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野狗的追求都比你高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2555 2016.12.16 22:14

  世界上什么速度最快?

  若是搁在以前,韩跃绝对是二话不说就能告诉你答案……飞火流星,霹雳闪电。

  飞火随风,稍纵即逝,流星如电,缥缈而不可捉摸。恍如刹那间的穿越时空,三十万公里每秒钟您了解一下。

  这种快,是韩跃坚持了两辈子的答案。

  然而现在,他的世界观崩溃了。

  如果你再问他一次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这样回答:“艹你麻痹,世界上最快的速度,就是朝堂大佬的变脸。上一刻还尼玛和风细雨,下一刻就特么电闪雷鸣,搞事情啊?”

  装逼犯韩老三咬牙切齿,捂着额头骂骂咧咧,对面秦琼冷哼着甩了甩手,上官仪则是一脸笑眯眯,淡然道:“这样挺好,看起来额角峥嵘,有种森然的霸气……”

  “森然个鸟,小爷这是被你们打的,还额角峥嵘,这叫肿!”

  韩跃骂骂咧咧,忿忿不平,正待开启怒喷模式,好好来一波嘲讽,哪知对面秦琼料敌于先,猛然一瞪大眼。将军杀气,岂是等闲,老装逼犯吓得一个哆嗦,生怕又要挨揍,讪讪一笑不敢出声。

  正尴尬着不知道找什么借口下台阶,忽闻一阵肉香传来,耳听田大婶一声叫喝:“出锅嘞,吃肉喽……”

  哼哼哼,算你们两个运气好,咱们先吃饭再说。

  威武不屈瞬变臊眉耷眼,这死不要脸的货一点也不觉得丢人,谄媚低笑着恭请上官仪和秦琼入座。

  一席宴,上百人,再加上宣旨随队的二十个士兵,规模好不庞大。

  可惜的是桌子只有两张,其中一个还是临时从田大叔家借来的,三条腿长一条腿短,需要用石块垫起来才能平衡。没办法,韩跃发家速度太快,物质文明跟不上赚钱节奏,家具压根没来得及置办。

  好在关中人吃饭喜欢蹲门前,也不太讲究这个,要不然的话,光是上百人吃饭所需的桌椅板凳就够韩跃头疼半天。

  开饭,吃肉,喝汤,上饼子。

  几个妇女抬着一筐筐打好的死面饼子过来,大人小孩随吃随拿谁也不限量,自从水车磨坊投入运营以来,死面饼子早已经成了韩家庄的主食。

  村民们各自从家里拿来碗筷,田大婶手持一把大勺站在锅边。要说人家悍妇做事就是大气,不管是谁举碗过来都是满满一勺,有肉有汤热气升腾,每次盛完还不忘喊一嗓子:“不够再来,给老娘蹲门外吃去,记得谢谢韩家老三的好,不然老娘活劈了你……”

  韩跃正好也来盛饭,闻言一个趔趄,凝噎无语问苍天。

  “这老娘们彻底没治了,连拉拢人心都搞出一副座山雕转世的架势,秦琼都没你这么生猛。照这样下去,不用半年韩家的名声就得臭大街!”

  抱怨归抱怨,他也知道韩大婶就是这样的货色,指望她哪天能跟你来个手捏兰花巧笑嫣然,不好意思,这样的情况你只能去梦中寻找,而且就算是做梦都得梦上个好几百年,还不一定能够梦得到。

  算了,彪悍就彪悍吧,又不是我女人,且随她去。

  韩跃翻了个白眼,手中大碗向前一举,道:“大婶,猪大腿骨给捞半根,不要肉……”

  话音未落,只听咣当一声,感觉手中一沉,碗里已经盛的满满当当。

  要不怎么说大婶就是大婶呢,动作永远那么干净利落,可惜领会能力差了点,老子要的是带骨髓的大骨棒,你给我满满一大碗瘦肉算怎么回事?

