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猎户家的懒丫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鱼儿快快来

猎户家的懒丫头 墨宝有点白 2626 2019.05.18 22:23

  秦桑出了赵氏的屋子,看到香草提着一桶猪食走了过来,“秦桑,刚刚奶喊你喂猪,你怎么不喂?害得我被奶骂。”香草提着满满一桶的猪食,脸红红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看着秦桑眼里直冒火,俨然没有想过喂猪是她自己该干的。

  看香草走近,秦桑侧了侧身,免得把衣服弄脏,“猪草我都打好了,猪我再喂了,不是怕你闲的慌。”

  一句话噎的香草想说什么说不出来,“你……”,而后想到什么似的嘴角勾起,“走着瞧,哼。”说完心情愉悦的去喂猪了。

  秦桑没理会她,转身进了屋,看柳叶出去玩还没回来,准备一个人上山帮小弟扛材。

  秦桑一个人上了山,找到了秦长林,小小年纪身体也没有长开,一个人正拿着斧头对着一颗不太粗的树下手。秦桑看着不免心疼,上辈子没有兄弟姐妹,父母也早逝,陪伴她的只有爷爷奶奶。这辈子父母皆在,还有弟弟妹妹,虽说阿奶不喜女娃,好在阿爷还不算太坏。这来之不易的家人,秦桑会好好珍惜。

  秦桑没有出声打扰,将地上的树枝捡起来捆绑好,看那边秦长林已经将树放倒,“林哥儿,歇会吧,剩下的姐来弄。”秦桑过去接过斧头,拿出手帕给小弟擦了擦头上的汗。

  “姐,我自己来就好。”笑嘻嘻的要抢斧头。钱氏把姐弟三个教育的很好,正直善良,彼此相亲相爱。

  “别抢,再伤着怎么办。”把秦长林摁到一旁做好,“看姐怎么料理这棵小树。”说的好似料理一颗白菜那般轻松。

  秦家饭菜虽都是大房孙氏管,可平时没少让几个丫头帮着打下手,不是洗菜就是烧材,粗活累活自己从来不干,洗碗则让香草一力承担。做饭的时候,尝尝这吃吃那,等到哪次做饭有肉的时候,便喊着自家儿子闺女帮忙。以至于原主长到这么大,做饭没怎么做过,刀工却是不错的。

  秦桑利落的手起斧落,没多会儿就收拾完一棵树了。秦长林歇了一小会便起身帮忙,“姐,差不多了,你歇会,我捆好,就能下山了。”秦桑笑笑,“一起干快点,家里姐有好东西给你留着。”秦长林精神一振,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真的啊!那我们赶快干,干完家去。”

  两人快速捆绑好,一人背了一大捆,说说笑笑下山了。

  一进院子,就看到柳叶坐在地上哭,屋里还传出来王婆子的骂声,“哭甚哭,不知道的以为你哭丧了,赶紧闭上你的嘴,滚回后院去,赔钱的玩意。”

  秦桑放下材,连忙扶起柳叶,擦了擦满是泪的小脸,问道“怎么了,哭成这样?”

  “姐,香草欺负我,把你给我编的花环抢了。”柳叶边抹泪边哽咽着。

  打完猪草回来,柳叶便戴着花环美美的去和相好的小姐妹玩去了,等回来刚进院子就碰上了喂完猪的香草,大的欺负不了,小的还是可以的,更是看上了柳叶头上满是花的花环,一把拽了过来戴到了自己的头上。柳叶敌不过,抢不回来,更是被香草一推摔在了地上。屋子里的人充耳不闻,香草转身回屋了,只留下柳叶一个人坐在地上哭。

  了解事情经过后,秦桑几步走到了香草的屋子,一推门便进了屋。推门的声响吓到了正在臭美的香草,看到是秦桑没好气道,“还有没有点姑娘家的样子了,二婶就是这么教你的。”香草这么一说,秦桑更气,“我是不如你,我和你学学。”说完一把拽过香草头上柳叶的花环,“大伯母教的是好,你看还挺管用。”说完,转身就走。

