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七宝玲珑凤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龙盒

七宝玲珑凤盒 缘聚缘离 4047 2020.11.12 18:50

  吴缘回到黄港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困倦的他倒在自己的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旁边的床头柜上是从天港买回来的铜镜。

  吴缘卧室窗户正对着的另一栋楼的窗前,一个身影已经站在那里很久的时间了。

  第二天,龙泉地产。

  刘恒毅快疯了。

  他已经找了吴缘曾经去过的所有地方,但是他却连个鬼影子也没找到。

  “当当当”

  一阵敲门声响起。

  刘恒毅搓了搓脸颊,道:“进!”

  徐灵看着刘恒毅有些红肿的眼睛问道:“刘经理这是怎么了?”

  刘恒毅摆手说道:“哦!没事!你有什么事吗?”

  徐灵看了看他,没有再问他,而是说道:“也没别的事,就是新龙泉那里已经完工,想问问什么时候般过去?”

  刘恒毅想了想说:“不急!还是等吴缘回来,让他自己决定!”

  徐灵点点头道:“那,我先去忙了!”

  刘恒毅摆了摆手,嘴中喃喃道:“那混蛋到底跑哪去了?”

  推门准备走出去的徐灵,愣了一下。很快她就想起了昨天赵云红和刘栋似乎来公司找过吴缘。

  他们似乎有很急的事要找吴缘商量。

  想到这,她回头对刘恒毅说:“刘经理,吴缘他已经回来啊!”

  刘恒毅下意识抬头道:“你怎么知道?他在哪?”

  徐灵面色微红,解释道:“昨天跟李兰去公爵府邸的时候看见他了!”

  刘恒毅非常不能理解她们两人跑那里干什么,他问:“你们去那里干嘛?”

  徐灵很是机敏,说:“这不是公司要般吗!我们去哪看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屋出租!”

  刘恒毅心中豁然,原来是这样。

  没有在纠结她们为什么要去那里,他准备去吴缘家中找他说说公司上市的事。

  三十分钟后。

  刘恒毅来到吴缘家里,他向花姨问道:“吴缘在吗?”

  花姨说:“在他房间,还没有起床!你去叫他吧!”

  来到吴缘的房门前敲了敲,里面没有回应。

  只是屋门并没有上锁,两下敲击将门给敲开一道缝隙。

  刘恒毅一愣,没想到门没锁,他想直接进去!可是就这么进去似乎是不太好。

  就在犹豫要不要进去的时候,他看到吴缘的脑袋旁边有一只极为古朴的铜镜。

  他瞬间来了兴致,推门进去,看了看还在睡觉的吴缘,他将手伸向那铜镜,准备拿起它好好端详一番。

  刘恒毅的手刚刚握住铜镜,他的手掌立刻传来丝丝凉意。

  忽然,还在睡觉的吴缘睁开双眼,看着眼前这个想要顺走自己东西的“罗正!”

  “罗正!你这个混蛋又来偷我的铜镜?老子刚买来才两天!”

  刘恒毅被吴缘一嗓子号的魂不附体,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罗正他么的是谁?

  吴缘翻身跃起,一脚毫不留情的踹出。刘恒毅只感觉自己瞬间飞了起来,下一刻腹部传来剧痛,这一脚踹得他胃液剧烈翻滚,还没来得及消化的早饭险些被他一口喷出。

  “哎呦!我的亲娘!你特么要不要这么狠!”

  此时吴缘定睛一看,眼前之人不是刘恒毅吗?怎么是他?

  不是罗正啊!

  罗正?

  他是谁来着?

  吴缘下意识看了看翻到在一边的铜镜,脑中某处地方忽然裂开一道口子,一道道记忆瞬间袭来,罗正、父亲、母亲、生日、奇怪的盒子.......

  一些记忆被逐渐他想起。

  刘恒毅看着面前脸色变换不定的吴缘心中有些苦涩!

  可以了啊!你还装起来了?你他么别再装了了啊!被踹的五脏移位的是我啊!

  他捂着还在痉挛的肚子,缓慢的爬起来。来到吴缘身边说:“我说你够了啊!都他妈赶上演技大咖!”

  陡然间刘恒毅发现了一些不对劲,他看着瞳孔放大的吴缘脑门上溢出一些汗水,心中一惊。不会吧!这气温也不热啊?出什么汗呐!

