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只是撒尿!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2459 2017.02.01 23:48

  夕阳即将落山,正是黄昏将至未至的时刻,天边一抹残霞被落日的余晖映照,宛如丹朱一般赤红艳丽,好美的落日火烧云。

  韩跃在一片树林中施施然出来,一边走一边提裤子,男人果然不能憋着,刚才他狠狠的放松了一把,感觉浑身都舒爽透了。

  女子的身影同样出现在林子边,她俏丽的脸上挂着淡淡红晕,夕阳斜照,美人与晚霞交相呼应,又有一缕微风吹起她的长发,显得美艳不可方物。

  “走吧!”韩跃嘿了一声,坏笑道:“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刚刚实在是憋尿憋的难受,现在撒完感觉舒坦多了。”

  女子脸上红透,几乎不敢拿眼睛看他,忽然低声道:“您是个好人?”

  “你说什么?”韩跃一时没有听清。

  “我说您是个好人!虽然表面油滑,其实您心地善良!”

  “哈!没动你就成好人了啊……”韩跃故意笑一声,打趣道:“要不我现在就开始反悔?”

  女子微微一呆,半天才回过神来,有些酸楚道:“您是有大好前程的少年侯爷,何必拿我一个凄苦女子寻开心。”她目光有些迷离,双手轻轻拍打着怀里的小孩,眼现茫然之色,一忽儿温柔,一忽儿凄苦。

  韩跃被弄了个没趣,讪讪道:“我开玩笑的!”

  女子目光如水,静静不说话。

  “别生气啊,真的只是个玩笑……”韩跃被她盯得有些不自在,感觉不能再在这个话题上面瞎扯,连忙转移口风道:“你看咱俩也认识老半天了,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呢?”

  “贱名不敢劳烦侯爷动问,小女子姓唐,单名一个瑶字!”

  “唐瑶?名字不错嘛!”韩跃啧啧一声,夸赞道:“姓唐,让人一听就感觉很甜。名瑶,瑶这个字实在是让人……”他说到这里忽然意识到不对,连忙打住不说,一脸讪讪道:“你看我这人就这毛病,肚子里没什么墨水,想要夸人都不会夸,不好意思啊!”

  唐瑶也有些尴尬,红着脸低声道:“侯爷不用道歉。”

  眼看话题又要往下三路发展,韩跃也觉得气氛有些暧昧,他轻轻咳嗽一声,摸着脑门呐呐道:“时候不早了,眼看太阳就要落山,咱们还是边走边说吧。”

  “去哪?”唐瑶有些发呆。

  韩跃看她一眼,道:“前面不远就是田家庄,你抱着个孩子不方便投宿,今晚就住我家里吧。”

  唐瑶微微有些迟疑。

  韩跃翻了个白眼:“放心,晚上你和我媳妇睡一床!侯爷我在树林子里都没把你怎么样,难道回家之后还会变坏不成?”

  “您误会了!”唐瑶连忙摇头,红着脸解释道:“小女子并非担心…担心…那个,我是怕给您添麻烦。”

  她说到这里忽然酸楚一笑,伸出一只手指了指自己,有些自卑道:“您看我这身上又脏又臭衣衫褴褛,去您侯府上借宿恐怕会让人笑话您?”

  “笑话个屁!”韩跃哈了一声,施施然道:“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刚封县男不久,两个月之前还是穷光蛋一个。虽然如今封了爵位,但是由于一直忙着经营庄子,所以侯府暂时也没有修建,现在家里还是民房。”

  “民房!”唐瑶微微有些发呆,喃喃道:“大唐竟然还有您这样的侯爷,小女子还是头一次听说。”

  “亭阁楼宇又如何,睡觉还不是只要一张床?”韩跃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他随手在地上扯下来一颗青草放嘴里叼着,淡淡道:“走吧!天色真不早了,我看你面带饥色,想来这一路饿的不轻,赶紧到家里吃口热乎的。就算不为你自己,总得为了孩子着想吧。你不吃饱哪里来的奶水喂他?”

