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新粮作物?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2423 2017.02.08 23:05

  “常闻泾阳侯少年奇才,今日一见果然胸中大有丘壑。下官早有拜访之心,只因属衙琐事繁多不曾成行,呵呵,还望泾阳侯切莫责怪!”

  “啊哈哈大人何出此言,您是堂堂万年县一县之长,帝都直辖二县,官位皆大于普通州府,在下不过一个闲散县男,在朝中连吃饭的位子都没有,若是连您这等五品大员都自承下官,在下岂不是要找块豆腐撞死!大人还是不要捧杀我哟……”

  韩跃没有说错,唐朝之时长安共分为东西两个县区,东部万年县,西部长安县,县令都是五品上的官职,比之一般的州府长官还要高。

  这也算中国特色了,自古至今无论哪朝哪代,只要是帝都直辖所授之职,纷纷都能见官大一级。别看万年县令听起来只是一个县官,但人家乃是京畿要地的官员,堂堂正五品上的职位,绝对称得上朝中大佬。

  “泾阳侯勿要自谦,所谓莫欺少年穷,本县虽然官拜五品上,但是可没有被陛下亲自踢屁股的资格,前程远大,前程远大啊!”万年县令打着哈哈,一脸意味深长的继续吹捧。

  长安乃是帝都,藏不下任何消息,那日韩跃去大理寺打官司,不但国公将军去了一大票,就连李世民和长孙皇后都亲临撑场子。这事落入有心人眼中,自然心中大大震惊。

  最后太原王氏撤诉所有人离开,唯独韩跃却被陛下和皇后留在大理寺后衙说了足足一下午话,也不知这小子怎么惹了皇帝,反正出门之时屁滚尿流连滚带爬,许多守在门口打听消息的各家下人都发现,泾阳侯屁股上有好几个脚印子,脖子上脸蛋上好几处唇红。

  唇红是谁亲的大家不敢去猜,但是屁股上那脚印子,绝对出自圣上之脚无疑。

  能惹得皇帝陛下亲自踢屁股,这可不是一般少年能有的待遇。李世民最擅长的是刀斧加身砍人脑袋,你见谁惹了他只是踢下屁股了事?

  打官腔韩跃显然不是万年县令对手,人家是真正在朝堂上摸爬滚打出来的大佬,说话徐徐春风但却点滴不漏,想跟他玩语言艺术那是自找难堪。不过混混也有自己的套路,既然我说不过你,那我就大马金刀,他直接开问:

  “不知大人今日所来何事?”他拱了拱手,脸上适当表现出一丝恭敬和疑惑,试探道:“您乃堂堂大员,府衙事务繁多,如今又正是夏末秋种之节,想来大人也没有闲情雅致访友吧?”

  “唉!”万年县令长叹一声,意味深长道:“泾阳侯文采风流,一句夏末秋种好精炼的总结,此言正中老夫烦心之事啊。”他看了一眼韩跃,接着又道:“老夫虽然添为五品上的官职,其实却要管着一县的吃喝拉撒。我大唐立国不久,尤其重视农业,每县每衙都有考核任务,老夫既然身居县令之职,自然也难逃这份政令。”

  明白了,这是为了种地而来的!韩跃目光微微闪动,心中大概猜到了原因。

  果然,只听万年县令沉声道:“实不相瞒,本县今日来此,正是有事情要求问泾阳侯。”

  老头拉着韩跃缓缓走到山顶边缘,伸手指着山下一处地方,语带叹息道:“泾阳侯你看,那里是三百亩天字田,就算排不上我万年县最佳地块,恐怕也能挤进前三。”他再次望了一眼韩跃,有些埋怨道:“老夫也是穷苦出身,知道这一片好地种啥长啥,这可是整整三百亩良田啊,一年所获足能养育上千口人,为何泾阳侯却迟迟不见动作?”

  “大人这话不对了!”韩跃呵呵一笑,同样伸手指着山下,道:“您看那田间地头有几十个妇女在穿梭,我不是已经安排了人手在种地么?”

  “种地?”万年县令眉毛一挑,语气有些僵硬起来:“那为何不见耕牛翻田,也不见农妇播种?一群小媳妇拿着菜刀剁块茎是何道理,那东西能吃吗?泾阳侯你可要谨记,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若是耽误了粮食生产,哼……”

  他似乎觉得语气有些不对,连忙又改为谆谆教导,接着道:“本官在衙门里听得手下汇报,说你这里三百亩地都没开种,急的老夫连饭都不曾吃一口就前来。好在如今开工也不算耽误,还望泾阳侯能给老夫一点薄面,赶紧吩咐下面人手快快耕翻土地,早早种上粮食才好。”

  这是一个真正的长者,堂堂五品大员为了几百亩地的事情亲自跑一趟,韩跃心中有些感动。本来依他性子,自己的地我想怎么搞就怎么搞,这时却觉得有必要跟万年县令解释一声。

  无他,好官有好官的待遇,如果换成世家那帮子货色来问,韩跃绝对恶脸相向张口骂娘。

  “大人可知那块茎为何物?在下虽然是个浪荡子的性格,但也知田地乃衣食之父母,岂能随便胡来……”既然决定要解释一番,那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地瓜这东西在唐朝还不曾出现,古怪店铺售卖的价格也高,他暂时不打算推广。但是提前给万年县令吹吹风还是有必要的。

  万年县令听他辩解,果然有些留心,沉思道:“听泾阳侯所言之意,莫非此物也是粮食不成?”

  “大人猜的不错,此物正是粮食!”

  “块茎为粮?难道是新生作物?”

  “算是吧!因为这东西整个大唐都没有,乃是在下刚刚培育而出。”韩跃悄悄转换了概念,隐去了系统的存在。

  万年县令皱着眉头道:“我朝工部也设有农田司,经年培育作物却不见有成,可知农事一道非同一般。据农田司所言,作物培育需要循循渐进,有可能几百年上千年才能出现一门新品种。泾阳侯虽然堪称奇才,但是毕竟年纪尚小,你怎能保证所育之物能有产量?”

  他看了一眼韩跃,接着解释一句道:“老夫非是质疑泾阳侯能力,实在是时间尚短啊……”

  韩跃仰天打个哈哈,笑道:“大人勿须多疑!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在下所培育之物绝对成功,我给他取名为地瓜,此物不但生长周期短暂,而且抗寒耐旱不挑地,别说是天字田了,就算是随便找个山旮旯扔到土里,它也能顺利生长。”

  “地瓜?莫非是在地里生长的瓜果?听这属性倒类似黄精一类的藤蔓植物。”万年县令沉吟起来,他见韩跃说的斩钉截铁,心中不免也相信三分,忍不住问道:“就不知此物产量如何?若是像黄精那般稀少,可不足以当做粮食进行种植。”

  “产量么……大人你猜……”韩跃微微举起手来,先是攥起拳头,然后又慢慢弹出了两根手指。

  “两百斤?”万年县令试探性问了一句。

  “往大了猜!”

  “难道是两担?”万年县令咽了口吐沫,自己都觉得有些离谱。

  哪知韩跃一翻眼皮,嘿嘿道:“再翻十倍吧!”

  “再翻十…十…”万年县令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

  韩跃哈了一声,不要脸吹嘘道:“在下出手培育的作物,若是没有个二十担三十担的亩产量,岂不是白白丢了我少年奇才的名头。”一脸装逼。

  “嘶——”万年县令倒抽一口冷气,忍不住道:“你说什么?翻十倍的产量,二三十…十担……”

  老头嘴角打着哆嗦,整个人脸色都变了,几乎要跳起来去掐韩跃脖子确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