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孤独战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国王驾崩(上)

孤独战神 玄雨 4215 2017.06.01 15:05

  “现在,军营那里应该准备好了吧。”康斯一边撕下衣服包扎伤口,一边语气平淡的说。

  士兵们也整理着自己的伤口,他们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里,都没有回答康斯的话。

  康斯本来就是自言自语,也不在乎他们有没有回答。康斯一包扎完,就立刻去查看那些倒地的部下们,还有没有生存的。

  先处理好自己的伤口,才去查看倒下的队友,这是战场的法则,因为如果没有处理伤口就先查看队友的话,万一又有敌人突然出现呢?而且要是队友又死去的话,那么连自己也会因伤口而降低能力,很容易死去的。

  为了保存自己,一定要按照这顺序来进行。

  康斯检查了几个队友,都没有希望了,看看四周那些也在检查的士兵,他们也是失望地向康斯摇摇头。

  康斯叹了口气刚想说话,突然大地抖动并从远处传来一阵闷响,敌军的先锋骑兵来了。这次可不是几十人的中队,最低限度都是千人以上的团队。

  康斯望望己方的军营那处,还是一片黑暗,根本没有什么动静。

  康斯脸色一变,看来消息没有传到军营,到底怎么回事?想到这他立刻喊道:“上马!”说着,拉了一匹马就往上骑。

  不过康斯的言行虽然很俐落,但他还是骑了好几次才骑到马背上,这还是那匹马很温顺才骑上去的。

  其他的士兵也是这样,好的能骑到马上,不好的则摔下马。好一会儿才全部人骑十了马背,这时,身后敌人的影子已经伴随着马蹄声出现了。

  不用康斯吩咐,众人忙策马狂奔,虽然他们没有骑过马,但也看过骑兵骑马,而且后面越来越近的马蹄声,和己方阵营毫无反应的这些因素,深深的刺激着他们,使得他们拼命的抽打着马匹。

  人类在危急关头,很容易激发出隐藏的能力和加强原有的能力,这种现象,凡是有思维的生物都会有的。

  当然一下子就被危险压死的,则根本不可能发挥出来。但像康斯他们这样就不同了,后面的敌人好像要追上又好像没追上,使得他们拼命驱使马匹跑快点,并自然而然的变换自己的动作,好让马儿能更自在更轻盈的奔驰。

  人类真的很奇怪,在不想逃离准备从容赴死的时候,会有非常大的勇气去面对敌人。但一旦开始逃走,开始渴望活下来的时候,则完全丧失勇气,只想尽快逃到安全的地方,虽然那安全的地方并不能安全多久。

  就这样,在危险的栽培下,第五大队残存的成员,都快速的成为了骑手,虽然不能说精通骑术,但起码能够策马狂奔。

  在就快到军营的时候,目光犀利的康斯,在月光下发现不远处躺着一具尸体,从那衣服来看,可以肯定是那个去报告的士兵。因为除自己这队人外,没有己方士兵会来到这个地方的。

  康斯没有机会去查那士兵是如何死去的,因为现在不能停下来。

  离军营还有一百公尺,可以看到守卫大营门口的士兵那乱晃的身影了,康斯没有时间去思考,守门的士兵怎么可以随意走动,怎么大营的营门大大的敞开,而是第一时间冲着大营大声喊道:“快做准备!敌人来袭!”

  其他的士兵也跟着大喊,希望能让军营里的人有所准备,虽然敌人很快就会攻来,但能有一点点准备也好,起码不会在睡梦中被人杀死。

  好像回应他们似的,在康斯他们刚喊完,军营里也出现了喊声。

  康斯呼了口气:“总算……”

  可再也没有说下去了,因为从军营里传来的喊声并不是“敌人来袭!”而是令他们全身发冷的喊声:“国王驾崩啦!”

