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3章 韩跃的情话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2360 2017.03.22 22:00

  百姓们拉着大车去兑换赏钱,韩跃却回到了田家庄。小荒山上的土堡已经建设完毕,他一路登山而上,发现山顶竟然有人在等他。

  罗静儿!

  少女一身戎装,她左手倒提长枪,右手抱着头盔,宛如一杆标枪立在那里。

  山风呼啸,吹得她秀发飞扬,夕阳如画,美人如虹,罗静儿一双妙目仿佛黑夜中的明珠漆亮晶莹,里面好似蕴含了一汪水。

  “你怎么在这里?”

  韩跃很是意外,如今突厥大兵压境,少女应该待在军中才对。大唐军中早有严令,无论将领还是士兵在战时都不得离营,违令者军棍四十,打死打残不论。

  韩跃有些担忧,李世民铁腕治军,可不会管触犯军令的是不是女人,罗静儿如果犯在皇帝手里一样要挨揍。

  四十军棍,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罗静儿似乎看出了他的担忧,淡然道:“你不用担心,陛下自领中军驻扎在渭水之畔,我现在属于左路军斥候队,任务就是四下游走探查军情。你这小荒山可以登高望远,正好适合我观察突厥人的动向。”

  “斥候军,来观察突厥人动向?”韩跃先是一呆,随即轻轻一笑,心中升起一丝异样的温暖。

  少女虽然如此解释,然而他却知道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小荒山高度不足百米,而且远离主战场,在这里登高望远能看到什么?除非突厥大军打到山下,否则根本发现不了敌情。

  她其实是在担忧他!

  果然罗静儿轻蹙着眉头,有些不悦道:“我四天前就来了,却一直没见到你。听豆豆说你带着几百村民去伏击突厥人,是也不是?”

  “不错,我确实去伏击了突厥人!”韩跃缓缓点头,呵呵笑道:“陛下颁布杀胡令,一个突厥脑袋两贯钱,我带人去凑凑热闹。”

  “你很缺钱吗?”罗静儿娇喝一声,面色薄怒道:“突厥人生性凶残,战场上更是刀兵无眼,你又不懂武功,为了钱连命也不要了吗?杀胡令才能得几个赏钱,你好好经营自己的产业岂不更好。”

  这等口吻颇有几分恨之深责之切的味道,像极了担忧丈夫在外涉险的小妻子,韩跃先是一呆,随即嘿嘿一声坏笑,心中很是得意。

  “乖乖,这是开始疼我了啊!”他心中自得,脸上不由自主便流露出来。

  罗静儿俏脸一红,她双目宛如蕴含了一汪清水,躲闪着不敢看韩跃的眼睛,嘴中强辩道:“你莫要乱想,我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不想你出事,我还要借助你振兴罗家,和男女之情无关。”

  这话分明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过少女没有觉察,韩跃当然也就装作没听出来,连连点头道:“是及是及,要借助我振兴罗家嘛,关心一点也不是坏事……”

  罗静儿忽然一叹,她看了一眼韩跃,有些落寞道:“我听说陛下和娘娘很是喜欢你,前不久亲自驾临小荒山,不但夜宿于此,而且还升了你的爵!”她说到这里再次轻叹,幽幽道:“我认识你之时你还是个口花花的坏蛋,想不到短短几个月时间过去,你已经是侯爷了,而我……”

  “想那么多干嘛?平白自寻烦恼!”韩跃插嘴打断她,淡淡道:“侯爷又怎么了?我还不是照样口花花,真要严格论起来,你罗家可是军事世家,祖上就出过王爷,你父亲也追封了国公……”

  “可是我罗家的爵位被夺了!”罗静儿有些激动,少女什么都好,就是不能提起罗家,一提就似变了个人,执拗道:“错是我犯下的,陛下却将父亲的爵位剥夺,一点也不顾念当初父亲为他出生入死,难道皇家真的无情?”

  “皇家何时有过情了!”韩跃淡然一笑,道:“不过此事我倒认为陛下做得对,你父亲已经不在了,纵有追封也只是虚名,他剥夺了你父亲国公爵位其实是在堵世家的嘴。不夺你父亲的爵难道处理你不成?你当初犯下的错误可不小,私自出兵,全军覆没,真要严格论起来砍头都够了,陛下虽然夺了你罗家的爵,但我认为他是在保你。”

  “他宠信你,你当然替他说话!”罗静儿有些恼怒,手中长枪重重一顿,高耸的胸脯不断起伏,显然很是气愤。

  韩跃道:“看看,这就开始不讲理了!”他弯腰摘下一根野草,顺手放在嘴角叼着,脸上却带着淡淡的笑,对罗静儿道:“咱俩最初也算不打不相识,我恨你骑马撞我,你恨我满嘴油滑,后来待在一起久了,渐渐感觉相处也不是太难。前不久你告辞前去军中,我竟有些不舍,每每夜深人静睡不着时,眼前不经意便跳出了你的音容笑貌,总是担心你在军中会不会出事,会不会被人欺负,吃的好不好,睡得可安详。”

  这情话说的厉害,虽然句句平白,但是温情脉脉。

  罗静儿先是一呆,随即俏脸飞速爬满红霞,她自由疯狂习武,于感情一事从未接触。后来年龄渐长,虽然生的秀美绝伦,然而因为武功太高,长安的纨绔子弟还真没人敢撩拨。生来十八岁,竟是一次情话也未听过,韩跃这一翻开口直说的她两腮泛红,胸口鹿撞,感觉耳朵边上一阵阵火烧。

  “你这人,竟会说些胡话……”她勉强瞪了一眼韩跃,瞥见对方脸带温柔笑意,登时觉得浑身一阵发软,嘤咛一声,急慌慌转过头不敢看韩跃。

  “丫头,我说这些话只想表明一件事,你在我心中很重要,以后再也不要讲什么我替陛下说话这种事了。如果哪一天你再犯了事,需要我在陛下和你之间做一个选择的话,我肯定会毫不犹豫扔下自己的侯爵,选择保住你。”

  “那不行!”罗静儿俏脸一寒,急急道:“将军百战死,尚不能封爵,你以为侯爵很容易得到么,万万不可轻言放弃。”她看了一眼韩跃,红着脸强忍羞涩道:“你的心意我已明白,但是千万别放弃爵位,我们…我们都要好好的过下去……”

  “当然要好好的过!”韩跃哈哈一笑,道:“你放心吧,罗家只不过被夺了爵位而已,又不是被朝廷一棍子打死,只要我找机会帮你立上几件大功,这个国公爵位很快就能恢复。”

  “立功?”罗静儿微微一怔,随即有些丧气道:“你指的是这次突厥入侵么?没用的,我现在被划到了斥候军中,只能探察敌情,却不能上阵杀敌,哪里有功劳给我们立?”

  “那可未必哦!”韩跃淡淡一笑,意味深长道:“岂不闻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探查敌情怎么了?若是能给陛下提供关于战争局势的精准分析,这个功劳可未必小了。”

  “战争局势的精准分析?那是什么……”

  韩跃哈哈一笑,忽然瞅着罗静儿自信道:“丫头,敢不敢跟我打一个赌。突厥人虽然大军入侵,大唐也厉兵秣马,但是这一场仗双方根本打不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