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一脚踏进异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4.伪装

快穿之一脚踏进异世界 很忙的闲闲 2618 2019.09.16 18:39

  “助理姐姐,我怕。你能保护我吗?”女眨巴着大眼睛怯怯的拉着木落的衣角。

  “把你手上的刀给我,你躲在椅子那边,我来砍丧尸”

  木落伸手向女讨要刚才被看守扔进来的匕首。

  “不行,没有刀我害怕!”

  女在木落手伸过去的一瞬间跳到了另一处,刚才她也是以这惊人的灵巧抢到的匕首。

  吃完饭后她就和女一起被骨叔推进了原来的地牢,看守根据人数一下子放了俩丧尸进来,现在正哼哧着啃着地上的半扇肉。

  连皮带骨,这次的肉连磨都没磨,还带着生前穿着的被锯开来的半身衣服。

  但丧尸不会避讳食物有没有衣服,撕拉拉吃的很快,一会儿的功夫就只剩下半身了。她必须趁现在赶紧解决掉离得近的那只,否则两只一起冲过来破铁栏根本防不住。

  向前一踏,又是一个灵巧的跳跃,女再次避开了木落的手,笑跳着躲到远处,“不给不给~”好像在和木落玩游戏。

  这次的两个丧尸活力很足,时间不多了,她对女又下不了死手,若是再和女抢来抢去,两个人都得死。

  木落有些烦躁,“那你就站在那里不要动。”

  随意叮嘱了一声,她只能拿起昨天被砍钝了的斧子凑近离她比较近的那只穿着短裤的男丧尸,短裤男背部朝上趴在猪肉上,它的头离得有些远,只能先减弱它的战斗力了。

  一斧子下去,短裤男的半条腿没了,注意力成功转移,它嘶吼着朝木落爬了过来,手起斧落,第一只丧尸快速解决,只剩下离得远的那只长发女丧尸了。

  斧子够不到,得等它吃完肉冲过来的时候,正想着,腿肉吃的正香的长发女却突然冲了过来,头和爪子同时向前碰的一声撞上了铁栏。

  趁铁栏缓住长发女冲势,木落急忙后撤,黑长的指甲却跟着打了上来,她一个后仰,下了个半腰,爪子也跟着降下来,向下一掏。

  余光瞥见向下的黑爪,木落赶紧塌腰,放开了全身的控制任由重力将她重重的拖到地面,触地一瞬间,双脚向后一用力,她总算推到了安全范围。

  尖长的指甲只划破了作战服的腹部表层,并没有真的伤到皮肤,并没有给木落休息的时间,长发女一击不中再次冲了上来。

  心里庆幸这几天没落下华教的基本功,木落直起身,斧头带着风向长发女劈去,却重重的砍在了地上。

  女丧尸很灵活,没被铁栏限住动作,一直在跑动,好几次木落裸露在外的皮肤差点被她的指甲戳动。

  双方不断的消耗着,长发女越来越兴奋,木落的动作却迟滞下来。

  刚才从短裤男身上砍下来的半条腿时不时就会绊她一下,即使她将它踢走也一下子又回到原来的地方,严重阻碍了她的行动。

  干脆拎起那条腿,引诱着长发女来到铁栏的边角,在它的指甲再次抓上来的那一刻,木落将那半条腿迎着指甲推了上去。

  腿肉卡了长发女一只手,另一只手从右侧擦着墙壁挥上来,木落利用斧子劈在它另一只手上。

  用长斧柄卡住栏杆限住长发女身形,在它两手都无法动弹,伸长脖子乱咬的一瞬间,木落掏出兰铁戳穿了它的脑袋。

  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后面一阵阴风袭来,矮身扬手用力一拔,她就地一滚,用兰铁抵住了从背后冲上来的匕首。

