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生来我便穷人命,岂让他人一样穷?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4393 2016.12.01 09:00

  “丫头,闲来无事,我们做个游戏好不好?”

  “不要啦相公,豆豆要煮饭,方才我听得很清楚,你肚子又响了……”小丫头手脚麻利的收拾着锅台,和面,烧火,忙碌的像个小蜜蜂。

  “那我们一边做饭,一边做游戏好不好?”某人不死心继续诱惑。

  “好吧,好吧,不过相公你离锅台远一点啦,烟很大会熏着你!”

  “咳咳,真是个好丫头。”某人趁热打铁,先奉上一记马屁。“那么,咱们的游戏现在就开始喽!”

  “嗯嗯!”

  “这个游戏的名字叫做真心话大冒险,首先,由相公来提出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很重要,很严肃,是纯学术性的,所以你必须认真回答,不能敷衍……”

  小丫头呆了一呆,有些迟疑道:“相公,这也能叫游戏吗?豆豆从来都不骗你的。”

  额,好吧,还是直接问吧!圣人都说过,跟女人耍手段,吃亏的永远是自己。韩跃被噎的喘息不畅,决定放弃弯弯绕,直接大马金刀。

  “豆豆,你觉得夏天什么最可怕?”

  “夏天什么最可怕?”小丫头歪着脑袋开始琢磨。

  “比如,某些让人又烦又燥的事……!”某人目光闪闪,死性不改,又开始循循善诱。

  “啊我知道了相公!”小丫头恍然大悟。

  “是吗?”韩跃大喜。

  “最让人烦燥的事,就是每当煮饭时,瓦罐里的粮食总是不够……不过相公你不用担心,咱们只要多开荒,不卖地,家里粮食肯定会越攒越多!”

  卧槽!韩跃一个趔趄,差点栽到锅台里。

  举头看天,眼望苍穹,如此浩瀚星空良辰美景,丫头,咱能不能有点浪漫气息?哥哥我费尽心思好不容易开的话题,你一咕噜扯到粮食上面这是要闹哪样?

  算了,这丫头就不适合浪漫,还是直接上干货吧!

  伸手从锅台旁边拿起一把干草,递到丫头鼻尖,恶狠狠道:“闻闻,这是什么,知道它有什么用吗?”

  变脸变得太狠,吓得小丫头脸色有些发白,眼泪汪汪的。那双圆圆大眼睛更是写满担忧,仿佛是害怕老天爷又把以前那个凶狠的相公变了回来。

  韩跃见这丫头不经逗,连忙把脸色变回来,口吻放平和,手里拿着干草轻声解释:“这是艾草,学名叫冰台,算了你不用知道什么是学名,你只需要知道,相公有一种办法,能将艾草治成熏蚊子的宝贝,咱们可以拿它去卖钱。艾草这玩意河边到处都是,嘿嘿,小丫头,咱们这是要发啊……”

  豆豆呆呆的不说话!

  “怎么样,是不是很吃惊,是不是很厉害?”韩跃有些得意。

  “相公,艾草熏蚊子这个办法大家都知道,村里家家户户晚上都用这个的……”小丫头眼睛里的担忧有向惧怕发展的趋势,相公这是怎么了,艾草熏蚊这种常识人人皆知,他怎么也拿出来显摆?天呐,难道他被那强人打棍子之后,真的有些傻了?

  “嘿嘿,放心,我可没傻!”

  这回,韩跃是彻底得意了,他来到大唐朝之后先被劫道殴打,后被纨绔偷袭,再后来去骗程处默,又被人当傻子一般鄙视半天,各种出师不利,遭遇连连打击,现在终于逮住唐朝人不懂的地方,哪里还能不卖弄一番。

  他也不在意小丫头的胡思乱想,自顾自拿着艾草吹牛逼道:“别家的办法怎及得上我的手段?你说的那种艾草熏蚊方法我也知道,烟熏火燎,呛人十足。点上一夜,蚊子能不能熏死不说,整个人都熏得乌漆麻黑跟鬼一样,不用化妆就能去演昆仑奴……嘿嘿,也正因如此,才轮到咱们钻空子。豆豆你听好了,相公我郑重宣布,从今日起,大唐朝蚊香产业托拉斯正式成立……”

  小丫头天真烂漫,她听不懂什么是昆仑奴,也不知道什么是蚊香产业托拉斯,但是这并不妨碍她从韩跃的话里听出另一个讯息。

  “相公,你是说,你有办法消除艾草点燃时的浓烟,却能保留熏杀蚊子的药力?”

  “啊哈哈哈,正是如此!”

