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猎户家的懒丫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人心

猎户家的懒丫头 墨宝有点白 2375 2019.06.27 09:56

  地痞头子已经泪流满面了,手痒至极,大便失禁,他受不了啊!

  三个小喽喽看着眼前的情况,无比庆幸刚刚没上前动手,不然就惨了。

  “我去衙门自首!我去衙门!”第一次觉得衙门也挺好的,挨板子也比现在强。

  “我们也去!”三个小喽喽也齐齐喊道。

  “去吧!解药就在衙门口!”秦桑见地痞们脸上一喜,沉声道,“要是让我知道你们没进衙门,那你们只会更惨!”

  “不敢!不敢!肯定进去!”刚刚脑子里确实闪过不进去的念头,听了秦桑的话,小火苗瞬间被浇灭。

  “那还不去!”秦桑话音刚落,四人就没了影。

  “唐灿,快帮我看看,我衣服上没屎吧?”秦长林拉着背后的衣服使劲往后看。

  千万不要有啊!

  我的衣服!

  唐灿围着秦长林转了一圈,道,“屎倒是没有,不过肩膀上有血。”

  唐灿拍着自己的肩膀比划了一下,“就这儿!”

  秦长林一看,可不是,“我的衣服!”

  这可怎么是好?

  回家娘见了还不骂死!

  “我们买新衣服去!”秦桑笑盈盈道,仿佛刚刚收拾地痞的不是她。

  “不用了,姐。”秦长林脑袋有点垂,语气有些丧。

  “刚刚赢了那多银子,怎么能不花?”秦桑说完便见秦长林眼睛一亮。

  “是啊!我们赢了不少银子呢!”秦长林把这茬事给忘了,光惦记自己衣服来了。

  “姐姐,给!”唐灿听秦桑一说,赶紧去掏衣服里那烫人心魂的银子。

  秦桑见唐灿要掏钱,便阻止道,“那银子你留下吧!你和墨云有点银子傍身也是好的!”

  唐灿掏银子的手一顿,眼睛热热的,心里暖烘烘的。“姐姐!”

  秦桑摸摸唐灿的头道,“等会我们一人买一身儿新衣去!”

  “好!要是不换,回家保管被娘说死!”秦长林放下一口气。

  “林哥儿,姐给唐灿他们银子你不介意吧?”秦桑怕秦长林心里不舒服。

  “不介意啊!本来这钱就是白得的,有甚好在意的!”秦长林把心里想的一股脑说了出来。

  姐运气可是真好!

  十文钱变成了这么些!

  “姐,钱给你。”秦长林说着便从衣服里往外拿银子。

  在赌场的时候,秦桑塞给他他看都没看赶紧藏起来,现在几下掏了出来,还真不少!

  秦长林低着头,数了数,“姐,二十八两多!”

  比爹一年的钱都多!

  怪不得那么多人挤在里边!

  “加上我手里的钱,”唐灿一算,惊呼道,“天哪!姐姐,你赢了那么多!”

  怎么会呢?

  明明是输输赢赢,到最后怎么会有这么多呢?

  “好了,我们先去吃饭,吃过饭我们再买衣服去,吃饭的时候我们再说吧。”秦桑现在饿死了。

  “好嘞!我要吃好吃的!”秦长林说着,便把兜在衣服里面的银钱全部递给了秦桑。

  秦桑接过,收了起来,“我们好好吃一顿去!”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

  “走喽!”秦长林高兴道。

  幸好有唐灿在,不然秦桑只捡没人的地方走,姐弟俩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摸出来呢!

  “我们就在这家吃点吧!”秦桑实在走不动了,也饿坏了。

  “好!”两个小的自是没有意见的。

  三人进了一家小饭馆,正是饭晌,人也不少。

  “三位这边坐!”小二热情的引了位,上班了壶热水。

  “三位吃点什么?”小二看了看三人,最后看向秦桑问道。

  “你们这儿有没有什么烧鸡,酱牛肉之类的熟食先上点,再来几个招牌菜荤素搭配开就成!”

  “好嘞!客官稍等片刻这就来了!”小二口里喊着菜名,往后走去。

  “姐,先喝口水。”秦长林给秦桑倒了杯水,后给唐灿和自己倒满了。

  唐灿见秦桑喝了口水缓了缓,好奇问道,“姐姐,你怎么赢的钱啊?”

  秦长林也是一脸的好奇,“姐,你说说呗!”

  秦桑见两个小的好奇的紧,便开口道,“姐姐可以讲讲,但记得,那地方往后少进,那可不是什么好去处!”

  “知道哩!”秦长林可不想去那地方担惊受怕的,赚钱还是得靠自己实在。

  “嗯!”唐灿点头。

  可要是有窍门,偶尔还是能去弄点银子花吧!

  往后可不想再乞讨了!

  “你们知不知道为什么进赌坊赌钱的人十赌九输?”秦桑看着两人认真问道,她可不想因着此次赌博把两个孩子引上歧途。

  见两人摇头便接着道,“因为赌坊里猫腻很多,有人靠着赌坊赚钱呢!”

  “赌坊里能有什么猫腻?还不是看人运气么?”秦长林道。

  “那摇骰子的荷官可不一般,能不能赢都要看他的。”见两人不解,便又道,“那骰子在那荷官手里听话的很,他想要摇出来什么便是什么,他想让谁赢谁便能赢!”

  荷官有没有这本事她不清楚,不管是骰子里注了水银,还是用怎样的手段,可结果是一样的。

  骰子听他的!

  “姐你是怎么赢的?”秦长林听了秦桑说的更迷糊了。

  唐灿却沉思道,“所以姐姐能赢是在猜他想让谁赢?!”语气不太确定,看向秦桑想要答案。

  “唐灿真聪明!”秦桑就知道唐灿是个聪明的,一点就破。

  “所以还是有运气的成分在的,因为姐姐也不清楚他会开什么?”唐灿又问道。

  “是啊!有一定的把握是真,但还是得有运气!所以,那地方往后不能去!”秦桑看着唐灿道。

  “知道了!”唐灿点头应道。

  秦长林还在一旁愣神儿,“姐,你能好好说说么?我怎么听不懂。”

  是我太笨了么?

  “赌坊里下注的只有三种,大,小,豹子,荷官看每个人下注情况,在开的时候会动手脚。如果买大买小的都多,买豹子的少或者没有,十有八九开出来的就是豹子了。假如买大的很多,买小的很少,就算豹子没人买,他却可能开的是小。”见秦长林不解,便解释道,“他总不能把把都让人输,这样一来怎么还会有人再来赌钱,有人赢了一次两次了,他才会觉得自己往后还会赢。”

  “那要是三种都有人买呢?”秦长林问道。

  “那肯定是哪种买的少开哪种呀!”唐灿答道。

  秦桑赞赏道,“不错!唐灿说的很对!总而言之,不管开哪个,赌坊都不会赔的,他是拿赌多的赔给赌少的,最后他还是赚的,不过就是少了点而已。”

  秦桑认真的看着两人,道,“所以不要有侥幸心理,那不是赚钱的地方!我这次也算是运气好的!”

  其实秦桑在赌场看了会儿以后,大致摸清了荷官的套路,这才下的注,不过第一次确实运气不错!不然就没了下次下注的机会。

  偶尔猜错了是有,可更多的是秦桑故意输的,输的时候下注少,赢的时候下注多,这样一来,便赢了不少!

  不过秦桑也不敢都拿在手里,省的让赌坊的人注意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客官,菜来了!”小二把菜摆上了桌,“您慢用!”

  “大家吃吧!”秦桑是饿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