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在乙女游戏中当红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结束了?不,只是开始

在乙女游戏中当红娘 长安瑾年 2149 2020.03.28 21:47

  菲丽莎抱着双腿坐在箱子上,努力地把自己缩小成一团。

  就在刚刚,有一只凶猛的老鼠差点蹿上了箱子,尖利地齿牙离她的鞋尖只有十厘米不到。

  菲丽莎被吓得肝胆俱裂,本能地尖叫一声,一直在苦苦压抑的恐惧涌上脑海里,化为两行眼泪,沿着脸庞滴落,尽管她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感觉。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她上辈子就是循规蹈矩的乖乖女,穿越后更是顺风顺水,受到的最大的冲击就是在青铜大道那边听到的巨响。

  阿萨勒兹为什么还不来救她呢?明明平常自己出了什么事,他都是很快出现的,这一次他怎么消失了那么久?

  人在困境之中,最怕的便是情绪陷入崩溃,尽管菲丽莎无比清楚这一点,可是人的本能是无法完全泯灭的,在这种黑暗的,狭小的,周围还围绕着一群蠢蠢欲动的老鼠的

  菲丽莎吸了吸鼻子,努力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慌乱是没有用的,把耳朵贴在门上细听外面的动静,打算如果有声响的话就大声呼救。

  可是外面除了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外,并没有任何的动静。

  或许她会因为谁也找不到她,而死在这里。

  就在菲丽莎胡思乱想之间,她底下的箱子猛然一个摇晃,差点把菲丽莎晃下箱子,好在菲丽莎本能反应地抓住了箱子边缘,稳定住了自己的身体。

  从她爬上了箱子开始,老鼠们便不断尝试用啮齿啃咬着木制的箱体,但是箱子内层用铁皮包裹了一层,所以还算得上坚固,也算给菲丽莎争取了时间,让她免于受到老鼠的攻击。

  但这样的晃动也意味着,这个箱子也岌岌可危,随时有崩碎的危险。

  连铁皮都咬的穿,显然这群老鼠并不光光依靠着本能行动,因为老鼠是不会凭借着本能去跟铁皮较劲的,铁皮明显不符合它们的口味。

  菲丽莎不敢想象如果是她陷入了这狂躁的老鼠群里,她的娇嫩的肌肤会被啃食成什么样,怕是会形象的演绎出体无完肤这个词吧。

  这是一场针对她的阴谋吗?可是菲丽莎想不通会有什么样的人会处心积虑来陷害她呢?

  脚下又是一阵的晃动,箱子的一个角已经被啃断,菲丽莎差点被摔到地上,全靠将身体贴在箱子上才让没跌落,但是小腿却伸到了箱子之外,被瞅着机会的老鼠一口咬上了小腿,狠狠地撕下了一块肉下来。

  “啊——”钻心的疼痛自小腿蔓延而上,连着上辈子加起来超过四十年的人生里从未受到如此的伤痛,悲鸣声自她口中溢出,菲丽莎痛的整个人都在抽搐,几乎晕厥过去。

  闻见血腥味的老鼠躁动起来,开始撞击被啃了一个角的箱子,菲丽莎摇摇欲坠,只能徒劳地抓紧了箱子的边缘,可是每一次的撞击都使她手指上的力气消散几分,而后温热的血液沿着小腿低落在地上,瞬间便被老鼠争前恐后的舔干净。

  疼痛与失血让菲丽莎的神智渐渐模糊。

  “……莎,菲丽莎!”

  隔着门板响起的呼唤让菲丽莎稍微回复了一些清醒,她试探着唤:“萨菲?”

  “是我,”门外的是萨菲沉稳的声音,这让菲丽莎感到安心不少,这让她觉得自己有救了。

  萨菲拉扯着锁链,用魔法尝试暴力开锁,甚至用魔法想把门给破坏,可都失败了,显然这锁链是用特殊材料制成,并且它是房间的结界的阵眼,一般的魔法对它没有效果,但是眼下又没有钥匙,萨菲也没有那个时间再去一个一个魔法实验怎么开锁。

  菲丽莎听着锁链哗啦啦的声响,声音颤抖着问:“打不开吗?”

  换了其他人也许就开不了了,但是萨菲……

  “萨菲快去找其他人来,”菲丽莎知道再让萨菲在这里磨叽下去是没有用处的,还不如让她去找别人,说不定还能尽早把她救出来,只是萨菲一旦离开,这个房间又只剩菲丽莎一个人,菲丽莎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一点都不害怕,“我一个人没事的……啊!”

  一句话还没说完整,菲丽莎便爆发出一声尖叫,萨菲意识到不可再拖下去了,再拖菲丽莎会有危险。

  随身携带一根铁丝已经是萨菲的习惯,尽管她十分厌恶她曾在“公会”里学到的一切,但是同样也无法否认的是,这根铁丝带给她的,是安全感,因为这是她唯一可以紧握在手里的东西了。

  “你等我一下。”现在救人要紧,萨菲也顾不得其他,她把铁丝插进了锁孔之中开锁。

  菲丽莎不知道萨菲在门外做什么,但是这个箱子的确是支撑不住了,已经被狂化的老鼠啃食掉了一个角,菲丽莎不敢肯定,再有下一次的晃动,她不会栽下箱子。

  萨菲额角上滑落出汗水,但是当她进入到开锁的状态后,精神上呈现出一种亢奋的状态,毫无疑问,即使她理智上再怎么排斥着成为盗贼这样的行为,但是在情感上,她对盗窃这种行为有着天然的热爱。

  这个锁的确繁复,萨菲花了将近十分钟才把锁给解开,此刻的萨菲如同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整个人都汗淋淋的,脸色也及其的苍白,但是她的内心油然而生一股自得意满的骄傲感。

  会为了这样的事情骄傲,注定她是个罪人。

  但是萨菲现在还不能想那么多,她把锁扔在地上,直接用风魔法暴力破开了门。

  菲丽莎狼狈兮兮地坐在沾满灰尘的木箱上,平常也算得上优雅从容的大小姐浑身都是脏兮兮的,脸上被灰尘抹了一块又一块,眼泪又把这灰尘冲出一道一道来,衣服都看不清原本的颜色。

  更严重的是菲丽莎腿上的伤,被老鼠咬到本就有感染的风险,而且菲丽莎现在小腿上满是灰尘,如果没有得到好好的清洁和护理,伤口就会溃烂。

  萨菲沉吟了一会,走上前,魔杖指着菲丽莎的伤口处,快速念了一句咒语,菲丽莎小腿上的伤就冻结起来,疼痛也在瞬间消失。

  这就是萨菲自创的冰系魔法,菲丽莎是第一次看到,不由得露出几分惊讶来:“好厉害,不疼了。”

  “没什么,”萨菲面对自己创造的魔法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波动,“只是把伤口周围的知觉都冻住了而已,还是要尽快进行伤口的处理的。”

  

举报

作者感言

长安瑾年

长安瑾年

稍微找到了工作和更新的平衡点,可能没法日更,尽力两日更吧,毕竟还是要抽时间看书的,我还有一场考试

2020-03-28 21:4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