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猎户家的懒丫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解毒

猎户家的懒丫头 墨宝有点白 2008 2019.07.17 08:11

  快晚晌的时候,秦桑柜里多了三套衣裳,银针也回到了枕头下。

  秦桑看到东西的时候,感觉身子都轻快不少。

  当奶的给孙女买两身儿衣裳也是可的!

  “桑姐儿,萧兄弟把肉给送过来了!”秦有为在院子里喊到。

  秦桑一听,“这就来了!”

  怕是为着解毒来的!

  不过确实快腾开手了,他那毒确实也耽误不得!

  “肉我已经放井里了。”秦有为看着秦桑道。

  “好哩!”秦桑见秦有为欲言又止,便开口问道,“四叔有啥事吗?”

  “那啥,我听萧兄弟说他身子有些不爽利,”秦有为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秦桑,“四叔想着桑姐儿你不是会医术么,想让你给萧兄弟看看。”

  秦桑觉得自家四叔可真是好样的,“成啊!”

  好你个萧景辰!

  这是变着法子让我早点给你解毒啊!

  既然如此,那我就好好给你治治病!

  “你看!我就说我家桑姐儿是个热心肠的人吧!”秦有为乐呵呵道。

  “那就麻烦秦姑娘了!”萧景辰也是见农忙快过去了,这才向秦有为透的口。

  “萧大哥说哪的话!你看现在这马驹子多欢腾,都是托萧大哥的福哩!”秦桑确实挺感谢萧景辰的,小马驹这些天是一天好过一天,精神多了。

  “举手之劳而已。”萧景辰觉得既然自己能帮着养活,就帮一把。

  “桑姐儿,那你啥时候给萧兄弟看看啊?”秦有为还为萧景辰担忧着,身子不舒服是大问题。

  “过完这几日了吧!”秦桑觉得自家四叔可真是能操心,“等咱家这几日空闲下来了,我就帮着萧大哥好好调理调理。”

  秦桑回着秦有为的话,看的却是萧景辰。

  满意了!大兄弟!

  “萧大哥放心,我虽比不得我师父,但帮着萧大哥调理一下身子还是成的。”秦桑话说的谦虚,秦有为听着却自豪的很。

  自家出了个女郎中,医术高明说不得,但小病小难的都是能帮着治治的。

  过了几日,秦桑算是彻底清闲了。

  每日收了鱼,做完鱼糕鱼丸,让秦长林和香兰送去镇上,自个儿带着柳叶儿给牛,马,鸡子割些草也就没啥事了。

  闲来无事,练练针法也是好的!

  “娘,我上山看看!看能不能找些个草药给爹用!”秦桑背上背篓,怀里揣着银针上山了。

  秦桑已经同萧景辰说好了,上山的路上秦桑是边走边采,有些杏子也已经熟了,秦桑还见着一些桑葚,等到了半山腰萧景辰的屋子的时候,秦桑的背篓已经快满了。

  “萧大哥在吗?”秦桑站在院里四下打量着屋子。

  这木制的屋子,竹制的篱笆,院里还长了些野花,院子干净利落,这意境不错!

  要是放在现代,算是世外桃源的一方净土了。

  木门被推开,萧景辰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秦桑的视线里。

  秦桑看着萧景辰,发现这货长的还不赖!

  眉眼冷利,鼻峰挺拔,嘴唇薄薄上扬,轮廓线条分明。

  “秦姑娘请进!”萧景辰侧了侧身,让秦桑进屋。

  秦桑放下背篓,拿出银针,“衣裳脱了躺床上!”

  萧景辰愣了愣,他还以为秦桑会含蓄一点,毕竟男女有别。

  这妮子胆子倒是大!

  也不知道看过男人的身子没?

  萧景辰一个大男人自是不怕露膀子。

  秦桑看了眼萧景辰精瘦有力的裸背,“还有裤子,”秦桑见萧景辰迟疑了一下,又道,“留下亵裤就成。”

  萧景辰迟疑了一下后便大大方方脱了裤躺在了床上。

  呵呵!确实是个胆大的!

  秦桑拿着银针走了过去,等下完针,萧景辰俨然变成了萧刺猬。

  “拔针还有些时候,我上山看看去,一会儿回来,你不要乱动!”秦桑看着只动着眼珠,身子动弹不得的萧景辰,心里莫名高兴。

  “你别往深山里去!里面野兽可不少!”萧景辰好心出口告诫。

  “知道哩!”秦桑转身出去了。

  看在你好意相告的分上,不让你多受皮肉之苦啦!

  也不知道秦桑是不是运气太好!刚往上走了没多远,就遇到带娃出来遛弯儿的野猪母子。

  众多猪目与秦桑一双眼睛相对视,秦桑心里凉凉,感觉不妙啊!

  秦桑身上带着的防身药也对付不了这么多猪啊!

  秦桑果断放弃直接硬碰硬,一溜烟儿的爬上了旁边的一颗歪脖子树。

  刚舒了口气,秦桑就看见一众野猪围了过来,她是成了教娃道具了么!

  我已经让步了!猪啊!

  野猪的獠牙碰上歪脖子树的时候,秦桑惊天一吼:“救命啊!”

  一瓶强性泻药撒了下去,半天也没见猪有反应。

  完了!我这上天厚爱来的小命要交代了?

  不成!死也不能死到猪嘴里啊!

  “萧景辰!救命啊!”

  “萧景辰!救命啊!”

  秦桑用尽了气力大喊,半天也没见个人影。

  树下,野猪正用獠牙顶树顶的正欢,树上的秦桑随着野猪撞树的节奏晃动着。

  突然野猪不动了。

  秦桑低头一看,笑的要死。

  亲爱的爷爷,谢谢你啊!要不是你的药,你孙女这辈子要死不瞑目了。

  大小野猪齐齐拉趴下了,臭气熏天,倒是把秦桑乐坏了。

  萧景辰赶到的时候,秦桑正坐在树上笑的正欢,两个脚丫也欢乐的摇摆着。

  真是个没心没肺的丫头!

  不过运气也真是太好了吧!这群野猪平时哪会往这边来!

  “还不下来!”萧景辰见秦桑还没要下树的意思。

  秦桑听到这声音也是一愣,还真听见了。

  算我欠你一份人情!有机会指定还你!

  秦桑麻利儿的下了树,猪一个个还狂泄不止。

  “这猪你还要么?”萧景辰想着秦桑可能想趁机把猪给抓了吧。

  要么?

  秦桑看着这群猪,丝毫没有想动手的心思。

  臭啊!脏啊!

  “你能拿绳子帮着绑了么?”秦桑的意思很明确,你要是帮着绑了就要!

  “见面分一半!猪有你一半儿!”秦桑真诚的看着萧景辰,大哥我很大方的。

  萧景辰笑了笑,“可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