  总算愿意近身了。

  木落两手一握,成功打落袭来的刀把,她抬腿用力一踹,女被一脚踢到了墙边

  不给她机会起身,木落一个飞身,用自己的身体重重的坐在了女身上反手钳住她两个胳膊,将她面朝下扭过去。

  过于自然熟悉的肢体动作,对于自己身上的动手动脚的咸猪手毫无反应。

  本以为是饱受荼毒到麻木的可怜女孩,没想到是个索命的女杀手。

  用稻草牢牢的绑住女的手脚,把她捆在网格门上,又搜了一遍女身,确认不再有威胁性后,木落这才松了口气,一声情不自禁的“艹”脱口而出。

  刚才她一直有用余光注意着女,与女的距离也离得很远,谁知道她就能明晃晃的在这么短时间内窜上来偷袭自己。

  结合刚才不断出现的路阻,再看女熟练偷袭的样子,不用想都知道这种事她不是第一次干了。

  “姐姐”女嘟着嘴巴,委屈的垂着脑袋,她的眼睛湿漉漉的但就是没有一滴眼泪掉下来,“你这样拴着女,我好难受啊。”

  事到如今木落不可能再被她这副可怜样骗住了,“你那一刀,原本准备戳那?”

  “我想要帮姐姐打那个坏女人的。”女努力解释着手还在不住地挪动想要挣开捆住手的稻草。

  还在说谎,看她亮晶晶望着自己的兰铁一脸渴望,一点也不害怕自己的样子,木落懒得跟女废话,直接给了女肚子一拳。在女挥动匕首袭向自己的那一刻,她可笑的好心就已经结束了。

  “咳咳”这一拳很重,基本卸掉了女所有的力,女有些害怕了,尖叫起来,“姐姐坏!姐姐坏!”

  又是一拳,女彻底失去了尖叫的能力。

  “说吧,刚才朝着哪里下手?”

  女缓了好一会儿,终于落下了眼泪,抬头又恢复了刚才的天真。

  “我只想砍掉姐姐的胳膊,我喜欢姐姐,我不想姐姐死掉的。”女天真的神色说着残忍无比的话。

  “砍了我你有什么好处。”

  “只有姐姐受伤了我们才有好多肉肉吃和好看的衣服穿啊,姐姐有神力又不会死掉的,为什么不让我砍掉?”

  木落冷笑,“我凭什么让你砍掉我的胳膊,凭你长得好看,还是凭我的天真?”

  女似乎忘了刚才那两拳带来的恐惧,有些生气了,愤愤的皱起了眉头。

  “我们都已经感谢过姐姐了,之前的姐姐我砍得全都是大腿,只有姐姐是胳膊,我都主动的减少了我的肉肉了,姐姐你一点都不知足!一点都不仁慈!我不喜欢姐姐了——”

  声音越来越高,越来越愤怒,像是讨食失败的小孩的哭闹,越发尖锐高亢,在最后的尾音中戛然而止,木落忍不住又踹了女一脚。

  牢房重新归于宁静。

  呵!现在木落连笑都不想笑了,她现在只想回到早上扇醒觉得女像她的自己。

  权利与义务相统一,早上逼着她行使了当大人的权利,一副惶恐的模样,还以为他们只是害怕,原来是存着不等价交换的心思,她的义务在这儿等着她呢。

  敢情在那跪着念叨几句感谢的话她就得献上自己的生命为他们奉献啊,他们以为自己是谁啊。

  像是听见了木落心中所想,终于开始感到害怕的女开始了对神的祈祷。

  “降临于天地间伟大的神啊,请给予您的子民仁慈,唤醒眼前被尘世蒙蔽的无知之人吧...降临于...”

  女小声而快速的不断重复祈祷,刚才那几下重击终于将她全身上下套着的伪装打落,露出了她真实的模样。

  神的子民?

  木落戏谑的看向女,在她预谋杀人那一刻,再天真无邪的外表,都掩盖不住她那颗肮脏的心,现在她不是一个女孩,而是一个杀人未遂的凶手,而放纵他们行为的所谓的神不过就是披着神圣外皮的恶魔。

  “别念了,姐姐还是很喜欢你的,姐姐才刚来,不太懂这里的规矩。”木落左手提着斧子,右手握着兰铁漫不经心的在空中比划,开始套话。

  “说说你们的神吧,听起来你们的神似乎很伟大,或许我听了之后就想要为神奉献了呢。”

  明显的假话,女却没听出来,嘴里念叨着“神听见了,神听见了...”眼光明显亮了起来。

  也不再挣扎,她睁大了眼睛闪闪发光的望着透气窗外的光开始了她的讲述。

  “很久很久以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