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欲成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五节 亚赫鲁神台

欲成仙 石三 4100 2007.04.17 11:37

    

  亚赫鲁神台祭司们真的把无为剑派的人当作是神仙了。亚赫鲁神台就是古升他们现在所住的神台,巨大的仙玉垒成的金字塔只是这个神台的一部分,在金字塔下面,还有一个很大的地宫,在金字塔被搭建之前,这里就已经被挖掘成了一个地宫,然后在地宫的上面,建造金字塔。地宫的建造十分复杂,可以说是九曲十八弯,地道纵横,宫室繁多,再加上上面的金字塔,古升觉得,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这里:奇迹!

  对于附近的村民来说,建造这样一座庞大的建筑,真的是一个奇迹!这个世界的人们,称呼自己的世界为“落山”,因为这里的太阳每天都要落山——古升没办法和他们解释,别的世界也是这个样子。面对这样一群穿着树叶,装饰着兽牙,却能建造出这样的奇迹的村民,古升觉得,有的时候,还是让他们按照自己的轨迹发展下去最好,自己不应该干涉。落山世界里面,还没有发展出国家,地域的划分,也都是按照神台。

  某某神台,即代表着神台,也代表着神台附近的地区。一般来说,一个神台附近,不管面积多大,只有三个村庄,因为这是神台能够提供保护的最大限额。像亚赫鲁神台,他的附近,就有三个村庄,分别是:莫拉村、赫奇村和布达斯村。每一个村子的名字,也就是村里人的名字。比方说莫拉村的村民,出了村子,他们都叫莫拉,赫奇村的村民,出了村子都叫赫奇,只有在村子里面,他们才在名字后面又加一个字,以和其他人区分。

  亚赫鲁神台的老祭祀名叫布达斯,是布达斯村的人,现在在整个亚赫鲁神台的地域内,只要提到布达斯,大家都知道是指老祭祀,因为这个原因,布达斯的村民出门都不敢自称为布达斯,已表示对老祭祀的尊敬。祭祀既是宗教的领袖,也是政治的领袖,还是生产的组织和安排者,农作物的播种和收割这些重要的事情,都由他来掌管。当老祭祀去世,会由村民们一起选举出新的大祭司。

  亚赫鲁神台的村民们,都赶来神台一堵仙人的风采,接连好几天,九隐每天坐在金字塔内高高地一个台子上,接收着下面村民的膜拜,终于不胜其烦,安排每一位弟子为他值班,大家轮流接受村民的朝拜。这几天的时间,他们也高明白了整个金字塔是如何运作的。其实阵法并不复杂,但是设计的精巧,却是整个无为剑派之中,包括古升都望尘莫及的。九隐骇然:“不知道当年是哪一位前辈竟然有如此高深的造诣,竟然为他们设计出这样精巧的阵法!”阵法的布置十分简单,不需要一点的真元,借助仙玉本身的强大力量,释放出三个光罩,保护着周围的村庄。九隐也能够体会到当年那位前辈的苦心:不用真元就能布置的简单阵法,即便是有这样数量庞大的仙玉作为后盾,也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设计出来的。要知道,不用真元引导阵中的仙玉灵力,仙玉就是一对死物。无为剑派的弟子们,对那位前辈,心中都充满了景仰!

  亚赫鲁神台为他们在金字塔下的地宫内,准备了最上等的住所,甚至连老祭祀自己,都把自己寝居室让出来给了无德道人,只不过无为剑派的人都不知道罢了。九隐和众人养尊处优,每天派出一部分人去那些被他们占据的山峰上建造山门,野兽们最近几天竟然没有进攻人类,可能是因为它们的兽王被杀死,所以暂时不敢出来行动。这正好给了无为剑派机会,他们抓紧时间,接连在那些山峰上建造了很多迷阵,就算是那些野兽冲进来,也找不到方向,最终转两圈就只能退出去。

