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孤独战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真正入侵(下)

孤独战神 玄雨 3926 2017.06.01 15:07

     在经过这简单中透着麻烦的招呼后,军队终于继续前进。恩诺跟在隆纳身旁落后一个马头,隆纳是不喜欢别人跟他并排同行的。

  “恩诺,事情办得怎么样?都十分顺利吧?”隆纳笑着问道。

  “是的,一切都跟大……太子殿下设计的一样。”恩诺本来想叫大哥,但想到隆纳的性格就改口了。

  “呵呵,还是两位皇弟帮的忙。”隆纳很得意,因为他就快得到崎红国和那个绝色天下的公主了。

  一想到那个公主,隆纳就觉得心痒痒的,恨不得马上拥入怀里好好享受享受。

  恩诺知道隆纳说的两位弟弟是谁,一个是自己,一个是最小的三弟——卡尼堪斯纳威特。

  卡尼今年才十八岁,但是身体虚弱,不喜欢出外活动,整天躲在自己的书房。

  就是这个弱不禁风的少年,在三年前,十五岁时,想出一个计划,可以不费什么工夫的得到敌国崎红国。

  要知道,黑岩国和崎红国整体实力相当,真要硬碰硬,黑岩国也能吞掉崎红国,只是到时黑岩国也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恢复正常,所以这个计划,黑岩国的皇帝陛下和重臣们非常重视。

  而这个计划就是:

  派出一个智勇双全的人,打入崎红国,成为国王的亲信。同时边界上发动无伤大雅,而且有规律可循的边界战斗。攻击一次后就防守,不管多么好的机会,也不能在敌人没有反击前攻击,也不能消灭敌人的主力。

  这样的战斗要维持三年左右。然后等那个亲信把所有的大臣和国王引诱到边境慰劳军队,再一举消灭他们,到时崎红国就群龙无首。之所以重复一触即走的战斗,是为了让那些贵族们感到安全。

  黑岩国的军队从来没打过这么别扭的战争,所以第一次战斗就攻入了敌人的军营,吓得黑岩国领兵的将军慌忙命令撤退。幸好吓怕了的崎红国在组织几次反击和防御后,有了信心,不然那位将军肯定会被处死。

  这个计划的难点,就是派人敌国的人选不好找,一是危险,二是怕他反过来背叛,三是没有这样智勇双全又很忠心的人。

  隆纳在此就向国王推荐了恩诺,不过恩诺知道他是怕自己留在国内,会和他争太子之位,那时太子人选还没定下。但恩诺又是唯一适合此次任务的人选,于是他就被派到敌国了。

  当恩诺花巨额金钱和用各种手段,让许多贵族推举自己当上禁卫军团旅团长时,隆纳也当上了太子。而恩诺也开始让人设计,让崎红国的人发现边界的大矿藏,开采时被黑岩国袭击,接着崎红国报复的把戏。

  本来恩诺对大哥当太子,也没什么意见,依旧专心实行计划,可是隆纳当上太子后,恩诺在部队的亲信都被排挤打压。

  恩诺原本很愤怒,知道大哥当上太子了,还要防着自己,完全没有一国之君的气度。

  但得知卡尼和隆纳十分亲热后,就忍了这口气。不动声色的把那些在国内不得志的亲信,安排到自己在崎红国所统领的禁卫军团里面。

  三年来,随着恩诺职位的提升,他的亲信也越来越多,当他成为禁卫军团军团长时,全军团所有的军官都是亲信,而士兵则达到了百分之八十的地步。

  不过,就在自己开始准备实行最后计划的时候,隆纳也派了个人,拿着父王的命令来当自己的副将,说是帮忙,其实就是监视。

  恩诺被隆纳的话语叫醒:“恩诺,那个艾丽丝公主,是不是真的如传说中的美艳动人?”

