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孤独战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迎接国王(下)

孤独战神 玄雨 4275 2017.05.23 14:29

  第二天,新兵加入后的第一次军队例行晨练。

  第二联队第五大队的士兵们,在小队长的带领下,在操场上排着伫列等待着康斯的到来。

  联队操场上,只有第五大队排好了伫列,其他大队由于还没有选出小队长,虽然在老兵的带领下来到了操场,但全都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晒太阳。

  康斯并没有让部下们等待多久,几乎第五大队伫列才刚排好,他就出现了。康斯没有说话,只是扫视了士兵们一眼,默默的转身跑出了营门。

  这一百个士兵和十个小队长、二个中队长都愣住了,不过还是熟悉康斯性格的小队长机灵,立刻带人跟着跑了出去。

  由康斯带头,整队人围绕着那可以容纳整个第九军团的巨大军营跑起步来。

  在跑步的过程中,士兵们看到了其他联队的晨练,不是没有军官带队,任由士兵自由活动,就是全体士兵原地站立,军官在一旁打着呵欠,要嘛就是全体士兵满头是汗的在练武,而军官则在一旁舒服的享受着早餐。

  看到这些,再看看跑在队伍最前头的那个背影,士兵们心里有了不同的想法。

  当整个大队的人经过数公里长跑,回到操场的时候,气喘得不得了的他们,全都佩服地里望着康斯。

  这一看,让他们的下巴都掉了下来。

  只是微微喘气,并且始终跑在第一的康斯,解下了手脚和身上绑着的笨重沙袋。

  望着地上起码有数十斤重的沙袋,所有的人眼里都露出了服气的神情。

  第五大队在第一次晨练跑步结束后,便开始拿着崭新的刀剑铁枪,跟着康斯练武。

  看到这些完好的金属武器,老兵们都欣喜若狂,同时也羡慕新兵的好运气,更感慨军团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因为自己当新兵的时候,可没有摸过一把好兵器。

  只有康斯意识到,这也许是和国王亲临前线慰问有关。

  好不容易晨练结束,解散吃饭了,这时不论老兵还是新兵都饿坏了,一进士兵食堂,有个一年老兵就发牢骚:“有没搞错?这样搞下去,还没上战场就死了!真是累坏……”可没说完,就被眼前其他大队的新兵们全身伤痕的惨样吓住了。

  看到这些,这才有些庆幸自己加入了第五大队,如果在其他大队,自己这个不新不旧的士兵,可是非常难过的。

  吃着饭时,一个眼尖的新兵低声叫道:“康斯大队长!”

  那个一年老兵一听不由笑道:“别傻啦,大队长和小队长他们都在军官食堂吃饭,那里跟我们这里的食物可是天差地别啊!”说着敲了敲饭盆。

  两个中队长听到这话,看看碗中的饭菜,微微摇头,自己现在暂时还没有资格去军官食堂用餐呢。

  “真的!你看!”

  见到新兵的样子,一年老兵边说边回过头去:“你肯定是看错人……”说到这,他马上闭上嘴巴,因为康斯确实在不远处吃饭。

  这时,那两个原本想拍马屁帮康斯洗衣服的新兵,把昨晚的事说了出来。

  听到这话,想起康斯绑着数十斤重的沙袋跑在最前头的样子,想起其他他大队军官们的举动,再看看康斯默默吃着士兵饭菜的背影,在场的第五大队士兵都默默的吃着饭。

  第二天的晨练,第五大队的士兵们、小队长、中队长都绑上了沙袋,等待着他们的大队长。

  小队长们一开始是没有准备的,伹看到自己小队的人都在准备沙袋,略一询问,也就跟着绑上了。

  虽然康斯并没有命令士兵们这样做,但士兵却都自觉的绑上,对于这点,康斯是不会去追究的。

  因为士兵们明白,要想增加在战场上活下来的机率,那么拥有一副强壮的身体,就是最好的方法,起码最低限度也比较容易逃走啊。

  跟整个第九军团众多的大队不同,其他人队老远就能听到大队长、小队长声嘶力竭的怒骂声和鞭打声,而第五大队的士兵,则只是默默的跟在大队长的身后跑步。

  康斯没有去打骂那些掉队的新兵,中队长没有那个资格,而小队长则没有那个闲心,因为他们需要紧紧跟着康斯的脚步。而且再说了,那些掉队的新兵在休息—下后,会马上奋力跟上去的,根本不用怎么训斥。