  既然山上的山门已经建好,九隐招来古升商议:“你去和他们说一下,我们准备离开了。”古升觉得为难:“师傅,我们在这里日日受到礼遇,就这样走了,只怕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吧?”九隐不似古升老于世故,见古升这么一说,就问他:“那你觉得我们应该做点什么?”古升想了一下:“不如这样,我们已经熟悉了这座金字塔内的阵法,我们帮他们改造一下,让他们一座金字塔,能够保护六个或者是九个村庄,您看怎么样?”九隐为难:“只是这阵法的水平如此之高,你我都么这个能力改动啊!”古升苦笑:“师傅,整个阵法的水平是高,可是为什么只能保护三个村庄?因为阵法的布置简单,在这样简单的情况下,我们的确做不到那么高的水平,也改不了了,可是如果复杂一点,布阵的时候动用真元,我们随便改动一下,这个金字塔的威力,也不会就这么小一点吧?”九隐茅塞顿开:“嗯,还是你考虑的周到,既然如此,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吧,尽快做好,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只怕现在,我们的世界里仙剑的争夺已经见了分晓,他们都快过来了。”“弟子遵命!”

  九隐猜得不错,在各大门派得知是苍虚派得到了仙剑之后,很多人都放弃了,转而重新关注起众仙之门后面的那个世界,本已经准备停当的一些门派,已经开始挑选门徒,准备出发了。但是唯有两个人还没有死心,一个是鬼圣射巫山,一个是陆涛。陆涛觉得,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了,从腰束龙君那里骗来的妖息十九法,并不是速成之术,他要在顿时间内战胜古升,那是不可能的,要想能够迅速的超越古升和朱无照还有未明,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超强的法器。仙剑让他看到了希望,但是他的目的却不是仙剑。

  鉴心寒本来已经准备放弃仙剑,出发去众仙之门。他在门徒之中挑选了几人,其中就有陆涛。陆涛的表现一直不错,虽然公里比之古升差的还远,但是在他的门徒之中,却是佼佼者,俨然已经成了医圣的衣钵传人一般。只不过他一身妖气,却偏偏是个人,让人一见,往往心生厌恶,十分不喜。医圣鉴心寒本就是个乖张之人,毫不在乎这些,一意孤行的重用陆涛。他觉得陆涛虽然很坏,但是却能够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因为自己能给他他想要的东西。不管是人是妖,只要他还由于***,就能够控制。鉴心寒解剖过不少真人的心脑,又修行千年,自认很了解人这种动物。

  “这一次去众仙之门,不需要你们做什么,只要你们帮助为师在那里站稳脚跟,设下医圣一门,就算是大功一件!回来各有封赏,到时候你们想要得东西,为师都会给你们!”医圣自认很了解人性,因此他的弟子跟着他,他都会用一些东西来引诱他们,让他们更加努力的为自己卖命。在他看来,人的本性在于利益,师徒之情不过在于名分,只有给他们实际的利益,他们才会为师傅卖命打拼。这些受他重用的门徒,每一个都很能干,因为他们更有动力——鉴心寒能够给他们他们想要得东西,鉴心寒也觉得,重用这样的弟子,更容易控制他们。陆涛不过想修为大增,鉴心寒许诺给他炼制“秘心丹”,那是医圣门中最伤天和的丹药,不过却能瞬间提升修为数百年,有了他,陆涛几乎能够碎丹化婴了!鉴心寒的话,犹如给众人打了一剂强心针,其名弟子眼中,都放出了贪婪的光芒。鉴心寒满意的笑了,他的御人之术,百试百灵。

  “好了,你们下去准备一下吧。”鉴心寒话音一落,弟子们都纷纷离开,只有陆涛站着没走。“你还有事?”鉴心寒不喜欢陆涛的,就是这一点。他总是有自己的想法,鉴心寒总觉得这是一个不好的毛病,他想要得,只是找他的话去做的奴隶。时不时的冒出来一点自己的想法,鉴心寒觉得陆涛这是在向自己表示,他和其他的人不相同,是一种表现欲过强的体现。陆涛跪下说道:“师尊,难道您真的放弃仙剑了,那可是仙剑哪!”鉴心寒冷哼一声:“不放弃,难道你有办法?虎兕老人加上成方涯,苍虚派实力庞大,就算是我医生门倾巢而出,也不是人家的对手,算了,你还是老老实实回去准备众仙之门一行吧。”陆涛却并不起身:“师尊,徒儿有一计,可以让您得到仙剑!”鉴心寒心中一动,冷冷道:“讲!”

