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章 世间人,善恶一念间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2516 2017.02.21 22:25

  “你去突厥做甚?”王凌雪下意识发问,随即俏脸一抽,忽然震惊道:“难道事情真的已经不可收拾?”她冰雪聪明,王凌云虽然只说了一句话,但她已听出了无数讯息,登时焦急起来。

  “我也不想!可是没办法……”王凌云斜躺在床上,脸上带着一丝茫然,喃喃道:“明明一切都算计到了,为何却输的如此之惨,那韩跃狗贼为什么这般好命……”他气息有些不均,猛烈咳嗽几声,又是一口污血喷出。

  王凌雪急忙帮他抚胸顺气,口中却轻声问道:“你今夜到底做了何事,竟然会沮丧若斯?那韩跃就算败你一次,但他只是一个县男,有何威能逼你远走。”

  王凌云摇头不答,他仰躺床边望着屋顶,脸带黯然,眼中却渐渐射出愤恨之色。

  王凌雪见他如此,心中升起一股不妙之感,她目光如水,忽然轻轻推了一下王凌云,柔声道:“小弟,要不姐姐去求一求那韩跃,今日你已经大败亏输,而且伤的如此凄惨。若是姐姐出面去求他,说不定就会放你一马。”

  “放我一马?”王凌云眼中一亮,感觉有些心动,不过他辗转一想,随即便苦笑起来,摇头道:“没用的,今次之事太过严重,说是塌天大祸也不为过,没有人能帮得了我。”

  “到底怎么回事?”王凌雪焦急起来,板着脸喝道:“吞吞吐吐还像不像男儿,你还是不是王氏子孙!”

  “王氏子孙?”王凌云不屑一笑,道:“我从来没有觉得王家有什么了不起,千年世家,腐朽而已,这个肮脏家族带给咱们的痛苦还不够吗?若我将来还能复起,第一个就要毁了它。”他满脸恨意,竟似比痛恨韩跃还要更深几分。

  王凌雪幽幽一叹,伸手轻抚他额头,黯然道:“小弟,你还是放不下。仇恨只会让人痛苦……”

  “哼!”王凌云鼻间重重一声,脸上的恨意丝毫不减。

  王凌雪见他如此,心中没来由一阵心疼,她蹙着眉头黯然半晌,忽然凄凉一笑,幽幽道:“离开也好,也许别有一番生机,这座大宅像个坟墓,没有亲情欢笑,人人勾心斗角,小弟你确实活得太累了一点。”

  她缓缓起身开始帮王凌云收拾衣物,竟是不再追问小弟到底为何要逃。

  王凌云却忽然开口冲着她道:“阿姐,你也得走!”

  “我?”王凌雪手中一停,她眉头轻蹙,感觉有些不解。

  “不错!”王凌云郑重点头,缓缓道:“这次我大败亏输,估计明日一早就要事发,到时家族必会将我从族谱除名,没有我的嫡子身份护住你,那些老混蛋肯定要寻你麻烦。”

  “那也没什么大碍呀!”王凌雪柔柔一笑,淡然道:“姐姐是个天生短命之人,吃苦也好,享乐也罢,在我心里都是一样的。”

  “不行!”王凌云咆哮起来,他剧烈咳嗽几声,按住胸口愤怒道:“我见不得你受苦,那些老混蛋想拿你去联姻,除非我死了。”他怒气牵动伤势,整个人变得很是萎靡,然而脸色却前所未有坚定。

  “小弟,你这又何苦!”

