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孤独战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真正入侵(上)

孤独战神 玄雨 3336 2017.06.01 15:06

  康斯一听立刻以为被误会了,担忧为之一消,忙叫道:“你们误会了,我不是奸细,这是跟敌人战斗时留下的。”

  但围上来的一名禁卫军团士兵,却满脸狰狞的低声狠语说道:“没错,就因为这样才要杀掉你!”

  康斯这时才知道自己的担忧是正确的,禁卫军团确实被敌人渗透了。

  他忙转身就跑,如果被这几个人缠住的话,自己就别想见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虽然这几个人自己勉强还能解决,但四周闻声围上来的禁卫军团士兵,可不是自己能对付的。

  向那些围上来的禁卫军团解释?不说他们很可能是敌人装扮的,就是他们是王国的人,在这个情况下,也不会听自己这个外人解释啊。

  那几个禁卫军团士兵虽然早就预防康斯逃走,但还是慢了一步,被康斯先冲出包围,使得他们不由焦急的一边大叫呼唤同伴,一边朝康斯追去。

  康斯跑到军营和军营之间的通道钻了进去,后面的几个也跟了进去。其他赶来的禁卫军团忙团团围住,准备来个瓮中捉鳖。

  可是禁卫军团士兵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人出来,更是不见自己人的踪影。派人进去一看,发现那几个禁卫军团士兵,已经被人杀死弃尸在巷里了。

  看到自己人被杀,禁卫军团立刻怒火冲天,居然让间谍跑进自己营地当着自己面杀人,这不是扇禁卫军团的耳光吗?

  顿时整个军营热闹起来,整个禁卫军团全体出动,开始一个营地、一个营地的搜索间谍,可惜却连一点蛛丝马迹部没有发现。

  幸好知道康斯身分的那几个禁卫军团士兵部被干掉了,不然,康斯所在的师团肯定会被禁卫军团迁怒。

  为什么没有发现康斯呢?

  原来康斯一进去通道后,就用最快的速度偷袭干掉了后面的尾巴。接着,又在禁卫军团完全包围前溜出,跑到王营里面躲了起来。

  王营原本就是他所在师团的驻地,他在这营地住了近三年,对这个军营的地理环境,熟得不能再熟了。

  禁卫军团一时还没想到来搜查这里,应该也不会来这里搜索。毕竟这里是国王所在的地方,根本不可能随便这些士兵出入。

  康斯进入这个王营后,就发觉一片死寂。整个大营好像没有什么人似的。

  那刚才在外面看到的热闹景象是假的吗?高官贵族们不是在开会吗?怎么连一个站岗的人也见不到?

  康斯带着满腹疑问,手里握着从那几个禁卫军团士兵夺来的马刀,小心翼翼的探索着。

  他来到一张巨大的帐篷内,里面黑漆麻乌的,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刺鼻的酒精味和烧烤的肉味,让康斯明白自己没有找错地方。

  康斯可不会因为这些味道而以为这里是厨房,原因很简单,厨房是不可能布置在帐篷内的。

  没走几步,脚就被地上的东西绊了一下,幸好反应快才没有摔倒。蹲下察看一下,发现是一具尸体。

  这时,月光从帐篷四周那敞开的窗户照了进来,康斯借着月光,看到了大厅满地都是尸体,而且也看清了自己脚下的那具尸体的样貌。他正是康斯的上司,刚当十团队长不久的大人。

  康斯一惊,忙查看其他的尸体,发现很多自己见过一面的人,他们都是跟着国王来的贵族,和军队的高级军官,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三大军团的高级军官和王国的高级贵族,都躺在这里了?加上马上风死亡的国王,那岂不是说三大军团和王国都已经群龙无首?

  康斯翻动一下尸体,发现这些尸体只有喉咙有一道伤口外,就没有其他外伤,再看散落在四周的物品,和这些尸体摆放的样子,可以断定,他们是在举行宴会的时候突然昏迷,然后被人割破喉咙而死的。

  突然间,康斯觉得有点奇怪,起身看看这个堆满尸体的帐篷,发现在这堆尸体中,最显眼的是两具身披红色披风和十来具披着白色披风的尸体。

  两件红色披风!

  康斯动作迅速的猛地翻起这两个军团长,看到他们并不是那个金发青年,康斯的寒毛立刻竖了起来。

  康斯想到在外面戒备的禁卫军团士兵,想起禁卫军团士兵追杀自己的事情,想起自己出去巡逻时那个马斯恩诺军团长说的话,还有想起流言中,这个禁卫军团长提议国王来边界巡视的事情。

  从这些来推断的话,这个统领禁卫军团长所扮演的角色是……唉,看己的任务完成不了了,那么这里也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值得留恋的。

  脸色无奈的康斯正想离去,突然发现帐外火把晃动的光亮,伴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要离开帐篷已经不可能了,又不知道进来了多少人。也没有多想,康斯迅速贴着角落的一具尸体躺下。

