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猎户家的懒丫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公开

猎户家的懒丫头 墨宝有点白 2125 2019.07.10 08:33

  秦桑觉得自己深受上天厚爱,得了第二次生命不说,还弥补了曾缺失的父爱母爱。

  秦桑想着自己会医术的事应该透出来了,这样也好给四婶调养身体,往后行事也多有方便不是。

  可该怎么说呢?

  秦桑想了想编好了一套说辞,晚晌饭的时候趁着大家伙都在,便说了出来。

  “我有件事情要说。”秦桑见大家都歇了筷子开口说道。

  “啥事儿?说呗!”赵氏笑了笑说道。

  秦桑看了眼大家,道,“爹,娘,我前段日子偷偷认了师父的。”

  “啥师父?”秦家旺愣了愣问道。

  “还能啥师父?估计就是和厨子学了艺的,不然做饭咋这好吃!”秦有为想着秦桑厨艺这么好,怕是拜了师的。

  “是么?”赵氏觉着秦有为说的有道理。

  秦桑苦笑了笑,“还真不是!”

  “不可能!你做饭的手艺没人教?我咋不信哩!”秦有为听秦桑说不是,立马反驳道。

  秦桑觉得四叔咋有些二货潜质哩!“真不是!”

  “那你说说你学啥了?”秦有为有些不可置信,那么好吃的饭菜竟然是自个琢磨的。

  “我学了医!”秦桑看着秦有为说道。

  “啥?衣?你女红不是二嫂教的么?”秦有为道。

  “四叔,我说我拜师学了医术,看病救人的那种!”秦桑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秦有为道。

  秦有为愣了,除了秦长林之前就晓得外,剩下的人下巴掉了一地。

  “闺女!你说啥?”秦家旺醒过神儿后便以为秦桑是为着自己的腿去学的医。“你莫不是被人骗了吧?!”

  “爹知道你是担心爹的腿!”秦家旺这么一说,赵氏也这么以为了。

  “桑桑,你跟谁学的医术啊?啥时候开始的?娘咋不知道哩!”赵氏激动道。

  “爹还记得济生堂的周全周老郎中吧?”秦桑看着秦家旺道。

  “爹记得!就是给爹治腿的郎中!”秦家旺看秦桑的眼神,莫不是就是跟着他学的?

  “闺女就是拜他为师的!而且是有一段时间了,在爹腿伤之前。”秦桑一说,赵氏愣了。

  “咋可能?你奶之前总是让你干活,你哪来的时间?”赵氏觉得不可能有时间的。

  秦桑无奈笑笑,赵氏说的不错,按说是不可能有时间的。“我趁着打猪草的时候上山学的,”秦桑看着赵氏道,“娘忘了,我被马蜂蛰了后就是师父帮着采药给治的。”

  秦桑这么一说,赵氏想起来了,当初她说的是碰到一个采药的老郎中给她说了几种药让她采了抹抹。

  “姐还是师姐哩!”秦长林见秦桑自个儿说了,便也不再帮着遮掩。

  “啥?”赵氏看着秦长林道,“你咋知道的?”

  秦长林被赵氏看的心慌,“就上次去镇上……”话音低的让人听不清。

  “二哥二嫂,我觉得桑姐儿学医也是见好事!”秦有为见二人看着他,又道,“现如今这世道,桑姐儿多学点东西是好事,嫁了人也能让婆家高看一眼不是!”

  秦家旺和赵氏就是一时间听闺女说瞒着自己做了些事,觉着有些突然。

  不过仔细想想,闺女能学医术说明闺女是个灵透的,学成了是好事!

  “你现下学的咋样了?”秦家旺问道。

  “师父说我有灵性,一点就透!”秦桑舍下老脸夸自己,心里莫名有些虚,“看个小病啥的还是可行的。”

  “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已经能看病了?”赵氏心里振动极大。

  老天开了眼啦!

  让我闺女有这本事!

  “是!药差不多认齐了,已经会把脉了。大病不敢说能治好,治治小病还是成的!”秦桑也不敢说的太过,只能这么说。

  秦长林看着自家大姐,他要是啥都不知道,他差点就信了。

  我的亲姐啊!你是真敢说!

  也不知道是谁一个人就收拾几个地痞。

  又是谁救了快没命的墨云。

  不过秦长林可没胆子拆他姐的台。

  “往后婶要是有个头疼脑热的,可要指着桑姐儿给治治了!”李氏笑着说道。

  “成!”秦桑爽快道,“四婶,要不我现在就给你把把脉?”

  李氏不解的看着秦桑,“婶现下身子爽利的很!不用哩。”

  “我听四叔说四婶身子骨不是特别扎实,我给四婶把把脉,给四婶调理调理身子骨,让四婶往后能上山打虎去!”秦桑特意说的夸张滑稽,好卸下李氏的猜忌。

  秦桑累啊!给人看个病,调理个身体,送个孩子,还不能让人知道。

  心累!

  “你这妮子!”李氏笑得合不拢嘴,“好,把脉吧!”李氏把胳膊伸出去。

  秦桑手搭了下,和之前一样,脸上不显。

  “四婶身子骨没啥大问题,就是有些个阳虚,吃点药补补就成。”秦桑笑笑道。

  哪里是阳虚,就是身子亏空的紧!

  “姐,啥是阳虚?”柳叶儿瞪着迷茫的眼睛问道。

  求知欲还挺强!

  秦桑看着李氏道,“四婶是不是一年四季经常手脚冰凉,身子偶尔会没啥子力气?”

  李氏一听,眼睛一亮,“是呀!”

  看样子桑姐儿是真的学成了的。

  要是真能把我的身子给调养好就好了,到时候能再给有为添个小子!

  “姐,到底啥意思啊?”柳叶儿听秦桑问来问去就是没答她问的话,有些急了。

  秦桑撇了一眼柳叶儿,继续道,“阴为寒,阳为暖,阴阳调和身子才正常。身子要是少了阳气,就会正夏也感觉冷,要是少了阴气就会冬日也觉着热。”

  “原来是这样!”秦有为看了眼自家媳妇,可不是就是这样么。“桑姐儿,明儿你去镇上的时候,就给你四婶开些子药回来调理调理。”

  “成!爹的药也快完了,明儿一并给抓了去!”秦桑舒了口气,做个好事真难!

  未来的侄子侄女啊!你姑姑我为了你们可是操碎了心!

  “桑姐儿,往后要是有人问起,你就说是爹腿伤了后才学的医。”秦家旺看着秦桑一脸严肃道。

  秦桑本来想问为啥,可仔细一想,也就明白了。

  怕是为了她着想,省的前院的人寻事。

  毕竟腿是在济生堂治的,要是让王婆子知道秦桑之前就拜了周全为师,指不定要出啥幺蛾子了。

  “知道哩!”秦桑笑笑,“我是为着爹的腿才学的医!”

  秦桑和秦家旺相视一笑,“对!桑桑就是为着爹的腿才学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