  唐瑶很是感动,不过面色却有些发红,她看了一眼韩跃,忽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低声道:“侯爷您可能误会了,这孩子他…他是我弟弟……”

  “纳尼?”韩跃有些傻眼,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怔怔追问道:“你说这娃娃不是你的小孩?是你弟弟?”

  “是我弟弟!”唐瑶羞涩一笑,垂着头轻声道:“小女子虽然年已二十,但是尚未婚配,怎么会有小孩。”

  “那可,那可……”韩跃呐呐无语,憋了好久才想出一句话来,道:“你结婚可挺晚啊。”

  搞了半天原来是自己弄错了,一直以为人家是个结婚的少妇,想不到却是个黄花大姑娘,韩跃纵然脸皮很厚,此时也觉得脸上发烧,他嘿嘿讪笑几声,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耳听唐瑶轻声解释道:“小女子原本早该婚配的,只因家父常年驻守雁门关,他身子骨有些不硬朗,小女子一直担心自己出嫁后无人照看老父,所以每次有媒人上门我总是拖着……”

  韩跃心中生起一丝敬佩,这唐瑶为守老父宁肯晚嫁,虽然她不能上阵杀敌,但是所作所为简直有花木兰遗风。

  再联想到她千里迢迢抱着弟弟逃荒,孤苦伶仃一女子,这一路上肯定吃了无数的苦头,她自己饿的骨瘦如柴,然而怀里的小孩却面色红润,显然是被照顾的很好。

  这样一个怯怯低语的女子,骨子竟然这样顽强与善良,韩跃忽然感觉眼睛有些湿润。

  “那你父亲呢?他还在雁门关驻守?他是那里的将领吗?”

  唐瑶悲凉一笑,缓缓摇头道:“我父亲哪里是什么将领,他只不过是一个从军多年的老兵。只因常年驻守雁门关,所以对边境的形势很是熟悉。也正因为他熟悉边关之事,那雁门关守将一直将他的从军户籍扣着,父亲几次想要请辞都不肯放。”

  “这不胡闹吗?”韩跃有些愤慨,气哼哼道:“大唐当兵的多了,难道缺了你老爹一人雁门关就不能守了?”

  他看了一眼唐瑶,询问道:“你父亲今年多大了?”

  唐瑶有些哽咽道:“已然四十有九!”她眼睛里蕴含着水气,忽然悲声道:“他老人家常常自嘲,说自己足足当了三十年兵,从前隋就吃刀头饭,跟着无数位国公将军打过仗,临到老了却还只是一个小兵卒,连请辞回乡都难得批准。”

  “懆他娘的蛋!”韩跃恶狠狠骂了一句,只觉胸膛里有一股邪火蹭蹭而起,忿忿不平道:“这雁门关的守将当真是个畜生。你告诉我这人叫什么名字,回头等小爷有机会见了他,非好好骂他几句不可。”

  唐瑶却缓缓摇头,凄凉道:“您还是别惹那人,听说他是出身太原王氏的世家子弟,树大根深,权势滔天……”

  “嗯?出身太原王氏?”韩跃微微一怔,脸色顿时变得精彩起来,他咧嘴笑道:“这还真他娘.的巧了。”

  只听唐瑶语带担忧道:“侯爷您是大有前程的人物,那太原王氏乃是当世豪门贵族,听说就连皇帝陛下都要让他们三分,您何必为了小女子去平白树敌。”

  这女子心性实在不错,虽然自家遭受了苦难,然而她却还能想着劝解别人,当真是善良温婉到了极点。

  韩跃仰天打个哈哈,他看了一眼唐瑶,意味深长道:“当世豪门又如何?这太原王氏虽然了得,但是你却不知道,老子早就跟他们干上了!”

  唐瑶顿时就是一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