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你们等等,这老汉我能治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1933 2016.12.29 23:57

  巍峨长安城,繁华在西市,这里是城中最大的商业区,有大唐最大的骡马市,有大唐最大的布匹市,有大唐最大的柴米市,纵马长街,入眼所见,五步一家酒家,十步一间店铺,高楼林立鳞次栉比。

  西市本是整个大唐最喧嚷繁华的地方。然而最近一阵子,这里却变得有些萧条。

  天太热了,除非必要,谁来逛街?商贸之所以发达,是因为逛的人多,如果缺少了客户群的参与,商户再多又有个屁用……

  ……

  刘老汉挑着一担粟米饼有气无力的沿街走着,天热人少,他珍惜每一个客人,不停的吆喝叫卖。

  可惜燥热的天气似乎让人的胃口也变差了,整整一上午功夫,饼子也没有卖出去几个。

  日近中午,头顶的日头越发毒烈,刘老汉感觉又累又乏,他叹一声气,挑着担子慢慢走到一家铺子门口,准备借着屋檐的阴凉喘口气。

  这家铺子也没什么客人,店里的掌柜和伙计嫌弃房里太热,此时也蹲在屋檐下纳凉。

  店铺旁边是一个凉茶摊,整个西市萧条,唯独他家生意倒好,两张桌子七八条凳子,上面做了十来个茶客,估计都是逛集市累了渴了,来这里买一碗茶水喝。

  刘老汉也渴得很,他挑着担子走了一上午,再加上不停的揽客吆喝,嗓子早已干裂的快要冒出烟来。

  他瞅了一眼茶摊边上的牌子,见上面用木炭灰画着一个茶壶和一个大碗,茶壶和茶碗下面,又画着三枚圆形方孔的铜钱。

  这是招牌,代表着一壶茶水要三文铜钱,来西市的人大多是走卒贩夫又或者平民小户,大家基本不识字,所以这里的摊贩招牌一般都是用直观易懂的画来表示。

  “三文钱一壶啊,顶的上我两个饼子钱了,这茶摊心黑嘞,天这么热,茶水卖这么贵……”刘老汉砸吧砸吧嘴,又摸了摸装钱的口袋,最终喃喃自语咕哝一声,强行让自己不去想口渴的事情。

  没办法,家里还有三个娃要养活,渴就渴点吧,钱不能乱造。

  相比口渴,他更担心货物卖不出去,在这样的大热天里,没有什么吃食能撑太久,一旦馊掉,那真是血本无归了。

  这一担粟米饼,是他整整挨饿半个多月才省出来的口粮,昨晚家里婆娘忙活了大半夜才蒸好,原本想着换点钱财,想不到西市生意这么差。

  “老天爷这是不让人活呀……”刘老汉叹了一声,感觉嗓子越发干痒。

  这话引起了共鸣,只听旁边屋檐下一个蹲着凉快的伙计接口道:“可不是,这样热的天,老些年不曾见了,我一上午洗了五次脸,灌了三瓢凉水,肚子都撑爆了,现在感觉还是热。”

  “是啊是啊,天太热了,你看这西市上就没多少人,铺子三天没开张啦,这样下去生意还怎么做。”铺子掌柜的抱怨一声,拿着一把破扇子对着胸口猛扇。

  刘老汉听他三天都没有开张,越发垂头丧气:“这可咋办,我这一担饼子……”

  “人都快热死了,躲在家里泼井水都来不及,谁还跑西市上买东西吃?这位老哥,你这买卖怕是要亏!”旁边茶摊有位客人搭了句话,随即端起一碗茶水猛灌下去,吐口热气,仰天骂了一声。

  “这可咋办,这可咋办……”刘老汉喏喏自语,一张沟壑老脸满是愁容。

  那茶客心善,见他这副模样,忍不住掏出几枚大钱,道:“老哥,给我来几个饼子吧。天气热,家里婆娘也不愿下厨。”

