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猎户家的懒丫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尺度

猎户家的懒丫头 墨宝有点白 2257 2019.05.31 21:26

  秦桑劝慰了赵氏一番,便拿着糖去找香兰了。“香兰,在屋里吗?”秦桑走到香兰门口出声喊到。

  “在哩!在哩!”香兰听到立马回应,边说边下炕走了出来。“桑姐姐从镇上回来啦!进来歇歇呗。”

  “好哩,”秦桑随着香兰进了屋,看见炕上的小桌子上放了两个果子。“吃果子那,等下就吃晚晌饭了。”

  “想吃哩,况且这果子也不禁放,还不如早点吃了。”香兰笑嘻嘻的说着。“桑姐姐快坐下歇歇,吃个果子吧。”

  “留着自己吃吧,姐姐来给你送东西来的。”秦桑说着便拿出手帕,里面包着四块饴糖。“姐姐上镇上买的,香兰也尝尝,甜甜嘴。”

  香兰见着饴糖,眼睛笑的都找不见了,笑嘻嘻的。“谢谢桑姐姐!”

  秦桑看着也笑了,都是小孩子心性,“姐不坐了,得回去看着柳叶儿,怕一个没留神儿,就都给吃了。这东西,一下可不能多吃,对牙可不好。”

  “那桑姐姐赶紧回去看着吧,柳叶儿那馋嘴娃指不定都给吃了呢。”香兰打趣道,不过自己也想尝尝这饴糖,当着秦桑的面多少有些不自在,总不能刚送来就给吃了。

  “那我就走了。”秦桑起身离开,“你坐着吃果子吧。”说完便出了门。

  走到秦长林门口,秦桑这次敲了敲门,“开门,是我。”吱呀,门开了。

  “姐,”秦桑刚进去,秦长林便要告状,“姐,你看柳叶儿,吃个没完,一个一个又一个,就这一会吃了好几块了。”看了眼柳叶气鼓鼓的脸,又道,“我给她收起来了,她还不愿意,非得吃。”秦长林把包着糖的油纸给打开,只见里面窝丝糖不剩几块,饴糖倒是没吃多少。也是个知道好赖的主儿。

  秦桑看了只觉无奈,真是嘴馋的很啊,想了也是,不然不会随秦桑一起帮秦长林扛材,看到那树上的果子,便不顾马蜂窝,也央着原主上树摘果子去。看了眼柳叶儿,秦桑也不说话,心下想,柳叶儿要是知道因着她姐姐死了,不知会作何反应。

  柳叶儿看秦桑不说话,心想秦桑是生气了,连忙说,“姐,我不吃了,”说完,觉得不对,“我今天一定不再吃了!”然后肯定的点了下头,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秦桑觉得凡事得有个尺度,就算是好吃,也不能一股脑儿的吃,于是决定教育一下柳叶儿,“柳叶儿觉得糖好吃吗?”

  “好吃!”柳叶儿肯定的点着头。

  “那你知道,这糖多少钱吗?”秦桑看着柳叶儿问道。

  “不知道。”柳叶儿一脸迷茫,心下想着,姐不是卖了马蜂窝有钱了么,那可是一两银子呢,快赶上爹一个月的工钱了。

  秦桑看着柳叶儿,说,“就这么几块窝丝糖,要十五文钱,饴糖要三文钱。”然后盯着柳叶儿,看她有什么反应。

  柳叶儿到觉得无所谓,就算是贵,不是刚得了钱吗?还是白得的。“哦!”

  旁边的秦长林听了,却心疼死了,“姐,有那十八文钱,可能割一斤肥肉了。”看向柳叶儿的眼神,仿佛柳叶儿吃了多少肉一般。

  秦长林的话倒是提醒了柳叶儿,“姐,你怎么不割些肉回来啊?”语气里还有些埋怨。

  秦桑听了,都有打柳叶儿一顿的想法了。“是不是还得给你捎点糕点啊?”柳叶儿这是吃糖吃的早把秦桑早先说的话忘的一干二净了。

  柳叶儿也是惯会看人脸色的,见秦桑面上没了笑容,心下想起秦桑说的怕奶发现的话,讨好的冲着秦桑笑了笑,“不用了!不用了!”

  秦桑知道柳叶儿还小,对于银钱还没甚概念,就知道有了银子能买好吃的。也不想想,现下家里是怎么一个境况,就是分了家,凡事也得有个尺度,做事也得有个计较。“不是有钱了就能随便花去,以后可咋办,不能光想着当下。”看了眼柳叶儿,“咱家没啥钱,爹的工钱都是奶拿着,娘回外婆家还得自己贴钱买东西,不能只想着自己吃。”看柳叶儿低下了头,口气缓和了下,又道,“娘绣一天绣件儿也挣不了这十八文钱,柳叶儿要一下子吃了娘辛苦一天的辛苦钱么?”

  “姐,我知道错了!”柳叶儿眼里水汪汪的,眼泪快要掉下来了。

  秦桑上前搂着柳叶儿擦了擦眼泪,“好了,好像姐欺负你了似的。”看柳叶儿止了泪,道,“糖留着以后慢慢吃。”而后想起了什么,交代两人道,“姐卖马蜂窝的事,谁也不能说,我已经和娘说过了,钱也交给娘了。”看柳叶儿眼神一暗,又道,“这窝丝糖可就柳叶儿这儿有,娘那就只有三块,香兰那娘都没让给”。看两人不解,便解释道,“窝丝糖金贵,寻常人家哪舍得买,马蜂窝卖钱的事又不能说,所以不能给,就给了香兰四块饴糖。”摸了摸柳叶儿的头,“等会该吃饭了,快去洗洗手,擦把脸。”糖,便让秦长林收到屋里了。

  秦家堂屋,饭桌上。

  王婆子分饭的时候,破天荒的给了秦桑一个馍,“桑姐儿今天上镇上辛苦了,多吃半个馍!”脸上依稀还有着笑。都说事有反常必有妖,王婆子这一下,把二房四房不知情的人给惊着了。

  秦桑和赵氏对视了一下,更肯定了。王婆子无利不起早的人,哪能因着秦桑跑了个腿儿就多给点吃的。心下有了计较,面上倒也不显,“谢谢奶!”

  香草看着秦桑的眼神里却满是戏谑,“就是,桑姐姐辛苦了,多吃点。”

  这香草往常可是不会问秦桑叫姐姐的,都是秦桑长,秦桑短的叫着,看来大房也是知情的。秦桑暗想。也不接话,看大家开吃了,便也吃了起来。

  香草看秦桑不接话,心下不免有些恼火,不过想着她就要嫁给个老男人了,就不与她计较了。喜滋滋的吃起了饭。

  待吃完了饭,都要散了,王婆子开口了,“老二家的留一下,”看其他人都停了脚步,又道,“剩下的都散了,都洗洗睡了去。”没电没娱乐,没钱没灯油,不睡还能干嘛。

  “娘,有啥事儿?”赵氏面上不显,心里想着,幸好秦桑已经同她通了气,不然一下子听到那事儿,不知内情的她,说不定就会糊里糊涂的让王婆子给劝着答应了。

  王婆子也是难得的给了好脸色,“坐下说。”秦老汉起身去院里转悠了。

  赵氏小心着坐下,看着对面王婆子身边的秦金枝一脸的娇羞模样。赵氏心里气恼王婆子极了,你闺女是你心头肉,我闺女就不是了,凭甚要舍了我闺女去成全你闺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