  望着那在夜幕中,好像魔鬼巨口般张开着的军营大门,康斯全身发冷地任由马匹向耶里奔去。

  他不是因为国王的死而发冷,对于自己所效忠的对象,他并没有付出多少的忠诚心。他是为这帮刚失去领导人,就要面对强敌突袭的伙伴们,将要遭遇到的命运而发冷。

  康斯他们刚到大门口,就看到一个中队数目的禁卫军骑兵,突然从营内向他们冲了过来。

  康斯身旁的一名小队长忙策马奔上前几步,刚开口喊道:“各位,敌人来……”声音就断了。

  康斯等人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幕。

  因为那名小队长被一名冲上来的禁卫铁骑用长枪刺穿胸口,并举起来狠狠地摔在地上。那名小队长所骑的马匹在新主人摔下马后,就跟不久前一样的静静待在原地。

  “他妈的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是自己人……”

  这名愤怒的小队长没把话说完,也是被一名禁卫骑兵杀死。但死态却比第一个人惨多了,他的头被长枪刺中,整个脑袋像摔在地亡破裂的西瓜一样。

  “杀!”康斯想也没想,举刀冲了上去。

  他知道要是不下命令的话,自己这帮人不用一会儿就会被杀光。虽然不知道自己人为何会杀自己人,但没时间去解释误会了,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也不会听自己解释,现在只能为了生存而战。

  在康斯发出命令后,一名禁卫骑兵已经提枪向他刺来。在马背上的康斯马上跳起翻身,长枪从脚下擦过。

  康斯趁着那人头部靠过来的时机,把剑刺人没有被头盔遮住的面部,不用看也知道他没希望了。

  康斯抽剑翻身从马背上跃下,他的部下早在听到命令的时候就下马攻击了,步兵骑马跟骑兵打马仗,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康斯刚蹲在地上还没站起来,在月光下一道刀影砍来。康斯跳起转身,手里的剑往上削去。那名禁卫骑兵的下颚被钢剑削破了,鲜血顺着剑身淌下。这时剑才从康斯的手里掉下来,康斯那被弓箭射穿的手臂,实在是痛得动弹不得了。

  数声惨叫响起,同时传来数声重物掉在地上的声音,这是康斯的士兵和禁卫骑兵互相厮杀的声音。

  就在双方要进一步厮杀的时候,康斯他们背后的远处传来一阵马蹄的闷响。

  现场剩下的人都听到了,禁卫骑兵们并没有像康斯大队的士兵们那样露出骇色,反而好像很高兴的停下进攻动作。

  这时,一名小队长靠前康斯身旁,低声说道:“大队长,你快回营!这队人肯定是敌人的间谍。”看到康斯摇摇头,不由大急:“你想让我们的兄弟都在毫无抵抗下被人杀死吗?”

  康斯闻言猛地一震,缓缓的点点头,吃力的起身,拉过身旁的马匹,翻身上马。

  那数十名禁卫骑兵一见康斯的动作,忙想策马前来拦阻康斯,康斯大队的士兵们不用谁来指挥,立刻自觉的扑向禁卫骑兵。

  那名让康斯快走的小队长,虽然被长枪刺穿肚子,但他手里的剑也刺穿了那把长枪主人的脖子。

  在这一命换一命的厮杀下,步兵们挡住了骑兵们。

  已经奔出远处的康斯,回头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咬着牙用力的抓着马绳,拼命地抽打身下的马匹。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了悲伤的感觉,也第一次觉得自己背负了某些命运:“现在我不能死!我的命不是属于自己的!”

  在这一瞬间,康斯原来对自己生死的漠视和无所谓的观念,开始转变了。

  手臂已经没有感觉,现在只能依靠左手了。康斯骑马奔向那道自己带队出来时的通道处,他不敢从大门通过,谁知道还有没有问谍藏在那里。

  康斯的部下只有十几人,而骑兵们也只剩十五、六人,大家都互相对峙着。

  步兵们虽然奇怪他们为何不攻击,但也不去想,能让大队长逃远点就行,所以步兵们也不主动攻击。

  这时身后传来马蹄声,步兵们吓了一跳,难道敌军已经追上来了?

  但是如果是敌人的话,马蹄声不可能只有这么响的,难道是潜伏在营地外面的间谍?想到这不由大急,正想回头观看,可却突然见到那些骑兵策马逃走了。

  此刻回头看去,身后的骑兵已经出现在视线内,在月光的照耀下,可以清楚地看到那群骑兵最前面的一人,他那金色的头发,和那猩红色披风,在月光下是那么的耀眼。

  众人三吾,他们部见过他,他就是禁卫军的军团长马斯恩诺。

  此刻他面无表情的骑着马,可能是国王的死对他打击很大吧,但那英伟的雄姿,还是依然如旧。

  虽然康斯大队的士兵们松口气了,但他们也觉得有点奇怪,禁卫军团长怎么会出现在营地外呢?