  难道真出事了!

  他顿时焦急起了,这可怎么办?要不我也给他来一脚醒醒神?

  来不及多想吴缘到底怎么了,拿脚踹就算了,但是给一个提神醒脑的耳光或许也有用。

  刘恒毅轮圈胳膊准备叫醒吴缘,顺便报那一脚之仇。

  此时吴缘已经记起自己是怎么被弄到现在这个地方的了,是那七宝玲珑凤盒!

  那个东西他似乎见过相同的一个啊!在哪儿呢?

  对了!是那个私人拍卖会!

  就在这时,陷入沉思的吴缘忽然感觉到一丝微微的气流波动!

  一个东西正在快速的接近自己,准确的的说是接近自己的脸部!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那东西已经距离自己的脸部不到一公分!

  一击快如雷霆的弹腿瞬间踢出!

  “嗷”

  伴随着一声惨叫,那个东西连同惨叫同时消失在自己的脸庞!

  刘恒毅:“?”

  我草啊!

  十分钟后!

  吴缘看着刘恒毅说:“你是不是有病?去别人房间都不带敲门的?”

  刘恒毅:“我特么敲了啊!是你没锁门!”

  吴缘:“那你也敢进?还好我是男的,还有一丝自保之力!如果是女的,人家怎么办?”

  刘恒毅:你特么说得是人话?还一丝自保之力?我看军队来了也要跪!

  他实在是不愿提起刚刚的悲惨经历,他话锋一转道:“别说那些没用的,我今天来只是要告诉你,你爹让你上市!”

  吴缘一愣,他那个便宜老爹?

  突然就要自己把龙泉弄上市,他是要干什么?吴缘想不通,前面不告而别就算了,现在又要上市!他想他们爷俩似乎有必要谈一谈。

  刘恒毅却是没有再留下的意思,他说:“明天去公司一趟吧!赵云红要见你!”

  说完刘恒毅便离开。

  刘恒毅没有去公司,他去门诊给自己挂了一个号,他要好好检查一番,别给自己踹出来什么不治之症!

  等刘恒毅离开,吴缘再次陷入沉思。

  按照刚刚回忆起的一些记忆,他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是因为罗正给他的七宝玲珑凤盒!

  那盒子现在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自己过来,它却不见了?怎么没有和自己在一起?

  有一件事让他感到惊奇,就是那天在拍卖会上见到的四角龙头盒子跟那只凤盒又是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吴缘记起了那日他和楚聘争夺那盒子的情形!看她的样子似乎对着龙盒势在必得!

  那她为什么非要这只盒子呢?难道说她也知道这盒子有些什么奇特的能力?

  吴缘此时对那龙盒一无所知,不知它是不是也回像那凤盒一样拥有穿越平行空间的能力。

  这还需要吴缘亲自去考证!

  没有在多想,吴缘觉得明天去趟公司,然后在找楚聘问问!

  早晨,吴缘坐着万年不变的公交车来到龙泉。

  与他同时到龙泉门口的是白冬,那个曾经为还恩要献身的女孩。

  这是那日一别三年后,他们第一次再见面。

  想来这时的她已经不同于以往。

  吴缘知道她现在在龙泉的财务部,他只是对她微微一笑,然后径直走向龙泉里面。

  没有说话,也没有眼神上的交流。

  白冬跟着他,走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稳健的身影思绪飘向远方。

  “谢谢你的饭菜!我们两人.......两清了!”

  这是他跟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虽然说起来淡然,但白冬如今想来这句话似乎蕴含了一些怒气!

  是为什么?她并不知道!

  会议室!

  吴缘推门而入,他坐在为首的位置,然后看向左侧的两人。

  看着眼前的两位股东,他笑了笑说:“我父亲突然要龙泉上市,他这是要干什么?我不是太明白!”

  赵云红看着这个性情大变的吴缘,道:“这是他的决定!他也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我们只需要照办就好!”

  吴缘却是摇头:“那不行!总得有个原因!”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红姨既然知道我父亲的意思,那他一定是联系你了!他现在在哪?我要跟他谈谈?”

  赵云红皱了皱眉,在她看着不过是龙泉上市的一件小事,他没必要找吴克亥。

  吴缘看明白了她的的想法,又道:“毕竟他是我父亲!见一下也不要紧吧?”

