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户部授田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2506 2017.01.11 23:33

  诸天万界,气运争锋!

  这狗逼系统是这么给的通知:“莲花普度穷人命,焕然世界一片天,宿主经过一番努力,终于将小村升级成为大庄,系统满足硬件升级要求……软件方面,庄子升级成功,人口还会远吗?长安城里到处是无家可归的乞儿,随手一划拉一大把!鉴于宿主通过制造蚊香、水车和藿香正气水,名声早已远播,超过千人崇拜,获得一庄之圣贤业位!系统软硬件结合,同时满足升级条件,现予以解锁二级功能……”

  这系统够狠,此次升级之后似乎越来越人性化了,一番话文白夹杂,还大部分都是现代词汇,听得韩跃双眼直翻花花,差点以为又回到了后世。

  他来大唐也不短了,已经慢慢开始适应这个时代的生活……这里的淳朴,这里的落后,这里的争抢,这里的语言。

  现在忽然听到软件硬件这种词汇,还有升级解锁这些语言,脑子里一时有些混乱,仿佛忽然又穿越回了后世,那些车水马龙和喧嚷吵闹,那些灯红酒绿和大厦高楼,让他心神一阵恍惚。

  然而毕竟回不去了!

  来到大唐,就得好好过。

  无论世家也好,皇帝也罢,人活一世不就是不断与人交际的过程吗?赏赐或争夺,扶持或打压,都不过是生活的一部分。还是那句老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是混混出身不假,却从未曾向谁低头,世家想跟他耍狠,韩跃就用更狠的还击。他也不是天生刺猬,对谁都会炸刺。程咬金和秦琼踢他屁股的时候,罗静儿长枪指着喉咙的时候,甚至田大婶骂骂咧咧的时候他都能接受,只因这些人并不抱有恶念。

  我心有猛虎,在细嗅蔷薇!

  油滑,只是我的表象。

  这一次系统升级,他获得了千缕气运进账,加上之前节省下来的气运,总数达到一千零三十三缕,终于不用弯着腰做人了……

  ……

  万年县的两个小吏愁眉苦脸走在路上,在他们身后跟着一个骑马的中年官员,不停催促他们快点快点。

  大热天的赶路,汗流浃背,谁想出门?两个小吏心中骂骂咧咧,偏偏官大一级压死人,人家是上官,手里有衙门老爷的条令,他俩就算心中不满也只能从命。

  两个小吏还好,他们只是心中不爽。他们不知道的是,身后官员虽然一脸官威,其实却是满腹担忧心中打怵,比他们还不想赶路!

  此人名叫李俊生,出身陇右李家偏房,得家族之力推荐,目前在户部任职,乃是专门负责授田的干事。

  授田干事是一个油缺,平日不管去哪里授田,对方都早早有人来迎接,不但好吃好喝伺候着,临走还会有一些心意奉上,日子过得很是舒服。

  但是今天不行!

  他一大早便被户部郎中喊去,面带忧色的告诉他,今日必须去长安西郊田家庄,给新封的泾阳县男韩跃授田。

  这事顿时让李俊生心里咯噔一下。

  他自然明白怎么回事。

  有些事,终于还是东窗事发了。

  月余之前,陛下以水车之术封县男一人,并授三百亩土地。因着此事触动世家利益,族长当时传下话来,要他压下那个叫韩跃的新封县男授田之事。

  这本是触犯刑律的险事,户部官员一般不会这么干。但是他当时鬼迷心窍,认为对方左右不过一个芝麻大的爵位,又没有实职在身,而且还是农户出身毫无依靠,心想压下也就压下了,对方根本翻不了天。这么做不但能讨好家族,甚至户部郎中也很欣慰,一举而两得,何乐而不为?

  于是,授田之事便被他压了下来,将韩跃的授田文书狠狠压在了文案房最下面一个柜子里!

  一晃月余时光过去,他都快要忘记了,想不到走多夜路终遇鬼,今天终于事发。

  听说是国公程咬金在朝堂上发飙,不但揭发了户部压下授田之事,还辱骂了户部尚书长孙无忌,然后又和一帮世家出身的官员对骂,最后撒泼打滚指桑骂槐说陛下虐待功臣……

  户部官员们气不过,问他跟新封泾阳县男无亲无故,凭什么做出头鸟,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故意寻个事端,就是想扰乱早朝?

  哪知这滚刀肉无耻大笑,说是不久前刚刚逼着韩跃跟自己儿子结拜,现在已经算是他膝下义子,义子有难,做干爹的自然要出头。

  满朝文武都被他恶心的不行,耍无赖谁也不是他的对手,陛下大发雷霆,铁青着脸责令户部日落之前必须落实泾阳县男授田一事,如果不能完成惹得程咬金再闹,便要户部尚书长孙无忌引咎致仕。

  长孙无忌是国舅,让他致仕不过是恼怒之言,陛下真正意之所指,恐怕是他们这些出身世家的户部官吏……

  此时距离玄武门之变过去才不久,李世民杀兄杀弟之威犹存,想到当朝陛下屠刀将至,李俊生只觉得遍体生寒。

  他不敢推脱,更不敢耽搁,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去文案房取了压下的授田文书,然后又快马加鞭赶到万年县调动了负责本县授田事宜的小吏,三人一路赶往田家庄。

  田家庄属于万年县下辖,从县衙到村庄不过二十里,可惜两个小吏没有马匹,他就算再怎么催促,也只能骑着马跟在后面慢慢走。

  眼看日头已近中午,距离陛下限令的时间还有半日,偏偏授田之事需要到田间地头确认界线,这可是个耗费工时的活计,也不知半日时间够不够用。

  想到此处,李俊生额头越发见汗,他正要再催促小吏加快脚步,忽然隐隐听到大河水流之声,空气中似乎有一股湿气遥遥传来,耳听小吏恭声说了一句“大人,田家庄就在前面了。”

  他心中大喜,连忙抬头眺望,果然见得远处一条大河横亘,正是长安郊外渭水,一座新砖新瓦的村庄便在河边矗立,村中人流穿梭,屋瓦反射阳光,好一派繁荣景象……

  “这是?田家庄?”李俊生忽然有些不确定。

  因为压着授田一事,他此前曾经找人打询过田家庄的情况,据说这个村庄极小,满村不过几十户人家,全部人口加起来不过两百,然而眼前这个庄子却占地宽广,高屋宽街,窗明几亮,不但墙壁屋瓦都是全新,而且村中人头影动,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小村庄啊。

  倒像是一个商业发达的镇子!

  他是上官,万年县小吏自然想套近乎,见他怀疑连忙谄媚笑道:“李官爷有所不知,这里正是田家庄,几个月之前还穷迫潦倒的很,等闲有点身份的人都不愿意踏足。只因村里出了少年奇才,梦中得神人传授各种秘方,整村之人都跟着发了。哎,以前烂泥一样的地方,想不到短短几个月忽然就起来了,俺们村怎么就没有这种好事……”

  小吏们都是下层人物出身,见识浅薄,明明想套近乎,话没说几句就暴露了心中所思,开始羡慕起田家庄的现状。

  世人羡富畏贫,李俊生倒也理解,因此也就没有责怪说话乱七八糟。

  他现在担忧的是如何能早早见到那个封爵少年,又如何能说服他不去田间地头,赶紧把授田之事落实了。

  唯有这样,他才能在日落之前赶回长安,完成李世民陛下的限令。

  “看来,只好让那个韩跃占一些便宜了……”

  他摸着怀中的授田地图册,眼中满满都是不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