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前世母子?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2287 2017.01.29 23:58

  王凌云终于还是和太原王氏一起走了,抬着二房主母的尸体,带着阴冷与忿恨,也不知下一次又会有什么手段施展。

  他临走之时虽然面带微笑,但是回望韩跃之时那种森然的眼神犹如毒蛇,就算以韩跃万事不在乎的性格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整天被人盯着,仿佛头顶都被一片乌云笼罩,以后生活还怎么嗨皮的起来?

  韩跃忽然有些后悔,他炸王氏大宅还是炸的太轻了。他妈了个腿的,如果店铺能多卖一点高.爆.炸药该有多好,老子绝对会把王氏全家夷为平地。

  王氏大宅那一声巨响确实是他搞的鬼,当时裴矩曾问他为何晚到大理寺,韩跃回答说是去王家门口撒了一泡尿,其实不止撒尿,他还放了炸药。

  那一日王勋欺负小豆豆之时韩跃曾经发过誓,一旦获得更多气运之后,他绝对会购买炸药扔到王家。他做到了,整个王氏大宅前院被炸了个粉碎,宛如煌煌天雷,带给世人无限震撼。

  唯一可惜的是,烈性高.爆.炸药实在太他妈贵了!

  那个奇怪店铺真是个好东西,原则上什么东西都能购买,但是价格却高低不一。如果是符合这个时代特征之物,那么兑换的价格一般不高。比如他给罗静儿兑换了全套装备,虽然全是超一流的东西,但是由于份属冷兵之器,就算出现也不会改变时代进程,所以只不过支付了二百点气运。

  烈性高.爆.炸药不同,大唐时期连黑火药都没有,何况更高端的TNT呢?这玩意如果大量出现一定会改变历史格局,所以古怪店铺的售价极高。

  韩跃只不过购买了一公斤炸药,就清空了所有气运库存,如果单从气运角度来算的话,他其实已经是个穷光蛋……

  ……

  大理寺后院,一座古色古香的小亭子。

  亭子中有一张石桌,李世民、长孙皇后与裴矩三人成品字形坐着,韩跃则一脸苦笑站在旁边。

  不是皇帝不给赐坐,而是亭子里总共只有三个石凳,他年纪最少,所以只好站着。

  李世民手端一盏香茗,低头品了一口,然后长长吐出一口热气,仿佛浑身都在享受,淡淡道:“小子不用这么拘谨,朕又不是老虎,你破口大骂王氏的胆气哪里去了?”

  “陛下说笑了,您自然不是老虎。”韩跃讪讪浅笑,悄悄擦了擦额头细汗。

  以前只听说皇帝有不怒而威之势,他本以为那只不过是夸大其词,现在真正对上才知道,原来传言竟然是真的。李世民也没怎么他,甚至还和颜悦色而笑,但是韩跃就是有种呼吸紧促之感,仿佛自己的一颦一动都被某种无形力量所压制,无论如何也轻松不起来。

  见他仍是一脸拘谨,李世民忍不住微微一笑,转头对长孙道:“皇后你看,都说泾阳县男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不吝,现在看来传言有些不符啊。”

  长孙慈厚,低笑道:“陛下您就别再打趣,饶他一下吧。您赫赫君威逼人,他一个没上过朝堂的小孩子如何受得住。”

  “哦,皇后这是求情?”

  “便算是吧!”长孙轻轻点头,她看了一眼韩跃,剪瞳闪光,宛如蕴含秋水,轻声道:“臣妾也不知为何,一见这小子便有种发自内心的喜欢,仿佛上辈子他是我的孩儿一般,总是忍不住想要把他呵护在臣妾的羽翼之下。”

  长孙这话一出,不但李世民微微愣住,便连旁边的裴矩也满脸惊愕,他转眼看了看站在那里的韩跃,却见这小子一脸不爽,似乎竟有些嫌弃皇后乱说的想法。

  老头在心中迅速转过几个念头,忽然起身飞起一脚,嘴中骂道:“你这小儿当真该揍,娘娘欲收你为义子,此乃天大隆恩,还不跪下叩谢。”

  “啊?”亭子里同时响起三个惊诧之声,无论韩跃还是长孙皇后又或者李世民,脸上都有些呆滞。

  韩跃是不敢相信,长孙是有些吃惊,李世民则是微微皱眉,淡淡道:“裴卿,此言不可乱讲,废了君臣之纲。”

  皇帝如果想要收拢人心,可以给爵位田地,可以给金银珠宝,也可以给高官厚禄,无论给什么东西都是上位者的赏赐,只要一时不爽随时可以收回。但是让皇后收人当义子,这可是涉及到皇室宗亲之策,等闲不能轻易施行。

  裴矩呵呵一笑,他年高德昭,如今已七十九岁高龄,完全不怕不怕皇帝降罪,眼见李世民语带拒绝,顿时知道自己仓促了,微笑道:“原来是臣猜错了,唉,果然人一旦老了就有些糊涂。不过陛下您可不能降老臣之罪呵,方才娘娘一番话情真意切,尤其看向泾阳侯之时目光中带着母性之爱,任谁看了都会以为娘娘是想收泾阳侯为义子啊。”

  李世民微微一怔,忍不住看向长孙皇后,下意识问了一句:“皇后真有此意?”

  “陛下……”长孙轻轻张了张口,想要说自己并无此意,不知为何心口一抽,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堵塞,一时莫名失落。

  李世民何等人物,顿时便察觉不妥。

  他和长孙乃是少年夫妻,一路风雨同舟携手艰苦,长孙的一颦一笑代表着什么他自然心中有数。眼见皇后虽然欲言又止,但是脸上却分明流露出不舍之情,李世民如果再猜不透妻子心思,那也真是白瞎了他千古明君的称号了。

  只不过越是如此,他心中就越是感觉疑惑。

  “奇怪,观音婢从未见过这小子,为何会有这等情绪滋生?”他目光复杂,扫了扫韩跃,又看了看长孙皇后,心中沉吟半晌,总觉得事情有些诡异。“如果说是感念救命之恩,似乎又有些不像,难道这世上真有前世今生,注定母子之情不可分散……”

  韩跃被他目光盯的发毛,只觉得背后升起一丝白毛细汗。自古皇帝多疑,李世民虽然雄才大略但同样也有这个毛病,如果让他感觉心中不爽,很可能会拿自己开刀。

  这一刻,韩跃实在是恨死了裴矩老头,你说你好端端乱提什么话茬,皇后收义子这种事你也想得出来,莫非真是老糊涂了不成。

  “就算你老糊涂了,也不能来害小爷啊!”他心中腹诽一句,眼前情势诡异,再待下去恐怕讨不了好,还是走为上计。

  “咳咳……”他轻咳一声,小心翼翼试探道:“陛下,小子忽然记得家中还有琐事要办,如今天色已经不早,若是没什么大事我就告退了,也免得耽搁您回宫。”

  他一边说着一边恭敬施礼,眼见皇帝并无反应,顿时心中大喜,脚下抹油便待开溜。

  就在这时,忽听李世民终于说话,淡淡道:“不急,既然皇后意欲收子,朕倒忽然觉得,此事可以议议!”

  “啊!”又是三声惊异响起。

  这一次,却是韩跃,长孙和裴矩不懂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