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猎户家的懒丫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农忙

猎户家的懒丫头 墨宝有点白 2400 2019.07.15 07:30

  风吹了几日,麦子便一天黄过一天。

  村里有牛的没牛的都商量着准备收割了。

  秦家堂屋,一家子正为着四亩地商量着。

  “老四,叫你过来是为着明儿收麦的事儿。”秦老汉手里拨弄着烟杆儿说道。

  “知道哩!”秦有为知道是为着收麦的事,虽然这四亩地收了麦就和他没关系了。

  “这四亩地虽然归老大和老三了,播种的时候你可得帮着出把子力!”秦老汉怕老大一家侍弄四亩地对付不来。

  秦有为知道秦老汉的心思,想着两个侄子半大不小的,便也同意了。

  “成!到时候我帮把子。”秦有为觉得都是自家人,能帮点是点吧。

  “这才像话!不像老二家那几口子胳膊肘往外拐,娘家收麦让儿子赶牛车颠儿颠儿去帮忙!往年没牛也不见他老赵家麦子烂地里头!”王婆子想想就觉得生气,自个儿娘家人过来牵牛来被落了面子,她赵氏可算是在娘家人面前长了脸了。

  “还有那桑丫头!更是挡着自家人的财路,存心让她小姑不好过活!”老二腿一坏算是废了,那一家子看着就让人堵心。

  “娘!你这话说的可有些过了!”秦有为真的是没耳朵听了,没占到便宜就是别人的过错了?

  哪门子的道理?

  “没啥事我就先出去了。”秦有为说完便走了出去。

  “一个个都翻了天了!”王婆子气的直拍桌子。

  “娘你消消气!”秦金枝给王婆子倒了杯水,递给了王婆子道,“赶明儿我成了婚,我带娘到镇上住去!见天儿的吃好的!”

  “还没成亲呢!说什么呢?”秦老汉看着老闺女斥道。

  “早晚的事!说说怎么了,还是我闺女待我老婆子亲!”秦金枝的话算是说到王婆子的心坎里去了,她见天的想住到镇上去哩!

  镇上多好!想吃啥有啥!

  女婿还是个开饭馆的,真要是去了,那可有福享哩!

  “娘,我听进哥说上次得来的吃食方子不对!想来是柳叶儿知道的不全乎,做出来的东西和桑丫头做的不一样哩!”秦金枝羞答答的说着。

  “趁着明个儿没人在家,我们去后院好好翻翻看!”王婆子可不能让秦桑坏了她去镇上享福的事。

  秦金枝眼睛一亮,含笑不语。

  待到第二天一大早,村里的人都早早起来吃了吃饭,全家老小能出动的都出动了。

  大家伙儿带上镰刀,推着车,便往地里去了。

  秦桑昨个儿送鱼糕鱼丸的时候便同陈良掌柜的说过了,今儿个不送了,家里农忙腾不开手。

  秦有为赶着牛车,车上除了秦家旺,王婆子,秦金枝,大家伙儿都在。

  “二叔的腿伤的真不是时候!”秦金宝语气凉凉的说道。

  “怎么才叫时候?是不是下地收了麦腿再伤就是时候了!”秦桑看着秦金宝,怎么小小年纪性子如此凉薄。

  “我不是这意思!”秦金宝粗声粗气道。

  “那你啥意思?”秦桑对大房的一家子测底无语了。

  “我哥啥意思都没有!你自个儿想多了!”香草觉得自家大哥也是个蠢的,心里就算有啥想法也不能明着说,还当着秦桑这刁钻丫头的面。

  秦桑瞪了香草一眼,对于这干人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等秦桑一行人到了地里的时候,地里已经有人开始收割了。

  男女老少弯着腰,手里的镰刀是一刻不停歇的忙着。

  风轻轻的飘过麦田,带起一股股的麦浪,金黄金黄的麦子发出沙沙的声响。

  一眼望不到头的金黄麦海里,人们一头扎在了里面,带着收获的喜悦,奋勇向前。

  “一个个的都别光看着了,动手啊!”秦老汉吆喝了一声,大家都拿着镰刀下了地。

  秦桑弯着腰一茬又一茬的割着麦,心里是无比想念现代机械。

  心里无比庆幸老秦家人多地少,要不然得收割到啥时候哩!