  这个奇怪现象,除了第五大队的人知道外,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

  康斯带着第五大队的人跑步、练武、吃饭、练武、吃饭、睡觉,按照顺序重复着度过了一个多月,因为康斯不大说话,搞得第五大队的人,包括那些小队长也不大说话,因此被人戏称为沉默大队。

  当然,康斯还是每个月领到军饷后,就去孤儿院捐掉。

  发饷日,就成了他三年来固定离开军营的日子。

  突然有一天,联队军需官让康斯派人领回了一批物资,这批物资让每个人都拥有一套崭新的、款式帅气的军服和一双长简皮靴。

  看到这明显不适合战斗的军服和军靴,打听后才知道,这是崎红国正规军队才有配给的常礼服套装。

  这时,任谁都明白是和国王出巡有关了,因为康斯这些老兵当兵这么久,还从来没有穿过崎红国正规军的常礼服套装呢。

  不过这常礼服被上面要求,没有命令不得穿戴,搞得士兵们只能躲在营房内偷偷的过把瘾。

  除了这漂亮的常礼服外,小队长还有一套皮甲、中队长有一套在胸口和背心各镶着一块圆铁片的皮甲,而大队长则是一套轻装的金属盔甲,这些装备倒没有什么限制命令。

  不过康斯并没有像其他军官那样,领到盔甲后就穿着到处乱晃,而是放在房间的一个角落。

  领到物资后的第二天,军团长的命令就传达到全军团所有联队:“国王即将驾到,全军马上穿戴常礼服,盛装列队迎接!”

  第九军团从军营大门开始往外排队,队伍一直排到原始森林外的大草原上,待在原始森林内的人还好,在草原上的人,则在享受了一个多时辰的日光浴后,也没有迎接到国王的队伍。

  康斯穿着盔甲,带着属下士兵,站在对列的中段。本来他是不想穿盔甲的,但所有军官都穿着盔甲,单单自己不穿岂不是显得太做作了吗?

  这时大家身上的那套常礼服,早就被汗水浸泡得像刚从水里捞起来一样,那些穿着金属盔甲的长官,更是苦不堪言,金属盔甲热得绝对可以煎蛋,而小队长的皮甲在被汗水和阳光的浸泡下,涌起了一股难闻的味道,相信士兵们现在是不会羡慕军官们身上装备的。

  康斯虽然同样热得难受,但还是保持着原来的站立姿势,一动也不动。

  第五大队的士兵们,原来也跟其他士兵一样的动来动去,但看到大队长的样子,自然而然也静了下来。

  又过了许久,太阳的热量开始减弱,而全军的士兵早就头昏眼花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数个背后有着军团传令兵旗帜的骑兵,从远处奔来,他们边策马狂奔边大喊道:“全体准备,军官督促士兵站好伫列!”

  马蹄敲击地面的闷响和那嘶哑的叫喊声,震醒了大家。全军马上强打精神,军官们更是开始督促士兵挺直腰杆,目不斜视的站好。

  传令兵离开没多久,远处传来了闷雷般的马蹄声,随着马蹄声越来越响,号称崎红国最强的重装铁骑——王室禁卫军团出现了。

  这个禁卫军团是全重装骑兵的编制,攻击力强悍,而且等级待遇比其他军团高一级。

  披着全身马甲的骏马,排着整齐的伫列,同时起脚同时落地,动作整齐划一的前进着,单看这些马匹的动作,就知道禁卫军不愧是全国最强。

  不过看到这些禁卫军,绝大部分的第九军团士兵都在嘀咕:“天哪,难怪要等这么久,这样正步走来,要走多长时间啊?”

  不过士兵们也很奇怪,怎么这些身穿重甲的家伙,在炎热的日头照射下没有流下汗水呢?难道他们在前面休息了许久才来的?

