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猎户家的懒丫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犒劳

猎户家的懒丫头 墨宝有点白 2243 2019.07.08 08:16

  因着牛车地方有限,也没甚物件好遮掩,秦桑在试做的时候特意交代做小了些,好给如意坊送去。

  本来说好的是出让图纸,没必要把实物拉去,秦桑担心东西放在家里生枝节,还是一并送去的好。

  第二天,秦桑早早买了鸡蛋做了鱼糕鱼丸,让秦有为套了牛车,用麻绳把躺椅摇椅固定好,铺满了厚厚的稻草遮掩,晃晃悠悠去了镇上。

  “桑姐儿,你说咱的吃食那酒楼卖的咋样?”秦有为想着要是买的不好可咋办。

  “想来应该不错!”秦桑想着不会太差,至于往后每天用多少,还得看回味居本身生意的好坏了。

  说着话,便来到了回味居门口。

  “掌柜的!秦姑娘来了!”站在门口的伙计一见秦桑来了便伸头往里喊。

  秦桑刚跳下牛车,掌柜陈良便走了出来。

  “秦兄弟,秦姑娘,你们可算来了!”陈良是真不知道秦桑住哪,不然昨个儿早派人找去了。

  “四叔,要不你先往外等着?”秦桑说着眼直往车上瞅。

  “我搁外边等着,你去吧!”秦有为心有领会道。

  陈掌柜边往里领秦桑边道,“秦姑娘可是带了六斤?”

  秦桑点头道,“是啊!”秦桑看陈良的反应,想来鱼糕鱼丸确实卖的不错。

  “秦姑娘啊!少了,太少了!”陈良昨天十斤的鱼糕鱼丸晌午饭就卖了个低儿掉。

  秦桑倒是镇定自若,笑笑道,“物以稀为贵,多了也不是好事。”

  秦桑这么一说,陈良倒是怔了怔。不过仔细一想,也是这个理。

  “秦姑娘说的是!”陈良又高看了秦桑几分,能不被一时之利蒙蔽,是个心思灵透的。

  “那秦姑娘觉得往后每天送多少合适?”陈良想听听看秦桑的意见。

  “我觉得一样五斤就可,刚开始就是吃个新鲜,越多反而不好,只有吃食限量了,人才越稀罕。”秦桑觉得不论何事都是这个理,物以稀为贵。

  “秦姑娘说的是!”陈良看了眼秦桑,是个有远见的。“那就按秦姑娘说的,往后每天送十斤就成。”

  “好哩!”秦桑卸了背篓,取出了鱼糕鱼丸,随陈掌柜出去结算了。

  “四百二十文,姑娘收好!”陈良递了钱,送秦桑出了门。

  “四叔!我们去如意坊喽!”秦桑有些迫不及待,毕竟银钱到手了才稳妥。

  “好嘞!”秦有为更是激动不已,五十两啊!他可从没见过那些个银钱。

  “四叔,等到了如意坊,你往外面看着东西,等我卖了图纸收了银钱,东西再给他去。”秦桑想了想,又道,“只要我不出门,你就不要让人看了去。”

  “知道哩!你放心卖图纸去!”秦有为觉得自愧不如啊,他可没自家侄女想的细密,和该自家侄女能赚钱来的。

  到了如意坊,秦桑带着图纸进了去。

  “吴掌柜的在么?”秦桑见屋里只有一个伙计。

  伙计见了是秦桑,道,“姑娘稍等,我这就去喊掌柜的。”

  没多会,吴掌柜的便出来了。

  “秦姑娘来的挺早!”吴掌柜引秦桑去了后厅。

  “主要还得给饭馆送些子吃食,所以每天都得早些来。”秦桑说道。

  “给哪个饭馆送?”吴掌柜的也就是顺口一提。

  “回味居。”秦桑淡淡道。

  吴志远一听,难不成昨个吃的鱼丸子是她送的?

  “秦姑娘送的是啥吃食?昨儿在回味居尝到了种新鲜吃食,想再吃点,伙计的却说没了。”吴志远边说着话边瞧着秦桑的反应。

  秦桑面不改色,平平淡淡的道,“也就送点家里捉的鱼。”

  鱼糕鱼丸是家里捉的鱼做的,这么说也算是没说谎。

  “秦姑娘把图纸带来了吧?”吴志远想了想,那稀罕的吃食不该是这村姑能做出来的。

  秦桑笑了笑,“当然!”说着便伸手把图纸拿了出来放在桌上。

  “那就成。”吴志远看了眼秦桑扣在桌上的几页图纸,又道,“秦姑娘想要银票还是现银。”

  “那就麻烦吴掌柜拿上四个十两的两个五两的现银可好?”秦桑想着这样回去好和四叔分钱。

  吴志远笑了笑,“成!姑娘稍等。”

  吴志远起身出去了,秦桑没等多会儿就见他手里拿着一个布袋进来了。

  说是布袋,其实就是简易的钱袋子。

  吴志远坐下后,把布袋推给了秦桑。“秦姑娘看一下,五十两都在里边了。”

  秦桑把布袋打开看了眼,默默的点了下,正好。

  “吴掌柜看一下,要是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指出来。”秦桑将图纸推了过去。

  吴志远将图纸打开,越看眼睛越亮,笑呵呵道,“这图纸画的很好,很详尽。”

  “那就好!牛车上还有我们做出来的实物,因着没啥遮挡的,所以特意给做了小的带了过来,家里的大的已经当材火给烧了去。”秦桑说这话的意思是告诉他如果往后有啥枝节和她无关。

  “吴掌柜的找两个伙计给卸下来吧。”秦桑说着便起身来。

  “成!”吴志远起身和秦桑一起走了出来。

  秦有为见秦桑出来了,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

  秦桑看着秦有为笑了笑,“四叔,帮着吴掌柜把东西卸下来吧。”

  “得来!”秦有为帮着伙计一块儿把躺椅摇椅卸了。

  “吴掌柜,那您忙着!我们就先走了。”秦桑又得了银子高兴啊。

  得买点东西犒劳一下自己!

  买什么好呢?

  “给的银子还是银票?”秦有为问道。

  “银子,这可有一半是四叔的。”秦桑要不是看这是在大街上,当下就给秦有为两人把银子给分了。

  秦有为倒是没这意思,他是怕万一露了财招贼惦记。

  “我们现下去买肥猪肉么?”秦有为想着买买猪肉家去吧。

  “等会儿买也成。”秦桑看着秦有为贼兮兮道,“四叔,你不给四婶香兰买点啥捎回去么?我们得了这些个钱。”

  秦有为被秦桑说的老脸一红,“买啥买,你要是想买啥就直说!”

  这小妮子!

  不过她说的也不错,要不要给媳妇买点啥?

  买啥呢?

  秦桑就是想着犒劳一下自己,至于买啥,也没想好。

  秦桑摸摸耳朵,耳朵上没耳洞,不用买耳饰;摸摸小脸,嫩乎乎的,往后要用啥也是自己弄就成,大街上铺子里卖的胭脂膏脂她也瞧不上眼;摸了摸鸦黑的头发,买根发带木簪好了,也取个好兆头,预示新生活从头开始。

  秦桑笑笑道,“四叔,我们去集市逛逛去,我想买根木簪!”

  “知道咧!”秦有为睥睨秦桑一眼,就知道你这鬼机灵的丫头有啥打算。

  不过也好,给媳妇买根银簪,给闺女买朵珠花。

  “坐好了,走喽!”秦有为甩鞭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