  “大婶,我要的是骨……”韩跃端着碗弱弱反抗,话才说出一半,便被田大婶暴喝打断:“要什么要,杀一口猪请人吃饭你心疼了还是咋地,专门跑过来恶心人?好好的肉不吃,非要吃骨头,野狗的追求都比你高。滚回屋去好好吃肉,还有,招待好朝廷的官……”

  野狗的追求?尼玛!

  韩跃白眼一翻,气的面皮发鼓。可惜他虽然封了爵,田大婶却仍然不怕,只见这娘们大勺子一轮,霸气逼人,杀意四射,韩跃呛啷啷倒退几步,待他反应过来之时,发现已经端着碗回到了堂屋。

  “大婶啊,我真不是心疼,我只是不想吃肉,大骨棒子才好吃……”他再次弱弱分辩,可惜田大婶根本不听。

  无奈之下,仰天一阵长叹,低头却只能吞声。

  至于回去跟田大婶叫嚣放对,那是万万不敢。一来这娘们出于无心,二来人家膀大腰圆。最重要的是第三条,这娘们好恼羞成怒。

  没办法,总归人家是一番好心,农村人等闲见不到荤腥,人人都觉得肉重要。田大婶所作所为透着一种偏爱,韩跃连生气都生不起来。

  只是,我生平最爱的大骨棒子,还有那腻滑喷香的嫩骨髓……

  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其中痛苦有谁知?

  韩跃叹息一声,默默端着一大碗瘦肉,面无表情的推给了秦琼。武将喜肉,自然不会推辞,接过来大碗举箸便夹,大锅炖肉肥而不腻,吃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

  看着人家这饭斗米肉半斤的架势,韩跃怎么也想不明白,后世那些穿越小说为何全把他写的身染重病?就这饭量还叫有病,那要没病的话得吃多少东西才算饱?

  上官仪这货也好不到哪里去,明明是个文官,吃饭却像个土匪。韩跃只不过出门盛一碗肉的功夫,老家伙竟然已吃了半个清蒸肘子,外加一盘凉拌羊脸,此时正对着爆炒羊肠猛撮。

  不但吃,还念叨,牛逼吹的那叫一个离谱。

  “菜也就勉强可口,而且有肉无酒,否则的话,这样的肘子老夫还能再吃一个……”

  这话说的真不要脸,韩跃有种想把盘子扣他头上的冲动。

  吹牛逼的常见,没见过这么能吹的!一个肘子三斤多,你还再吃一个,信不信撑死你这老货。

  相比之下还是秦琼好一些,武将话少,秉承吃不言睡不语的古训,捧着一碗瘦肉稀里哗啦几下,大碗往桌上一放,抬手把嘴巴一抹,这便是吃完了。

  不愧是大将军,吃个饭都雷厉风行,给人一种时间紧迫的感觉。

  “拿来吧!”秦琼吃完饭后,忽然大手一伸。这话说的没头没脚,偏偏韩跃却了然于心,探手便从怀里拿出一本册子。

  秦琼也不答话,接过来随手一翻,脸上一阵错愕。他抬眼望了望韩跃,忽然郑重一点头,缓缓将小册子收好。

  起身,呼气,大踏步出门,扬长而去,渐行渐远。

  拱手,送别,慢悠悠回屋,笑意悠远,意味深长。

  两人这一番动作,仿佛毒品贩子接头,处处透着诡异。明白的自然便明白,不知者,猜测也是白搭。

  “吃饱喝足,多谢泾阳侯款待,天色不早,老夫去也……”上官仪直到秦琼走的看不见之后,方才慢慢起身伸了个懒腰,顺手拎起半只没吃饭的肘子,笑眯眯的出了门,施施然去了。

  “这老东西,临走还不忘吃喝,小爷咒你回家便撑死。”韩跃指着他的背影骂骂咧咧,忽然长长吐出一口热气,脸上现出三分释然。

  哼哼哼,水车制造之术终于交了出去。下一次你们再来,可就得准备挨宰了!

  “我手持钢鞭把你打啊,嘿,打死你个活王八……”

  淫.荡的歌声嘹亮而起,宛如抓了鼠的老猫,心情万分之得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