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0章 某家河北刘黑石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2389 2017.03.20 12:17

  忽博尔赤并不知道这些突然出现的人都是亡命之徒,他们并非唐朝的正规军,而是为了杀胡令赏钱。

  这些人只喜欢打顺风仗,如果他策马逃离人家肯定不会追,可惜他选择了留下,很快陷入了重围。

  蚂蚁多了可以咬死大象,虽然他勇武超群,但是亡命徒也不是普通人,甚至有几个绿林悍匪的武功并不输给他多少。

  一场厮杀,他砍死了十几个亡命徒,自己也浑身浴血,骑在马上摇摇欲坠……

  ……

  山丘之上,韩跃一屁股坐在地下,大口大口的喘气。

  终于赢了,但是这过程太也激烈,战场果然不是人待的地方。

  他抬头看了看炮区,发现十门红衣大炮的炮口都被变得通红,由于连续不间断开炮,炮管已经滚烫扭曲,几乎处于半报废状态。

  如果突厥人再硬撑一会,输得可就是他这一方。

  “侯爷,那些人在割突厥死尸的脑袋,他们这是要抢咱们的赏钱。”几个村民跳出壕沟,其中一人双手指着山下的战场大声报告,杀胡令一个突厥人两贯钱,这些村民眼见战果被人掠夺,眼睛几乎都喷出火来。

  这种情况早在韩跃意料之中!

  绿林人物如果不趁火打劫那还叫绿林人物吗?瓦岗寨那种英雄豪杰早已成了国公大将,现在大唐绿林都是些见钱眼开的亡命徒。

  不过他也不怕,这些人求的是财,暂时不会害命。杀胡令是李世民颁布的,想要拿赏钱就必须去找朝廷,而自己恰恰有着侯爷的身份。

  嗯,旁边还有个国公府长子程处默。

  有他二人在此,一旦亮明身份,那些亡命徒绝对不会翻脸。况且这一场仗足足干死了两万突厥人,这么多脑袋绿林人吃不下,韩跃这边的村民也吃不下,既然如此,那就共同瓜分吧。

  他挥了挥手,示意村民也下山去收割财富,果然那些绿林人物并不阻拦。

  其实韩跃错估了自己现在的威势,刚才的埋伏战又是大炮又是地雷,一场仗打的震天动地,煌煌天威亦不过如此。他不去找别人麻烦那些亡命徒已经偷笑了,谁会来找他炸刺……

  ……

  下午时分,突厥人的脑袋整整装满了八辆大车,血腥气浓重的几乎化不开。几个村民欢天喜地跑过来让他验收,韩跃捏着鼻子远远看了一眼,随即一脚踢翻了几个村民。

  让老子验收?

  滚你的蛋吧!

  割脑袋换钱纯粹是为了让你们发财,老子要想赚钱有的是办法,他强忍着恶心挥了挥手,让人赶紧把车拉走。

  回长安,换赏钱。

  村民们分成两队,一队护卫着装满脑袋的大车,另一队推着十门红衣大炮。几百个村民虽然衣衫褴褛,但是神情气质很是昂扬,道路两旁的绿林人物远远看着,没有一个人敢上来打劫。

  一个黑脸大汉咽了口吐沫,羡慕道:“几百个手无寸铁百姓,一场仗却干死了两万骑兵,赏钱大半辈子都吃不完,真是让人羡慕。”

  “羡慕也白搭,谁叫你没人家那个命呢!”旁边一人叹了口气,他悄悄一指韩跃,低声道:“看见没,那人就是闻名长安的少年奇才,短短不到半年,从一介白身封为侯爷。制蚊香,造水车,发明藿香正气水,研制行军肉,哪一样都是开古今之未有?这些老百姓命好生在了他的庄子上,想不发财都难。”

  “这么厉害?”那黑脸大汉一脸懵逼,他是个常年躲在深山的人物,对于这些事尚未听闻,抓了抓脑门道:“他只是个少年娃娃啊,搞出这么多东西会不会是作假?”

  “作假?你假一个我看看……”旁边那人嗤之以鼻,哼哼道:“水车就竖立在田家庄外的渭水河畔,蚊香和藿香正气水卖的满长安都是,还有那行军肉,据说已经被大唐皇帝采买为玄甲军的军粮。我有一个早年的好兄弟如今在户部当差,前不久我偷偷去长安与他一聚,听他说起那军粮供应一事。乖乖不得了,整整一万份行军肉,一年就得花费三十万贯,听说皇帝都很头疼,要用一种什么按揭的方式才能完成支付。嘿,连皇帝都要欠这少年侯爷的钱,你还认为他的事迹是在作假吗?”

  嘶——

  黑脸大汉倒抽一口冷气,忍不住道:“三十万贯,俺滴个老娘!”他双眼有些发直,憨憨道:“这少年侯爷赚了如此大一票,为啥还要跟咱们抢杀胡令的赏钱!”

  “人家那是要照顾百姓,他自己可看不上这点小钱!”旁边那人翻了个白眼,忽然压低声音道:“你可能还不知道,其实这杀胡令就是他献给皇帝的计策。一个人头两贯钱,满天下的绿林好汉都能跟着发财,咱们非但不能埋怨人家,反而要感念人家的好。”

  “竟然是这样!”黑脸大汉有些惊讶,再回头去看韩跃时,忽然对这个身材挺拔的俊秀少年多了许多好感。

  旁边那人道:“别看了,咱们身上都有黑底子,没资格投奔人家。唉,若是能追随这等人物,将来定会一飞冲天,可惜咱们当初选错了路。既然上山落草为寇,那就失去了回头的可能,现在后悔也是白搭……”言语之间颇多唏嘘,连割突厥人脑袋都有些提不起兴致了。

  黑脸大汉大摇其头,咧嘴憨笑道:“那可不一定!”他目光渐渐变得热烈,忽然低声道:“俺听说以前瓦岗寨的群雄也是草寇,结果后来都变成了国公大臣?俺虽然投身绿林,手上可没有染过百姓鲜血,若是诚心去投靠说不定就能被收留。”

  “那就祝你心想事成吧!”旁边那人拱了拱手,有些不甘心道:“我是不行了,早年杀人如麻,为了钱财干过不少坏事,如今想要回头已经晚了,唉!”他黯然一声叹息,情绪有些低落,拎着几个突厥人脑袋自顾离去。

  黑脸汉子同样对他拱了拱手,随后转身回头,忽然冲着韩跃高声叫道:“主公且慢走,某家河北刘黑石来投,还请收留!”

  这声音中气十足,犹如平地炸响了一个旱雷,许多绿林人物寻声而望,看到是黑脸汉子在发喊,顿时失笑出声。

  “这黑厮又要拜主公了,被人拒绝那么多次仍旧死性不改?他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出身,少年奇才又是什么人物,满大唐的世家贵族都不愿意收留他,泾阳侯岂会为了他这种莽夫自找麻烦……”

  韩跃同样呆了一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喊自己。

  他眼见一条威武大汉狂奔而来,那脸黑的简直比锅底还厉害,嘴里还一直嚷嚷着‘某家刘黑石来投’,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他长的很黑一般。韩跃噗嗤大乐,忍不住道:“刘黑石,这名字还真是恰如其分。”

  他正欲迎上前说话,旁边程处默却目光一闪,忽然伸手拉了他一下,低声道:“好兄弟你可听清楚了,这个汉子名叫刘黑石,是河北的人……”

  “河北的人?”韩跃微微一怔,他看了一眼程处默,隐约有些明白结义兄弟的意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