  看到隆纳色迷迷的样子,恩诺心一震,点了点头。他知道大哥也对公主动心了,其实他又何尝不是呢,面对如此高贵美丽的女子三年之久,不动心才怪。

  他正矛盾要不要把公主交出去,交出去的话,那个自己喜欢的柔弱的美人,肯定会受尽凌辱。不交的话,和大哥之间的决裂就先一步来临。

  隆纳看到恩诺皱着眉头的样子,不由心中冷笑,就算恩诺不交人也无所谓,因为自己的亲信一定会帮自己干好这件事。

  两人无语的随着大军前进,已经看到敌军大营了,隆纳兴奋的手一挥喊道:“进攻!”

  恩诺则向跟在身旁的禁卫军使个眼色。那名骑士会意的点头,解下弓箭,向天空射了一支明亮的白色火箭。

  顿时,大营内传来了厮杀声,营外的骑兵也不甘示弱抽出武器,齐齐向军营大门冲去。

  黑岩国真正的入侵战终于开始了。

  军营里跟着禁卫军搜索的士兵,看到空中的火箭愣了一下。接着看到那些禁卫军在看到火箭后,齐齐从怀里掏出一条白布巾系在手臂上,又是一愣,不过他们没能愣上多久。

  禁卫军一系上白巾,就挥刀把身旁的其他士兵砍翻,不管这些士兵是求饶还是大声询问,都是全部砍死。

  很快地,数万名禁卫军马上把整个军营闹翻之后,开始朝营外的两个军团营地突进。

  这些军营中士兵大多是步兵,怎是全是骑兵兼训练有素的禁卫军的对手呢?而且他们的上司都不在了,没有统一号令,再加上是睡梦中被吵醒的,这两个军团的士兵可想而知是有多么的混乱。

  而这帮混乱的士兵人数虽然多,但却只能跟着小队长或大队长,组织毫无作用的反抗。

  这些反抗的人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大多数人都在往后方逃跑。因为他们在遇到禁卫军的袭击时,军营外也同时出现敌军的攻击。

  现在没有人会去追究禁卫军为何会叛变,所谓的大难临头各自飞,我又不是将军,管你们去死,打不赢的战争还是保住自己的命为紧。这些人一见到敌人,选择的路只有一条——逃。

  什么都不拿就逃的人,很多都躲过一劫。

  但除了那些反抗的,很多士兵逃走时的劣根性出现了。

  他们拥到军需官处,哄抢保存的军饷、军用物资等等值钱的东西,等抢到东西想逃时,整个军营已经被敌人把守住了。面对全副武装的敌人和明晃晃的兵刀,这帮倒霉的士兵只好跪下投降。

  康斯认识的那个叫做奎奇的团队军需官,早就在军营外远处的山头了。

  奎奇坐在马车上回头望着远处灯火大亮,杀声大传的军营,叹了一息:“保重,康斯。”掉转头,缰绳一抽,马车离开了山头驶向夜幕。

  这位叫奎奇的军需官,在听到康斯的话后,就把他管理的军饷和贵重物资搬了一空。

  这些都是他管的,没有人理会他。他会这么干,是认为这些东西与其被敌人夺去,不如被自己夺走。

  不要说他什么,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这么干的,不带走难道留着资敌?没有谁会这么傻。

  奎奇只要抛出自己的官衔证件,说句去购物,就走出了军营。

  幸好这边的营门守卫不是禁卫军,所以很顺利的离开了。他知道自己车上的东西值多少钱,但完全没有想着发财,只是不想让敌人占便宜。至于以后的事情谁也不清楚,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康斯在听到喊杀声时,知道敌人终于来了,他也开始了救人的行动。

  要找公主的所在地,实在是很容易,因为听到的情报,有人站在门外看守。而有人的话,那么就有灯光,在一片漆黑的营地里,这会行多难找呢?

