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夫妻双双把家还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4812 2016.11.30 17:26

  三碗面条而已,虽然份大量足,搁在后世也就二十块钱的事,但是在大唐朝却需要足足六枚大钱,韩越表示没有!

  人若穷了,志气便短,一文钱憋死英雄汉的故事其实每天都在上演。他恬不知耻的请求围观者付账,实在也是有些说不出的悲哀。

  曾几何时,我韩跃连吃一碗面也要乞讨了?

  面钱,最终是中年大叔付的。虽然他掏钱的时候眼神如此无良,仿佛看一堆狗屎般盯着自己,然而掏钱便是掏钱了,这年头兜里有几个钱的都是大爷,再加上韩跃还没弄清楚中年大叔跟豆豆的关系,所以决定战略性忍让,暂时装作看不见大叔那鄙视的眼神。

  一大碗羊肉面,足足得有二斤,稀里哗啦塞进肚子,饥饿渐渐消去。

  吃饱的感觉真好。

  此时正是三伏天,虽然日头有些偏西,但是毕竟炎热,小丫头捧着个大碗吃的香甜,瘦瘦的小脸蛋全是晶莹汗珠。

  韩跃吃完抹嘴,眼见丫头汗水涔涔,下意识撩起衣角帮她擦了一擦。

  “相公,呜呜呜……”小丫头抬起头来,眼睛里隐隐泛出泪花。

  卧槽不是吧,这就感动了?你们唐朝人的感情世界也太匮乏了吧?再撇撇中年大叔,虽然还是板着一张阎王脸,但是眼角深处分明也有几分释怀。

  看来,矫正一个人的厌恶认知,需要润物细无声啊,打枪的不要,悄悄的进行。

  “韩家小三,你有什么打算?”中年大叔饭量很大,面吃完以后,又向面摊老板讨了碗面汤,一边呼噜呼噜喝着,一边瓮声瓮气问着。

  韩跃眼尖,早看见他端碗的手背上青筋凸起,显然用力很大。不用怀疑,只要自己回答稍有差错,那口大碗绝对要砸到自己脑门上来。

  “回家,相公我们回家,好好过日子……”韩爷还没有发话,小丫头已经急不可耐的盖棺定论。

  望着她那渴望的眼神,亮晶晶的色彩,韩跃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这种人渣,也有享受一份温馨的时刻。

  他淡淡的笑了!

  此时无声胜有声,他只需要轻轻撩起衣角,帮小丫头擦擦汗就行了。

  “算你这怂娃还有良心……”中年大叔骂骂咧咧的嘟囔一句,然而这语气,却再也没有丝毫的杀气。

  韩跃长长吁了一口气,人形煤气罐终于摒弃了爆炸形态,自己小命暂时可保!

  ***************************************

  午后的阳光很是灿烂,这词在文人眼中是多么的美妙,然而落到普通人嘴中……

  干尼娘,贼老天你要热死老子啊!

  一路之上,骂骂咧咧之声不绝于耳,韩跃在骂,周边的行路人在骂,就连古板的中年大叔,也冷不丁的从嘴里冒出那么一两句。

  唯有小丫头开心无比,一手捏着个青草编织的蚂蚱(韩爷泡妞专用法器),一手紧紧挽着韩跃胳膊,笑靥如花,汗水湿漉。

  “吁,我说丫头,你能不能放开我,贴得这么近,想要热死咱俩不成?”韩跃像条大狗一般吐着舌头,抬眼望了望炎炎烈日,无精打采喘息。

  “我不……”小丫头不说还好,一说她,连另一只手也挽了上来。好么,这抱住自己的架势如此紧张,小妹妹你是要抓贼啊还是要偷人?

  “放开,男女授受不亲,如此贴紧,有伤风化!”既然劝解不成,听说循循善诱最适合萝莉。

  “我不……”小丫头依然坚决,虽然羞得桃腮粉红,小手却仍然不放。

  算你狠!

  韩跃无奈摇头,继续吐他的舌头。

  韩家庄子在长安西郊,距离足足二十公里,在这个没有公交车,没有TAXI的大唐朝,委实算不得近路。

  古代赶路基本靠走,大户人家才有牛车,至于骑马?那是权贵才有的权利。

  一路上歇歇走走,浑身臭汗淋漓,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终于在日落西山的时候,到了地头。

  放眼望去,这是一个鸡鸣犬吠的小庄子,历史上八水绕长安,意思就是长安城周围全是河,这韩家庄子地处长安城西郊,不用说肯定要靠在一条河流旁边,依山傍水,倒也雅致。

  古人晚饭吃的早,天还没黑,家家户户已经炊烟袅袅,几条土狗在村头穿梭,十来个光腚小屁孩蹲在水里,那咋咋呼呼的打水仗声,让韩跃忽然有种回家的感动。

  中间大叔背着个褡裢,一路上从未说话,进了村子后更是一言不发,晃晃悠悠在前面领路,然后在一个破败小院子前踟蹰半响,最终长叹一声,推门而入。

  韩跃望着那狗啃一般的柴门,以为这就是到家了,正要抬脚跟进,却被豆豆一把拉住。

  “相公,中午吃食是田大叔请的,晚饭还去他家里蹭饭,田大婶要骂街的……”

  纳尼?这不是咱家?

