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你家蚊香才是粑粑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4704 2016.12.02 23:21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话一点没错,小萝莉干活实在太卖力气了。

  韩跃原本以为,他割了三大捆艾草外加几十颗薄荷跟茴香,怎么也得干上大半夜,哪知回家不到一个时辰,所有的原料便被小丫头霍霍精光。

  大量的蚊香,终于还是做出来了。但是这过程嘛。

  事实上,只要劳动,必然艰辛。

  艾草要捣成烂泥,这是体力活,家里又没有捣药的工具,完全要靠石头砸,这样一下一下的重复机械动作几百下,韩跃表示很头疼。

  他只干了一会便感觉腰酸背疼,两条胳膊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

  所以,艾草基本都是豆豆捣烂的。

  “想不到韩爷我堂堂七尺男儿,竟然还比不上一个小丫头,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和泥就更累了,虽然用量很少很少,但是架不住做的蚊香多啊,而且做蚊香对黏土的要求很高,需要不停摔打,使得它尽量黏糊,这样掺进艾草后才好成型,烘烤起来也不会断裂。

  一句话,整整三百盘土制蚊香,基本都是小豆豆做出来的。

  接下来,就是烘烤了。

  ********************************************************

  月朗星繁的时刻,家门口燃起了一堆篝火。

  这个画面很美,让人不由得有些诗情画意,可惜的是现在正值盛夏,三伏天,连狗都热的不愿意动弹。

  韩跃一脑门子汗,浑身湿漉,酸臭逼人。但尽管如此,他还是不得不守在火堆旁边,瞪大眼睛盯着一盘盘蚊香,生怕哪一盘烧裂了。

  不盯不行啊,小萝莉正满脸幸福的蹲在一旁监督呢。诸位看看这丫头,双眼放光,瞳孔闪亮,外圆内方,精英剔透,恰似两枚漂亮的铜钱。毋庸怀疑,此时此刻的她,眼里只有蚊香,绝无相公。

  “相公,这些蚊香,真能卖钱吗?”

  “嗯哼?小丫头你不乖哟,竟然敢怀疑相公,把那个‘吗’字去掉,给相公再重新说一遍。”

  知道这丫头在忐忑,生怕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东西一文不值。事实上,韩跃也有些吃不准,但是他必须给小丫头吃一颗定心丸。

  过日子要是没奔头的话,女人还要男人做什么!

  “相公,这蚊香真好,闻着就舒坦!”

  “废话,闻着不舒坦的那是蚊子。”

  “相公,这么说咱们马上就要有钱了!”

  “嗯嗯,马上有钱,马上有钱。”韩跃敷衍的答应着,终于给烦的不行,挥挥手道:“去去去,别搁这杵着了,那边最早放进去的五十盘烧好了,你去拿根棍棍把它们勾出来。哎哟小心我的祖宗,别蹦身上火星子。”

  要说豆豆真是个手脚麻利的小丫头,不但手脚麻利,而且特别听话。韩爷话音未落,人已动手开工,不一会儿工夫就把五十盘蚊香都给勾了出来,整整齐齐码放一边。

  做完这一切,小丫头神气的拍拍小手,瞬间又蹭到韩跃身旁。不但人蹭过来,而且还问东问西,简直神烦。

  “相公,你说咱家蚊香拿到集市上去,能卖什么价?”

  “这个么......”韩跃沉吟半天,踟躇道:“要不,一文一盘?”他才穿越过来,对大唐的货币购买力不太了解,只能大略进行估算。

  “什么?一文一盘?那这三百盘岂不是要,要......”豆豆惊叫一声。

  “这是没见过钱咋地?”韩跃撇撇嘴,想了一想,又道:“其实三百盘不能全拿来卖,要留出给人试用的,还有量大优惠的,所以我估么着总共能卖两百多文吧。”

  “两百多文?那也很厉害了!”豆豆再次惊叫一声。

  “我说你这一惊一乍的,吓人不?”

  小豆豆根本不答,忽然蹭一下从地上窜起来,通通通跑进房门。

  “干啥去这是?”韩跃有些傻眼,怔怔问了一句。

  话音未落,耳听屋里叮当一阵乱翻,眨眼之间,小萝莉提刀出现。

  “相公你且等着,豆豆这就去割艾草,咱们再做三百盘。”

  “站住,你给我回来!还再做三百盘,现在都快累死了。”韩跃抬手把她给拽住了。

  尼玛,大半夜的,又提菜刀。这女人不能要了,听见钱就上头,这毛病不好,得改。

  双手一按,给这丫头牢牢摁在地上,菜刀夺下来远远扔一边,大半夜的动不动就拿家伙,多吓人呐。

  “嘤咛,人家就是想做蚊香嘛。”

  “撒娇也没用,老实点,眼睛别瞅菜刀,蚊香今天就做这么多,明天咱们先到集市上探探行情,若是销量大的话,那才可以考虑扩大生产。”

  “相公,就不能先做么,反正人家也不累,好不好嘛......”

