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昏迷后的见闻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3168 2016.12.06 23:58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韩跃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同时也可能是有史以来最痛苦的梦。

  天地之间,一片寂静,寂静的让人害怕。

  他仿佛立身于一处不可名状之地,这里没有上下四方,似乎也不存在时间和概念,茫茫然让人无助,昏昏然让人孤独。

  他大声呐喊,却发现无论怎么竭嘶底里,却都听不到一点回声,仿佛声音在这里失去了应有的作用。他极目远望,却发现无论怎么聚精会神,却都看不见一点颜色,仿佛视觉在这里也失去了辨别的功能。

  无边黑暗充斥空间,无尽土地伸延远方,阴冷晦暗的气息充斥四周,冥冥中似有混沌在翻腾。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忽然之间,韩跃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他隐隐猜测自己应该是被撞的很严重,导致自己的意识正处于一种濒死状态,所以才会在这种诡异的梦境中。

  韩跃想起以前在网上看过一篇文章,名字叫做《濒死之人会经历什么?》,说的就是人在临死之前经历的各种光怪陆离之事。其中一种描述,似乎就是他现在的状态。

  “身处冥冥未可知之地,不见天地四方,也无乾坤宙宇,据说这正是灵魂即将离体时所经历的景象。那么,我现在就快要死了?”

  世人皆喜生畏死,生死之间有大恐怖,所以都要垂死挣扎,不愿就此沉沦。

  韩跃开始拼命回忆那篇文章,想着其中对于濒死景象的描述,因为那篇文章说的都是死而复生的例子。也就是说,只要他根据那篇文章所说的方法去做,就有可能会死而复生。

  “人在遇到这种情况之时,断然不能停在原地不动。因为会有一个光怪陆离的空洞突然出现把人吸入其中,那个时候可就真的没救了。”

  韩跃一边回忆文章的内容,一边迅速的奔跑起来。

  前方,似乎出现了一道门。

  那门无限巨大,上承青天,下接黄土,门上刻画着厚重,散发着苍凉,蕴含着古朴。那门看似很远,又似很近,冥冥中有一股神奇的引力,能够把人瞬间招引到门前。

  “这是生之门,我不应该死......”一种明悟无端出现在脑海,仿佛每个人天生就应该知道一样,韩跃不敢有任何迟疑,踏步便跨入门中。

  下一刻,他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破床上。

  “呜呜,相公,你可算醒了,吓死豆豆了!”一声呜咽悲凉,一脸梨花带雨,却是小萝莉看见他醒来,高兴的开始放声大哭。

  “别怕,别哭,乖丫头,相公没事。”

  韩跃吃力伸手,揉了揉豆豆的脑袋,猛然咳嗽一声,吐出胸中一口浊气。

  哼哼,奔马都撞不死大爷,我胡汉三又回来了。那个肇事的少年,咱们的帐,该清了。

  他发一声狠,目光冷冷,困倦袭来。这一次不是昏厥,只是身体伤势带来的疲累。

  也就在这时,只听门外一阵脚步踢踏,急匆匆闯进来一些军士,领头一个将军浑身甲胄叮当,面带担忧之色,几步便到了床前。

  “此次撞你,是我不对,想要何等赔偿,你尽管仔细分说。”

  这语气何等高傲?

  就跟后世有些土豪开车撞了人之后完全一个口吻!

  下车之后不问你伤的怎么样,而是直接一副高高在上的施舍架势。

  不但不想着救人,反而满脸不屑来上一句,哼哼唧唧道:“说吧,撞了你多少钱,本人等会还有个项目要谈,跟你们这些穷鬼拖不起……”

  这种语气别说是脾气火爆的,就是普通憨厚的老百姓都受不了。

  “撞我之后让我提条件,我说你麻痹啊我说,有钱人是吧,你给爷等着......”韩跃同样心中暴怒,咬牙使劲攥了攥拳头。他闭眼不去看眼前这人,心中琢磨如何报复对方的手段。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从早到晚。韩爷我不是什么君子,管你什么女扮男装的将军,这个仇,咱报定了。

