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公子心狠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2748 2017.01.08 22:25

  直到王勋三人的身影消失在花园门口,王凌云才缓缓低头,目光从海棠树上收回。

  “来人!”他眼中忽然凌厉一闪,淡淡唤了一声。

  两个暗谍闻声应答,悄无声息从一片假山中现身,恭敬的来到他身边单膝跪地,静静等候他的命令。

  “你们说,一个农户出身的小子,从小劣迹斑斑,甚至为了买一个玉佩可以去卖童养媳,这种人忽然有一天变成惊世之才,可能么?”

  两个暗谍静静跪着,一语不发。

  王凌云仰首望天,继续淡淡发问:“一夜之间,从废物到奇才,不但造水车制蚊香,而且还发明解暑药秘方,甚至就连赌博一事也精通捻熟。如此转变,前后差距惊人,是不是太过离谱了一些?”

  两个暗谍仍旧静静跪着,仍旧一语不发。

  他们只是探子而不是谋士,岂能在公子面前班门弄斧。

  当然,王凌云也没打算能从暗谍嘴中得到答案,他这个问题实际上只不过是自言自语的疑惑,是他沉思之时下意识的表现。

  “一夜转醒,百脉具通,难道这世上真有忽然通窍之事,真有天生圣人之说?”他语气轻缓,眼中却凌厉森然:“便是真的通窍又如何?没有成长起来的奇才,也只能泯然众人而已……”

  “暗一,你马上带一队暗谍出去,好好再探查一下韩跃之事,以他制造蚊香那个日子为分界线,仔细追寻事前事后他的表现,比如他说过什么话,他认识了什么人,他曾经去过什么地方,这些都要给本公子查清,然后详细记载纸上拿来我分析。”

  他语气依旧淡淡,脸上依旧波澜不兴,声音柔和,似乎连说话也不愿意浪费半点力气。这般不疾不徐,仿佛随意诉述一件微不足道之事,然而话中透露的信息却是周密严谨,思虑之全,安排之周,宛如江河流水一波接一波连绵不绝,那个代号暗一的暗谍一脸严肃,小心翼翼将他的话全部记下,生怕遗漏了半点。

  王凌云也不管他能否领会,轻轻挥了挥手,淡淡道:“你去吧!”

  “是!”代号暗一之人恭敬行礼,起身悄悄后撤几步,这才飞奔而去。

  另一个暗谍依旧恭敬跪着,静静等候王凌云的命令,他知道公子做事风格,如果有特别机密之事,哪怕对自己人也会有所保留,现在暗一被派出去却单独留下自己,显然是有机要指令下达。

  他猜得没错……

  王凌云直到暗一的身影出了花园,方才缓缓开口:“暗二,我命你同样带一队暗谍出门,记得选一些鸡鸣狗盗之辈,你们天黑之后出发,直接去长安城外田家庄,本公子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一定要从韩跃手里拿回欠条,四十万贯一分都不能少……”

  他说到这里,轻轻瞥了一眼暗二,淡淡道:“如果任务失败,你们就强攻,哪怕杀人放火也要达成目的,必要之时可用人命去堆……”

  “……”暗二的额角沁出汗水。

  偷借条?

  这事想也别想,高达四十万贯财富,那个韩跃肯定是借条不离身,王凌云的打算恐怕从一开始就是强抢。

  然而强抢便需动武,虽然那个韩跃手无缚鸡之力,田家庄的百姓也都是一群泥腿子,但是暗二却深知这个任务并不轻松。

  因为他知道,田家庄中还住着一个姓罗的少女,而且就守卫在韩跃身边。

  那女子可是冷面银枪俏罗成的后代,天生武性超人,已经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英姿,曾经在草原百万突厥之中杀了一个来回。

  高手一旦踏入顶尖之流,根本不会惧怕群战,所谓的拿人命去堆只是一个笑话。

  暗二额角的汗水更甚,王凌云虽然说必要之时可以用人命去堆,但是暗二却知道这只不过是上位者的含糊之词,其实人家的真正意思却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他暗二亲自出手去拼。