  赵云红眉头舒展,也好就让吴克亥自己亲自见见,看着眼前的吴缘是不是原来的吴缘。

  思考一瞬,她开口道:“好!我来安排!”

  刘栋不以为意,这孩子想干什么都跟自己关系不大,起身离开。

  吴缘等刘栋离开,只剩下他和赵云红。

  他再次开口道:“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问红姨,不知道可不可以?”

  赵云红不以为意道:“什么问题?你问吧!”

  吴缘总结一下语言道:“就是.......就是你跟我父亲到底是什么关系?”

  “刷!”

  吴缘只感觉一道凌厉的目光瞬间锁定自己,同时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从她的身上溢出环绕,而后很快又消糜不见。

  吴缘心中一突,这才是真正的高手。虽然那杀气很快被她收敛,但是吴缘还是感受到了!

  这个女人不简单!

  赵云红看着身体紧绷的吴缘,忽然笑了出来,说道:“反应很快!灵觉也很强大!但是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用!还有,以后这种问题最好还是不要问的好!”

  说完她便径直离开!

  吴缘的身体渐渐放松,苦笑一声道:“够霸气!”

  可是?他就更好奇她跟他爹的关系了!他爹这么猛?吴缘不得不怀疑他们有什么亲密的行为,也许是父亲说服她的?这都能“睡服”!怎么办到的?

  摇了摇头,他立刻离开公司向楚氏地产而去。

  楚氏地产。

  楚聘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楚聘道:“进!”

  小秘书推门进去,说:“楚经理,龙泉的吴缘现在在公司,他想要见见你!”

  楚聘抬头,有些疑惑,他怎么会来?

  想了一下,她说让他进来吧!

  吴缘走进办公室,四处望了望,没有看到那天的龙盒。

  楚聘看着吴缘的举动,笑道:“吴太子这是来我这找什么来了?”

  吴缘呵呵笑道:“楚小姐说笑了,只是看你这布局新颖多看了几眼罢了!”

  楚聘没有在意他随口的搪塞之言,她问:“那吴太子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闲逛?”

  吴缘苦笑道:“太什么子!如不嫌弃可以叫一声缘哥!”

  楚聘看了他半晌说:“你今年多大啊!”

  吴缘一愣,什么意思。后来一想,她似乎和唐嫣然差不多大。那就是说自己也比人家小。

  他尴尬一笑道:“叫缘弟弟也行!”

  楚聘没有跟他瞎扯的兴致,她问:“你到底来干什么?有事就说吧!不用转弯抹角!”

  吴缘嘿嘿一笑,也不再废话。他说:“我能问问你买那只盒子干什么用吗?”

  楚聘一愣,盒子?

  “什么盒子?”她问

  吴缘提示道:“就是之前在拍卖会上被你花两百万买走的龙盒!”

  楚聘又一呆!那龙盒?

  他怎么会突然问起那件东西?

  她其实并不知道那盒子有什么用,是他的母亲非要买下它,而且还是不计代价!

  现在吴缘也问起,她立刻好奇起来!

  她说:“是那件东西啊!没什么用啊!就是买着玩!”

  吴缘表情僵住?买着玩?

  我特么不信!

  楚聘看着表情僵硬的吴缘问:“你问那只龙盒干什么?”

  吴缘:“哦!就是我弄到一只母凤盒,想看看他们俩是不是一对!要是一对你把它卖给我可好?”

  楚聘:“?”

  吴缘告辞离开,那龙盒不在她手上!那会在谁手上?她爹?还是她母亲?

  等吴缘走后,楚聘离开给远在天港的母亲拨了一个电话。

  片刻后电话接通,楚聘开口问道:“母亲,那龙盒到底有什么秘密?”

  王锦眉宇皱起,她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她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楚聘下意识道:“我一个朋友说他找到一只凤盒想要.........”

  没等她说完,便被王锦打断:“你说什么?他有凤盒?”

  楚聘一呆!什么意思?真的有凤盒?

  她问:“真的有凤盒?”

  王锦抑制住心中的激动,二十年了,另一只凤盒终于出现了!

  她想了想,突然道:“明天我就去黄港!我要见和你那朋友见一面!你来安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