  他们没有怀疑禁卫军团长是间谍,因为禁卫军是国王最忠诚的部下,这点是被整个王国的民众认同的。

  百余名的禁卫铁骑在马斯恩诺军团长的带领下,来到康斯大队士兵们的面前。像是保护他们似的,把他们团团包围起来。

  经历过厮杀后,康斯大队仅存的一名小队长,收刀带领残存的士兵,向马斯恩诺行了个军礼,说道:“参见军团长大人,大人,敌人来袭了!”

  “没错,对你们来说,敌人是来袭了。”马斯恩诺语气平淡的同应道。

  在众步兵还没反应过来时,他手一挥。围住步兵的禁卫骑兵们,马上把长枪刺入步兵们的身体,步兵们连惨叫都没发出,就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倒下了。

  禁卫骑兵们抽出枪后,马上列队到马斯恩诺的身后。

  刚才逃走的十多名禁卫骑兵又回来了,一到马斯恩诺面前,马上翻身下马,恭敬的低头跪下。

  马斯恩诺瞟了一眼地上的那些禁卫骑兵尸体,语气平淡如水地说道:“你们怎么到现在才拦住他们?而且,你们一个中队的人,居然只剩下十几人。”

  虽然马斯恩诺的语气没有带有一丝火气,但却让那十多名跪着的禁卫骑兵身子一抖,他们马上把头贴在地上,恐慌的说道:“殿下恕罪,属下该死!属下该死!”

  马斯恩诺叹了口气:“嗯,起来说说经过吧。”

  马斯恩诺根本不相信,自己亲手训练的重装铁骑部下,在对阵同等数目的轻步兵,会耗损这么大,他以为是有什么意外,才出现这样的结果。

  “是,谢殿下宽恕。”

  那十数名禁卫骑士起身后,拘束的站着不动。

  其中一名手臂挂着中队长职务的禁卫骑兵,行了个礼说道:“殿下,属下等接到殿下的命令后,就在营门外等着他们,可惜等了许久也没等到,在这茫茫的草原山谷,晚上要找人实在太难了。

  “所以属下等就在营门附近守株待兔,因为他们一定会回来的。

  “果然,不久就有一名步兵跑回来,属下等拦住他后,知道他们和斥候骑兵相遇了,而他正想回来禀报。属下等当然不能让消息泄漏出去,就把他灭口了。”

  马斯恩诺虽然听到这么罗嗦的话,不由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忍着性于继续聆听下去。

  那禁卫中队长歇口气继续说道:“属下等以为他们遇到斥候骑兵后,一定不能回来了,于是属下等就回到营门口,可是他们全都骑着马回来,步兵并没有配马匹,这样看来,我们的斥候骑兵部被他们干掉了。

  “属下等拦住他们,虽然杀了他们数十人,但属下也……”

  那人说到这,慌张的偷看了一下马斯恩诺,看到马斯恩诺脸色冷冷的,不由脚一软,又跪下磕头请罪。

  马斯恩诺又叹了口气:“罢了,这不是你们的能力不够,而是对方的大队长不是个普通人。

  “没想到要干掉区区一个人队的轻步兵,不但赔上一个中队的斥候骑兵,还赔上了数十名的重装铁骑,而且剩下的十几人还要用阴谋才能杀掉。”

  看着地上的死不瞑目的步兵们,马斯恩诺命令道:“把他们埋了,毕竟他们把我们当成是自己人。”

  刚想策马离开时,马斯恩诺回头问那个禁卫中队长:“没有人逃脱吧?”

  那禁卫中队长忙应道:“没有,回来的人就只有他们。其他的不是被我们杀了,就是被斥候骑兵杀了。”说着,指了指地上的尸体。

  其余十来名禁卫骑兵也忙点头认可,他们可不敢把有一人逃脱的事说出来,因为他们的罪都够多的了。

  马斯恩诺点点头,扫视了在场所有部下一眼后,威严的说道:“对这件事实行禁口令,所有知情人在有生之年都不得说出今晚的事情。”

  “遵命!”

  所有禁卫铁骑立刻领命,他们知道这件事是不能传出去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