  “天杀的的啊,六枚大铜板啊,老娘要给主家洗三天衣裳才赚的回来,你这没良心的,怎么就随手花了,韩家小三那种混账,你请他吃饭做啥?天那,老娘不活了……”

  柴门里传出呼天抢地之声,大唐悍妇发飙,声势十分骇人,韩跃和小丫头面面相觑,齐齐打了个哆嗦,然后落荒而逃。

  “田大婶是好人,就是嘴儿凶狠了一些!”小丫头心地善良,不忘解释一番。

  韩跃不置可否,任凭她拉着自己的手,眼角四下打量这个村落。

  穷,破!

  很穷,很破!

  门巷唯苔藓,谁言不称贫,家家户户都是树枝子围成个小院,土坷垃筑就得矮屋,上面苫点毛草,一扇狗洞版柴门,这特么也能住人?

  “豆豆,咱家呢?快到了么……”韩跃大是犹豫,生恐自己住的地方,也是这种狗窝。

  事实上,他多心了,韩爷怎么能住这种房子?

  “相公你傻了,那不就是咱家?”

  萝莉的语气如此傲娇。

  嗯哼,了解,听这意味,自己家应该强于别人。

  韩跃的担心暗暗回落,然而当他顺着小丫头手臂指点的方向望去后,瞬间,整个人都凌乱了。

  那是一条小溪,河水哗哗流淌,远处青山隐隐,周边虫鸣可闻!

  好一处依山傍水的地方!搁在后世房地产称雄的年代,这里建一栋别墅的话,少说也得大几千万才能拿的下来。

  河畔花园,多么美妙的词汇,可惜,这里是该死的唐朝。

  但见小河旁边,荒草浓密,其间一条小路,通向半间破屋。

  这尼玛,画风又不对了啊,说好的穿越土豪流呢?怎么突然就成了穷困虐主流了?神转折的太离谱了吧?日,这个乡村纪录片不能看了,老板呐,再换碟……

  刚才他发现村子里最穷的一家至少也还有一整间房屋,外带一圈木栅栏的小院子,为什么到了自己这里就成半间草房?孤零零立在荒草之中,若是门前插根白旗,半夜都能招出鬼来……

  “相公,你先进屋歇着,豆豆趁着天还没黑,再刨一会儿地,今年争取开垦五亩荒田,都种上!”小丫头全然没有身处鬼屋的惧怕,一张黑瘦瘦的小脸上全是相公归家后的欣喜,她一把将韩跃推进屋门,然后也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镐头,拎在手里急慌慌便要去刨地?

  扯淡,眼看天就黑了,赶了一下午路又累又饿又乏,不赶紧吃饭冲凉睡觉觉,大傍晚去开荒?这到底是唐朝固有的风俗?还是你们家一贯的规矩?

  可是,望着那瘦弱的身影,手里拎着一把沉重的镐头,那股欣喜十足的干劲为什么让人看了如此心酸?

  “丫头,你回来……”韩跃嗷嚎一嗓子。

  豆豆是个好姑娘,听见相公呼唤,急冲冲的步子顿时停住,只是,小脸上有些疑惑?

  “怎么了相公?”

  “你,你这是,要去垦荒?”韩跃不敢直视小丫头的眼神,目光瞥向不远处的荒地,那里,荒草纵横连绵,一直延伸到河畔,其间遍布石头土块,怎么看也不像是能种粮食的地方。

  “这荒地,还有开垦的必要吗?”

  一句话而已,本就是个语气助词,跟今天你吃了没差不多的含义,为什么小丫头的脸色突变,笑靥如花不再,瞬间变得发白。

  “相公,你别吓我,你不能卖地,你可不能卖地啊……”

  额?这是咋啦?我没说要卖地啊?再说就算要卖,这满眼的荒草卵石,又不像后世那样能建别墅,谁家瞎了眼才要。

  韩跃极其纳闷,正待开口解释一番,却见小丫头似乎撞了邪一般,整个人忽然精气神不在,似乎被瞬间抽走一般,软软的坐在地上。

  “相公,不要卖地,咱家的天字田都被你卖了,这十亩荒地,是咱们家里最后的一点产业,不能再卖了……”抽抽噎噎,凄凄惨惨,一张小脸已经煞白,就连那曾经泛着光彩的大眼,此时也忽然变得死水一片。

  这得是经受过多么恐怖的打击,心理才会如此脆弱?

