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妖兽收留所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白衣少年

妖兽收留所 一捧猫粮 2878 2019.03.16 15:16

  一声声似哀怨般的鸟鸣在山林里响起,天地一片灰蒙,鸟叫声不歇,没多久,林子的一方就亮起了红晕。

  天亮了,乐宵也醒了,是被这十分熟悉且厌恶的鸟叫声吵醒的,乐宵认得这种鸟,十岁那一年跟着乐薇去村里的老房子过暑假,每天凌晨都被山里的这种怪叫声惊醒,后来乐薇告诉她这是一种叫噪鹃的鸟儿的叫声,还给了他百度了知识,虽然没了恐惧感,但是乐宵深深地讨厌上这种鸟,因为他暑假自然醒的计划被破坏掉了。

  乐宵一醒来就查看放在腿上的黑猫,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直觉,这就是自家的白猫,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颜色变了。

  不过自己都能在被雷劈后躺在一个陌生的山里,这样想来,如此玄乎的事情不差变毛这一件。

  不过这都一夜过去了,猫还是没有醒来,按猫的性格都是很警惕得,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猫警备起来,哪怕自家白猫再怎么对自己放心,也不可能睡得这么久。

  东方已经褪了朝霞,一丝丝浅蓝荡开了天际,林间的蒙雾也散的一干二净,只剩下还在时不时啼叫的噪鹃。想着天也亮了,这会儿去敲竹楼的门,应该不会太失礼。

  院子不大,从石桌到竹楼也有个十来步,乐宵就这么抱着猫走过去,然后再离竹楼还有两步的距离,主楼的门再一次自动开了。

  竹楼从外面看是有两层的,而站在门口的乐宵几乎可以一览而尽一楼的一切。

  一层的空间设计几乎没有隔层,乐宵心里暗想,这屋主也太随便了,连这竹楼的门也设计成了自动感应,这是多怕小偷撬不开门呢?

  抬头看了一下竹楼门上挂的牌子,上面的文字不是现代的汉字,也不是各种草书,行楷,有点像繁体字,但又不是。

  为什么乐宵会知道这不是他所见过的字体呢,因为自从上了初中之后,作为语文老师的乐薇就给乐宵定下了书法学习计划,每周都要腾出时间去认识字体和练习字体,美名曰修身养性。

  以至于年级轻轻的他总是被各科老师夸奖,更有作品经常被挂在荣誉墙上面作参展。到了过年的时候,隔壁的邻居都会来拉着他写春联,一个劲地夸他有前途,而这些荣誉都归功于他已经辞世的好姐姐。

  虽说这字不是乐宵所见过的任何一种字体,但是很奇怪的是,乐宵一眼便能认出来那些字,那古朴的大木牌上面,雕刻着苍劲有力的三个字——小岳楼。

  竹楼里十分宽阔,有一种东西仿佛在吸引着他往里走去,待到乐宵停下脚步的时候,人便已经处在竹楼的二楼。

  而他正站在一方床榻前。床榻上躺在一个白衣少年,那少年闭着眼,秀鼻朱唇,如墨的青丝肆意散落在四周。而直至乐宵到了二楼,白衣少年也未曾睁眼,乐宵自觉地自己的动静应当不算小,而且昨夜自己的叫声也不小,为何少年都没有醒来,难不成是植物人?

  心里揣着疑惑,定眼一看少年的侧脸,乐宵只觉得这脸有点面熟啊。便走近床边,伸着脖子去观察少年的正脸,就在他迈开脚走到少年身侧,乐宵怔住了,那张脸何止是他所觉得的面熟。

  然而乐宵的震惊还没维持多久,周边的空间就变得有些扭曲,他看着自己的身体也跟着扭曲,心里一阵恐惧,这短短不到四十八小时,他已经经历了雷劈,异地而醒,深林惊魂,还有这竹楼神秘的“植物人”,现在这个情况是怎样?要再来一次穿地吗?还是这会儿真的是要玩完了?

