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零六章 你这小子好大福分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3182 2017.03.02 22:03

  秋风未动蝉先觉,暗算无常死不如。青山只会明今古,绿水自有恶人磨。

  气运这个东西听起来很是高大上,现代人很是不理解,总觉得这是神神叨叨的迷信。

  但是这个东西的的确确存在,乃是古老中国最宝贵的学问。

  它其实不是玄幻,而是宇宙运转的规矩。什么是气运,简单点说就是运气,运气好的人,干什么都一帆风顺,运气差的人,喝凉水都会塞牙。

  比如古代大将出征,必要拜天地四方,现代人以为这是求个吉利,古人却知道它有独特的奥秘在其中。圣贤有云,时来天地皆同力,远去英雄不自由,大将军出征向天地求运气,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再比如大家都熟悉的老流氓程咬金,这家伙一辈子顺风顺水,打得仗比任何人都多,但是无论胜仗败仗,他却从来就没有性命之忧。

  为什么呢?民间传说这家伙有土德气运庇护,所以只要脚踏大地,他就不会战死,因为土德气运会源源不断保佑他。有一回程咬金被敌人抓住,挂在旗杆上晒了三天三夜,敌军都以为他死了,结果有个蚂蚁含了一点土爬到旗杆上送给程咬金,竟然保留了一命。

  但是这老流氓最终怎么死的呢?他死在铁山!古代有大将犯地名之说,虽然铁山这个地方到处都是土,但是它的名字却叫铁,所以程咬金在此处没有气运保护,以八十三岁高龄出征,战争赢了,他因兴奋长笑而跌落马下,竟然摔死了。

  这就是运气衰落的表现。

  比如韩跃用气运买东西花光了存货的那几天,当时他就很倒霉,又是被人绑架,又是惹了罗静儿,明明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全都摊上了。

  气运,虚无而缥缈,但却真是存在,时刻左右着天地自然,宇宙人生。

  现在韩跃却说他身具气运,李世民和长孙如何不能吃惊。

  “臭小子,有些话可不能乱说。小心气运反噬遭到果报……”李世民面带怒色,长孙也很紧张,双手十指乱动,分明又有揪他耳朵的迹象。

  这两口子显然是在担心韩跃。

  自古至今,唯有皇家才是真正信奉气运之说的人,因为他们真的懂。

  气运反噬真的存在。春秋时期的孔子是圣人,他身具教化天下之气运,有一回夜宿土地庙,曾弯腰礼拜神像,结果神像立时碎裂,因为土地公当不起圣人一拜,气运反噬之下连神位都被剥夺。

  长孙气的脸色都有些发白,终于还是一把揪住了韩跃耳朵,责骂道:“我叫你吹嘘,我叫你吹嘘,身具气运这种话也是能乱说的,你还想不想好了,你这是要气死我啊?”

  韩跃被她揪的哇哇大叫,偏偏李世民在一旁虎视眈眈,给他个胆子也不敢反击,只能不断讨饶道:“娘娘饶命,臣说的都是事实,我真有气运在身。”

  “你还敢说!我打死你……”长孙柳眉倒竖,气的几乎要昏厥过去,她使劲拧着韩跃耳朵,眼见这小子疼的脸都抽搐变形,然而却还是口口声声说自己有气运,她又是生气又是害怕,心中没来由一痛,泪水汹涌而出。

  倒是李世民看出了端倪,伸手拦住长孙道:“观音婢先别着急,这小子生性油滑,绝不会为了一个谎言而硬挺,他被你揍成这样还在坚持,朕倒忽然有些信了。”

  长孙微微一呆,她有些不敢相信的去看李世民,却见丈夫悄悄向她使了个眼色,蕴含深意不言自明。

  韩跃趁她发愣之机一甩脑袋,将耳朵抽离长孙控制,眼泪汪汪道:“娘娘,臣这耳朵要是再被您揪上几回,不用气运反噬臣就能疼死。”

  长孙却不管他喊冤,冷着脸问道:“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就是身具气运呗!”韩跃一边揉着耳朵,一边慢慢后退,瞥见长孙又有发飙迹象,这才连忙道:“臣真不是吹嘘,这事是一个老神仙跟我说的。”

  “老神仙?”长孙微微一怔,随即俏脸变色,怒斥道:“又在胡说,世间哪里有神仙。我打死你说谎的这小猴子……”

  “娘娘且慢动手,您误会啦!”韩跃缩着脖子连连后退,嘴中大声解释道:“臣说的神仙是形容这人很深奥,很奇特,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的意思。并非您理解的那种飞天遁地的神仙……”

  他担惊受怕解释半天,长孙面色才稍微好看,不过仍然追着问道:“那人到底怎么说的?他说你就听吗?不会是江湖骗子吧?”她一连三次发问,明显很是担心,韩跃看她这般在乎自己,倒有些不好意思责怪她老拧自己耳朵,无奈叹息一声,开始编造谎言。

  是的,编造谎言!

