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孤独战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新兵营(下)

孤独战神 玄雨 4314 2017.06.01 15:12

  接下来,康斯等待伊丝娜说话,而伊丝娜则在等待康斯说话,一时间,整个大殿静得只听到呼吸声。

  在这宁静的气氛中,伊丝娜的心脏又不争气地加速跳动起来了。

  伊丝娜听到自己体内那越来越响亮的跳动声,根本不知如何是好,越是想让它小声点,就越是跳得大声。

  当伊丝娜因害怕被康斯听到自己心跳声而脸红时,康斯终于说话了:“大人,那下官告退了。”说完,转身迈步就要离去。

  松了口气的伊丝娜,强自忍住想靠在书柜上的动作,尽量用平淡的语气对着康斯的背影说道:“康斯大人,那么请你明天午饭后就来这学习吧。”

  康斯原本以为今次又是自来一趟了,听到伊丝娜的话,不由顿住脚,恭声说了声:“是!”虽然依旧是很简单、很平常的一个字,但伊丝娜还是能从里面听出一丝喜悦。

  伊丝娜目送着康斯的身影消失在殿门口,终于无力地靠在书柜旁,双手抱着那本书贴在胸口,良久才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怎么办?面对他,我竟然会这么紧张?特别是看到他眼神的时候:心脏马上就不争气地跳了起来,我到底是怎么了?这样我怎么教他啊……”

  伊丝娜低声自语道,突然猛地拾起头,望向门口低声惊呼:“糟了!公主还要我跟他提拜师的事,我又忘了……唉,我接下这个任务,可能要短命好几年啊……”

  摇摇头,伊丝娜无力地站直身子离开了。

  伊丝娜在说着康斯,而康斯也在想着这个老师:“大人好像不大喜欢说话,而且好像有点紧张,是不是所有的神官都这样呢?”

  康斯摇摇头:“不想了,明天!明天我就可以实现愿望了……”康斯强忍欣喜的心情走出了神殿,但他嘴角的那丝淡淡笑意,还是让等在门口的帕鲁和伊达看到了。

  帕鲁当然知道康斯为什么高兴,因为他用很隐蔽的偷窥的方法,观看了康斯和伊丝娜的表演。

  善于分析人心的他,知道康斯对伊丝娜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康斯的高兴是为了能够学习。

  当听到康斯很自然的说自己是文盲时,帕鲁喜欢上这个直率的小伙子。可惜,因为自己的身分,还是要暗算他,谁叫伊丝娜居然会对他产生好感呢?虽然这是伊丝娜单方面的问题,但以自己主人的性格,一定不会放过康斯的。

  帕鲁对伊丝娜的表现实在是惊讶,没想到以冷酷出名的伊丝娜,居然会有这样的表现,虽然现在纯真的伊丝娜还没有察觉到对康斯的感情,但这样发展下去一定会擦出火花的。

  帕鲁知道,像伊丝娜这样杰出的女子,她心房一旦留下男人的影子,那么就是一生一世的,为了不让那个影子刻上去,只有尽快的行动。

  “主人,您快来吧,不然我不敢随便行动啊!唉……希望还能来得及。”帕鲁看着康斯的背影在心中叹了口气,因为他知道,康斯再过不久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虽然没和康斯怎样接触,但他心中突然涌起了一丝不忍,这感觉搞得他心头一震,冷汗从额头冒了出来,他连忙掩饰这样的心情,向康斯告别后就躲回房间了。

  不久之后,天空中又出现了一只白鸽飞向远方。

  而伊达则是替他长官高兴,一路上都是笑呵呵的跟着康斯走着。

  因为他一见到康斯就问个不停,康斯只好把自己进去干什么的事说给他听,毕竟伊达是自己的亲兵队长。

  伊达没想到,自己的长官居然会被大神官接见,而且大神官居然要当长官的老师,还没听过哪位将军有这样的殊荣哦。“呵呵,回去可以好好炫耀了。”伊达衷心为康斯感到高兴。

  亲兵跟长官是荣辱与共的,长官晋升的时候,这些亲兵大多会担任一些官职,长官有打赏的时候,他们都有一份大的,当然长官被眨时,他们也跟着倒霉。

  很多将军以前的身分,都是一些上将、大将军的亲兵。

  在崎红国,大将军的亲兵都是未来将军的保证。所以,有很多贵族都把自己的儿子送到有名望的将军麾下当亲兵。

  像古拉的儿子就是在老爸麾下当亲兵,没多久就升官了。当然,这是要有权有势又有能力的贵族儿子才行,其他的普通贵族,特别是平民,就只好乖乖的等待机会了。

  可也不要以为当亲兵是很安全的。

  在战争中,勇猛将军的亲兵也是死得最快的。所以,被挑选为亲兵的人,既得期望自己的长官不是一个勇夫,又要期望长官是个常胜将军。这样自己就可以轻轻松松的升官。不知道康斯的亲兵会不会这么好命呢?