  柳叶看到秦桑拿着花环出来高兴的直笑,脸上的泪都顾不上擦了,像只小花猫。“姐,给我,给我。”伸着手,不放下。

  秦桑直接给她戴到了头上,“走吧,回去洗洗。”拉起柳叶的手往后院走。

  “你给我站住。”香草追出来喊秦桑。

  “怎么,还想让我学习一下怎么推人。”秦桑的气势压的香草不敢说话。

  “哎吆,桑丫头这话怎么说的,你从香草屋里拿东西出来还不准别人吱声了。这泼辣劲可够大的,你娘怎么教你的。”孙氏靠在门边,看着秦桑。

  “大伯母这话怎么说的,明明是香草借柳叶的东西,我找香草要回来怎么不该了,怎么就泼辣了!”秦桑心里气的呀,一口贝齿紧紧咬着。

  孙氏更是一愣,平时老实巴交的笨丫头,今天嘴皮子怎么这般厉害了。“香草,是么?”

  香草看了孙氏一眼,“不是,那是葛婶子家的春花给我的。”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哦?是么,你想好了再说。”秦桑内心是崩溃的,一个花环,至于这样嘛。

  香草看看孙氏,看看秦桑,肯定道:“是,就是春花给的。”虽说孙氏偏爱两个哥哥,对她不算好,但遇上外人还是护着她的,以至于香草大胆的很。

  “我编给柳叶的花环收尾打的结是自己琢磨的,一般人解不开,也没人会打一样的结。你确定我手上的花环是春花给你的,不是你借柳叶的。等到春花来了,村里人可都知道了。你可想清楚了?”秦桑语气平平说着,香草听着心头一鼓一鼓,不敢答话。

  孙氏见状开口,“不就一个花环,说的神神叨叨的,不管是春花的还是柳叶的,香草你当姐姐的让让妹妹,柳叶拿去玩吧。香草过来帮忙做饭,快到饭点了,你爹他们该回来了。”说完转身进了厨房,香草也赶紧跑了进去。

  秦桑看母女俩人躲开了,也懒得理会,拉着柳叶回了后院,打了水给柳叶擦了擦脸和手。

  “大姐,你好厉害啊!”柳叶高兴坏了,大姐不仅教训了香草,连大伯母帮忙都没讨到便宜,柳叶只觉大姐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更高大了。

  “有大姐在以后不会让她们再欺负你了”,秦桑摸摸柳叶的头,以后真的是她的大姐头了。“大姐想了个捉鱼的法子,下晌让爹爹给我们编个笼子,我们捉些蚯蚓,晚上放到河里去,明天早上说不定就有好多鱼了。”

  安置好材火的秦长林过来正好听到秦桑的话,“姐,你说的是真的吗?会有好多鱼!”相较年幼的柳叶,秦长林还是不敢相信的,毕竟鱼不好抓。

  “二哥,大姐说有就一定会有的。”俨然小迷妹一枚,“是吧,大姐。”

  “是,肯定有,抓住给柳叶吃。”秦桑看着萌萌的小包子心都化了。

  “大姐,我也要吃。”秦长林不好意思撒娇道。“都有,我们一起吃,给娘给爹我们一家人一起吃。”说的好像已经抓到鱼了似的。“下晌就让爹编,我们去捉蚯蚓。”

  “好的。”两个小家伙恨不得现在就去。

  “桑桑,你爹回来了。”赵氏等秦家旺一回来就喊了秦桑。

  “来了。”秦桑过去同他讲了讲怎么编,看自家老爹听得精神一抖“不错,不错,这样一来,鱼只要进去就出不来了。”

  秦桑看着自家老爹,皮肤黝黑,精神头不错,人实在肯干活,在镇上做活口碑也好,就是不够圆滑,也只能帮人干干活做做木工,不然就他的手艺自己单干绝对可以。

  “等吃过午饭,爹就编编看。”想想就觉得高兴。

  “爹也可以编个小点的”,秦桑伸手比了比大小,“可以捉些泥鳅,虾啦,黄鳝什么的”。

  “好,好,好”。没什么语言能表达秦家旺此刻的心情了。

  等地笼编好了,蚯蚓捉够了,夜晚来临了,秦桑带着弟弟妹妹下河放了地笼,用绳子在旁边固定好,踩着月光家去了。

  临睡前秦桑敷了敷药,感觉起包的地方似乎不怎么疼了。躺在床上想的确是,鱼儿鱼儿快快来吧,进到我的笼子里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