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傍晚而回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2410 2017.02.02 23:47

  新建成的田家庄座立渭水之畔,近处是大河滔滔,远望有巍峨青山,山水相依,鸡鸣犬吠,宛如桃花源中所写的那般美丽。

  落日黄昏,正是归时,家家户户炊烟袅袅,村子里到处飘荡着浓浓的饭香。

  唐瑶抱着弟弟乖巧的跟着韩跃走,她不时打量着眼前的村子,一双明媚的大眼睛里满是羡慕与渴望之色。

  “韩家侯爷,这里就是您的庄子吗?好富裕的地方啊,家家户户都住得新瓦房!”唐瑶由衷的赞叹着,她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一户人家的墙院,感受着墙上崭新夯实的泥土,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羡慕。

  韩跃笑了一笑,有些自豪道:“怎么样,这庄子不错吧。”

  “何止不错,我见村中房屋好像全都新建不久,莫非您先前所说经营庄子就是指的这个?”

  “算是吧!”韩跃点了点头,接着道“!田家庄原本只有几十户人家,住得都是破屋烂房,夏天漏雨,冬天漏风,村里人的日子苦不堪言。”他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唐瑶,嘿嘿笑道:“你知道么,这里曾经是远近闻名的烂泥村落,由于大家太穷,村里人连媳妇都娶不上,当时全村只有百来口人,但是光棍闲汉就足足占了二十多个。平日里一旦有个女人经过村子,大家的眼睛简直像狼一样放光。”

  “啊?”唐瑶浅叫一声,虽然明知韩跃有可能只是吓唬自己,但是心中仍然忍不住小兔乱撞,她勉强笑了一笑,道:“侯爷您就是喜欢说反话,大唐百姓敦厚淳朴,那里会像您说的这般不堪。”嘴上虽然如此说,身子却不自觉向韩跃旁边靠了靠,

  “嘿嘿?不相信?”韩跃坏笑一声,眉飞色舞道:“我还真不是吓唬你,那些光棍想老婆都快想疯了。”

  他说到这里停了一停,忽然伸手一指刚刚唐瑶摸过院墙的房屋,接着道:“比如这户人家就是一个出了名的无赖子,诸如偷鸡摸狗、赌钱逛窑子、偷看妇女洗澡这些事,他都干过。”

  唐瑶再次‘啊’了一声,想到自己还摸着院墙羡慕,哪知竟是这样的人家,顿时感觉心中惴惴。

  “你也不用害怕!”韩跃感觉恶作剧差不多了,这才呵呵一笑,道:“我说的都是以前之事,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穷**计富涨良心,村里的汉子是穷惯了所以才那般行事。现在不同了,咱们田家庄在附近早已远近闻名,各村都有小妹子盼着嫁到这里来,村里的光棍挑选还来不及呢,谁还会拉着你去祸祸?真要有那种事发生,老子先打折他的腿……”

  两人正说着,忽听旁边那个院子大门吱呀作响,有个青年推门而出,正好和两人迎了个对脸。

  “哎哟,是堂妹夫侯爷啊!您这是刚回来?”这青年正是韩跃刚刚说过的无赖子,名字叫做田二狗,最近一直被韩跃安排着做事,因为推销藿香正气水赚了不少赏钱,所以整个人气色都显得很是不错。

  韩跃嫌弃他比自己还要油滑,鼻子里大刺刺哼了一声算是答应,田二狗却不在乎,谄着脸迎上来笑道:“妹夫劳累了,这天都快黑了您才回来,要不先到我家里吃点?”这货贯会顺杆子爬,他见韩跃没有明确反对自己称呼堂妹夫,再说话时便连那个‘堂’字也去掉了。

  “来来来,我正好炖了一锅狗肉,正要出门去打酒呢,今晚陪妹夫好好喝一盅怎么样?”

  “不用了!”韩跃挥挥手,淡淡道:“出门一天估计豆豆也担心坏了,我得赶紧回去,免得小丫头又胡思乱想。”

  “啧啧,妹夫就是这一点让人敬佩,我那妹子能嫁给你,当真是享了八辈子福……”田二狗夸张的称赞着,满脸都是谄媚笑意。

  “行了行了!”韩跃使劲挥挥手,一脸不耐烦道:“都是乡里乡亲的谁不知道谁,再敢跟我来这套,小心大耳刮子抽你。”

  “那是那是,妹夫少年奇才,目光…那个,目光如火……”田二狗脸上有些尴尬,不过仍然搓着双手再次问道:“真不到家里吃一顿啊?狗肉可香!”

  “你好好做事,比请我吃十顿都强!”韩跃也知道田二狗没有坏心思,他淡淡笑着拒绝,忽然想起一事,问道:“最近没去赌博吧?”

  “哪里会?”田二狗一惊,他现在跟着韩跃混日子,最怕被韩跃误解,连忙指天画地发誓赌咒道:“自从您安排了事情给我做,那赌博我早就戒了,不信您回家问问我堂妹,要是从她那里听到我还赌钱的传言,我把手剁了。”

  “不赌就好!”韩跃点了点头,忽然嘿嘿一笑,打趣道:“窑子呢?有没有去过。”

  “呃……”田二狗顿时噎住,有心想说没有,又怕骗不过韩跃,他整个人尴尬站在那里,好半天才讪讪道:“妹夫你也知道,我今年都快三十岁了,家里一直也没有个暖被窝的!男人嘛,憋的久了总是免不了想女人……”

  “你个没出息的货!”韩跃笑骂一句,抬脚轻轻踢了他一下,道:“想女人就去娶,现下你也应该攒了不少钱,明天去找媒婆给你说说,再敢去窑子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那是那是,以后不敢了!”田二狗点头哈腰,眼睛却不自觉撇了撇唐瑶,小心翼翼道:“妹夫您这是又领回来一个?”他倒没什么坏打算,只是因为韩跃家里先多了一个罗静儿,现在又领回来一个,偏偏两个女的都花容月貌,他担心自家堂妹地位不保,所以才有此一问。

  韩跃岂会不知道他那点花花肠子,抬脚再踢一下,笑骂道:“没你想的那么龌龊,这位姑娘是个逃荒的可怜人,我看她饥饿瘦弱还带着孩子,因此打算领回家给弄点吃的,晚上顺便让她有个住的地方。”

  “原来是逃荒啊!”田二狗顿时长出一口气,满脸堆砌笑容,伸出大拇指夸赞道:“妹夫就是心善。”

  “买你的酒去吧!再晚店铺可就要关门了……”韩跃挥了挥手,田二狗连忙答应一声,冲着他和唐瑶拱手施礼,屁颠屁颠去了。

  唐瑶一直默默旁观,她直到田二狗的身影消失才轻轻开口,道:“侯爷,这青年便是您说的癞子么?我看他虽然油滑了一些,但是也挺懂礼节的呀。似乎没有您形容的那般不堪!”

  “以前穷闹的呗!”韩跃嘿了一声,他见天色渐渐黑了,心中焦急小豆豆独自在家,急忙迈开大步前行,嘴里道:“有话回家再说吧,我媳妇估计在家等急了。”

  “嗯!”唐瑶乖乖答应一声,抱着弟弟快步跟上韩跃。夜色朦胧之中,谁也没有发现她一双明媚的眼睛里闪烁着别样异彩。“能嫁给这样一个平易近人的侯爷,他的媳妇真是幸福!”

  女人情怀总是诗,唐瑶望着韩跃并不魁伟的身躯,不知为何,她忽然感觉脸上有些发烫。

  夏夜凉风,微微送爽,吹起她长长的秀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