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苦涩的抉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狱中旖旎

苦涩的抉择 夜空枫叶雪 3659 2019.05.19 23:18

  程杰无力地坐在地上,仰望星空。

  神秘的行星依旧散发着星辉,泽被大地万物。

  程杰的目光深远,欲穷极目,看到的只是更深的黑暗。

  星空是那样的神秘,那样的久远……

  程杰失眠了,这些天发生的一切都折磨着程杰,让他无法入睡。

  折腾了许久,程杰才有一丝睡意,回到房间休息了。

  第二天,程杰直到正午才起床,一番整理后,这才走出房门,此时屋内热闹非凡,程杰循声来到木清雅的房间,此时火芸儿、火炀还有冉忆雪都在。

  见程杰进来,火芸儿埋怨道:“程杰,你也太坏了,什么鬼啊怨魂啊,就知道吓唬小孩子!”

  程杰看了看火炀,发现火炀正抬头望天,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程杰暗骂火炀没义气,转头就把自己卖了。

  此时小清宁坐在火芸儿怀里,三女对这个聪慧的小姑娘都十分喜爱。

  程杰打量着小清宁,发现她身上不再穿着脏兮兮的大衣,而是一件裙子,从中心到袖口逐渐绣着淡绿色的花纹,配合小清宁清纯的面庞,十分可爱!

  “这衣服是哪来的?”程杰问道。

  木清雅红着脸回答道:“是我小时候的衣服啦,昨天你直接把清宁妹妹安顿在我这里,我看她的衣服都破了,于是在储物空间里找了一件给她穿上。”

  突然,小黑从木清雅身侧的虚空钻了出来,正要靠近小清宁时,小清宁看到狰狞的虫头时,瞬间被吓哭了。

  火芸儿和冉忆雪连忙安慰小清宁,程杰发现冉忆雪的情绪已经没有了昨晚的激烈,反而很平和,程杰叹了口气。

  不是说程杰希望看到冉忆雪失态的样子,而是他知道,冉忆雪是在压抑着自己,她能把自己所有的喜怒哀乐全都隐藏在微笑中,丝毫不露破绽。

  此时木清雅小心翼翼地解释着小黑的身份,闹了有一阵后,小清宁才破涕为笑,轻轻用手指头点了点小黑的身体,一股湿润的触感让小清宁很是舒服。

  见小清宁喜欢小黑,木清雅才松了口气。

  一行人继续出发,程杰和火炀没有留在车中,程杰在车外和火炀学习游龙步。

  此时火炀脚下生风,步履轻快,身影诡谲,短短三秒就已经变幻了三个位置。

  程杰看得很是过瘾,一阵风吹过,火炀已经回到了程杰的面前。

  火炀说道:“程兄,游龙步的步法要诀我已经教过你了,我强调一下,游龙步不重速度,只重诡谲,刚刚你也看到了,游龙步完全没有章法可循,你的步法越熟练,落步的点可以选择的范围越大,如果你能达到身在意先的程度,那么天下之大,无人能抓得住你。”

  程杰听着心潮澎湃,身在意先自己应该达不到了,但是练熟了游龙步,欺负一般的转境武者应该不在话下吧。

  于是程杰刻苦地和火炀练起游龙步来。

  随着车队的行驶,众人越发接近狂武的中心地带,只要看到武灵山,便是到了狂武的核心地带了。

  中途也曾遇到过几个村落,火炀和程杰主动去探查,程杰顺便训练一下自己的游龙步。

  不过沿途的几个村庄可没有像小清宁这样的幸存者,都是杂乱不堪,而且连尸体都没有。

  越往狂武深处走,程杰越感到不安,总觉得眼皮在跳。

  终于,众人来到一个有人烟的村子,此时众人离狂武的武灵山已经很近了,只有不到半天的路程了。

  然而程杰和火炀并没有让车队靠近,因为沿途村庄都是鸡飞蛋打、没有生气,突然冒出来个正常的村落,让他们很警觉。

  程杰有预感,狂武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不然不会沿途防御松散,连自己的子民都消失不见,谜底,就在这个村庄里。

  程杰和火炀分头潜入村庄。

  离近了才发现,这里有人把手。

  程杰打量着这些守在村口的人,他们手执武器,身穿灰蓝色的制式坎肩、长裤,头上系着紫色的发带,很是威武。

  程杰心头一动:这些人难道是狂武弟子?可是他们守着什么东西呢?难道说……

  一种不祥的预感萦绕在程杰的心间,趁着守卫人员分神的空挡,游龙步施展,很轻易地溜了进去。

  随意潜入一间房屋的屋顶,轻轻卸下屋顶的瓦片,探过头去。

  里面也有制式服装的人守卫,只不过更多的人躺在床上,而且都是女人,她们四肢被绑在床的四角,一个个双目无神,仿佛渴望着死亡。

  还有一些人来往于床铺之间,他们仔细地检查着这些女人的身体,有的女人被留在了床上,有的女人又被守卫弟子拖走,而拖走的女人分离挣扎着、嚎叫着,仿佛即将面对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

  检查完所有的女人后,这群人才互相点了点头,离开了房间。

  程杰很是疑惑,因为那些检查女人身体的人并没有做什么猥亵之事,就像是在为女人们诊治一样。

  但是结合床上女人的神态,还有被拖走的女人,程杰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那些检查女人的人好像在筛选着什么,而没被选中的女人反抗情绪很激烈,被选中的女人也没有欣喜,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轻功一踏,程杰借着夜空的遮掩跟上了检查女人的那几个人。

  此时程杰很庆幸,还好抉择大陆的天永远都是黑的,给自己潜入添加了保护色,不然光天化日做这种事很容易被发现的。

  不过程杰也没有大意,借着夜色和周围景物的遮掩,丝毫不给他人发现他的机会。

  跟着那群人来到一个类似牢房的地方,那群人跟守卫人员说了什么后就离开了。

  程杰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探索牢房。

  悄悄地拐到监牢的后面,程杰连忙靠住墙,因为监牢后面也有守卫人员,而且还有一队正向程杰走来。

  无奈之下,程杰只得又跳回之前的屋顶,打量起牢房来。

  可以看出,牢房前后门都有人看守,而且另外两侧旁边的街道上还有巡逻队到处巡视,这么严密的监控让程杰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了。

  此时突然有一只手拍了拍程杰的肩膀,程杰瞬间头皮发炸,回头一看才知道是火炀。

  松了口气,程杰小声地埋怨道:“火兄,你是想吓死我啊!”