  似乎是在梦里,乐宵感觉自己像一轮明日,挂在空中,双脚无法啊触碰地面。

  他俯视下望,看到了一群男女,有老有少,穿的并不是他所熟悉的服饰,更像是古代的广袖锦服,和白衣少年一样的风格,他们在一处很大的庭院里,正围着一个青年人说说笑笑。

  青年人的怀中正抱着一个婴孩,青年人是满脸的喜色,时不时伸手去逗怀里的孩子,然后轻声得说:“小宵儿,我是你爹爹,快叫爹爹。”那婴儿只是动了动身子,大大圆圆的眼睛转来转去,没有说出青年所想听的话。

  倒是旁边的一个看似十来岁的小少年开口道:“爹,宵儿还小着呢!还不会说话。”说着使劲踮着脚,跟着伸出手去逗婴儿,然后笑眯眯得说“乖宵儿,快看我,我是你二哥,快叫二哥。”

  这次婴儿似有所感,一双乌黑黑的大眼睛动了动,两只手晃来晃去,发出“哎哎哎”的笑声,少年乐的不行。“爹,你看宵儿他听得懂我再叫他,他刚刚肯定是在叫我。”

  不知哪里来的一只玉手,将小少年的头轻轻一拍。少年本来就是踮着脚身子不稳,哪怕是这么轻轻一拍,立马就站不住,身子歪到一边去。

  “爹,你看哥,老是打我头,万一打傻了怎么办!”

  孩子爹还没开口便又听到少年的哥哥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不打,你也聪明不到哪去!”

  没有等弟弟来不及的抗议,便又转头对青年说道“爹,娘刚叫你呢!我抱着宵儿,你赶紧去找娘吧。”青年应了一声,把孩子小心翼翼的交给大儿子,一脸放心地去找孩子他娘了。

  乐宵看着这一家子有爱的互动,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像被一股暖流包裹,让他全身都舒服得很。

  再说青年已经进了屋子,屋内的布置相当的精致,韵味十足的木制家具,床沿还冒着一缕青烟,虽然乐宵闻不到但他觉得那味道一定极好。

  床上侧躺着一个女子,其容颜艳丽,肤色晶莹,一双星眼如波,估计还是在修养中,所以头发都没扎,哪怕是这般随意,浑身散发的气质也一如谪仙。乐宵感叹,谁能想的出来这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了。想想自己邻居的张姐姐,今年年初生完宝宝后,从一个苗条淑女直接变成了女咬金。真是人比人吓死人。还好自己是个男的,不用担心这些有的没的。

  画面又转回了院子,但是院子里的人只有一个三四岁大的男童,头上梳着总角,生得面红齿白,一身小红棉衣把男童包得跟个球一样,而此时男童正坐在专属他的小石桌上,手里还握着一只笔,时不时沾点水,然后埋头不知道在写画什么。

  这会儿画面已经不是那个院子,而是乐宵知道的那个小岳楼。只见那男童跪在青年和女子面前,规规矩矩得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说道“爹娘请放心,孩儿定当照顾好自己,六年之后平安归来,孩儿六年不能伴随双亲左右,无法尽孝道,爹娘莫要怪罪,望爹娘保重。”

  画面一幕一幕替换,既陌生又莫名熟悉,乐宵看到那男童渐渐长大,从圆鼓鼓的小身子长成了一位白衣飘飘的少年,就这样有一天白衣少年躺在榻上,突然就没有再醒来。

  然后又变成了小少年七岁时候的样子,一身不着片缕,从河边爬起来,一脸迷芒得到处乱走,然后被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带回家,这些画面他很熟悉,那是他的记忆和经历。

  榻上的少年缓缓睁开眼,一双如深山小溪般清澈的双眸,让人见而不忘。而这少年正是仙岳城的三少主岳宵,从岳宵醒来的那一刻,世上就再也没有乐宵这个人,或者说乐宵不再是乐宵。

  乐宵本是岳宵的三魂一魄,虽然不知道如何去了异世,但如今又机缘巧合得回到体内,使得原本失魂丢魄的他能够醒来,不过在异世过了十来年的岁月,在他的世界好像也才过去十来天,也还好魂魄离体时间不久,不然世界上连岳宵也会不复存在。

  因为魂魄刚归体,脑子此刻仍处于浑噩状态,身体异常得沉重。微微思考就让他头痛欲裂,他不自觉得皱眉,赶紧坐起来用双手揉揉太阳穴,又躺回榻上休息。

  这样的情况经过了一天一夜终于稳定下来,然后岳宵就开始打坐,从魂魄归体的那一刻,他的丹田就隐隐发热,似有筑基之像。

  如果顺利突破,十一岁的他将是岳家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筑基真人,岳宵不知道,不仅是他们岳家,哪怕是放在他所在的修真界,以他这个年纪筑基,怕是要让整个修真界都望尘莫及。

  (岳宵所在的修真界境界分为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大乘、渡劫,渡劫之后更有仙者境界之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