  很快,康斯找到了,他躲在暗处远远的打量着眼前的屋子。

  门口只有四名穿着禁卫军盔甲的士兵守护着,他们没有提着长枪,只是腰间佩戴着一把马刀。

  这帮家伙可能认为没有人会到这里来吧,又或者是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不但没有把手按在刀柄上,也没有处于警戒状况的注意着四周,反而是在聊天说笑。

  “唉,真羡慕外面的兄弟,可以杀敌立功。”一个士兵羡慕的聆听着外面的喊杀声。

  “嘿,我倒不羡慕他们,刀剑无眼,谁也说不准会出什么事,再说了,只要我们把里面崎红国的美丽公主看好了,等殿下来的时候,就是大功一件啊。”另一个士兵笑道。

  一个士兵不以为意地说:“监视一个弱女子算什么大功,还是砍几个将军的脑袋才算是大功呢。”

  “嘻嘻,你还想砍几个将军啊?难道你不知道,这里崎红国的将军都被副军团长大人干掉了吗?外面最大的一个崎红国军官,也就是团队长这一级别的,没有贵族的啦。也许整个崎红国的贵族,就剩下我们身后的公主殿下了呢。”另外—个士兵笑道。

  听到这些,康斯知道自己找对目标了,立刻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口,嗯,干掉这四个人的力量还是有的。

  但难就难在怎么一次干掉四个人,而且绝对不能让一个人呼喊。

  外面虽然闹翻了天,但谁知道外面的人听不听得见?要是听见了跑进几十个人来,自己就完了。现在是为了救人,而不是在战场上和人拼搏,一切都要小心行事才行。

  康斯隐在暗处,想着法子,突然他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以前打猎为生的时光。

  记得那时,自己为了猎得一只山猪,把自己伪装在丛林里等待机会。想到这,康斯嘴角动了动,灵光一闪:“对!伪装成他们的伙伴,但去哪找他们的盔甲呢?难道又要跑出去?”

  正想着,一名士兵向其他三人打声招呼,拿起一支火把就独自一人离开了。

  康斯心中一喜,真是好运,想什么就来什么,不管他去干什么,这样的机会可不能放过啊。

  康斯立刻小心翼翼的跟去,只见那士兵来到昏暗角落的一间木屋,屋内隐隐约约传来难闻的厕所臭味。那士兵嘀咕了一句,没有推门进去,把火把插在地上,站在墙角就脱裤子方便。

  很多时候,守卫的士兵因为警戒任务不能走远,都是就地解决的。这名士兵嫌厕所脏,不肯进去是对的,因为他的尸体不会被遗弃在厕所内。

  康斯无声无息的干掉那名士兵后,马上换上他的盔甲和头盔,并且带上了他那把佩刀。

  尸体就放在地上,没有隐藏,一来是暂时没有人会来这里,二来是没有这个时间。康斯想早点救出公主离去,要是等战争结束后,那就插翅难飞了。

  房前本来只有两支火把,又被那名上厕所的十兵拿走一把,三个士兵就挤在一支火把周围等待那名士兵回来。

  也许人类应该跟飞蛾一样都是奇怪的生物,天生都向往光明吧?在黑暗中都会不自觉的追求和渴望光明。

  那三个士兵从隐约的昏暗中见到了那名士兵,但他却没有拿着火把。这时有个士兵不满的喊道:“喂,火把呢?怎么不带回来?”

  那名士兵越走越近,虽然容貌看不见,但身形却能看清楚,只见那名士兵一边在地面蹉着鞋底,一边甩着手,含糊的骂骂咧咧的走来。

  他这个样子的动作很容易让人误解,三名士兵都笑了:“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哈哈哈!”

  “哈哈,喂,别靠我们这么近,可不要污染空气哦。”

  “对呀,不然等下我们连宵夜都……”

  说这话的士兵的声音突然停止,其他两人扭头看去,只见那名士兵嘴里插着一把明晃晃的马刀,不用想,这名士兵绝对生还无望。

  在两名士兵还被这一幕震得反应不过来时,康斯已经用身上这身盔甲主人的佩刀,把靠自己最近的那名士兵的脑袋砍飞。

  这名士兵的鲜血刚喷出来,康斯回手一刀,削断最后一名士兵的喉咙,这名士兵的手才刚摸到刀柄,就无力的垂下了。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