  随着太阳越来越大,地里忙着收割的人汗水就没停过。

  “要不你和柳叶儿歇会儿吧?”赵氏见着两个闺女累的不成样子,心疼道。

  “不用了!”秦桑见大家都忙着,也不好意思坐着歇口气。

  “歇啥歇!没见着都忙着收麦哩!”孙氏才来气哩,往年没分家她只管往家里做做饭就成,今年还得下地干活,气死个人哩!

  赵氏听了也没搭理她,“不成就歇歇再干,等会儿你和香兰回做饭去吧。”

  “知道哩!累了就歇哩!”秦桑是累死了,她可真没受过这罪。

  弯下腰麦子正好挡了风,干热的很!

  秦桑站起身来,享受着迎面而来的阵阵凉意,看了眼地里的麦子,估计下晌就能收完。

  “歇会儿吧!”秦老汉喊了一嗓子,大家便都往地头去了。

  “热死了!”秦有为倒了碗水咕咚咕咚下了肚。

  “桑姐儿,回做饭去吧!”秦有为擦了擦汗,对秦桑道。

  “到饭晌了,老大家的,你也回吧!”秦老汉抬头看了看日头,对孙氏说道。

  “知道哩!”秦桑起身拍了拍土,便往回走。

  她不可不想和孙氏一道走!

  秦桑回家洗了洗手,便做上了饭。

  一个灶台煮绿豆水,绿豆出门前她就给泡上了。一个灶台蒸包子,薄皮大馅的肉包子,用的白面。

  绿豆水好了后,秦桑给秦家旺舀出来了一大碗,剩下的她放井里凉镇着去了。

  等包子好了,秦桑捡了几个放馍筐里并着绿豆水给秦家旺端了去,便急急的往地里去了。

  “可算来了!”秦有为接过秦桑的背篓,揭开上面蒙着的布。

  “好香啊!”秦有为把里面盛着包子的馍筐给拿了出来。

  秦桑给大家伙一一倒了碗绿豆水,大家拿起包子就着绿豆水便吃了起来。

  秦老汉和大房的几个人一旁看着,不禁咽起了口水。

  “怎么才来!”秦富贵见孙氏拿着吃食过了来,不禁高声道。

  孙氏也不敢回嘴,便往外拿东西。

  和往常没啥区别,菜团子馍馍,稀粥寡水。

  “怎么吃这?!”平时也就算了,农忙正下力气不说,和二房吃的一比,简直没法看。

  秦富贵看着这吃食嫌恶起来,分家后虽说多了进项,可吃食上也没怎么变。倒是二房四房合在一起吃饭后,见天的变着花样大吃大喝。

  “娘让做的饭。”孙氏见那边正吃着白面肉包子,看着馍筐里的菜团子,也有些咽不下去了。

  “我也想吃肉包子!”秦金宝一边擦了擦口水一边道。

  “吃啥吃!不想吃饭就别吃了!”秦富贵心里怄的很。

  赵氏和李氏对视了一眼,“桑姐儿,给你爷拿两包子去!”

  “知道哩!”秦桑放下手里的碗,拿上两个包子,往大房在的树下走了几步。

  “爷,你尝尝我的手艺,看咋样?”秦桑想不明白王婆子守着那银钱干嘛,有了收项也不说改善改善伙食,迟早大房这伙人得翻天。

  秦老汉接了包子,咬了一口溢了满嘴油,薄皮大馅肉香十足,“好吃!”

  秦老汉看了眼绿豆水,“把喝的给我舀碗!”

  “好哩!”香兰闻言盛了碗端了过去。

  秦老汉喝了一口,凉丝丝的水透着股甜意。“畅快!”

  大房的几个人看的是眼黑心酸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