  王凌云双眼溢出泪水,忽然哽咽道:“家中只有你我是至亲,从小你被病痛折磨,却强忍着一直帮我。阿姐,我怎能看着你受罪,你必须走,你必须走啊……”

  世间再恶之人心中也有柔软之处,王凌云此话可谓真情流露,纯粹是他由衷而发。王凌雪大是感动,她目中也闪出泪花,上前一把搂住小弟脑袋,柔声安慰道:“好好好姐姐答应你,明日一早咱们就离开王家。一起去突厥闯天下。”

  王凌云却再次摇头:“不行,你不能去那里。北地严寒,你身体太弱,去那里你挨不过一个冬天。”

  他仰天沉思,脸上神情变幻,似乎在心中已经为姐姐确定了去处,然而又依依不舍,纠结不愿说出来。

  “怎么了,小弟?”王凌雪何等熟悉于他,王凌云脸色才有异样,她立时便察觉出来。不过她却误会了,以为小弟只是在担心自己身体,连忙柔声道:“你放心呀,阿姐虽然先天有疾,那也只是寿命短而已,鱼老宗师所授绝学何等厉害,姐姐命数没到尽头之前,北地风寒可吹不死我。”

  “不行的!北地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去的。”王凌云脸色怅然,他心中天人交战半天,终于阿姐的幸福占了上风,忽然轻轻道:“有一个人,或者可保你一生。”

  “谁呀?”王凌雪微微一怔,他见小弟气息慢慢平复,有心缓和他心结,故意打趣道:“听你语气,莫非小弟给阿姐找了夫君?”

  王凌云闭口不答。

  “你不会真有这想法吧?”王凌雪剪瞳若水,轻轻闪动几下。

  王凌云却不接他话茬,他脸色惆怅中带着坚定,忽然仰首上望,喃喃道:“还记得幼时拜在鱼师门下,听他纵论天下奇事,言称有些人生来具有大气运,无论身处若何,总能遇难成祥,那时我本以为这个人是我……”他这一番话说得无头无脑,偏偏王凌雪却似懂了,柔声道:“小弟,你说的是韩跃?”

  “不错!”王凌云猛一点头,缓缓道:“此人看似油滑无赖,然而行事极有章法。虽然少时名声不佳,但却在短短数月内崛起,我原本也以为他只是凭着一股小聪敏才如此,现在看来却是小觑了他。”他脸上神情纠结,说不出是苦笑还是无奈,最终化为一声叹息:“天生气运,遇难成祥,我几次与他交手,总是在大占上风之时无端溃败。嘿,这等诡异之事若我还不能感悟,那也白白浪费了鱼师的教诲。”

  “既然如此,那便不要和他争了。”王凌雪手抚他额头,柔声道:“你还记得不久前阿姐的话么?我去嫁给他,化解你们的仇怨。到时有他相助,你必然能一展雄心抱负。”

  “不可能!”王凌云再次昂首,语气渐渐冰冷起来:“我王凌云一生不弱于人,如果不能名传千古,那就遗臭万年。我对韩跃的仇恨此生难消,不是他死,就是我亡……”他忽然低头,目光直直盯着王凌雪,仿佛要将姐姐的音容笑貌全部记在心中,有些不舍道:“阿姐,你要保重了……”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猛然一把推开王凌雪,一只手按住胸口伤处,另一只手却在密室中墙壁轻拍几下,但听喀喀喀一阵闷响,地面上渐渐出现一条暗道。他纵身一跃跳进暗道,只听脚步如风,很快便远去。

  “阿姐,我去了!若我将来能杀回中原灭了韩跃,咱们再做姐弟。若我输了,你要想办法嫁给韩跃,那时我纵然变成孤魂野鬼,也会祝福你们。”

  声音渐去渐远,慢慢变得阴冷。

  这是一个真正的枭雄,他心狠手辣仿佛毒蛇,一旦确立目标纵死也要咬仇人一口。但是他心中也有柔软的地方,他肯为姐姐着想,甚至还愿意让姐姐嫁给他最恨的韩跃。只因对方身具气运,能保他姐姐一生命数。

  世间之人,大奸大恶,大贤大德,有时候真是说不清。

  密室昏暗,暗道黝黑,不时有冷风透出,王凌雪俏脸垂泪,缓缓跪坐在地上。她比任何人都熟悉王凌云的性格,所以才不会开口劝说,只是无限凄苦中发出一声幽幽低叹,喃喃道:“小弟,走好!”

  愿你到突厥,永不再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