  哟呵,你这丫头撒娇摇膀子的招式跟谁学的,很是熟练啊。

  眼见小丫头撒娇卖萌,韩爷知道这家法暂时是立不起来了,哪个男人能狠下心对一个小女孩下手?

  既然动武不成,那就得跟人家讲讲这其中的道理。

  韩跃捏着下巴琢磨半天,想着这蚊香毕竟是个新事物,打开市场需要一定的时间,其中涉及销售的部分,更是有很多道道。

  要知道蚊香这东西大唐人可没见过,现在的老百姓普遍又穷,你要真傻了吧唧就这么拿到集市上,能不能开张还真是两说。

  所以,得有个章程,走个策略。

  韩跃组织了半天语言,终于把这其中的道理给豆豆讲了一番,小丫头听没听明白不知道,不过看向他的眼神却似乎有些不同了。

  “哇,相公你真是厉害,竟然懂这么多!”

  嗯哼,这就开始拍上了?韩跃瞬间得意,忍不住打了个响指,抬手在豆豆的脸蛋捏了一把。

  *******************************************************

  其实制作蚊香主要是前面的工序浪费时间,后面的烘烤还真花不了多少功夫,大约才两盏茶光景,所有的蚊香全部烘制完毕。

  整整三百大盘,看起来很有气势。没说的,产品出炉,下一步,装箱。

  忙忙活活大半夜,成功的喜悦还是让人很舒爽的。

  唯一有些可惜的是家里太穷,所以蚊香实在没有东西盛放,最后还是豆豆捻熟家产,从床底拖出一个小木箱子,据说是祖传的家具。

  小夫妻俩趁着火光,一盘一盘把蚊香朝箱子里放。

  “一文,一文,又一文,转眼就是一百文,嘻嘻......”每放一盘,小丫头嘴里便念叨一声,韩跃侧耳一听,明白了,原来这是在计数,产品还没销售出去就开始算计收益,这观念也太超前了。

  “豆豆,留下十盘不要装箱,相公要拿来送人!”

  “十盘?送人?相公你傻啦?好好的蚊香凭什么送给人家。”女人都是护食动物,小丫头也同样如此。听见韩跃一下子要送人十盘蚊香,顿时变得十分小气,双手一笼,牢牢护住箱子,撅着小嘴道:“不给,十盘就是十文,想要送人,除非你打死我......”

  “还打死你?瞧你那点出息!记住了,若想取之,必先予之,要想蚊香大卖,就得免费送人。”韩跃对这个小守财奴真是哭笑不得,估摸着一时半会跟她也讲不清免费营销的理念,无奈只好亲自动手,捡出十盘质量上乘的蚊香夹在腋下,抬腿出了屋门。

  “相公,天都全黑了,你又要去哪?”豆豆追到门口,弱弱的问了一声。

  “哎,长夜漫漫,难以入眠,又有蚊虫叮咬,令人不胜其烦。为夫心系村民,特取祖传秘方所制蚊香,此去师出有名,曰,送温暖!”

  “嘻嘻,相公你坏死了,不就是想让村里人先试用一下么,非要编出这样正式的话来,相公你坏死了。”

  哟嚯这丫头,还真是小瞧你了,原来什么都门清啊。

  豆豆嘻嘻一笑,可爱的吐了吐舌头,忽然眼珠一转,小声道:“相公记得先去田大叔家,田家大婶那人最喜小便宜,你送她家两盘,明儿一准能给吹嘘的满村皆知。”

  “知道了!”

  “千万别送给田二狗家,那就是个赖子,吃孙喝孙不谢孙的人呢。”

  “行了行了,勿须多说,一切都在为夫掌控之中!”

  “相公啊......”

  还有什么事啊,出个门絮絮叨叨半天,真是神烦,快说!

  “你早点回来,夜里黑,豆豆怕......”

  呃,好吧,盏茶即回!

  **********************************************************

  月朗星繁,柴门犬吠,韩跃凭着记忆,很快便来到田大叔家。

  要说农村的篱笆门就是高档,只需轻轻一推,顿时吱呀乱响,比按门铃还灵敏。

  “田大叔,在家吗?”

  “田大叔,睡了吗......”

  其实韩跃早就看到了人家屋里点着油灯,但是出于礼貌,他还是在柴门外喊叫几声。记忆里,后世的农村都是这样,晚上到人家串门,你得先在门口吭上一声。

  这是农家人淳朴的规矩,也是穿越者应有的礼貌。

  可惜的是,他小瞧了田家大婶的素养。

  “谁呀,大半夜的站在门口,号丧呐!”