  他闭眼不回答对方,对方顿时心中懊恼。

  罗静儿呆呆的站在韩跃床前,脸色有些发青,双手紧紧攥拳。

  从小到大,她自觉还没受过这样的侮辱……

  罗家虽然没落了,但是虎死不倒威,再加上表舅秦琼的照看,所以一般世家之人还真不敢招惹自己。更何况她天生丽质,兼且又武艺高强,便是在勋贵子弟中也颇受爱慕。

  从来只听人夸赞,何曾恶语骂当前?想不到今天不但被人骂了,而且还骂的如此难听。最可气的是床上躺着的这个少年满脸一副无赖样,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讨厌。

  世间之事就是这么奇妙,有一见如故的知音,也有拔刀死磕的冤家。误会真是让人无语,韩跃认为罗静儿太过高傲,罗静儿又觉得韩跃咄咄逼人。

  好嘛,大唐少女将军和后世穿越混混的第一次见面会如此失败,当真是初次才见面,相看两生厌,各自心里都很是不爽。

  韩跃是混混出身的痞子性格,他既然看一个人不爽,立马就会付诸实施。好在罗静儿不能这样,世家良好的教育、父亲名满天下的荣誉、罗家复兴崛起的责任,所有这一切沉甸甸的压在肩头,让她不能率性而为,必须克制隐忍。

  “算了,且由他去,自己总不能对着一个农村小子拔刀相向。”

  尽管非常厌恶韩跃,但是罗静儿还是保持冷静清醒。她选择性忽视了对方的嘲讽和冷漠,心头却产生一种悲凉。

  如今是多事之秋,罗家风雨飘摇,也不知道这一次朝堂之后,应将她罗家的将会是怎样的暴风骤雨。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活命尚且未知,又何必在意一两声辱骂?罗静儿只能这样开解自己,她幽幽一叹,从怀里取出一个荷包放在床边,柔声道:“小妹子,这荷包里有些银钱,你收下给相公买药吧。”这话却是对着田豆豆说的。

  “哼!”小丫头气呼呼扭头。

  罗静儿有些黯然,道:“你们别嫌少,说不定,这是我罗静儿最后一点钱财。”

  “坏女人,活该,咒你变成小乞儿才好。”豆豆依旧不理她,岔岔说了一句。

  “就是啊!”小丫头话音未落,韩跃便跟着补刀,语气还十分下流,道:“没钱装什么?头前是谁说无论要什么赔偿都随便提的?怎么着现在看到爷们一家人不好糊弄,又改走悲情路线啦?告诉你,不好使。”

  这也勿怪韩跃,只因他从后世穿越而来,后世很多有钱人开车撞了人明明能够赔得起,偏偏就故意装可怜绑架道德去赖账。

  但是罗静儿不会,她是个要强的女子,想也不想张口就道:“那你想要如何?赔偿多少不如划出个道来……”

  口吻竟然有江湖草莽的气概,压根不像个大家闺秀一般。

  韩跃有些傻眼,愣愣看着对方的破碎盔甲。

  这时才隐隐发现,盔甲上面还有干涸的血迹。

  这女将军刚刚打完仗?

  韩跃忽然伸手指指门口,语气却故意装成冷漠,道:“寒门柴扉,不留贵人,骑马的和种地的不是一路人,你要真想赔偿也不需要让我划出道来,如果非要让我划道,那就请你滚出这扇寒门……”

  罗静儿气的脸色发白。

  错非家教良好,又兼努力克制,韩跃能不能保得一命还真是两说。

  在古代,滚这个字的杀伤力很大!

  但是韩跃故意就这么说了。

  究其原因还是罗静儿有错,如果他醒来之后她能够好好说话,韩跃这人虽然睚眦必报,但也不会像刚才那般骂人。

  撞了人还一副高高在上口吻,搁在谁心里都觉得很憋火。若非韩跃看她是个刚刚打仗归来的将军,恐怕摆脸子比现在摆的还要冷。

  可惜罗静儿自幼出身豪门,从小到大只知道练武学艺,对于这些人际关系完全不通。

  于是乎,第一次见面不欢而散。相看两生厌,一拍两瞪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