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一脚踏进异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2.人群

快穿之一脚踏进异世界 很忙的闲闲 2954 2019.09.14 13:31

  新一天的依丁丝还未升起,骨叔就来到了地牢里,

  看看肮脏的地面,一脚跨过地上的残骸,骨叔踢醒了裸露身体躺靠在大厅的看守。

  看守被踹的一个趔跌一脸凶狠的正要骂,一看是骨叔马上换上了谄媚的笑,“骨大哥今天来的这么早啊,我说地牢怎么会这么亮了,是来看那个女孩的吗?”

  “昨天花了多长时间?”骨叔声音淡淡的。

  一说起这个看守马上兴奋起来,新来的女孩他还没弄熟,正处在一切都新鲜的时期。

  “昨晚骨大哥你说再放个进去,我立马就把刚养好的小王放了进去,没成想刚放进去就被她解决了,没您的吩咐我也不敢多事,就让她这么呆了一晚。”

  看守咧开他肥厚的嘴,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大概还沉浸在自己的美梦里还没十分清醒,“上次的货连第一关都没能耗过,实在太可惜了。这次袁大人选的真是不错啊,当机立断,模样又水灵,最适合代表我们的圣女....”

  圣女这一词一出,空气马上冷厉了起来,看守只感觉自己的脖子忽然凉凉的,手一摸,血流了下来。突然出现的白色骨刺将他脖子上的肥肉削掉了一片,正滋滋的不断冒着血。

  看守当即跪了下来,什么美梦都在这一刻碎了,现在是十二分的清醒。他失言了,今天若是不给面前的人个交代,他的命就要交在这里了。

  不管脖子间流淌而出的血,他左右开弓扇起自己巴掌,一边骂道:“叫你多嘴,叫你多嘴,叫你多嘴...”

  地上的血越来越多,看守有些撑不住,骨叔仍是冷淡的望着他沉默着,手上的骨刺越来越长。

  看来只能这样了,看守眼见骨刺越近,拔出腰间的小刀,“咚”一声干脆的剁掉了自己左手的无名指,。

  杀气慢慢的收了回去,骨叔瞥了地上的指头一眼,留着他还有用,冷冷的警告“管好自己。”

  看守留着冷汗嘿嘿笑道:“好的好的,小的知道了。玷污了那位圣名的人就应该受到惩罚,小的告退。”说着慢慢退回前厅,回了他的房间。

  没再看看守,骨叔“啪”的折断从自己手指上长出的骨刺,扔进了藏在衣衫下的腰包里,开袋的一瞬间,能看到鼓囊囊的包里,全是森白长短不一的骨刺。

  走到木落那间牢房,她早已醒来立在原地等待。在这种危险至极的地方她本就不敢深睡,刚才骨叔和看守那一通闹剧,四溢的血气让整个地牢的丧尸都苏醒了,砰砰的撞击网格门。这恐怖的声响更是让她无比清醒。

  今天他穿的是黑白竖条纹长袖衬衫,配一条灰白九分裤,粽色皮鞋配上黑色长袜巧妙的遮住了他脚腕处的长疤。

  衬衫很是宽大,但他正正好将它撑了起来,最上面解了一粒扣,透出一小片蜜黑光泽的皮肤,干净利落中显露出一丝野趣,可以看出骨叔是个对穿着很有讲究的男人。

  打开牢门,骨叔没多说话,刚才掰断的伤口,就大大咧咧的展露在木落面前,他侧身让木落走出来。

  一个眼神,木落会意快速跑去洗漱,洗漱完懒得再等她慢吞吞的走路。骨叔用手直接扛起她走出地牢,木落注意到刚才长出骨刺的断口处,肉慢慢长了出来,形成了新的疤痕。

  带着木落回到了原来的山体,将她往聚集区的人堆里一放,说了句“晚上接你。”自个就走了。

  骨叔一走,刚才还四散的人群一下子涌了过来,围着木落议论纷纷。

  “使者送来了新的家人来了吗?”一个瘦削的男人激动地问。

  “唉,他这副身子可没法为神供养新子民啊。”蓬头垢面的中年妇女摇摇头叹息。

  一个大胆的女孩子挤了过来,眨着眼睛问道:“姐姐你是谁呀?我之前没见过你。”

  木落看向这个女孩,宽大的灰布袍罩在她小小的身子上,松松垮垮的,看着也就四五岁的样子,灰扑扑的脸上水灵灵的大眼睛扑扇着望着她。

  这副样子跟刚来这颗星球的自己可真像,这些年木落孩子见了不少,头一次遇见和自己这么像的,心呼啦啦的就软下来。

  蹲下身,握住女孩子的小手,轻声说道:“我是这里新来的助理,负责协助袁和千两位博士的工作。你呢?你是谁呀?怎么到这里来了?”