  那些骑在马背上,穿着全身盔甲,手提长枪,腰佩长剑的禁卫军骑兵,全都骄傲的挺胸抬头的看着前方,眼角瞄都不瞄一下在道路两旁站了一个上午的第九军团。

  在场第九军团的所有士兵都露出羡慕的眼神,重装铁骑比步兵们的梦想——重装步兵,又高了几级。重装铁骑可以说是士兵级别的顶级,是那样的可望而不可及。

  康斯没有露出羡慕的眼神,他还是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当然更没有认真打量从眼前经过的重装铁骑们。

  他脑里想着昨晚听来的小道消息:据说这次国王来到前线,是因为禁卫军的军团长提议的。那位军团长叫马斯恩诺,是个十分年轻俊美的贵族军人,也是公主众多追求者的一员。

  传说王国公主长得美若天仙,并且温柔文静大方,是众人心目中的女神。而且国王只有这么一个后嗣,不论任何人,只要成为公主夫婿的话,那么就是崎红国的亲王啦。

  那个告诉康斯这些事的人,一边流着口水一边说着,好像自己得到公主的青睐一样。

  听有人看到他的表情,都会有一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想法。但康斯却没有这么想,只是对那人露出一丝鼓励的笑容。

  任何人跟康斯说话,他都不会插嘴,只是默默的听着,当然也不会传播出去。所以他无意中,能知道很多其他人不知道的消息。

  突然,康斯感觉到一股视线注视着自己,马上收回思维,顺眼看去。

  只见在重装铁骑里,有一个同样是身穿全甲,可身后多了件猩红色披风的骑兵,正看着自己。

  康斯马上就知道他就是马斯恩诺军团长,因为只有军团长才能披挂红色披风。

  说到这,就不能不说崎红国军队另外一个古怪的等级制度,那就是师团长以上才能披挂披风,师团长的是白色披风,军团长的是红色披风,而元帅和国王的则是金色披风。

  康斯完全没有和对方眼神对碰,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下。

  那是一个长得很帅气,拥有一头漂亮金发,神态有一股高贵气质的男人,披风的锁扣是一枚代表贵族伯爵的徽章。

  不过就算他没有披上披风、没有那枚徽章,也能一眼看出他的不凡。康斯不由在心中赞叹了一声:不愧是禁卫军团长大人!

  康斯不知道,恩诺也同样赞叹他。

  恩诺本来看到步兵们身子有点晃动,心里充满了不屑,可经过康斯大队所属的那一伫列时,全部士兵都站得笔挺,虽然士兵的眼里也有羡慕的目光,但目光不会和其他士兵一样追着骑兵移动,只是看着从眼前经过的骑兵。

  恩诺知道,要看一个军官的素质,就看他所带士兵的表现。从这一大队士兵的表现来看,那个大队长一定是个人才。

  等恩诺看到康斯时,从他眼里完全看不到任何感情,不由在心中叹道:“天生的军人。”

  好不容易等前锋开路的铁骑走完,这时已经能听到远处传来:“吾王万岁!”的喊声。

  不一会儿,一匹披着用黄金打造的全身马甲,并在上面镶满了宝石的白色骏马,载着一个全身穿着黄金盔甲、披着金色披风、头戴金冠、年约五十来岁、一脸冷漠之色的中年男子,在一群铁骑的拥簇下,来到了康斯的队伍前。

  不用想就知道,这就是崎红国的国王了,康斯随着四周的士兵跪下齐呼:“吾王万岁!”

  那国王理都不理那些跪下的士兵,骄傲的抬着头骑着马,摆足气势缓慢的前进着。

  如果要一一回应的话,那不是要累死?而且国王怎么能向这些低贱的士兵回礼呢?国王是至高无上的,应该漠视任何人!这可是远古就流传下来的王室规炬。

  等国王过去后,康斯他们可以起来了。

  康斯起来后,刚抬起头,就看到一双美丽动人的眼睛。

  那是一个同样骑着白马,同样被铁骑围住,但却是全身穿着雪白盔甲的美女。康斯马上低头,右手贴在左胸。

  这是军礼,早几天书记官就交代,对公主应该行什么礼。

  眼前这美女,就是传说中美若天仙的崎红国公主,很多人都用眼角偷瞄这个高贵的公主,但康斯没有,他抬起头后仍是正视前方。美丽的公主对他来说,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所以他连公主的容貌都没记住。

  公主经过后,还有一大群骄傲无比、目中无人的王国大臣贵族们,以及最后压阵的铁骑师团。就这样,迎接国王的仪式,在花了几个时辰后,终于完成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