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长孙中暑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2467 2017.01.09 17:12

  李世民独自坐于案前,面色阴沉似水,翻阅着边塞驻军呈送的密函。

  北方突厥又在蠢蠢欲动,自今年六月那场大变故伊始,草原上的秃鹫便将目光盯上了他,百万控弦之士,中原王朝生死大敌,自古至今一直令历代帝王头疼不已。

  草原狼族,秉承狼群环伺法则,一旦发现敌手弱点,必然群起而攻之,总要狠狠撕下血肉吃饱喝足才会甘心。

  如今大唐国基未稳,突厥战力堪为天下第一,如果这群残忍的狼族挥军南下,大唐拿什么来抵抗?他李世民还能不能坐稳江山?

  国库空虚,兵力衰弱,就算有几十位当世名将在朝,然而战争讲究的还是实力。

  李世民感觉很烦躁,李家自隋末群雄乱舞之时起事,最初只不过是一股中庸势力,为了心中的梦想,他带着将领们血战八方征战天下,终于定鼎中原,将自己的父亲推上了皇帝的宝座。

  再然后,兄弟为皇权而反目,他再次执戈而起,一路杀兄屠弟,逼迫父亲禅让,踏着至亲骨肉的鲜血登基,终于掌握了人间至权。

  这份权利来的如此不易!

  儒家骂他虎狼凶残,士子讽他薄情寡义,世家则在推波助澜……

  他为皇帝宝座付出了太多太多,怎舍得拱手相让出去?突厥狼族在这个节骨眼上蠢蠢欲动,实在让他怒火冲脑,恨意难平。

  “若有一日大唐雄起,朕必提百万之兵,屠草原……”

  夏日炎炎,酷暑难耐,虽然房间里放置了大量冰块,但是仍然让人燥热不安,李世民心中本就压抑,再加上闷热的天气影响,直觉心中有一股邪火在蹭蹭往外冒。他端起一盏茶水想要润喉,入口却感觉有些烫嘴,顿时火气再也压制不住,‘砰’一声将茶盏摔了个粉碎。

  房间里当值的太监浑身一个哆嗦,门外当值的侍卫听到响动也冲了进来,看到皇帝满脸怒火,想也不想便一起跪了下去。

  “要你们何用?”李世民双眼喷火,宛如巨龙咆哮:“如此炎热天气,竟给朕端来一盏热茶,朕一时不查烫得满嘴燎泡,你们想要弑君不成?”

  太监和侍卫们战战兢兢跪在地上,人人浑身发抖,却一点动静也不敢发出。天子暴怒,雷霆万钧,在这个节骨眼上谁敢出声辩驳,那真是杖毙打死勿论。

  所谓伴君如伴虎,再怎样的贤明君主都有怒火冲头的时候,眼见陛下脸色铁青,太监侍卫们一阵胆寒。

  人人自危,心中遍求满天神佛,只期待陛下消除怒火,否则说不定暴雨雷霆会落到哪个倒霉鬼身上。

  偏偏世事难料,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众太监和侍卫们正拜佛求神的时候,忽然门外急匆匆传来脚步声,一人焦急叫喊道:“陛下,大事不好,皇后娘娘中暑,晕过去了!”

  砰!一声巨响,李世民一拳砸在案几之上,他想也不想抬脚飞奔出门。屋里跪着的众人面面相觑,正欲松一口气,却听门外传来陛下命令,宛如三九严霜,冰寒刺骨。

  “端热茶之人,杖毙……”

  这就是天子,手握天下权,一言可绝命。房间中一个太监脸色惨白,浑身筛糠一样颤抖着,仿佛烂泥般缓缓滑落在地,眼睛里全是绝望晦暗色彩。(有人会说,李世民是千古一帝,不会这么草菅人命吧?这事山水不反驳,因为我也是凭着猜测去写,毕竟这是小说)

