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仙法惊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0章 豪门恩怨

仙法惊世 好道之文 2597 2019.06.20 07:58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核实一些事情。王东说他儿子得了重病,这个你知道吧?”

  “知道。”

  唐清不明警察的目的,不敢多说话,言多必失。都是以最精简的语句回答警察的问话,小心掉到坑里。

  “他说请了你帮他儿子治病,不知道是真的吗?”

  “是真的。”

  “王东儿子的病,我略有耳闻。他可是请遍了当世名医,个个都束手无策,你能治?”

  “能。”

  “看不出来,你不但精通狼语还是一个隐藏的神医。能介绍一下他儿子的病情和治疗方案吗?”

  吴小强在五里坳见识过唐清惊艳不凡的举动,所以唐清说他能医治王东儿子的病,一点都不怀疑。要是换了个别人,吴小强一定会当他胡说八道。

  “这与王东的案子有关系吗?”

  “呵呵,也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我们只是想证明王东的话是不是真的,没有骗我们。”

  “哦,是这么回事,那我就说说他儿子的病,全身经脉萎缩,失去了生机,不医治的话活不过半年。”

  “这病是不是有些奇怪,有没有中毒的可能。”

  唐清心里颤抖了一下,难道警察知道了王东儿子是被人下的毒,那必然会怀疑这事与车祸有联系,有可能就会牵出王东杀老婆保儿子命的事。唐清犹豫不决,不知道要不要说真话,一但说王东儿子被人下了巫毒,警察必然猜到与李翠兰脱不了关系,就会咬着王东不放。很可能查出蛛丝马迹,王东就得栽进去。

  “这病是有些奇怪,我也查不出病因。我只能想办法帮王乐天先恢复生机,保住他的命,再慢慢治疗。”

  “能说说你的医治方案吗?”

  “当然可以,我的治疗方案自古就有,战国时期的名医扁鹊就用过。是薰蒸之法,说白了就是把人放到木桶内用药浴去蒸。王东怕儿子受不了木桶薰蒸之苦,就想建一个薰蒸房,象蒸桑拿那样。”

  “还有用这种蒸人的方法治病,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到时候一定去开开眼界,还请唐先生不要拒绝。”

  唐清心想,你借查案子的理由去看,我能拒绝吗?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他想看就让他去看呗。

  “当然可以,欢迎光临。”

  “呵呵,唐先生真是个爽快之人,到时一定去,别忘记通知我。”

  “不会的。”

  “我们要问的问题全部问完,没有其它的事,感谢你的配合。有空一起吃个饭。”

  “好,到时我请吴队。”

  “呵呵,到时再说。”

  “没事我就先走啦。”

  “我送送你,你跟赵局经常联系吗。”

  “时不时的会通个电话聊上两句。”

  “哦,等王东这个案子了结,我做东请你,赵局,王东一起吃个饭。你负责帮我把赵局请出来,其它的事就交给我去办。”

  唐清听到吴队这句话,心落了肚。吴队这是在变象告诉他,王东没事,有事还能出来吃饭吗。估计这个吴队跟王东的交情也不浅,这更加让唐清放了心,难怪王东胆大包天,敢弄死几条人命。最终这个案子会不了了之,算做一般的交通事故,交给交通警察去处理,唐清能预料得到。

  “好,到时我一定把赵局拉来。”

  吴队又和唐清闲聊了几句,便到了警察局大门口,目送唐清离去才返回办公室继续忙案子的事。

  唐清闲来无事,便抓紧修练,就在自己的出租屋内闭关。一晃过去了半个月,唐清醒过来,急忙打开手机查看,发现来了十几个短信,有王东的,有美女领班月琴的,还有几个广告。都是问唐清在那,为什么手机一直关机。唐清没有理会美女领班月琴,只回了王东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传来王东焦急的声音。

  “你在哪,怎么把手机关了?”

  “我在家里,闭了几天关。”

  “你回了乡下?”

  “没有,在医院附近的月华小区租了一套房。”

  “那我马上过来接你,你先走出来,一起去吃个饭。吴队可是问了我好几次你,说是你答应了的事。”

  “上次去警察局,他跟我说过要请我们,还要我去请赵局。”

  “赵局上次在五里坳立了大功,官升一级,如今是市里主管政法的副市长,就不知道你能不能请得动他。”

  “我试试看,你们订了那家饭店。我先声明,美味特酒楼我是不会去的。”

  “呵呵,躲月琴丫头,那我们去东港渔馆吧,那里的海鲜不错很新鲜。”

  “好,等我消息。”

  唐清放下电话,去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闭关半个月,身子和衣服落满了灰尘,胡须长得更加茂密,自己看起来象个野人。刚收拾完,王东就到了小区门口,唐清只得赶紧出去。

  出了小区门口上了王东的车,唐清就迫不及待地问王东。

  “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装,继续装。你老婆的死,你不会告诉我,跟你无关吧。”

  “我老婆是出车祸死的,有些事必须了结。”

  “难道一定要弄出人命?给她一笔钱让她远走高飞,不是更好吗。”

  “我不能冒险,我只有一个儿子,必须保障他的安全,所有的危险一定要清除。”

  唐清沉默下来,他不能理解王东,陪了他十几年的老婆说杀就杀了,难道没有一丝内疚吗?

  “你还小,不能理解世间的险恶。从她下毒的那一刻起,就注定回不了头,不是她死就是我儿亡。我不能手软,手软的下场就会失去我唯一的儿子。”

  唐清无语,豪门风光的背后也有许多外人不知的辛酸。

  “你就不怕搞错,不是她干的,是你的仇人下的毒。”

  王东半天没有说话,唐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别看王东表面上平静,若无其事的样子,那些都是装给别人看的,内心一定痛苦无比。

  “当初我带着儿子四处求医时,心里就有种预感,儿子的病与李翠兰脱不了关系。后来,儿子被国内几位名医判了死刑后,我整个人彻底蒙了,连续两年都是活在痛苦之中。我不敢搞清楚事实的真象,知道真象又如何,也救不回我儿子的命,还要搭上这个家。本来准备就这样稀里糊涂过一生,等儿子走后把公司交给李翠兰,自己到各国走走度过余生。”

  唐清没有插话,静静地听王东说,一件事憋在心里久了容易出问题,说出来心里会舒畅得多。王东干脆找了个路边把车停下,点上一根烟,继续讲自己的故事。

  “当暴出你和仙丹的事后,我突然看到了一丝希望,迫不及待想得到一颗仙丹。后来发生的事你也参与其中,我就不说啦。得知你有办法救活我儿子后,我激动万分,你说我儿子是中了巫毒。没想到我的预感成真,果然是有人要害我儿子。既然我儿子有了希望,有些事就必须查清楚,不能给别人再害我儿子的第二次机会。”

  “知道我儿子中毒后第一个要查的就是李翠兰,我也怕弄错,冤枉了她。李翠兰她娘家也是江州大户,有头有脸的人物。我儿子既然中的是巫毒,自然要从巫族入手,看看李家跟巫族有没有联系。一查吓了一大跳,原来李翠兰瞒了我,她母亲是巫族长老的女儿。当年李翠兰的父亲李刚去旅游时,在莫高洞遇见了她母亲巫梅,两人一见钟情,巫梅就跟着李刚回了江州并结了婚。结婚那天巫梅娘家没有人来,估计巫梅是瞒着巫族偷跑出来的。李家对外称巫梅是孤儿,从小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我去那家孤儿院查过,压根没有巫梅这个人。”

  “你怎么知道巫梅就是巫族长老的女儿,不可能是别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