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烟尘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命中敌手

烟尘客 纵尔 2028 2019.03.15 23:33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一群人围着一个人,一个二十多岁长相很是斯文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遇上这样的事,而且这个地方可是流云庄山脚下啊。

  正道魁首之地,这些宵小竟敢在这里叫嚣,他们不想活了吗?

  可是,这番话他又怎么会说出口,而且他大概也从这些人嘴里听到流云鼎和流云昭身死的消息了。

  这时候拍脑袋显然是没有用了,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苦读几个月,竟然这样的消息都没有听说过,还想着到流云庄借啻天阁中武学藏书一看究竟。

  现在可好,眼前这些人哪个不是穷凶极恶的匪类,一个个血盆大口的。

  万一自己有什么三长两短该怎么办,他可是读了那么多年书还没有报答任何人呢。

  “要不是流家那两个祖宗死了,怎么会轮的上我们五鬼还有这帮喽啰们嚣张啊,许久没有开荤了,人肉怎么做好吃来着的?”

  这句话一出,这群人真的是沸腾起来了。

  可是,也就是这个时候,一个人走了过来,没有半句话,可是她手上的刀很是奇怪,像是一片枫叶,可是却是那般锋利,滑过人的脖子不留下半点血迹。

  书生惊呆了,没有想过一个女人可以这么强,没有半点犹豫地杀了人,在其他人还沉浸在疯狂中的时候打破了他们的疯狂。

  “虽然我的丈夫不在这里,可是,这是是流云庄,非是流云,神魔也别想造次。”

  “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寡……”

  话没有说完,那颗张着嘴的头颅已经滚远,这时候,五鬼少了两鬼,喽啰一个个都躲在三只鬼后面,那个敢不害怕。

  “刀——行——”

  寒光一闪,女人身后仿佛出现一个人,却又在瞬间消失不见,招式干脆利落,枫叶般的刀仿佛枫叶般滑落收好,贼人留了一个,其他的都死了。

  至于留下来的那一个放着不管,跑到外面去,让所有人知道流云庄还没有消失,宵小怎敢造次。

  枫芳冽站在风中,杀完人很快又会想起今天也没有他的消息。

  她不知道该这么想,明明内心没有那么大的波澜却觉得全身发冷,冷到骨子里。

  “女侠女侠,多谢女侠。”

  枫芳冽完全没有听见,只是在发呆,想让流云昭看到她现在的刀法绝不会比什么都强的流云昭差了。

  只有失去了才会珍惜……

  “女侠,我该怎么报答你啊。”

  “流云昭……”

  念着流云昭的女人,枫叶的刀,流云庄,她原来是流云庄的少庄主夫人。

  转身就走,没有多看年轻人一眼,可是她的背影还留在年轻人的眼里。

  流云昭啊,流云昭,以前我没有半分羡慕你,可是现在,我苏方清嫉妒你拥有的爱,所有你绝不可以回来。

  一处没有人知道的地方,一个人靠在冰冷的石墙上,抚摸着他的只有右边脸的面具,想着其他人都想不来的天地变化。

  “秦方舒,你这奴才在干什么?陛下召集……”

  “滚。”

  没有半点感情的回答,甚至说,连皇帝的召集也是一样看淡。

  “你!我可是陛下跟前的红人,若是……”

  他还没有说完话,一柄匕首已经刺入他的胸口,正是秦方舒所刺。

  “一个阉人而已,朔国的威仪也就是这些不男不女的东西才败坏了,而且还败坏了我的心情,你说,该干嘛才能找回来呢?祁国内乱是不是正是我……哈哈哈……宝贝当心隔墙有耳啊。”

  秦方舒拔出匕首,这柄匕首在饮血之后竟是龙纹毕现,随后一番话全都对着这柄匕首说了。

  天荆城中,一张告示让人惊叹不已,一介村姑灭门陈公府,判死刑,秋后问斩。

  说来纳闷,犯下如此大罪竟然还能留到秋后问斩,按律法,完全可以三日之内便行刑,可是新来的官就是不一样,一推再推之后竟然等到秋后问斩。

  而且,陈公可是当地有名的大善人,在没有辞官之前也是人脉极广,按照陈公的威望,哪会没有人给这新官施压啊。

  这新官又是什么来头,有谁在撑腰。

  流云庄失去了主人,就像是一张稍厚些的窗纸被戳破,这房间里的的一切都让人看得一清二楚。

  到底这里住的是本就善良的人还是豺狼猛兽,都可以看得清楚。

  而有一个人在流云昭不在的日子里可过得潇洒得不得了,听到流云昭失踪的消息,整个人可是高兴地忘形了。

  整个神兵谷现在都是她一个人的了。

  一个闪身,轻灵的步法,在林子肆意奔跑,若是让流云昭看到,他也不得不惊叹当世盗贼的奇异轻功。

  白茗夜抚摸着手中的剑,脸色不知道有多陶醉,可是,此时却把这把剑从树上丢了下去。

  暗红色的剑落地,竟卷起一层热浪,压到的树枝转身间已经留下烧焦的痕迹。

  看到这些,白茗夜满意地笑了起来,不愧是神兵谷里的玩意,记得没错的话,这把剑叫做赤之天霞,出自冶语子之手的当世名剑。

  不敢多留一步,白茗夜转身往林子外面跑去。

  而这个时候,剑气纵横,两个人突然出现,同时看见赤之红霞,同时出手。

  一人布衣,却是潇洒,持剑放荡,招式大张大合。

  一人锦绣,面目严肃,招式严谨,一看滴水不漏。

  两个互相认识,也算是多年的冤家,所以,一见面没有说半句话,大家都是爱剑之人,嗜剑如命,眼前的这把剑,他们也都见过,在流云庄看着流家少庄主使这把剑让当场的诸多高手见识了一下什么叫做流云庄的厉害。

  而这把剑也在江湖上广为流传,什么天降神火铸就的神剑,什么惩恶燃尽奸邪,这些他们都不在意,在意的事只有这把灵剑会随着剑主的内力修为变得更强。

  也正是如此,收到赤之天霞的消息之后,马不停蹄地来到这里,按照约定的时间,发出信件的人会将这把剑展示给来者。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会见到眼前的这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