  “啊,好,好,这就给你拿……!”刘老汉手忙脚乱的收了钱,从担子里捡出十个饼子用纸包好,面带感谢的递给茶客。

  老百姓淳朴,知道人家这是帮自己,十个饼子都选了成色最好的。

  那茶客接了东西随手放在桌上,跟着又端起茶碗大喝一口,闲扯道:“你们听说了吗,西市边上孙家面摊的老孙前两天中暑,差点热死了,要不是他那个败家儿子逛街时胡乱花钱买了一瓶什么水,估计人就没了。”

  “是吗?孙家面摊的老孙?他身体可壮实,怎么会中暑……”

  “这样的天,谁中暑都不是稀奇的事。哎呀,这卖饼子的老头怎么了,咋说晕就晕,不会是中暑了吧?”一个茶客正跟人闲扯,猛然听到扑通一声,他吓了一跳,回头而望,却发现是卖饼子的老汉昏倒在旁边。

  刘老汉因为心疼钱一直忍着没买水,烈日炎炎,当头肆虐,身强体壮的小伙子都撑不住,何况是他?。

  来西市逛的都是社会底层,越是这样的人心越善,众人也不怕被赖着,七手八脚将刘老汉扶起来,一个茶客倒了碗凉茶,捏开他的嘴巴灌了下去。

  “赶紧送医吧,这老哥年龄不小,光靠灌水怕是解不了暑气。”

  “送医有个屁用,东市的悬壶堂那么大医馆都没有解暑的方子,咱们这西市的药铺更加白搭,这老汉都口吐白沫了,我看怕是撑不住。”

  “是啊是啊!”一人接口道:“就算送到医馆去,估计也还是热死!”

  “那可咋办?谁认识这老哥,赶紧去给家里通知一声……”最先头那个买饼子的茶客有些焦急。

  茶摊老板插嘴道:“我看还是先去报告巡街的武侯吧,真要在咱们眼前热死了人,大家都要被拉去衙门过问,耽搁我生意。”

  那茶客勃然大怒:“人都出事了,你还惦记着生意,要不要良心?再说了这么大热天,武侯早不见影了,哪里去找?还是赶紧送医馆。”

  其他茶客也都气愤不平,纷纷怒视茶摊老板,吓得他脖子一缩,众怒难犯,他弱弱反驳:“总不能,总不能死我摊子跟前吧!我也是小门小户的做点生意,真要惹上这事,家里就塌了啊……”

  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都不容易,这茶摊老板未必就是坏人,只是有苦难言罢了。

  “懆你的娘!”茶客义愤填膺,破口大骂,此人显然是个急公好义之辈,眼见刘老汉口吐白沫,也顾不得呕吐肮脏,他弯腰一把将刘老汉抱起,怒道:“你怕担事,俺李冲不怕,给老子让开,俺送他去医馆。”

  “好样的!咱们也不怕担事,大家伙儿一起去。”其他几个茶客开口大赞,也有胆小的不曾开口,却耐不住良心谴责,从兜里掏出一把银钱,道:“我们给凑药钱……”

  ……

  俗话说的好,人慌易杂乱,病急乱投医。茶客们都是些升斗小民,很多人一辈子也不曾遇见过什么大事,突发此情,顿时显露出慌乱。

  好在那个茶客李冲还有几分果敢,大喊一声跟我来,抱着刘老汉便往外跑。茶摊旁边,众茶客有的跟随,有的住步,不时议论出声,纷纷摇头不已。

  场面嘈杂,吵吵嚷嚷,便在这是,忽然不远处响起一声高叫,急切喊道:“你们等等送医,这老汉我能治。”

  这声音一出,犹如敲响了净街之鼓,喧嚷嘈杂嘎然而止。

  众人闻声去看,只见有个面带油滑之色的青年一边大叫,一边快步而来,他手里举着一个大瓶子,也不知里面装的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