  “豆豆,豆豆?”完了,这丫头魔怔了。

  喊了两声,小丫头毫无答应,只是在那里浑身打着摆子,一脸死灰的抽泣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老天爷不会这么好的,相公怎么可能会转了性子,老天爷不会这么好的……”

  这还没完没了了,小丫头看来吃苦太多,心理已经脆弱的如同玻璃,需要好好温暖一番。

  没柰何,韩跃只能施展一些手段。

  “豆豆,豆豆?”他几步走过去,一把将小丫头从地上抱起来。

  “嗯……”男人的胸膛,哪怕再怎么败类,仍然能让无助中的女人感到安慰。小丫头被人抱着,顿时感受到一股浑厚气息,略略有些回魂。

  “豆豆,你看,这一片荒地太大了,对不对?嗯,还知道点头,那就好,咱们继续……”

  韩跃使劲扳住小丫头脑袋,强迫她看着自己,然后尽量放平口吻,柔和道:“刚才你说,这片地足足有十亩,这太多了,你一个人开垦不过来……”

  “我能干!”小丫头一提到开垦土地的事,生气迅速恢复,仿佛要证明自己一般,枯瘦的小手又要去拿镐头。

  韩跃眼疾手快,抢先将镐头夺了过来,远远扔到一边。

  能顶嘴就好,说明心还没死透。

  “豆豆,你看,你还很小,而且还很瘦,对不对?女孩儿家需要做的,煮煮饭洗洗衣服就行,至于开垦荒地这种事,应该让相公来,对不对?”

  世间什么最美丽?未来的憧憬最美丽!韩跃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小丫头对未来生活产生美好的憧憬……

  果然,丫头小巧的嘴巴迅速张开,一双大眼睛圆圆睁开,仿佛听见了这个世界上最震惊的话。

  “相公,你说,你来开荒?你从来都不干活的啊……”

  卧槽,韩跃彻底对这幅身体原来的主人无语了,这得是人渣到何等地步,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合着这么多年,此人一直游手好闲,就靠一个小萝莉养活着?

  爹娘怎么教育的啊?杂碎!

  韩跃暗暗骂了一句,忽然反应过来这不管骂的多狠,最后好像都是在骂自己,于是悻悻然捏着鼻子,认了。

  眼望着不远处荒草中开垦出来的土地,陇平亩直,杂草绝迹,足足得有两亩上下,听这丫头话里的意思,竟然全是她一个人弄出来的,这得是多么恐怖的劳动量?

  甩了甩脑袋,不敢望深处想,生怕自己会暴走砍人,眼前还是先安慰小丫头为主,至于鄙视这具身体主人的事,日后再提,毕竟现在他就是自己。

  “丫头,你听好了!以前呢,相公有些混账,让你受了苦,但是以后不会了!你知道么,昨夜我打了你之后没有好报,在半路上遇到强人,被人打了一闷棍,这一棍子把我打醒了!相公决定,从今以后做个好相公,做一个能担当的好相公,做一个能让你享福的好相公……”

  这排比句用的,世界上什么最甜?

  不是蜂蜜!

  更不是加了糖的蜂蜜!

  这个世界上最甜的,是男人对女人的承诺!

  小丫头的眼神迅速活泛,一抹从未有过的神采突然从眼睛里闪亮而出,那是对于幸福生活无限的憧憬和渴望。

  天啦!相公这是怎么了?他他他,他从没有这么温柔过……

  还有还有,他说什么,他要开垦荒地,天啦,相公最讨厌干活的!

  这一刻,漫天神魔,神皇玉帝,包括那些有名没名的神仙魔鬼,全都被幸福的小丫头念叨个遍。

  “相公!”

  “嗯?”

  “昨夜你被人打了一棍子啊?”

  “是啊是啊,疼得很,都昏过去了!”

  “相公!”

  “嗯?”

  “那些打你的强人还能找到么?”

  “干什么?你想找他们报仇吗,小小年纪不学好,怎么能想打打杀杀的事儿呢,就算是疼相公那也不行……”

  “不是啦,人家想要感谢感谢他们……”

  “……死丫头,气死我也,过来,为夫我要家法伺候……”

  谢天谢地,连哄带骗,总算把小丫头从凄惶悲苦中拉了回来!

  更加谢天谢地的是,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哼哼,垦荒的事,明天再说吧!

  韩跃其实很讨厌干活,前世就是个混混,整天游手好闲偷鸡摸狗,种地这种事,只听人说过,还从没试过。但是他又不能不给小丫头一个承诺,否则的话,他很担心这个小萝莉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哀莫大于心死,尤其还是大喜之后的大悲!小丫头对于相公失而复得后的那种欣喜,让韩跃毫不怀疑的肯定,一旦自己给不到她希望,绝对会让这个花样年华的小萝莉迅速凋零。

  至于答应她种地的事,哼哼,从古到今,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亲自下田,哪里比得上指挥别人下田爽快。

  只需要有钱,或者,有权。

  当官暂时不去想,但是这钱么,韩跃望着身边满眼的荒草,得意一声长啸。

  眼前这些荒草,可不都是白花花的银子么!无论如何,咱也是二十一世纪过来的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