有没有危险,真是挺可笑的!

  这些话说出来后其实挺舒服的,一直以来都不会这么畅快淋漓的和身边的人聊这么多,如果不是这样长时间的徒步,这么一直一直走下去,这些话我能烂到肚子里。

  相互之间聊聊讲讲,走走停停,白天也在一起,晚上也在一起,好像从我们认识开始就再也没有分开过。

  又走了好几天,我们走到了白马雪山。

  那天晚上,快到天黑时,我们还在雪山附近走着,还没到垭口,我们走的速度也挺快,总是走小路,穿树林穿草地,避开很多弯弯曲曲的公路,但一直走到了晚上还是没有看到镇子,连一个靠近路边的村子都没有,应该都在离公路比较远的地方,我们又不太敢去,也会害怕离开公路太远会发生危险或者迷路。

  毕竟我们六个人年龄也都不大,还是以安全为主的。

  一直走到天黑后还是没有找到落脚点,甚至连个房子都没有。越走空气越冷,离雪山越来越近,雪花已经在空气中飞舞了,我们都冷的不行,打着手电筒,依偎的比较近,缓慢的前行着。

  终于看到路边有一个蓬子,里面有光亮,走进去才发现篷子特别大,是那种很大的方形帐篷,里面有几个床铺,有桌子椅子,火炉,一群藏族人围着火炉在聊天,原来他们是挖虫草的,在那里扎营很多天了,白天去山上挖虫草,晚上在帐篷里休息,他们特别友好,看到我们驴友,他们很热情的问我们,你们冷了吧,这么晚了你们住哪里?

  在询问后我们知道,他们帐篷里住的满满当当,没有空余的地方给我们六人落脚。

  其实这些天我们在路上,在藏族人的家里客厅打过地铺,在小卖部的柴房里住过,在各种各样的路边空地上露营,所以对能住的地方一再的刷新,再艰苦也能过一夜,只要太阳升起,又是崭新的一天。

  有一个藏族人说,公路对面有他们的牛棚,问我们去不去住,在藏族人的心里,牛几乎是他们的家人了,很多人的家里就连着牛棚,牛给他们很多回报,牛很值钱,特别是牦牛,就更珍贵了。也因为牛养的久了,是家庭的一份子,一起劳作一起休息。

  我们谢过后说去看看。一出大帐篷到公路上,雪下的更大了,还掺着大风,呼呼的风加雪直接往我们脸上拍。必须要赶紧扎营住下了,进到牛棚勘察地形,有一块很空的地方都是草,不用风吹不用淋雪还有些许暖和,但牛的味道实在太重,我们放弃了。

  还是在公路边的一块空地上扎起了帐篷,开始露营。

  风雪中我们各自扎着自己的帐篷,还好旁边有藏族人帐篷的灯光,不会那么黑,我们还是四顶帐篷。小罗和小妖怪一起住,静静和桔一起住,我和小胡各自一个帐篷,但我们两个的单独帐篷放在了中间,四顶帐篷严严实实的搭了一排,紧挨着。

  搭好后就赶紧都进自己帐篷里了,钻进睡袋,但还是冷的发抖,大家都说把包里的衣服拿出来盖在身上,我们虽然不在一个帐篷,但说话声音都听的很清楚,我们互相照顾着,互相想着各种取暖的办法,这些天一直都是这样的,只是第一次遇到了这么恶劣条件,这么极端天气的露营地。

  我已经把所有东西都盖在身上了,还是冷的发抖,甚至把背包都压在了身上。

  “小亚,你还冷吗?”

  小胡在旁边的帐篷里问我。我说有点,他说我有两个睡袋,分你一个吧。

  推辞了一会他直接把一个睡袋塞到我的帐篷里了,多了一个睡袋确实温暖了很多,外面风雪交加,帐篷里却这么温暖,我们六个隔着帐篷睡成一排。心里期待着早点天亮。不知不觉我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雪已经停了,温度也上升了点,但还是特别冷,我裹着睡袋从帐篷里出来,看到小胡穿戴整齐的在帐篷外面蹦跶,帐篷上结了厚厚的冰,下面都被雪盖住了,我问他,你睡的怎么样,冷吗?他说一夜没睡,冷的一直发抖,呆到天亮就出去蹦跶了。。

  那一瞬间,我简直无地自容,又深感愧疚,我说你都冷成那样了,为什么还要分一个睡袋给我啊,他说怕你冷。

  我去他帐篷里摸了下他的那个睡袋,好薄啊,还没有我的睡袋厚,他给我用的那个是绒的睡袋,他自己用的那个是防水的睡袋。我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夜,他却冷的一夜未眠。

  我们在帐篷旁边看着白马雪山,全是雪,风景也是前所未见的美丽,冷冽,挺拔,宽广,后来才知道,那天露营的那个地方海拔都快5000米了,只有徒步的人才会把自己逼到这种境界!

  拍了很多照片后,帐篷也被晒得差不多了,就收起帐篷,装好背包继续前进了,今天必须要走出雪山部分,不然晚上还是没地方住。一路上都走的特别快,即使背着那么重的背包。

  我对小胡也多了很多了解,也多了一分认识,我们不再是简单的驴友队友了,而是患难与共的朋友了,这一夜他是怎么过来的啊?

  很久很久以后我们结婚后,我问他,白马雪山那晚,那么冷,为什么还要把睡袋分我一个用,他只是淡淡的说了句,

  “怕你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