  悍妇发飙,声震屋瓦,吓得韩跃一个哆嗦。

  若不是柴门里透出的灯光,他几乎以为是半夜遇见鬼打墙走错了路,生生到了谁家的坟头呢。

  壮着胆子,正要回话,只听屋里那悍妇又是一声暴喊:“串门子(农村土话:傍晚到邻居家玩)就进来坐坐,站在门口瞎嗷嗷,不怕招鬼啊。”

  “你家还用招啊?”韩跃翻了个白眼,推开柴门进院,几步到了堂屋。

  屋里放着好几个大木盆,泡了很多衣服,看来田大婶又接了不少活。

  此时她正坐在盆前对着搓板猛搓,韩跃进来,她连头都没抬。

  “说吧,韩家的小王八蛋,大半夜的猫过来,又憋着什么屁呢?先说好,借钱没有,有也不借给你这小王八蛋。”

  不愧是大唐悍妇,才一张嘴,就能把人噎死。

  韩跃略微有些上火,心想大爷我纵横后世街头,何曾受过这样闲气,正待反唇相讥,哪知悍妇开口如机枪,接着又道:

  “要是缺粮食吃的话,自己到瓦缸里装,算借的,来年记得还就行......”

  嗯哼,一句话,瞬间又把韩跃的不爽给噎了下去。

  多么淳朴的话语,多么厚重的乡情。

  这一刻,韩跃忽然觉得,田大婶虽然彪悍了一点,但是这为人其实也还不错。

  “可怜小豆豆做了你的童养媳,一年也吃不上几顿饱饭,老天爷啊,你怎么不打雷劈死这小王八蛋。”

  卧槽,爷失算了,我收回刚才的想法,这就是一个口无遮拦的悍妇,老子咒你生儿子没屁股眼。他这边正发咒赌誓,不曾想旁边一个七八岁的小屁孩,光着屁股蹲在地上,小手指着刚拉的粑粑叫道:“韩跃叔你快看,我刚刚拉的粑粑,冒出好多热气......”麻蛋,瞬间给他打脸,韩跃顿时傻眼。谁说人家生的孩子没屁股眼,没见小娃娃都是个敢在堂屋里拉屎的货。

  那一团米田共热气升腾,好大的一大堆啊。

  “怂娃,又拉家里,老娘打死你!”田大婶顺手抄起洗衣棍,对着小屁孩就是一抽,顿时之间,娃哭娘叫,宛如唱戏。

  “这真是......真是热闹啊......”韩跃无语问苍天,只觉得一脸懵逼。

  这时候,只见里屋的门帘子一掀,田大叔赤着脚走了出来。

  二话不说,抬起巴掌先给小娃娃抽了几下,一家三口旁若无人上演了一出男女混合双打,怂娃哭的更欢实了。

  半晌,两口子才教训完儿子,田大叔甩了甩手,这才开口道:“韩家小三,大半夜的过来,是有啥急事?有事快说,村头村脚的没个外人,能帮的大叔绝不推辞。”

  男人说话到底还是稳重些,韩跃的尴尬瞬间缓解不少。不过他也学聪明了,知道跟农村人你别弄些虚的,有话直接说,什么事都不能含糊。

  “没什么事,这不夏天了么,蚊子多,惹人烦。自家秘方做了些蚊香,拿来给您试试,点上一夜,睡的安生。”

  说着,急忙从腋下抽出两盘,赶紧递了过去。

  “蚊香,那是啥玩意?”

  田大叔皱眉沉吟,眼睛直愣愣瞅着手里的圈圈,不停的砸吧着嘴。农村敦厚汉子,对于没见过的事物,断然不敢妄下结论。

  田大婶也凑过来细看,不过她更不堪,听见是秘方做出来的东西,吓得连摸都不敢摸一下,就这还悍妇呢,韩跃忍不住鄙视一番。

  “此物,弯弯曲曲,像是,嗯,像是......”田大叔继续纠结,看那模样,很想总结出一个形容的词汇。

  要说还是人家小娃娃聪明,张口就来,一说就中。

  “阿爹阿爹我知道,这个东西弯弯曲曲,像是拍扁了的粑粑!”

  “我就说嘛!”田大叔咧嘴一笑,双目放光,与田大婶四目相对,齐齐点了一下头。

  下一刻,大唐悍妇的叫嚣声直传天外,宛若炸响了无数个霹雷:“韩家小三,你拿两坨粑粑上门,是何用意?”

  “粑粑尼玛啊,你家蚊香才是粑粑。”

  韩跃吐血三尺,深感纠结,了无生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