  “大人您去哪?”伊达见康斯没有朝皇宫走去,反而走在大街上,不由奇怪地问道。大人的家不是在皇宫吗?而且,这边也不是去新兵营的地方啊。

  “军部。”康斯习惯了用简练的语句表达自己的意思,就算跟自己的亲兵说话也一样。

  “呃……”伊达还没有说话,康斯已经来到戒备森严的崎红国军部。

  其实军部离皇宫很近,康斯早上去马场的时候就留意到了,所以这次不用问人就知道在哪。

  军部也不是能随便就进去的,所以伊达只好待在门口,目送着康斯上了台阶,向那两个卫兵询问着什么。

  伊达吃惊地发现,原本看到康斯那身团队长服只是微微行礼的两名卫兵,在康斯和他们说话后,突然变得十分恭谨,点头哈腰地向康斯说着什么,接着又目送康斯进去里面。

  看到卫兵突然转变的表情,伊达不由十分奇怪,长官到底跟他们说了什么呢?使得这些骄傲的军部卫兵变得恭敬起来了呢?正好听到两位卫兵在嘀咕着什么,好奇地靠前几步,竖起了耳朵聆听着。

  “哇,没想到他就是康斯大人,真是看不出来呀!”

  “是呀,没想到传说中的战神居然这么不起眼。”

  “咦,康斯大人怎么会突然有这个外号的?不是说他是死神吗?”那名卫兵奇怪的问道。

  这名卫兵晃晃手指,一副孺子不可教的表情说道:“笨哦,死神是敌人的说法,我们自己人当然是说战神啦。”

  “是是,战神这称号够味。凭一己之力就杀敌上千,这个称号真是当之无愧。”

  “嘘,小声点,长官们对康斯大人好像有意见,不让我们到处乱说的。”

  “明白,不过康斯大人这么威风,怎么会只是一名团队长呢?”

  “唉,康斯大人不知怎么搞的,居然用贵族的身分,去换取学习的机会。”

  “啊……不会吧!真搞不懂他……”两名卫兵说到这,就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康斯走了出来。

  两名卫兵慌张的行礼,他们很害怕康斯听到他们的谈话,待看到康斯也是行了一礼就离去,不由暗自松了口气。

  听得呆住的伊达,见到康斯不由露出了崇拜的神情,没想到自己的长官居然有这么威风的历史。

  不过他不敢说什么,光这一天的相处,就知道康斯定个不喜欢张扬的人。

  “伊达,你先回新兵营休息吧,明天上午我会自己去的,不用来接我。”康斯来到皇宫门口向伊达说道。

  而伊达也知道皇宫不是自己随便能进去的,就点了点头。

  当他想转身离去时,康斯又叫住了他:“伊达,明天帮我在新兵营找个住处,我刚才去军部要求搬出王宫,他们说要禀报给公主,等公主答应才行,不过我想明天就应该可以离开,麻烦你了。”

  康斯会这样说明,是因为突然想到,这些事应该让自己的亲兵知道,免得让他们觉得自己不信任他们。

  伊达张了张口,他现在有点搞不懂,康斯到底还有什么吓人的事没让自己知道呢?

  一个团队长在皇宫居住本来就吓人了,可现在搬离皇宫,居然还要公主的同意?!但伊达还是马上点头表示知道。他决定回去好好吓吓自己的伙伴。

  当公主接到军部报告,说明康斯要求离开皇宫时,她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同意了。

  她知道,康斯这样的军人还是跟士兵混在一起才是最好的,至少可以让康斯不再孤独的生活。

  她虽然知道康斯是一个人过日子,但不知什么原因,居然不愿意派侍女去照顾他。

  夜色降临了,整个城市慢慢陷入一片黑暗。

  帕鲁的房间里,三更半夜仍然亮着灯光,帕鲁正从神色疲倦的白鸽脚上取下了一张纸条。

  帕鲁忙展开细细观看,才看了开头,他就低声自语道:“主人出发了,那么今天的那只白鸽,主人不就收不到了吗?……”

  他继续看下去,突然抑制不住地低声惊呼:“什么!”

