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一脚踏进异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9.第一次

快穿之一脚踏进异世界 很忙的闲闲 2084 2019.09.11 13:55

  两人来到了另一座山体里,与聚集区的岩石叠砌不同,这座山更像是人工建造而成的土丘,低矮而满是黄土,一边是幽长的洞穴漆黑一片,悄然无声,另一边则是矮宽的平方顶连着山体,里面喧闹滔天,全是丧尸的嘶吼。

  骨叔带着木落走向喧嚣。

  “打过丧尸吗?”他漫不经心的侧过头询问。

  “没有。”

  木落落在祖拉星已经七年了。

  七年,在一个丧尸横行的世界里说没打过丧尸确实有点奇怪。不过这七年,也许是幸运,也许是不幸,整个育儿所将她保护的很好。

  她的活动范围只限在育儿所和落日市集两个地方,偶尔和花外出也是有护卫保护着,见过数次丧尸围过来的景象,却都在他们的保护下化险为夷。

  所以她至今还没有杀过一个丧尸。

  但长期待在育儿所的感觉又与聚集区不同。

  育儿所明确的展示了它的规则,编入育儿所的弃儿只要是在所里有学到的东西,能够转化成价值的,无论是知识还是财富,都可以拿来交换,去处也可以自己做选择。

  但这里木落的价值模糊,买她用处也不明了,每天只是无意义的被困在一个地方,异常憋屈。

  木落的回答倒是叫骨叔诧异了一下,毕竟这个世界里能长这么大的孩子基本上没有没打过丧尸的。

  原以为以助理的名头花大价钱请进来会有什么不同,看来只是拐来个富人家的孩子,大概率还是要成为“女儿”,先看看吧。

  “唔...”骨叔沉吟一瞬,做出安排,“那你接下来就和丧尸睡几个晚上吧。”

  说着一下将木落摔在肩上,飞速的向矮平房子奔去。

  “吧嗒”一声重物落地,木落被扔到了墙边。

  “哗啦啦啦啦”

  网格状的厚重铁门呼啦啦的关上了,她就这样被所在了只有一个透气窗的地牢里。

  一瞬间被拎起来甩到肩上,随后被骨叔丢在这里,整个过程她连一丝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想到华在临走前对她说的那句:“遇事不公记得反抗,但不要硬扛,活着最重要。”

  她的回答是什么?

  信誓旦旦的“好!”

  结果到了这里,一下子就被困住了。

  这半个月的状况让她觉得这七年来自己学的东西跟喂了狗似的,这一刻她无比憎恨自己的无力。但是光是自己懊恼也没用,这就是她必须适应真实,小小吐了一口气,木落镇定下来,观察起环境。

  这个房间被隔成了两个区块,隔着一层生锈的铁栏杆,她看见一具新鲜的尸体躺在栏杆的那头。

  是一具成年男性尸体,身高一米六五左右,破碎的衣衫让小肚腩难堪的露在外面,上面停着几只搓手的苍蝇,复眼不住的来回滚动。

  感受到新人,那几只苍蝇又绕到木落身边乱飞,大概是以为来了新鲜食物。

  无论哪个星球,苍蝇都是讨人嫌的物种,小心地靠近铁栏杆,木落挥手驱赶捣乱的了苍蝇,仔细观察起这具男尸。

  之所以说它新鲜是因为它的身体还未完全僵硬,泛着新鲜软烂的暗淡光泽,身体上青茎一点点冒出来,看来马上就要丧尸化了。

  必须趁他未醒时把他解决了。

  木落站起来在浑黄的地牢里四处寻找工具,终于在破烂的板凳下找到了一把生锈的板斧。

  掂了掂重量,正合适,两手握紧板斧,走近即将醒来的丧尸旁,隔着栏杆,道了声“安息”,她向下用力一斧子劈在了丧尸的脑门上。

  没有成功劈断,斧子的刀面陷在了男人的脸上,显出一道深沟,尸体好像稍稍动了一下。这一动吓了木落一大跳,她又是一顿乱砍,终于,斧子砍到了土地。

  她睁开眼睛,一地破碎的肉末,灰白的脑髓混合着深红色的血浆,不断的从断裂的脑部流出,划过男人死后苍白的皮肤,其中还夹着绿蓝色的不明物体。

  看着缓慢流动的脑浆,木落感觉她体内也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了,她摸了摸脸,混着脸上的脏东西,是眼泪从眼睛里逃出来了。看了看手,刚才她用这双手砍掉了一个丧尸,眼泪晕开了木落手上溅上的脑汁和血,是恶心的粉绿色。

  血?

  血!

  巨大的恐惧席卷了木落,她不敢扔掉斧子,提着沾满鲜血的斧子跑到刚才的破板凳旁,这才放下板斧。想拎起衣服来擦,却发现衣服上也全都是污秽,木落拼命的用手摩擦着地上的稻草,直到手上沾满灰烬看不清血迹,这才用手胡乱的擦干净脏乱的脸。

  干净了,

  没事了。

  木落一点点佝偻下去,后怕的抱住了自己,浑身发抖。直到这时她才慢慢的反应过来,她杀了那个丧尸,她杀掉了的,是丧尸。

  “你需要把危险扼杀在摇篮里。”罗的大手轻轻揉了揉木落的软发

  “当你越不期待事情发生时,那件事情越有可能发生,所以在事情还没发生之前你就需要想到之后发生的所有可能性做出判断,我们称为预判。”

  “今后不管你愿不愿意,你注定会接触到战场。之后若是在战场上看见完整的尸体,马上破坏它的脑部,不要心慈手软。记住,以人类的姿态逝去,这是我们能给予的唯一的仁慈,也是他作为人的最后的体面。”

  罗在某次沙盘演习后对木落的教导,回荡在她的脑海里。“最后的体面...”想到教官的话,她渐渐安定下来,直起身子,坐在原地回复刚才一瞬间被抽空的体力。

  骨叔很快的又回来了,大概是被入口的看守叫回来的,他带着兴味看了眼满是脑汁的地板,似乎木落终于引起了他的注意,修长的手指沿着光洁的下巴不住地滑动,啧啧称奇,“嗯,不错,下手很利落,就是不太干净。”

  他的眼神略过木落脏乱的衣服,落在远处的地面,“真没有杀过?”

  木落抬起脸,她已经从惶恐中脱离出来,脸上一派镇静,冷冷的回到:“现在有了。”

  “好”骨叔赞赏的点点头,又变回他那无所谓的样子,在看守恭敬的鞠躬目送下转身离去。

  远处飘来他的声音,带着一丝凉意。

  “那就再放只进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