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猎户家的懒丫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运气

猎户家的懒丫头 墨宝有点白 2055 2019.06.19 04:32

  笋挖不少以后,秦桑开始试着抓野鸡了。

  野鸡不比家鸡,能飞,有时还落到那竹枝上,抓鸡不容易。

  尤其现下的时节野鸡有食物吃,不比冬天,无草无粮,用点谷子就能引诱到。

  不过秦桑观察了半天,找了一处有鸡屎的地方,有鸡屎就说明经常在这儿活动,希望可以成功。

  秦桑把竹筛扣着放,下边用一根木棍支撑着,木棍上系着绳子,把谷子放到竹筛子下边,拿竹叶把绳子遮挡一下,然后拿着绳子的另一端在一旁躲着,静静的守株待鸡。

  香兰和柳叶儿看着秦桑一系列动作,都看呆了。

  “姐,我来拿绳子吧?”柳叶儿想试试。

  野鸡,野鸡,快快来!柳叶儿心里默念。

  秦桑把绳子递给了柳叶儿,示意大家安静。

  好大一会儿都没一点动静,只听见风吹竹叶发出的沙沙声。

  柳叶儿忍不住了,小声道,“姐,估计是不成了。我们砍几根竹子回吧!”

  “噓!”秦桑示意柳叶儿别出声,她已经看见一只野鸡飞了过来。

  香兰也瞧见了,双手紧紧抓住柳叶儿,然后用手指给她看。

  柳叶儿一见,激动坏了,要是能说能动的话,她早就跳出来大叫了。现在她只能紧紧抓住绳子,心里默念,快去筛子里吃东西,快去!

  去了,她好拉绳子抓鸡呀!

  站在不远处的萧景辰,远远瞧着三个人猫在几株低矮竹子后,等着用竹筛抓野鸡,嘴角微微勾起,你以为野鸡是傻的?

  秦桑丝毫没注意到周围有其他人,除了她们三个,她只看的到一步一步接近竹筛的野鸡了。

  过去!过去!秦桑想用意志力把鸡拽过去!

  野鸡似乎察觉了不同,往竹筛那走了几步便停了,四下看了看,便又抬步往前走。

  一步,一步,走到了竹筛旁。

  秦桑一行人激动坏了,只差几步就进去了。

  萧景辰见状嘴角上扬的厉害,就算进去了又怎么样,几下就挣脱飞跑了。

  真是蠢的厉害!

  鸡头伸进去啄食了,小半个身子进去了,大半个身子进去了。

  就是现在!

  秦桑准备拉绳子,萧景辰手里的石子准备离手。

  最后,秦桑拉绳的瞬间鸡已经被石子打伤,秦桑顺利抓到鸡。

  看着野鸡在竹筛下挣扎,秦桑连忙跑过去按住竹筛。

  “姐!我们抓住野鸡了!”柳叶儿高兴啊,跑到竹筛边蹲下。“怎么拿出来啊?”

  会不会啄手?

  想着连忙把手藏了起来。

  “桑姐姐,怎么抓出来啊?”香兰觉得这确实是个问题。

  一个弄不好鸡再跑了可怎么办。

  秦桑也不敢贸贸然伸手去抓,真被啄伤了可怎么好。只能先坐在竹筛上压着,以防野鸡逃跑。

  萧景辰看了眼底笑意更浓,抬步上前,“秦姑娘,可否需要帮忙?”

  真是个笨蛋!都送到跟前了还不敢动手!

  秦桑闻言一愣,抬头便瞧见萧景辰立在自己身前。

  与以往不同,今个儿的男人脸上透着丝丝笑意,仿佛阳光撒到了冰川上,冷里透着暖意。

  “那什么……”秦桑还没开口,柳叶儿开口说到,“大哥哥,能不能帮我们把野鸡从竹筛下面抓出来?”

  “可以。”萧景辰示意秦桑起身,然后掀竹筛抓鸡。

  动作行云流水,仿佛下面的野鸡死的似的。

  还好心的用绳子把野鸡的腿给捆住绑好。

  秦桑面色微红,尴尬呀!

  “大哥哥,你是哪个村的?”柳叶儿连忙接过野鸡,打量着萧景辰。

  “秦家村。”可谓是惜字如金。

  香兰瞧了半天,恍然大悟般,“你是住在山上的猎户吧!”见秦桑怔了怔,又道,“你是杏花她表哥对吧,我听杏花说起过。”

  杏花说她有个表哥住在山上,是个猎户,每天都能打到猎物,然后她家每天都有肉吃。

  香兰当时听了每天都能吃肉别提多羡慕了!恨不得自己也有个当猎户的表哥!

  萧景辰闻言点了点头,道,“是。”

  杏花是他大舅家闺女,想起那一家子来,萧景辰眉头不由一皱。

  “你怎么认识我姐的?”柳叶儿没见过萧景辰,她觉得秦桑更不会见过。

  “小孩子家家打听那么多干嘛,”说完柳叶儿,秦桑扭头对萧景辰道,“谢谢了!”

  秦桑找不到合适的称呼称呼萧景辰,叫他萧大哥吧,有点自来熟了,直呼其名叫他萧景辰更不合适,总不能叫他萧猎户吧?!所以,秦桑就只能说谢谢了。

  “举手之劳。”萧景辰其实是想问问秦桑,什么时候能给他解毒?

  师父来信说师妹要定亲了。

  他等不及了!毒一日不解,他就没办法,也没立场向师妹表白。

  他要赶在师妹成亲前把毒给解了!这样还有机会争取一下。

  “听说你们分家了,不知何时有空?”萧景辰恨不得秦桑立马开始帮他解毒。

  秦桑听他提解毒的事,怕他继续往下说,道,“你应该听说了,我爹腿伤了,怎么也得等我爹他腿好了。”

  你要是再说下去,永远没空!

  秦家旺腿伤的事,萧景辰是知道。他怕师妹等不了就嫁人了啊!虽然他知道,就算是他说了也不一定能阻止,可他要试试。

  “在下莽撞了!实在是有事,不然也不会这般叨扰姑娘。”只有秦桑早点开始医治,他成功的机会才更大!

  “现下真的腾不开手,刚刚分家,家里事儿多,要不等麦子收了?”秦桑觉得自己真是个好说话的,他求自己帮着解毒,她还与他商量。

  不等萧景辰答话,秦桑又道,“最早只能等地里小麦收了再说!”

  你要是敢说不行,你就找别人解毒去吧!

  “好!”萧景辰拱了拱手,道,“在下告辞!”转眼人就没了。

  “姐,你们说的什么呀?你什么时候认识了猎户?我怎么不知道!”柳叶儿连连发问,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对秦桑谄媚的笑了笑,“姐,我不会有个当猎户的姐夫吧?”

  如果是真的,那往后不是就有肉吃了!

  野鸡,兔子,野猪,听说还有猎着熊啊狼什么的。

  “瞎想什么呢!”秦桑拍了柳叶儿脑袋一下,“砍了竹子家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