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猎户家的懒丫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利息

猎户家的懒丫头 墨宝有点白 2124 2019.06.26 09:01

  对于赌博这件事,秦桑要说有经验,那是不可能的!

  可怎么就能肯定自己能赌赢呢?

  那是因为秦桑懂得窥探人心呐!

  堵大小是手段,可再是高明的手段还不是由人来掌控。

  多年的学习教育,教会了秦桑透过现象看本质!

  想法是否正确,那就要通过实践来验证。

  秦桑领着两人直奔胖子那桌,赌桌旁围了一圈人。

  “大,大,开大!”

  “小,小,小!”

  “开啦!”荷官手拿起扣着骰子的碗,看了眼碟子里的骰子,嘴角微微勾起,语气里露着自豪道,“豹子!通杀!”

  碟子里三粒骰子六点曹上躺着,桌子边的赌徒哀鸿遍野一片。转眼间桌上的银钱都到了荷官那里。

  秦桑站在一边瞧着,不懂规则的她,怎么好下注呢?

  秦桑手拍了拍站在前边的一个长相还算和蔼的大叔,“大叔,这是怎么赌的?”

  捏着嗓子说话的秦桑,感觉还不错!

  大叔转过头,看了眼秦桑一眼,“半大的娃子,就知道赌钱啦!”说完笑了笑。

  “你还不是那般大小就来赌钱的!”旁边的赌徒打趣道。

  “呵呵!说的也是!”转头向秦桑说起这赌坊规矩来。

  “这赌钱下注,一次最少得下十文钱,多了不限。三粒骰子正面朝上的点数决定大小,四到十称作小,十一到十七称作大,三个骰子点数相同称作豹子。”男人正说着,那边荷官喊道,“买定离手!买定离手了!”

  “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男人说完赶紧下注去了。

  “哥,娘就给了二十文,我们真的要赌么?”秦桑路上交代过了,进了赌坊必须叫哥哥,虽然秦长林叫的别扭,可还是乖乖叫了。

  给了二十文不错,可坐牛车已经花了四文钱了,现下只剩十六文,也就够赌一次的。

  “赌一次!哥要是输了,我们立马就走!”秦桑说的肯定。

  怎么可能会输,一定会赢的!

  “好!”两个人巴不得秦桑立马输了。

  十文钱是小,性命是大啊!

  秦桑看了一会儿,等到又开了盘,秦桑下注了,结果赢了,手里多了十文。

  秦桑输输赢赢,手里已经握着十来两银子了,还不包括偷偷塞给唐灿和秦长林的钱。

  “你这小子,第一次来手气不错啊!”刚刚给秦桑解说规则的男人见秦桑手里握着不少钱,羡慕道。

  男子嗓门大,听的地痞头子直上火,他已经输光了,还借了不少。

  “嘈嘈什么嘈嘈,奶奶的,把老子的运气都嘈嘈没了!”说着推开旁边的人,“滚开!老子不玩了!”

  路过秦桑身边的时候看了眼秦桑手里的银子,狠狠瞪了秦桑一眼。

  成功拉仇恨了!秦桑心里笑笑,就等着地痞流氓自己找上门来了。

  “好了,我们也走了!”秦桑带着两人离开了。

  索性秦桑赢的也不算多,不然这赌坊可不是好出来的。

  其实秦桑赢了不少,只不过明面上就赢了十来两,她偷偷塞给两人不少银钱哩。

  出了赌坊,秦长林和唐灿两人都松了口气。

  “可算是出来了!”秦长林长长的舒了口气,没出事就好。

  “哥,那东西给你吧?”唐灿怀里揣着秦桑塞给他的十两银子惴惴不安。

  “等会吧!这人太多太杂!”刚出赌坊没多远,秦桑不想多事。

  “姐,”秦长林拉了下秦桑的袖子,低低道,“那几个地痞跟着我们呢!”

  该来的还是来了,这可咋整?

  “没事,我们走我们的,别管他们!”秦桑捡着偏僻的地方走。

  “姐,你往哪走呢?”秦长林急的要命。

  这可怎么办才好,自己受伤了也不算什么,姐姐可咋办?

  “没事的!”秦桑摸摸秦长林的头,接着拐进了一个胡同。

  “站住!”痞子们见机追了上来。

  “把银子交出来!”领头的说着便上前几步。

  “我要是不交呢?”秦桑脸上挂着笑道。

  “你要是不交,那我只能自己拿了!”手一挥,“给我上!”

  身后的三个小喽喽作势便要上前来。

  “等一下,我交。”秦桑说着伸手去拿银子。

  “拿过来吧!”头子一把抢了过去。

  抢完钱转身便要走,“兄弟们,喝酒去!”

  “我的银子可没那么好拿的!”秦桑语气冷冷道。

  “你找打是不是?兄弟们给我上,好好伺候伺候这个没眼色的东西!”话刚说完,感觉手有点痒。

  “我的手!”挠啊挠,怎么挠都不觉得解痒。

  三个小喽喽刚到秦桑身边,也觉得手痒的要命,开始拼命的挠。

  没一会儿,四个人手都见血了,也没人感觉到痛似的,还是一阵狂挠。

  “姐姐,怎么回事?”唐灿看着眼前的一幕都呆了。

  怎么会这样?!

  “姐,他们这样不是你弄的吧?”秦长林想起秦桑会医术的事儿来。

  四人一听,大怒,“你这娘们!我要你好看!”地痞头子边挠手边招呼人去抓秦桑。“兄弟们,把她抓起来!”

  “手不想要了吧!”秦桑看了眼三人血肉模糊的手。

  三个小喽喽听完直接跪下求秦桑,“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吧!”说着还不停挠手。

  地痞头子也坚持不住了,跪着趴向秦桑,“姑奶奶,我错了!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就当我是个屁给放了吧!别和我计较!”

  说着手便要去拿银子,想要还给秦桑。

  “别脏了我的银子!”秦桑见他伸手去掏银子,便出声道。

  她可不想银子见血啊!

  “您放心!放心!”手缩回袖子里,隔着衣服拿了银子。

  秦桑让秦长林去拿了银子,可谁能想,地痞流氓就是地痞流氓,地痞头子一把抓住了秦长林,胳膊勒住了秦长林的脖子。

  “快给解药!不然我让他好看!”手上的血弄脏了秦长林的衣服。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啊!

  秦桑测底怒了,“好啊,你试试!”

  “我的肚子!好痛!”刚刚说完,便一泻千里。

  “好臭啊!”唐灿捏着鼻子。

  秦长林皱了皱眉,默默捏起了鼻子。

  臭死了!

  没喷我身上吧?

  地痞头子放了秦长林,跪在地上向秦桑磕头,“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这惹的什么人啊?

  我的姑奶奶,可饶了我吧!

  噗噗噗,几声之后,臭意更浓。

  秦桑想到了一句经典对白,“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衙门干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