  他暗二,曾是名震大唐的游侠儿。

  他也有过一段少年无敌的岁月。

  但是对上罗家那个少女,暗二却没有任何信心。

  “强抢借条,人命去堆?呵呵,也许今夜我就回不来了……”暗二心中升起一丝悲凉,他不由自主抬头,目光与王凌云接触,却发现对方眼中全是淡然,竟然没有一点惋惜之色。

  “也罢!死便死了……”他猛然咬牙,躬身给王凌云施了一礼,起身飞奔而去。

  自始至终,王凌云一言不发,甚至脸上的微笑都没有变换。

  直到暗二即将出门的那一刻,他才仿佛想到什么一般,淡淡开口说了一句:

  “此事不管成与不成,你的母亲,我会命人放归……”

  暗二身躯一震,回首凝视花园,却见王凌云负手立于海棠树下,风吹叶动,衣袖飘飘,宛如滴仙人降世,说出不的洒然出尘。

  “你这个魔鬼……”他嘴角翕动,差点便将心底的话说出,只因想及老母安危,无奈心中长叹,扭头逃也似离开……

  ……

  花园之中,王凌云一直目送暗二离开,脸上的微笑才缓缓隐去。

  “不能完全掌控之人,放在身边便是隐患,暗二,你真以为本公子不知你心中愤懑么?”

  他负手卓立树下,闻嗅着海棠淡淡花香,目光却显得阴冷无比。

  远远望去,整个人宛如一座雕像,毫无声息,毫无人气……

  ……

  一个灰衣小厮气喘吁吁跑了过来,他站在花园门前不敢抬脚进门,只是用焦急的目光看向王凌云,希望公子能够注意到自己。

  “什么事?”王凌云仰头欣赏着海棠,嘴中淡淡问了一句。

  他没有回头,却知道来人只是个小厮,花园中除了家族长辈或者他认可之人,其余皆不能进。

  这是他的规矩。

  定下这个规矩的时候,他才不过十二岁。

  当时曾有一些下人欺他年幼,故意触犯以作试探,然而最终这些人都变成了死人,尸骨就埋在花园之中。

  “你们不是想进来么,那就永远不要走了。”这是他十二岁那年说的话,从那以后,没有哪个下人敢再触犯于他。

  小厮也是家中老人,甚至还是他的贴身使唤,但却同样需要遵守这个规矩。这人站在门口,由于奔跑太快导致喘息不均,他极力调整呼吸,努力让说话顺畅,小心翼翼回答王凌云的问话。

  “公子!二少爷领家法之时,由于切去小指剧痛攻心,一时忍耐不住晕了过去,现在已被二房那边带回施救……”

  “还有么?”

  “二房那边的老夫人心疼孙儿受罚,扬言要去族长那里讨个说法,她说,她说……”

  “但说无妨!”

  “她说公子您心肠歹毒,对待同胞都不念手足之情,乃是虎狼凶残之辈。王氏若是由你掌权,恐怕会万劫不复。”

  “唔,倒也符合那老妪的性格!还有么?”

  “属下回来之时,二房老夫人正串联其他嫡脉分支,甚至还给琅琊王氏去了信,意图通过联名方式绕过族长,罢免公子您手中职权……”

  小厮说到这里,小心翼翼看了看王凌云,眼见公子面色不变,他才战战兢兢说出了最后一句话:“还有就是,他们要剥夺您的嫡子顺位继承权!”

  “是么!”

  王凌云仰首望天,伸手摘下一朵海棠花放在鼻尖闻嗅。

  似乎花香很是沁人,他脸上满是轻松写意,全然看不出一点恼怒之色。

  然而小厮却知道这一切都是表象。

  二房老妇人的下场,恐怕不会太妙!

  果然,只听公子那如沐春风的声音淡淡传来,依旧那么轻柔,但却冰寒刺骨:

  “你去长安西市买几瓶藿香正气水回来,今夜子时,亲自带人给老夫人灌上。明天一早,带着老夫人的尸体,去衙门伸冤……”

  “属下遵命!这就去办!”小厮不敢拒绝,躬身答应,悄悄离开。

  王凌云淡淡的轻笑着,再次摘下一朵妖艳的海棠花,放在鼻尖轻轻闻嗅。

  藿香正气水是良药,喝不死人。

  真正让人死的,应该是其他东西。

  但是谁会知道呢?

  小厮不会说出,也不敢说出。所以王氏豪门老夫人之死,罪责在藿香正气水。

  (本章加更即是还债,也是为书友唐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