  他刚躺好,帐门就被掀开,两个举着火把的禁卫军士兵走了进来。

  他们一边嘀咕,一边在大厅四处查看,“我说没有人嘛,有人就是不信。”一个人低声说道。

  “唉,命令还是要听的,谁叫我们是兵卒呢。”

  “嘿嘿,这些老骚包蛮好骗的,只说是国王驾崩了,要选出新的国王,就一个不少的跑来了,怕自己慢了一步就像天堂与地狱的区别似的。”一个士兵一边随意踢着几具尸体,一边笑道。

  另外一个士兵拿着火把没有动,只是笑道:“呵呵,这些军官和贵族们一定想不到,自己会这样莫名其妙的死去吧?恐怕下到地狱也搞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挂掉的呢。”

  “哎,你觉不觉得副军团长好像在跟殿下作对哦?”第一个人把声音压得更低的问道。

  “嘘,小声点,我也觉得有点是,这地上的人,原本殿下传令只是关住他们就行了,等殿下离去后,副军团长就说接到殿下的命令杀死他们。

  “殿下怎会下这样的命令呢?肯定是副军团长假传命令陷害殿下,要知道,擅杀贵族可是天大的事啊,现在崎红国的贵族差不多都给杀光了,要是传出去的话,我们黑岩国可就要面对所有国家的指责,到时候肯定是殿下来承担责任的!”

  “唉,这一定是副军团长背后那人指使的。算了,不谈这些烦人的事,说说崎红国的公主吧。”

  “嘿,崎红国的公主长得真是漂亮,可是那样手无揑鸡之力的弱小女子,竟然被副军团长捆得紧紧的关起来,还在门外派人守卫着。其实只要关起来就行了,而必还要捆绑呢?唉……”

  “呵呵,你可怜那个公主了?”

  “唉,你想想,她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活在世上,而且连祖国都快灭亡了,怎能不可怜?”

  “也是,不过她活着可能比死还惨。”

  “嗯……这就是所谓红颜多薄命吧?有着绝世天下的容貌并不是件好事啊!”

  “好了,别说了,免得被人听去,我们受罚倒没什么,就怕副军团长加油添醋,到时殿下又要受责难了。”

  “嗯,我们走吧。”

  随着声音消去,和火光的远去,大帐篷又变得一片宁静。

  康斯爬了起来,他没想到自己居然听到了这么多的消息,他们口中的殿下,不难推测就是马斯恩诺军团长,不过殿下是对国王儿女的尊称,马斯恩诺竟然是王子?怪不得他有那种风范。

  不过,他为什么又要忍耐那个跟他作对的副军团长呢?康斯苦笑一下,他对这些问题实在是头疼。

  离开那满是尸体的帐篷后,康斯眺望了一下边界处,那里依然静悄悄的,毫无动静。按照时间来看,追击自己的敌人早就应该冲进营地了,可是为什么还没有动静呢?难道要等三个军团混乱的时候才来冲击?

  想了一下,康斯无奈的摇摇头,转身躲进了黑暗。

  如果他没有听到那两个士兵的话,再发现白己上司都挂了,他肯定立刻离开这个地方继续流浪。

  可惜,现在他给自己下了个任务。知道有个美丽的女人被关了起来,凡是有正义感的男人,都会来个英雄救美吧?

  不过康斯不全是因为这样才去救公主的,对他来说,还要在前面一个理由上,加上一个:“算是为了自己领了这个国家三年薪金而还的利息。”的理由。

  他可没想过自己拿的薪金等于是卖命钱,根本不欠这个国家什么东西。

  马斯恩诺带着那百人部下,停在黑压压一望无际的敌军面前,他身边的骑士已经举着火把,照亮了马斯恩诺的样子。

  那些正想攻击的敌军骑兵,在见到马斯恩诺的样子后,慌忙翻身下马,跪下呼道:“参见二皇子殿下!”

  马斯恩诺还没来得及叫他们起来,骑兵身后已经传来了响亮的笑声:“呵呵,二弟你来的好快呀。”

  随着声音,一个身穿华丽戎装、骑着高头大马、年约三十来岁、虽然长得帅气、但眼神却流露出点阴险奸诈味道的男子,在数十名护卫的重重保护下,来到了马斯恩诺面前。

  马斯恩诺身后的骑兵们忙下马跪下磕头:“参见皇太子殿下!”

  马斯恩诺也下马拱手说道:“参见皇兄!皇兄,父皇可安好?”

  “呵呵,起来、起来。”黑岩国皇太子先招呼那些骑士,然后才回答马斯恩诺的话:“恩诺勘斯纳威特,父皇身体安康,并命令你全力帮助本宫夺下崎红国!”声音变得很严肃。

  恩诺知道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是不高兴自己刚才参见时没有跪下,心底叹了一息,单膝跪下恭敬的应道:“遵命,皇太子殿下。”

  本来皇太子没登基的话,其他殿下是不用行跪拜之礼的。不过这个名叫隆纳堪斯纳威特的皇太子,就是喜欢这个调调,不然就不会有好脸色给人看。

  “呵呵,起来、起来,我们自家兄弟何必行如此大礼。”说是这样说,但隆纳却没下马扶起恩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