  “他竟然直呼大人的名字!真是亵渎神使。”女孩还没开口,旁边的男人就开始为两位博士叫屈。

  小女孩倒是没什么反应,高高兴兴的告诉了木落她的名字“我叫女,我和妈妈一起来这儿的。”说着指了指人群,木落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赫然是刚才摇头叹息的中年妇女。

  她冲妇女点点头,又问道:“那你知道妈妈是怎么带你进来的吗?”

  “妈...”女孩正要回答,话被高昂尖锐的男声打断了。

  “这个女孩,我见过!是那天晚上和两位大人一起回来的。”

  这句话在人群里激起了浪花,“什么?和两位大人一起回来的。”

  “能和大人一起在圣地呆这么久呆!是那位!”

  “啊~是那位的显灵来到这世间造福我们了!”一个老婆婆一声赞叹,颤巍巍的朝木落跪下,行了个五体投地的跪拜礼,嘴里念念有词。

  木落赶忙上前想要扶起老婆婆,人群却一排排跪倒,像水波一圈一圈向外扩散开。

  他们的祈祷声在老婆婆的带领下由开始的杂乱变得整齐划一。

  “神在世间的显灵啊,请赐予我们无尽的仁慈,感谢您为我们所做的奉献,您的子民在此献上对您无上神力的微博祝福,吾等会在此忠心等待,等待着净化的神光降临。”

  祈祷完毕的人们想爬到木落的身边亲吻她的脚尖,被她跳着避开了。

  人们见木落避开反而露出了理所应当的神情,仿佛在说吾等凡人之躯确实不该玷污圣体。

  孤单的时候注视的人间烟火竟然是这副模样。

  看着眼前这荒唐的一幕,木落只感到一股被异端包围的孤独,这哪是卜说的对神经学科颇有建树的博士,还以为来到了做慈善事业的正义之地,她当初怎么就没看出来。

  这群人一看就是被实施了精神控制的邪教信徒,而袁和千分明就是精神控制的领袖,还抱着来学艺偷师能够增进自己能力的目的,按照邪教的套路,再这样下去,她不是被这群人同化,就是要命丧于此。

  木落定了定神,大声的斥责,“我不是什么神的显灵,也不是来造福的,我只是来这里当助理的。”

  挥挥手驱赶跪在地上的人群,木落喊道:“全都散开,不要围着我!”

  “好的大人。”

  “明白了,大人。”

  一通混乱应答,人们听话的散开,只有小女孩留在原地,仍然面上带笑天真的望着她,“助理姐姐,你怎么脸色这么差,是不是要休息啦?”

  注意到女孩的称呼仍是助理姐姐,木落呼了一口气,刚才的一通跪拜他们的称呼都已经变成了大人,听着古怪又难受。

  她不想让女害怕,还是对女笑了笑:“我就在这里休息,你刚才的话还没说完呢,能告诉姐姐吗?”

  女原地跳了跳很高兴的样子,“好啊好啊!”

  正要说,女忽然有些疑惑的歪起了脑袋问:“咦?姐姐刚才问了什么?”

  真是个孩子,在心里笑了笑,木落耐心的引导:“你的妈妈是怎么带你进来的呢?”

  “嗯嗯,这个我记得哦,我们在森林里走啊走啊,都快饿死了,妈妈告诉我们这里有吃的有住的,然后地面呼哇的就降下去了”女上下比了个手势,“一片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然后我们就有吃的了,还有好多很好吃的肉呢。”女说着舔了舔嘴唇,有些委屈的垂下眼睫毛“我有好久没吃好吃的肉了。”

  看来是从直升机位进来的,没什么有效信息,见女有些伤心的样子,木落安慰道:“之后会有肉肉给你们吃的。”

  女也认真地点点头,“对啊,马上会有了的。”

  没套出什么有效信息,木落决定四处看看熟悉一下地形。

  见木落起身,女拖着一个流着鼻涕的小娃娃凑的更近,刚才这个娃娃自己就跑了过来,嘴里还念着女女女,被女一把拉住拽到自己身边。

  用手擦了擦娃娃的鼻涕,女有些遗憾的说:“姐姐不待在这儿吗?我还想和弟弟一起跟你玩儿。”

  还想着玩游戏呢,时刻不忘弟弟真是个好姐姐,木落不自觉的带上了笑。

  看来这里的孩子还没被洗脑,也是,这么小的孩子也不懂这些。

  木落摸摸女的脑袋,摇摇头,“你们自己玩吧,我自己走走。”

  女撇撇嘴,和小娃娃一起在地上挖起了泥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