  陆涛低着头:“师尊,弟子这一次打听到,鬼圣射巫山前去抢夺仙剑,反被虎兕老人打伤,已经数天没有出现了。以他的性子,若不是伤势过重,早就率人杀上玉feng报复了,因此徒儿判断,射巫山伤势过重,只怕靠他自己很难在短时间内痊愈。这样一来,他不但抢不到仙剑,还会错过这一次的众仙之门的争夺,损失巨大。只怕此刻射巫山自己,也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鉴心寒不动声色地问道:“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当然有关系!”陆涛磕了一个头:“师尊乃当世第一神医,号称医圣。这样的小伤,只要您肯出手,还不是药到病除!只要您和射巫山联手,攻下苍虚派,抢走仙剑不成问题。”医圣一阵冷笑:“真是好主意!我治好了射巫山的伤,再帮他抢了仙剑,一切都是为他作嫁,他会把仙剑给我吗?你这主意,一切都是为了射巫山着想,难不成你是他的人!”鉴心寒声突然严厉,陆涛连忙爬在地上叩头不止:“弟子绝无此心,绝无此心!师尊听弟子慢慢说来:只要您在给射巫山治病的时候偷偷动上一点手脚,以您的医术,射巫山定然觉察不到,等到事成,再让他发作,一举除掉射巫山,还免去了您的心头大患!”

  鉴心寒的脸色稍微好缓和了一点:“可是那射巫山又不是白痴,岂能如此轻易信我?”陆涛说道:“这就是您常说的词:利益!只要您提出的合作条件苛刻,射巫山必然认定您利益熏心,所以才和他合作。再加上他为人狂妄,到时候您再以言语相激,他必然入彀!”鉴心寒仔细地考虑了一下,陆涛说的计策虽然不能说是天衣无缝,但是也有七成的把握能够成功。他决定冒险一试,毕竟汇报丰厚:既能得到仙剑,又能趁机除掉他一直很忌惮的射巫山。他点点头:“那好吧,你去帮我先和射巫山传讯,就说我三日之内到访。”“弟子遵命!”陆涛小心翼翼的退了出来。

  两天之后,他已经站在冥魂林外。陆涛抱拳而立,朗声说道:“医圣门下陆涛,求见鬼圣射老前辈!”他连喊三声,语气恭敬之极。冥魂林其实就是一片简单的树林,这里的树木没有一株是活着的,连绵不绝的都是已经枯死的木桩,凋敝的枝干,地上铺满了枯黄的落叶。一看就是一片死地。正里本来是一片茂密的树林,生机勃勃。皆因鬼圣在此安营扎寨,聚集的鬼修越来越多,死气经年累月笼罩在树林上,渐渐的,整片树林的生机都被剥夺了,天长日久,变成了这副模样。

  他的话音送出不久,便觉得树林之中,突然扑出来一大片灰色的鬼影,鬼影眨眼之间到了他的身前,绕着他的身体一阵盘旋,耳边鬼哭狼嚎,令人毛骨悚然!

  “你是何人,竟敢在冥魂林外大呼小叫!”刺耳的鬼音钻进耳朵,陆涛不敢露出丝毫的厌恶的表情,这些鬼修都已经不是正常人,因此性情古怪,和射巫山一个样,他小心翼翼的回答:“晚辈是医圣鉴心寒门下弟子陆涛,奉师尊之命,特来求见鬼圣前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