  火炀尴尬地笑了笑,小声问道:“这里应该是他们的核心,不然也不会派出这么多人守卫,怎么样,想好怎么进去了?”

  程杰吐槽道:“想好了,你去当诱饵引开这群守卫,我进去看个究竟,如何?”

  火炀点点头:“也好,就这么办!”

  程杰有些无语:“火兄,我开玩笑的,这么多人,太冒险了!”

  “没事。”火炀自信一笑,“这些小喽啰我还不放在眼里,倒是程兄你要小心,牢中可能会有强大的人镇守,你注意不要被发现了,实在不行就撤,没必要死拼!”

  “放心吧,火兄,我比你更珍惜小命。”

  “好,开始行动!”

  说罢,火炀跳了出去。

  “谁?”

  “走,过去看看!”

  瞬间两支巡逻队被惊动,其中一支还是守卫后门的,留下一个人守后门后,他们才追寻火炀而去。

  程杰此时悄悄潜入后门,一掌打晕了修为才斗境的守卫,堂堂正正地走进了牢房。

  程杰还不至于大摇大摆,他小心地潜行在走廊里。

  走了一段时间,前方是一个青铜制造的大门,而且上面留有一个钥匙孔,明显需要钥匙才能开门,程杰微微一笑,血掌发动,任你青铜也好,黄铜也罢,通通给老子腐蚀。

  “啪滋啪滋”的声音响起,青铜大门的门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融化,程杰嘿嘿一笑,轻轻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此时又是一个走廊,只不过走廊两侧一道又一道铁门排列其上,而且能听到里面囚犯的咆哮声。

  程杰好奇心顿起,顺着铁门上的栅栏向里一望,瞬间,程杰的拳头攥紧。

  里面有着一女四男,全身赤裸着,男人赤红着双眼毫无怜惜,女人只能痛苦地捶着地面,一个男人结束后接下一个男人。

  程杰怒从心起,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看着这么多铁门,程杰的身体都在颤抖!

  这是多么恶毒的行为,其心可诛!

  正当程杰愤怒之时,身后突然响起了娇媚酥骨声音:“老人家,你觉得此番场景,如何?”

  陌生的声音传来,程杰瞬间警惕地迈着游龙步向后退去。

  眼前是一个娇艳欲滴的年轻女子,若是将他身上浓浓的血腥味和肉眼可见的血气排除的话,对方一定是个正常的大美人。

  程杰如临大敌,死死盯着眼前的女人。

  “不要这样嘛,老人家,看了刚刚的春宫,你难道就不想要我么?”娇媚女子邪魅一笑,舔了舔嘴唇。

  程杰瞬间一个激灵,玫瑰是带刺的,更何况眼前的女人就像食人花一样,虽有着玫瑰的娇艳,但是若是你敢吸一口花香,必让你死无全尸!

  “不愿意么?这可由不得你,啊,奴家想要了~”

  程杰淡定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发1浪,丝毫不为所动,他打量着女子的身后,希望能找到出路逃出生天。

  女子一眼便看破了程杰的想法,笑的花枝乱颤:“老人家,你就不要想着逃走了,毕竟奴家……”

  妖艳女子瞬间出现在程杰面前,哪怕程杰提前一秒闪避,还是被女子抓住了喉咙。

  “……可是帝境强者呢!”

  什么!程杰大惊失色,这个监牢竟然由一位帝境强者看守!

  没有惊天的威势,妖艳女子就这么轻轻抓住了程杰,程杰想反抗,但是却做不到。

  妖艳女子咯咯一笑,另一只手开始宽衣解带,娇1喘着吹着程杰的耳垂:“不要逃,你若从了奴家,奴家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听了妖艳女子的话后,程杰仿佛着了魔一般,眼睛突然变得赤红,虽然死死克制着,但是他感觉到自己的防御越来越松,马上就会如一匹脱缰的野马。

  女子脱了上衣,却没有解下腰带,开始解开程杰的腰带。

  完了,老子一世英名,难道第一次就要交代在这里了么!此时程杰喘息越来越重,双手微微抬起。

  妖艳女子对程杰的反应很满意,一边轻轻抚摸着程杰,一边脱下程杰的衣服。

  突然,妖艳女子摸到了一块硬硬的东西,疑惑地拿起来,正是鬼蝾的兵字令牌。

  妖艳女子突然眯着眼睛冷声问道:“这块令牌你从何而来?”

  女子的声音直穿程杰的耳膜,程杰瞬间清醒过来,连忙垂下想要抚摸女子的双手。

  此时女子握着程杰喉咙的手突然用力,一股窒息感袭来,程杰差点晕过去。

  “是、是我自己的!”程杰只得吐出这几个字,突然,妖艳女子的手松了下来,神色有些复杂地问道:“你就是赐婚使?”

举报

作者感言

夜空枫叶雪

夜空枫叶雪

我说是剧情需要应该有人信吧。。。

2019-05-19 23:1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