  ……

  太极宫,立政殿,长孙皇后局所。

  这里同样跪了满满一屋子人,有花容失色的宫女,有战战兢兢的太监,也有面色晦暗的太医。

  李世民龙行虎步,浑身泛着森腾杀气,一路狂奔而来。偏偏屋门口跪着一个太监挡了路,他正处于怒火蒸腾之际,抬腿一脚扫出,正中太监太阳穴,那太监顿时脖子一歪口吐白沫,哼都没哼便晕了过去。

  “人都死光了吗?”李世民大声咆哮,跑到床边一看,却见长孙脸色苍白,额角全是细汗,几个宫女战战兢兢拿着冰块,正在小心帮皇后降温。

  在皇后床边还趴着一个七八岁的小萝莉,她见到李世民来后,顿时眼泪汪汪喊了一声:“父皇,母后她……”

  李世民感觉整个人快要炸了!

  “太医呢?给朕滚过来!”

  几名太医浑身哆嗦,相互对视一眼,各自推诿不前,只是把脑袋狠狠低下去,跪在地上装死狗。

  “耳朵聋了吗?给朕滚过来……”李世民再次咆哮,面色铁青,已然带了杀意。

  其中一人略显年迈,眼见诸位太医都裹足不前,他长叹一声从地上站起,慢慢走到皇帝身边。

  这老太医年老德昭,曾经给不少皇子嫔妃看病,李世民看到他之后,怒气稍微有些衰减,不过语气仍然冰冷,责问道:“皇后中暑,为何不赶紧开药?天气如此炎热,皇后却昏迷不醒,你等是何居心?”

  “陛下赎罪,非是臣等拖延,实在是事出有因!”老太医擦了擦额角汗水,小心回答道:“中暑乃是突发之症,历来没有良方可医,一般都是用冰块降温,辅以薄荷药汁灌治……”

  “那还等什么,开药啊,薄荷是什么东西,赶紧给朕找来!”

  “陛下且慢,皇后娘娘患有风疾,薄荷此药性味辛凉,不能服用!”

  “不能服用?”李世民的脸色再次阴沉下来,只感觉胸膛一股怒火再也按捺不住,大声咆哮道:“那该如何?总不能只用冰块降温?开药,你们给朕开药,开皇后能吃的药……”

  太医低叹一声,慢慢垂下头颅,黯然道:“臣等万死,并无良方可开。”

  “要你们何用?要你们何用……”李世民终于暴走了,他眼中怒火狂喷,忽然拔下腰中佩剑,大喝道:“今日皇后若是醒不过来,朕便砍死你们这些尸位素餐之徒,统统给皇后陪葬……”

  天子一怒,爆若雷霆,太医们浑身哆嗦,侍卫们噤若寒蝉,宫女们花容失色。

  整个宫殿之中,充斥着无边的压抑和杀气。

  长孙皇后贴身的小宫女战战兢兢道:“陛…陛下,娘娘昏过去之时,奴婢已央求侍卫们飞马去请孙神医,只是…只是孙道长住在长安郊外,希望…希望能赶得及!”

  李世民目光一顿,心中开始测算时间。宫女口中的孙神医他知道,乃是道家医术高人孙思邈,不过其人住在长安郊外一处道馆,从皇宫到那里就算打马飞奔,恐怕也得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

  得出这个答案,李世民脸色立变黯然。

  中暑乃是急症,半个时辰,以长孙皇后的体质,拖不起。

  “观音碑,你我从艰难中携手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眼看着好日子就要来临,怎么你却……”李世民叹息收声,没有把下面的话说出来。

  这时候,床边趴着的那个小萝莉忽然抹了抹眼泪,仰着小脑袋道:“父皇,玲儿有一种神药,能治母后的病……”

  李世民只当是童言童语,黯然一叹,默不作声。

  “是真的父皇!”小萝莉急了,大声道:“这神药是一个少年奇才梦中得神人传授,在长安西市卖的可火了,侍卫们都说这药救了很多人呢!”

  少年奇才?

  梦中得神人传授?

  这话怎么听着如此耳熟?

  李世民的眼睛里,渐渐泛起希望的神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