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1章 别人不容你,我容你!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2360 2017.03.20 23:25

  昔有河北刘黑闼,与窦建德自幼为友,并称河北双雄。此人先加入瓦岗军,后依附窦建德,以骁勇多谋著称。

  当年天下争霸,共有十八路反王逐鹿中原。后来李家父子坐了江山,李渊此人心胸并不开阔,不懂得施恩怀柔,反而记恨当初和他争夺天下的众多英雄。他先杀辅公佑,再杀杜伏威,当时窦建德自感不是唐朝对手,于是归隐老家安心做一个种地卖菜的农户,却仍旧被李渊下令抓出来杀死。

  窦建德无辜被杀,刘黑闼愤而起兵,他召集窦建德旧部,一路横推猛攻,很快打下了整个河北。

  刘黑闼这人很猛,当时李渊派出了三路大军围剿他,第一路领兵大将就是著名的淮安王李神通,副将是幽州总管罗艺,此二人都是唐朝猛将,结果却被刘黑闼直接干败,手下三万士兵几乎一个不留。

  第二路军的领兵大将是李世绩,响当当的凌烟阁名将,够厉害了吧,一样被刘黑闼打得找不着北,脑袋都差点被剁了。

  第三路军的领兵大将是薛万钧、薛万彻兄弟,这俩也是大唐猛将,但是待遇更惨,直接被生擒活捉扒光裤子挂在旗杆上晒了三天,成为当时最大的笑柄。

  三路大军全被刘黑闼干掉,大唐死伤的兵马足足有八万人。李渊恨之入骨,于是抽空一国兵力,派出当时还是秦王的李世民和齐王李元吉出征。这一场仗打下来真是惨,刘黑闼虽然战败身死,但他临死却杀了大唐好几员猛将,而后又拖着足足十万人给他陪葬。

  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洺水之战,白马银枪俏罗成就死在这一场战役之中。

  当是时,整个河北被杀的十室九空,大唐也几乎分崩离析,若论李渊生平最恨的人是谁,当以刘黑闼居于首位。

  这个想要投奔韩跃的刘黑石,就是刘黑闼的亲弟弟。因他脑子不好使,当初被刘黑闼留在家中并未参军。

  虽然刘黑石并没有参加反唐战役,但是仍旧被人记恨,李渊传令天下捉拿于他,逼得这汉子躲到山中足足五年,由于常年不和人沟通,脑袋越发憨直了。

  山中生活很苦,他又不愿意打劫百姓,渴了就饮山泉,饿了就去猎杀野物。虽然衣食能够满足,然而人毕竟是群居动物,越是憨直的人越渴望社会生活。

  刘黑石曾多次出山想要找一个世家投奔,结果那些世家要么想把他变为死士,要么想把他献给李渊。可怜刘黑石吃了数不清的亏犹自初衷不改,只盼望着能有人收留于他,给他庇护,让他能够过一过正常人的生活。

  这一次,他找上了韩跃。

  但是韩跃旁边有程处默阻拦!

  刘黑石终于奔到了近前,直接推金山倒玉柱普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叫道:“主公,某家刘黑石,河北人士,善使大锤,还求收留。”

  这是一个有些憨傻的汉子,虽然身高接近九尺,脸上却带有孩童般的真诚。

  “主公,俺在山中藏了五年,渴了就喝点山泉水,饿了就打野充饥,想吃盐不敢出山买,想喝酒怕被人抓。俺好可怜啊,俺从来没有杀过人,为啥大家都不容俺?”

  “都不容你……”韩跃喃喃一声,不知为何竟被这句话触动了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他恍惚记起了自己没穿越之前的事,那时他还不是个混混,只因在孤儿院长大,世人看他便带着一种异样的眼光。他出去找工作,人家就担心他会游手好闲,他去摆地摊卖东西,结果城管天天来抓,他想去当保安,结果物业公司怀疑他想做家贼偷东西。

  他一心想要上进,然而社会却逼得他活不下去,最后自暴自弃终于成了一个混天撩日的混子。

  “非我不愿笑,只因生活苦。但有一丝希望在,谁肯弯腰做硕鼠?”他低叹一声,目光落在刘黑石黝黑的脸庞上,这样一个威武轩昂的大汉,眼中却流露出孩童般的渴望和期盼,韩跃忽然发一声笑,大叫道:“别人不容你,我容你,留下来吧。若有捕快来骚扰,本侯爷替你扛着……”

  嘶——

  周围的绿林人士一片哗然。

  这少年侯爷好大的魄力,刘黑石可是李渊点名要抓的人,虽然现在李世民当家,但是李渊仍旧是太上皇,收留刘黑石简直就是在打皇家的脸啊。

  “兄弟,别冲动,这人收了是个大麻烦!”程处默伸手一拉韩跃,压低声音道:“当年刘黑闼起兵谋反,一战拖死了大唐十几万兵马,太上皇恨他入骨。这刘黑石虽然不曾参与,但他毕竟是刘黑闼的弟弟。你收留于他太上皇恐怕会暴怒……”

  “暴怒又如何?”韩跃大吼一声,铁青着脸道:“死去的人已经死去,活着的人总得活着,难道就因为他有仇恨,就得逼得无辜者隐遁山林?有权势也不能这样。”

  他这一番暴喝乃是有感而发,看似是在说刘黑石,其实又何尝不是在说自己。穿越之前那年餐风露宿,只因为出身孤儿院,就被人用异样眼光看待,这件事实在是心中最大的痛处。

  程处默叹息一声,忽然放开拉扯韩跃的手。

  “兄弟,如果日后朝廷追问起来,你就说收留这汉子我是老爹的主意,反正太上皇早已恨死了我老爹,再背一点黑锅也无妨。切记,不要说是你自己的主意……”他拍了拍韩跃的肩头,满脸都是郑重之色。

  韩跃心中很是感动,做兄弟的就是这样,犯错之前拼命拦你的只是朋友,犯错之后敢帮你扛雷的才是兄弟。

  难言的情谊,莫逆于心。

  唯有刘黑石不懂这些,仍旧跪在地上满脸渴盼的抬头望着。

  “看什么看?”韩跃眉毛一竖,喝道:“留下来就得干活,没看见那边百姓拉车吃力吗,赶紧过去搭一把手。”

  “好嘞!”刘黑石咧嘴大笑,轰隆一声从地上站起来,憨厚道:“俺可有的是力气,自己一个人就能拉动大车。”

  他迈开大步,噗通噗通跑到一辆车前替换下百姓,仰天一声大吼,双臂肌肉高高隆起,脖子上青筋虬结,真的独力拉动起来。

  “好汉子,果然威武!”四周村民直竖大拇指,眼睛里全是敬佩之色。

  古人最羡慕有力气的壮汉,这刘黑石身高足足九尺,搁在后世也是打篮球中锋的人才,昔日楚霸王项羽有力拔山兮气盖世之说,唐朝也有李元霸恨地无环的美溢,刘黑石单从气势上来讲绝对不输于这两个英雄。

  “兄弟!”程处默忽然笑了起来,指着拉扯的刘黑石道:“这人脑袋憨直,用好了倒是一个典韦般的好护卫,哥哥突然觉得有些羡慕你了?先是李风华,再是刘黑石,你这家底可渐渐变得丰厚了……”

  “典韦?”韩跃微微一笑,淡然道:“我没想那么多,我只是想让他过得好一点!”

  此一句话,别人或者不懂,韩跃却知道自己是有感而发。

  再不想看见被命运折磨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