  帕鲁连忙捂住嘴巴四处察看,良久,发现没有人听到,才继续观看。其实他也太紧张了,房间关得紧紧的而且是三更半夜,谁会听到那声低呼呢?

  帕鲁把那纸条就着灯火点燃,看着它烧成灰烬,才低声叹息,想道:“主人也太性急了,不过以今天的情况来看,也未尝不是先见之明。

  “主人对伊丝娜大人的不寻常表现也很紧张呢。也对,以前伊丝娜大人跟那些王公贵族相处时,都没有现在这样的举动。”

  帕鲁推开窗户,望着漆黑的夜空叹道:“唉,康斯大人,这只能怨你的命不好了……”

  清晨,城里的早餐店虽然已经开了,但客人却没有几个。

  习惯早起的康斯惬意地享受完餐点,就来到军用停马场,用自己的身分证明要了匹马,漫步出了城,朝着新兵营的方向狂奔而去。

  康斯知道,马术跟武技一样,一天不练就倒退三天,所以他利用一切机会练习马术,当奔驰到一片树林时,康斯突然感觉有一股杀气笼罩在四周。

  这是种危险的感觉,这种感觉,康斯在战场上遇到过许多次。

  想也不想,康斯猛地跳离马背,唰唰几声,两支箭射向马背,当然落空了。

  另外两支箭则插在马鞍上,马匹居然没有中箭,可见对方的箭术是多么的准确,瞄准的都是骑手的位置。

  康斯从马背上下来,立刻就地一滚,躲入了树林里。那匹马失去主人后,仍然头也不回的,朝固定的目的地飞奔而去。

  康斯悄悄地抹了把冷汗,他很奇怪怎么会有人暗杀自己,虽然军部跟自己不合,但应该不至于会找人暗杀自己的呀?那么是谁呢?

  别说得罪什么人了,自己认识的人也没有几个。他真的搞不懂到底是谁找上自己,不会是强盗吧?

  现在并非想敌人是谁的时候,马匹已经跑掉了,根本没有机会脱逃,看来只有消灭敌人,自己才能安全。

  他察觉到四周的林子里藏着四个充满杀气的人,却不知道对方的准确位置。

  康斯一摸身上,才发现自己居然没带武器,只好暂时按兵不动。

  康斯咬咬牙,心想看谁先憋不住吧。这时,康斯突然觉得很奇怪,现在的自己,耳目突然变得敏感起来,连小虫子跳动的声音都能够听到,而且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

  这才想起,这种久违的感觉,自从离开战场跟着公主来王都后,就再也没感受过了。

  康斯无奈地露出一丝苦笑:看己天生命贱,适合活在危险之中啊。

  一阵风吹来,吹得树枝摇摆个不停,树叶发出沙沙沙的响声。

  康斯藉着这声音,缓慢无声而又快捷地移动了自己的位置,他才刚移开,他原来所在的地方马上有四支箭射来。

  康斯看着差点就射中自己、插在脚边的那些绿色箭,不由露出一丝笑意。看来对方只是箭术高明,隐藏和忍耐的功夫还不够。

  他悄悄拔起那支箭,朝敌人暴露身分的地方摸去。

  康斯已经能够看到那个杀手,只见那个家伙蹲在丛林里,全神贯注地端着一把弓弩,瞄准着自己刚才待的地方。

  距离越来越近,康斯可以看到那个杀手蒙着的面巾已经湿透,两只瞪得大大且凶狠的眼睛也开始出现疲劳,正想眨眼呢。

  终于,那个杀手忍受不了这样的等待,而且一粒汗珠流入了眼里,他不由自主地松开握住弓弩的一只手去擦眼睛。

  康斯就是在等这样的机会,随即如豹子般扑向那人。

  听到声音,那人猛地转头,并把弓弩移了过来,但看到康斯手中那支冒着寒光的绿箭,不由露出恐慌的神色,因为他知道自己反应太迟了。

  正想高呼的时候,冰冷的箭头已经狠狠地刺入了喉咙。他只能用喉咙发出微弱的咯咯声响,就翻了白眼。

  康斯没有停顿,忙捡起那支上了膛的弓弩,就地一滚,然后朝刚才自己发现的其他敌人隐身的地方扣动扳机,把箭射了出去。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