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多给一些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2614 2017.01.12 23:57

  户部授田,韩跃一点都不意外!

  有程咬金出面寻衅滋事,等闲之人是阻拦不住的,况且还有李世民借机发飙,君臣俩早朝上一唱一和,联手给了五姓七家一个难堪。

  下朝之后,早有程家之人快马赶来通知,将朝堂上之事分说清楚,让韩跃好好把握机会狠狠宰世家一笔。

  趁机宰人,打顺风仗,韩跃表示毫无压力。

  所以,当李俊生满腹焦急找到他的时候,注定了这人要倒大霉。

  当是时,韩跃正蹲在村外后山头上,在给一群小乞儿分发精钢锄。

  上次系统出现之时就兑换了这玩意,只因四五月里没农活,所以一直就没有拿出来。眼下马上要到七月,作物即将耕种,此物就有了大用途。

  这群小乞儿都是无家可归之人。大唐立国之初其实也是隋朝末年,中原大地打了几十年仗,无数百姓流离失所,正好韩跃要补充庄子上的人口,他有八十户食邑,每户合该四人,加起来就是三百二十口。勋贵只要有食邑缺口,便可招收流民依附,此事合乎大唐律例,又能为朝廷分忧,所以只需事后报备一下,没人会来寻找麻烦。

  于是,长安一部分饥饱难定的小乞丐成了幸运儿,被韩跃大手一划拉,列入了他名下食邑。

  毕竟,他马上也要有大笔土地了不是?

  “泾阳侯,久仰久仰啊……”李俊生抱有目的,老远便满脸堆笑打招呼,两个万年县的小吏也谄媚低腰,眼前这人不但是少年奇才,而且还是陛下新封的侯爷,由不得他们不敬。

  韩跃只拿眼睛一扫,便知李俊生是户部来人,他心中暗哼一声,脸上却装出错愕模样,故作疑惑道:“这位大人何来?恕在下眼拙,还望大人不要怪罪……”

  “哈哈哈,泾阳侯勿要说笑,你乃闻名长安之奇才,陛下口中的国之栋梁,我怪罪于你?岂敢岂敢!”李俊生快步走上山坡,眼睛一扫坡上众多小乞丐,但见人人手拿一把精钢锄头,阳光之下,精钢生辉,他瞳孔猛然一缩,心中吃了一惊:“好家伙,几百柄精钢打造的锄头,这小子好大手笔。看来他果然掌握有精钢锻造之法……”

  想到家族正好拿下了朝廷推广水车的产业,急需精钢来铸造轴承,眼中顿时一阵火热。

  “此术若是被我掌握,那该多好!”他使劲咽了口唾沫,勉强将心中的贪婪压下,眼睛不停扫视着众多小乞儿,目光落在精钢锄上,试探问道:“泾阳侯不顾烈日当头,却带着如此多人登上这荒山野岭,我看他们人手一把锄头,莫非是要开荒不成?”

  “大人好眼力!”韩跃一竖大拇指,故意夸赞道:“果然不愧朝廷上官,见识就是不凡,一眼便看出了咱想干啥!实不相瞒,在下正是要带领食邑们开荒。哎,说来也不怕您笑话,在下寒门出身,家里穷困潦倒,原本和自家媳妇过活之时日子已经紧紧巴巴,偏偏朝廷忽然又封了八十户食邑给我,可怜咱家地无一笼,如何养得这么多人,不开荒只能饿死。哎,穷啊……”

  “你穷?拉倒吧!”李俊生脸皮抽了一抽,心中暗骂无耻:“谁不知道蚊香卖的满长安都是,日进斗金都不在话下,养活几百口小乞丐而已,用得着开荒?你要哭穷,我们这些吃衙门饭的岂不要找根绳子吊死?这小子意有所指,看来果然如家族所说,十分不好对付……”

  李俊生面色变幻,他心思阴沉,虽然心里不爽,脸上却仍然保持笑容,示意自己在洗耳恭听。

  “哈,老子看你能绷到几时!”韩跃瞥了瞥他,心中暗哼一声,故意装作懊恼道:“开荒也是被逼无奈,陛下本来封给我三百亩土地,当初接到封赏旨意的时候,在下那真是感动莫名痛哭流涕,要不是宣旨的上官仪大人和秦琼国公拼命拦着,在下差点就五步一叩首、十步一磕头去长安谢恩了……”