  小萝莉吃惊中带点崇拜的模样,让韩跃彻底嘚瑟起来。只见某人昂首站立,做出一副仰天睥睨状,手中一把干草挥舞,神色十分嚣张。

  不管在哪个时代,在女孩子面前装逼成功,总是让人有些兴奋。既然已经装逼,就要装的扎实,韩跃绞尽脑汁,再次憋出一首诗来,意为应景:

  白日苍蝇满饭盘,夜间蚊子又来缠。

  每到更深人定后,当真人憎鬼也烦。

  混混怎么了,看看后世社会,越是痞子流氓越是能说会道,好学生泡不到妞,口花花才有人爱……韩跃前世为了把妹,可没少在这方面下功夫,撇去他混不吝的性子不提,若单论肚子里的存货,小流氓们未必就输于清华北大的才子。

  这一首打油诗虽然粗鄙,但是胜在通俗易懂,就连豆豆这种没读过书的人都能明白,小丫头眼睛发光,亮亮的看着韩跃手中的艾草,忽然一个雀跃,从菜板上抄起菜刀,定定立在他身前。

  咦,丫头,你这夜半提刀,想要干啥?

  “相公,你且吃饭,豆豆这就去割艾草,天亮之前保证给你全割回来……”女人都是急性子,尤其是跟钱有关的事,既不冷静也不谦虚。还全都割回来?满大唐荒山野岭的艾草何止千万,你割的过来么。

  眼见小丫头手提菜刀,撂下句狠话便想出门,韩跃生怕她绊倒,急忙一把给人拉住。

  “你给我回来……”

  太吓人了,原本多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才听到一点挣钱的可能,这就要化身菜刀女侠了?日子还过不过了。

  菜刀夺下,扔一边,女孩儿家家的,动不动就拿家伙,幸亏是菜刀,要是剪刀的话爷就考虑开揍了。

  知道这丫头是穷怕了,所以表现的急躁了点,倒也不怪她。

  “豆豆,乖乖听话,咱们先吃饭,再干活!”

  “可是……”小丫头还想顶嘴。

  “可是什么可是,我说吃饭就吃饭!”韩跃哪能惯着她这毛病,二话不说,拉过来,手臂抬起,手指落下,动作却很轻柔,捏了丫头脸蛋一下。

  嘤咛!小萝莉一声娇呼,羞涩忸怩,脸上的红色瞬间没过耳根,捂着脸蹲了下去。

  “嗯嗯,瘦了点,手感一般!”韩跃品评一番,嘎嘎坏笑道:“赶紧起来去盛饭,伺候大爷我吃饱喝足了,给你做蚊香!”

  “我不,相公,你坏死了……”

  ***********************************************

  “相公,这就是蚊香么,黑乎乎的好难看呀!”

  废话,谁家蚊香白色的,没学问!

  艾草割了一大堆,趁着新鲜,同时也是抱着练手的目的,韩跃刚刚制作了一盘蚊香。小夫妻俩聚精会神趴在一张破桌子上,对大唐第一盘驱蚊用品进行了科学的实验和细致的点评。

  说穿了其实没什么神秘,无非是将新鲜的艾草捣烂成泥,掺入少量黏土并且搓成细条盘成圈,然后用火烘焙焦化,一盘大唐版蚊香便欣然面世。为了增加香味,韩跃又在里面掺杂了一些野茴香跟薄荷草。(这两样玩意别以为很高大上,混过北方农村的都知道,田间地头经常能看见)

  工艺虽然简单,但是效果不错,尤其点燃之后烟气很弱,屋子里却弥漫一股淡淡药香,小丫头抽抽着琼鼻四下闻嗅,直喜的眉开眼笑,一双远远大眼睛亮亮看着韩跃,目光如水,温柔可爱。

  “怎么样,纯天然无污染,比那些添加菊酯类化工品的东西强多了吧!”

  “相公,什么是菊酯类化工品?”

  “额……我也不懂!总之蚊香就是这么做的!”

  “相公,那今晚咱们不睡了好不好,这么好的东西,豆豆做一夜也不累……”

  “噗……可是相公我累!”

  ***********************************************

  不管怎么说,家有贤妻,如有一宝,老祖宗总结下来的词汇就是精粹,韩跃觉得应该遵从。没见人家一个瘦了吧唧的小萝莉都放豪言要做一夜了,韩爷堂堂汉子,焉能做那缩头乌龟。

  没说的,干活!

  趁着夜色,拎着菜刀(家传宝器在手,胆气顿时一壮),小夫妻俩出门右转,在河边割起草来。

  要说大唐就是大唐,什么东西都讲究一个大字,这漫山遍野的蒿草连绵成片,根本一眼望不到头,岂是一个茂密能形容了的?