  编一个能解决他突然变换了性格,从一个卖妻买玉的人渣,变成能够发明水车、蚊香和大炮之奇才的谎言。

  其实这个谎言他早就想编了,只是一直在思考利弊,所以才一直拖着。

  但是现在不能再拖了。

  他以后还要弄出更多的东西,蚊香、烈酒之类还好说,大炮也能想办法婉转,毕竟只是落后的红衣大炮,但是古怪店铺只有这些吗?

  如果再弄出更猛的东西,到时他该怎么解释?

  一个农户出身的小儿,突然变成了通天彻地的奇才,这种诡异之事任谁不会怀疑?

  所以,这个谎言必须得编,而且首先要骗过皇帝和皇后。只这两口子认可了,他才能解决后顾之忧。

  “陛下!娘娘!”韩跃忽然拱了拱手,他状似回忆道:“说起来这事很是离奇,简直超出正常人的理解,所以臣才会称呼那人为老神仙。陛下,娘娘,想必您二人都曾知道,臣在几月之前还是个人渣,无赖,活脱该死的无良儿……”

  “谁说的?”长孙忽然开口打断他,有些气愤道:“谁敢说你是人渣的,本宫这就去打死他……你只是从小受苦缺少教导,所以才稍微有一点点劣迹,这算不得什么大错,况且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以后不准再这么说,听到没有……”

  “卧槽!”韩跃直接傻眼。这什么情况?只不过形容一下前身而已,我自己都没有生气,您这一脸苦大仇深是要闹哪样?还稍微有一点点劣迹,卖妻买玉这种恶心事要是小劣迹的话,那大劣迹岂不是要拔鸟日天?

  他满脸纠结,一时不知该如何继续往下说。好在李世民在旁边解了围,淡淡道:“观音婢切莫生气,先听这臭小子说话,朕现在越来越好奇,那一夜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有皇帝阻拦,长孙这才放过韩跃,话题再次继续。

  “臣以前混混无良,就在四个月之前的那个晚上,因为想要买一块玉而媳妇不给钱,所以将豆豆暴揍一顿,抢了她藏钱的瓦罐连夜出门,结果却在路上遇到强人,被一棍子打晕在臭水沟里……”

  这段故事是他最初编造的谎言,如今满长安基本都知道,李世民缓缓点头,长孙则是满脸疼爱,不过两口子这一次倒没有打断他,示意韩跃继续往下说。

  “那夜臣在臭水沟边醒来,只觉得眼冒金星头疼欲裂,兼且衣衫沾了臭水,闻之让人呕吐。臣爬出水沟仰躺地上,感觉浑身没有一丝力气,只能对着夜空大口喘息。”

  这一段是他穿越而来的真实场景,当时确实就是这么凄惨,李世民听了脸色有些变化,长孙却早已满眼泪花。

  “孩子,真是苦了你啊……”女人果然都是水做的,总是听不得这些凄凄惨惨的东西,皇后也不行。

  韩跃却不敢去招惹她,免得又被打断,他继续道:“臣还记得当时情景,夜风微动,星空浩然,天上挂着一轮好大的明月。就在臣躺在地上喘息之时,忽然感觉眼前一晃,竟然有个人出现在臣身边,他弯腰附身看着臣。因为贴得太近,臣头顶的月光都被他遮住。”

  长孙啊了一声,虽然明知韩跃现在好好的,仍然忍不住问了一句:“他没伤害你吧。”

  韩跃仍旧不理她,生怕被皇后带歪话题,接着编造谎言道:“这个人相貌好生奇特,生了一个大脑袋,面容苍老,目光却炯炯有神,他盯着臣看了半晌,突然仰天哈哈大笑,一把抓起臣的手臂乱摸半天,越摸越欢喜,当时臣都吓尿了,以为遇见个变态老头,结果却听他开心的大叫:好得很,好得很,老夫活了整整一百岁,终于在临死之前找到了传人,贼老天,这一次看你还怎么赢我。”

  谎言编到这里再也编不下去了,毕竟是凭空想象,语言上难免有些疏漏,韩跃停下不说,目光悄悄打量李世民和长孙,想要看看这两口子是什么反应。

  结果这一看,却发现了奇怪之处。

  李世民双眼放光,长孙满脸激动,夫妻两个竟然有种磕了药想要嗨起来的架势,着实让韩跃有些疑惑。

  “小跃,你是说…你是说……”长孙说话都有些不顺畅,语气显得很是忐忑,仿佛很是欢喜,又怕韩跃是在骗她。

  李世民则干脆的很,直接一把抓住韩跃,大声问道:“臭小子,你刚才说那人生了个大脑袋,还自称活了一百岁?”

  “是啊,难道有什么不对?”韩跃硬着头皮回答,没办法,谎言已经编了,现在改口那可就是欺君。他小心翼翼去看李世民,哪知皇帝突然哈哈狂笑,指着他鼻子道:“你这臭小子当真天大的福分,啊哈哈哈,朕甚开心……”

  “咦,这是什么情况,一个谎言也能骗你们相信?皇帝应该不傻啊。”

  韩跃茫然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