  “五步一叩首,十步一磕头?还上官仪和秦琼拼命拦着?”李俊生听得目瞪口呆,两个小吏更是瞠目结舌,三人面面相觑,都觉得满脸黑线。

  “做人能不能别这么无耻……”李俊生差点就吐了出来,他可是听说了,当初这小子差点抗旨不接。就算接了以后也是骂骂咧咧,指着上官仪和秦琼的鼻子好一顿发飙,哪里来的感动莫名痛哭流涕。

  果然够无耻,不愧是程咬金的干儿子!

  李俊生使劲深吸几口气,勉强压下心中腻歪,脸上继续保持微笑。

  “嘿!看不出来这货还是个属乌龟的,真他妈能忍……”

  韩跃心中坏笑,眼珠一转接着又道:“要说这封赏之事,着实让人可恨。整整两个月过去了,竟然光听雷声不见雨点,封赏的旨意都被家里香火贡出了仙气,封赏的土地却迟迟不见落实。可怜家中几百口人嗷嗷待哺,在下也是被逼的没办法,这才跑到荒山野岭想要开荒。他妈的,户部如此待我,着实欺人太甚……也就是我心存慈善,要是换一个人的话,恐怕早就跑到长安去敲登闻鼓鸣冤了,大人你说是也不是?”

  “呃,这……”李俊生差点一口老血喷出,韩跃当着和尚骂秃驴,差点没给他憋死。

  “对了,还没请教,大人您贵姓名谁?所来有何公干?”

  “呃,这……”李俊生一口老血真要喷出来了,想要回答自己是户部中人,却怎么也拉不下脸来。

  万年县两个小吏看着他一副便秘模样,心知上官不便回答,俩人对视一眼,都想讨好李俊生,于是一起开口,谄媚笑道:“恭喜泾阳侯,眼前这位大人官拜户部授田给事,此来正是要给您划分赐田呢……”

  “啊?”韩跃故作大惊:“此事当真,莫不是玩笑与我?你们户部这群狗娘养……啊哈不对,是老大人们,真的会大发慈悲?”

  他故意将狗娘养说了一半,就是想要腻味李俊生,偏偏李俊生抱着目的而来,只能面带讪笑,装作没有听到。

  可怜万年县小吏到底是下层人物,满心只想着讨好上官,竟然还凑过头来拍他马匹,悄悄赞道:“大人唾面自干,真是好修养!小人佩服……”

  “我去你妈的!”这一句神补刀,李俊生差点便炸了。

  他铁青着脸深吸几口气,好不容易才将心中愤怒压下,声音有些冷硬道:“泾阳侯,天色依然不早,不如咱们现在就开始划地丈量,早早完成授田一事,本官也好为你回长安报备地契,否则耽搁了时间本官可不负这个责任……”

  “跟老子打官腔?真以为我不知道朝堂上的事情?”韩跃哼了一声。

  你硬,老子更硬,李世民限令你落日之前完成授田,看咱俩谁先撑不住。

  他仰天打个哈哈,忽然一甩胳膊,大气道:“此事不急,两个月我都等了,不差这一天两天。今日与大人一见,真如故友相逢,啊哈哈,走走走,赶紧到家中一坐,我要大摆筵席,咱们先喝它个三天三夜再说……”

  说着一把拉住李俊生的胳膊,扯着他便要下山坡。

  李俊生的脸色顿变!

  真要跟韩跃喝上三天三夜误了李世民的限令,他脑袋可就不在脖子上了。想及陛下屠刀之威,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泾阳侯,还是先划土地吧……”

  “不急不急,吃完宴席再说!快点快点,我家的厨娘已经饥渴难耐了,就等大人登门!”

  “别啊,大不了我睁眼闭眼,让你多划一些土地作为补偿,这总行了吧。”

  “啊哈哈,户部上官就是大气,有这等好事,你早说嘛……”

  韩跃仰天一笑,劈手从李俊生手里夺过地图册,仔细好一阵观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