  不但茂密,而且繁荣,各种各样的草类,简直不要太全。

  短短一会功夫,韩跃便发现了好几样宝贝。

  “这是?荠菜,不是吧都长这么高了,村里这么穷,没人挖来吃么?”韩跃望着眼前一颗巨草,叶子铺开足足有两个巴掌大,但见它位居群草中央,广有一席之地,那种傲视群草的霸气,让人怀疑这还是不是地球。

  一颗,两颗,三颗,卧槽那边还有,好大一片,密密麻麻。

  这是什么情况,唐朝人不吃野菜吗?这东西无毒味美,生吃都行,韩跃不相信就没有人试过。只要试过一回,就知道这东西的好处,焉能让丫长得如此嚣张。

  记忆里,灾荒年间,老百姓可是拿野菜当粮食的啊,韩家庄这么穷,怎么会放过这一片野菜?

  要知道,在后世,除了专门种植的荠菜,你到田地里压根就见不到野生的,一到季节,大姑娘小媳妇就挎着小篮子漫山遍野找,翻地皮一样给你拔了,那种绝户手段,兔子都能气的搬家。

  连后世都知道是好吃的东西,古人号称野菜半年粮不应该不懂啊?这是什么情况。

  韩跃有些纳闷,想了半天也没弄清其中道道,暂时只能归咎为唐朝人确实不认识。

  可是,再往前走几步,整个人又糊涂了。

  “这是,野韭菜?都特么打种了?”

  诡异了!

  韩跃可以肯定,荠菜没人知道还说得过去,但是这野韭菜满地都是就让人困惑了。

  是个人就知道,三国时期这玩意就是老百姓餐桌上的一霸,若说唐朝人不知道它,鬼都不信。

  “相公,那是野韭,开水一烫就行,可好吃了!”小萝莉正在哼哧哼哧的拔艾草,看见韩跃望着一地野菜发呆,顿时开口出声。

  “这东西你认识?”

  “认识呀,咱家粮食不够的时候,不都吃它么?”

  “那这荠菜呢?认识吗?”

  “认识呀,荠菜比野韭还好吃呢,就是不顶饿,哪怕吃的肚子滚圆,还是一会儿就饿。”

  “那是肚子里没油水,人又不是食草动物,光吃菜叶子可不行......”韩跃顺口解答一句,整个人却瞅着野菜发呆。

  奇怪了,既然豆豆知道荠菜和野韭菜能吃,想必这一片荒地里所有的野菜品种她都试过。一个小丫头片子都知道的事,村里面大人没理由不知道啊。

  怎么就放任野菜满地里生长,好多都打种了,已经过了能吃的阶段。

  这个疑惑,最终还是豆豆来做的解答。

  “这是咱家的地,十亩,都是!”小丫头每次说起地来,都是一幅有你万事足的神采。

  “嗯嗯,我知道这是咱家的地,然后呢?”韩爷化身好奇宝宝,继续追问。

  “没有然后呀!咱家地里长出来的东西,那就是咱家的收成,吃不完正好留种,缺粮食的时候拿它顶。”

  “村里人不来拔吗?这东西可是能吃的?”

  “怎么会,借粮是要还的呢!都知道咱家穷,村里人只要不是断了顿揭不开锅,谁来咱家借粮,那要给人戳脊梁骨的。”

  “借粮?拔地里的野菜,算借粮?”韩跃被这个词眼弄傻了,怔了一怔,半天才反应过来。

  胸膛之中,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

  这淳朴的古人啊!

  粮食,是命!

  野菜,也是命!

  命很重要,但是,在古人眼里,这世上还有比命更重要的东西。

  那就是,祖宗传下来的规矩。

  没有主人的荒地里,野菜随便拔,有主人的荒地,哪怕野菜吃不了打种,也没人去动。除非,你来找主人借。

  生来我便穷人命,岂让他人一起穷?

  古代老百姓的价值观就是如此淳朴,我过得不好,但是我希望你能过得好,我挨过饿,知道那种滋味,所以我不希望你挨饿,那种滋味不好受。

  韩跃眼睛发酸,不知为何,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

  后世之人,勾心斗角,只要对自己有利的,管你是谁家东西,先抢到我手里再说。所以有人说,那是一个人吃人的时代。

  而大唐,是一个人帮人的时代。

  穿越三天,韩跃本来对大唐是有一些抗拒的,但是这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能来到这个该死的大唐,实在是上天对他的一种莫大恩赐。

  大唐,这一次,我韩跃,是真的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