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猎户家的懒丫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被偷

猎户家的懒丫头 墨宝有点白 2215 2019.07.16 08:10

  晌午饭前就收了大半,吃完晌午饭,捆麦的,抱麦的,割麦的,一个个由着秦老汉分工,各司其职。

  一直忙到了下晌,麦子才全都运到了族里的晒麦场。

  回到家,秦桑终于舒了口气,可算能歇会儿了。

  晚晌饭吃的是晌午留出来的包子,绿豆水,秦桑实在是没力气再做饭了。

  秦桑想到这几天还得打麦,用石臼舂麦,晒麦翻麦,轮流赶鸟,晚上还得有人看麦,就头疼的很。

  “桑姐儿,你同陈掌柜说的几天不送鱼糕鱼丸?”秦有为端着碗喝着绿豆水随意的问道。

  “就今儿一天!”秦桑还想着怎么去镇上哩。

  自家的牛车这阵子是用不成了,憨老爹农忙这几天牛车也不上镇上,这可麻烦了!

  莫不成走着去?!

  秦家村到镇上少说也有二十里地,走路去的话,一个来回腿可受不了。

  更何况还得几天啊!

  “要不让萧兄弟捎到镇上吧?让他回来的时候再买些肥猪肉就成!”秦有为说的轻松,好像萧景辰是自个儿亲兄弟似的,不用见外不说,还能说用就用得。

  秦桑当然是乐意的,可是我的亲四叔,你问了人家没就敢这么说。

  “那当然好了!”秦桑希望自家四叔脸面能大些。

  “我吃完饭就找他去!”秦有为倒是满怀信心,觉得肯定能成。

  吃完饭,秦桑找换洗衣服洗涑的时候,发现没咋上身儿的新衣裳没了,放在枕头下边的银针也没了。

  这是遭了贼了!

  闹不好还是家贼!

  秦桑连忙去了赵氏的屋子,要是银钱被偷了去那就糟糕了。

  不过秦桑走到赵氏屋门口的时候想起秦家旺在屋里了,想来是没啥问题。

  “娘,躺下没?”秦桑敲了敲门道。

  “没哩!进来吧。”赵氏开了门,让秦桑进了去。

  “咋了?有啥事儿?”赵氏见秦桑脸色不好看开口问道。

  “爹,今儿咱后院有啥动静没?屋里遭了贼了!”秦桑心里是有怀疑对象的,家里除了亲爹在家就是前院的母女俩了。

  秦桑一说,秦家旺像似想起了啥,“应该不会吧!”

  “咋了?你说说!”赵氏见秦家旺像似知道啥一样,便催促道。

  “桑桑,你丢啥了?”秦家旺看着秦桑问道。

  “也没啥,就是新买的衣裳,还有师父给的银针。”秦桑觉得丢的东西虽不多,但也不能助长贼心,有一就有二,下次不定拿啥了。

  秦家旺沉吟了下,“你奶好像来后院哩!”

  “知道哩!我去问问四婶去,看屋里少啥没。”秦桑不打算轻轻揭过此事,她怕贼心不死啊。

  秦桑知道秦有为找萧景辰去了,便直接敲门进去了。

  “咋了?还不睡觉?”李氏看着秦桑道。

  “四婶,下地的时候屋子你锁了没?”秦桑见李氏眉头一皱便知道没锁。

  “我屋里东西少了,怕是奶来后院来了。”秦桑说完交代李氏查看一下自个儿屋里东西,她去香兰屋里看看去。

  秦桑去香兰屋里的时候,香兰正躺在床上累得要死。

  “桑姐姐你咋来了?”香兰起身用小手捶打着自个儿的胳膊腿,“好累啊!”

  “挺过这几天就好了!”秦桑这也是对自己说的,她也是累的要命。

  “你看看你屋里少啥东西没?姐屋里遭了贼了。”秦桑想着最多也是丢件儿新衣裳,就怕四婶屋里丢了银钱就不好了。

  秦桑的话倒是让香兰一激灵起了身,然后翻翻看看,“还好!还好!我的新衣裳还在!”

  秦桑呵呵一笑,“你个妮子!就记着穿新衣裳臭美呢!”

  “哪有!”香兰手里拿着衣裳仔细放好。

  “桑姐姐,你丢了啥?”香兰坐回了身又瘫成一堆。

  “也没啥。”秦桑正说着,李氏走了进来对着秦桑摇了摇头。

  “看样子还是为着那吃食来的!”秦桑心下了然,怕是拿东西只是顺便。

  “好了!大家伙都忙了一天了都歇了吧。”秦桑和李氏一块儿出来回了屋。

  秦桑觉得自己得好好想想,看怎么让贼收了贼心,还乖乖还了东西。

  一大早睁开眼,秦桑想到了法子。

  秦桑趁早做了鱼糕鱼丸交给了秦有为,自己便上了前院。

  “奶!在屋么?”秦桑大声喊到,怕是王婆子还没起了吧。

  “喊啥喊!”王婆子好好的觉被秦桑一嗓子给扰了,气的很。

  好一阵子,王婆子收拾妥当才让秦桑进了屋。

  秦老汉已经去晒卖场看着了。

  “啥事?”王婆子没个好脸,语气冲得很。

  “也没啥事,”秦桑见王婆子狠狠瞪了她一眼,便又道,“就是屋里遭了贼了,怕奶也丢了东西,过来说一声。”

  王婆子眼神一躲,“我昨儿一天都在屋哩!哪会丢啥。”

  “那就成!我现下准备去里正家和族长家哩,奶没丢啥就好。”秦桑说完转身便要走。

  “你丢啥了值当去里正和族长家去?”王婆子语气明显软化了。

  “也没啥,也就几身儿新衣裳和几两银子!”秦桑看着王婆子一字一句道。

  “啥?不可能!”王婆子自个儿拿的东西自个儿心里有数。

  那衣裳拿回来给金枝还没要,也就是见那针是银的她才拿的,可怎么也不值几两啊!

  “这丢了东西了有啥可能不可能的,奶没丢东西就成!我现下就去!”秦桑转身笑了笑,真不是个合格的贼啊!

  王婆子见秦桑快走到门口了,急道,“快回来!”

  “咋了奶?”秦桑装作若无其事,淡淡道。

  “你说你丢的东西都有啥?”王婆子实在是没法当着自个儿孙女的面儿说自个儿是贼,拿了东西。

  你个死妮子!就身儿破衣裳还有点针至于么,还去告人去!

  这要是被人知道了老脸都没了!

  王婆子心里恨死秦桑了。

  “就三身儿细棉布的新衣裳,还有一副银针,五两银子。”秦桑见王婆子脸黑的越来越利害,心里莫名的爽。

  “这几天农忙,里正和族长正没空闲哩!”王婆子顿了顿又道,“说不定是你东西放迷糊了,今儿晚回来就找着了呢!”

  王婆子心痛啊!偷鸡不成蚀把米,方子没找着还要搭进去五两银子和两身儿衣裳。

  秦桑见着王婆子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笑了笑道,“奶说得对!那我就再等等,看今儿东西能回来不,明天再找里正和族长也不迟!”

  秦桑转身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转头道,“对了奶,我那衣裳是水蓝,浅红和淡紫色儿的!”

  秦桑说完笑盈盈的走了,看谁还敢偷我东西!

  王婆子捂着心口又痛又气,拿着鞋朝着门口扔了去,“好你个死妮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