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章 今夜有大雨,凌云雨中逃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2504 2017.02.20 23:39

  八月天气,已是初秋。

  一般到了这个季节,南方或者有秋雨,北方却罕有降水来临。

  但是今夜不同!

  前半还是夜月朗星疏,漫天灿烂星光,一条银河高挂,确实是个晴朗好夜空。后半夜却突转急变,浓重铅云自东南而起,层层密布盖亚当空,一轮明月被遮住,漫天星光变惨然,忽然狂风骤起,大雨转眼磅礴。

  明月与繁星不见,夜色转瞬漆黑。天地之间雷鸣电闪,浓重的雨幕将山河遮掩,仿佛要将世间的一切洗刷。

  暴雨如注,大河怒嚎,在这种狂风骤雨的天气中,田家庄外渭水畔却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此人衣衫全是鲜血,胸前有明显的焦糊迹象,他面色惨白,左臂折断,一张俊美的脸上写满了狰狞,再也没有往日潇洒悠然的气质。

  正是王凌云。

  他真的活了下来!

  原来王凌云自幼习武,七岁那年偶然学得一项异术,乃是战国时期鸡鸣狗盗之辈留下的缩骨功。此术本没有什么大用,而且练习之时痛苦异常,若非他生性隐忍几乎也不能坚持。想不到今夜却救了他的命。

  当时那一炮轰击,有着巨大惯性的实心炮弹裹挟着无边动能冲来,杀伤力何等威猛。他几乎以为自己就要死了,身体却下意识使出了缩骨功,不想竟能保留一命。

  红衣大炮的实心弹可不是闹着玩的,王凌云虽然用缩骨功缩小身体,而且还紧急之下疯狂躲避,但是炮弹仍然擦着他身体划过,光是巨大的惯性就把他肋骨震断一根。

  今夜之败,实乃生平第一次,然而这第一次却直接将他打入了深渊。大理寺那次失败还有回缓,这一次却是一败涂地,输掉了所有身家。

  “咳咳咳……”他手捂胸口剧烈猛咳起来,前半夜为了躲避搜查,他忍着伤痛趴在渭水中整整两个时辰,夜间水凉,寒气侵袭,更加剧了內腑之伤。

  “韩跃小儿,今夜之仇我王凌云必不与你甘休,只要有机会,我要你的命,啊啊啊!”他痛苦的咆哮,几乎要被仇恨之火焚烧,纵然大雨倾盆,依然浇不灭他的愤恨。

  远处隐隐又有盔甲叮当声,百骑司战士受皇帝严命,纵然暴雨如注仍然在四处搜寻。王凌云瞳孔一缩,悄悄将身子俯倒下去,再次沉入了水中。

  现在他身受重伤,肋骨都断了一根,虽然能以内力撑住,但却失去了厮杀的能力。若是被这些百骑司抓住他,下场可想而知。

  百骑司不愧是皇帝亲军,在这样暴风骤雨的天气里他们也搜索的很尽心,人人顶风冒雨四处查看,有几个战士甚至还跑到河边用枪捅了半天。

  王凌云大气也不敢出一口,他强忍胸口钻心之痛,不断告诫自己要坚持,坚持,只有留得一命,才能找韩跃报仇。

  这次战士们停留的时间特别漫长,直到王凌云几乎憋气不住之时,众人才在一个小队长的带领下缓缓离去,他们并非偷懒,而是要去另一处继续搜寻。

  皇帝淡淡一句话,百骑司精英却忠诚如斯,当真不愧是天子亲军……

  ……

  王凌云喘着粗气从河中爬出来,他浑身湿漉,天地间又暴雨不停,以他武功强横之体魄,此时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心知自己受伤严重,再这么拖下去必然要遭。当下再也不敢耽搁,在雨夜中确定一番方向,咬紧牙关快速向长安飞驰。

  堂堂凌云公子屠人烧村,事情还被皇帝亲见,此事明日一早必然轰动帝都。到了那时,抓他的公文定会贴满长安,所以他只有一晚上时间可用。确切的说,只有后半夜。

  大雨渐渐有收停之势,他心中焦躁,强行以真气压住伤势,脚下快步如飞,毫不考虑体力消耗。

  从田家庄到长安足足二十里地,若是平时怎么也得一个时辰,但他拼力赶路,竟然只用了大半时间便至。

  趁着雨势没有停止,驻守的将士还在偷懒,他强忍伤势攀爬越过城墙,一路闪避巡街武侯,终于到了太原王氏在长安的大宅。

  他不敢走正门而入,只从后院翻墙。这时他的伤势已经有些压制不住,那根断裂的肋骨虽然被他强行接上,但是一夜狂奔又再裂开,当他终于跑进自己的密室之时,只来的急喊一声‘姐姐救我’,整个人就软软的倒了下去。

  他浑身已经再无一丝力气。

  密室中有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她容貌绝美,比之罗静儿和唐瑶更胜一筹,唯一遗憾的是体态纤柔,眉宇之间隐隐有病气缠绕,偶尔还会轻咳几声。

  这女子正是王凌云的姐姐,名叫王凌雪。

  此时虽是深夜五更,但她竟然还未曾入睡,正手捧一卷古书看的入迷。王凌云直冲密室进来噗通倒在地上,几乎将她吓了一跳。

  “阿姐,我输了……”王凌云就那么躺在地上,胸口的伤势让他丧失了所有体力,真气衰退,肋骨断裂处再也无法压制,差点刺穿了他的五脏。

  王凌雪一把扔掉古书,慌慌上前扶起他,急切道:“小弟,你这是怎么了?”

  “身受重伤,肋骨断了一根!”王凌云一脸愤恨,猛然剧烈咳嗽,口角溢出鲜血。

  “怎么会这样?”王凌雪一手帮他擦血,另一只手却按在他左胸下方,指掌一推一送,只听‘咔嚓’一声脆响,竟然把断裂的肋骨接上。

  王凌云惨笑道:“我从小反对你习武,想不到今夜却要你来帮我接骨……”

  “傻弟弟,你也是担心阿姐身体,莫要自责。”王凌雪轻轻将他扶起来,皱着眉头道:“你我姐弟二人师承鱼老宗师,他所传之术何等了得,这天下年轻一辈几乎不可能有你对手,到底谁把你打成这样?莫非你遇到了罗静儿?”

  “咳咳咳……”王凌云猛咳几声,一脸惨然道:“若是输给她也就算了,至少我还能甘心,也不会感觉耻辱。”

  王凌雪聪慧绝顶,闻言顿时听出异常,下意识道:“不是败给罗静儿,那是老一辈人物出手吗?不对不对,他们人到中年气血开始消退,声名虽隆战力却减,除了尉迟敬德没人还能保持巅峰……”她说到这里,小手忍不住掩住嘴巴,吃惊道:“难道你惹了尉迟老黑?”

  “姐姐莫要乱猜了!”王凌云一脸黯然,王凌雪帮他把肋骨接上,他气力稍微有所恢复,眼中渐渐射出刻骨仇火。

  他恨恨道:“我败输之人乃是韩跃,确切的说,是他手里的一尊大炮。”

  “一尊大炮?那是什么东西,暗器么……”

  王凌雪微微有些发呆,听不懂弟弟在说什么。

  “阿姐,我不能再长安待了,你速速帮我疗伤,明日天亮之前我必须出城离去。”

  王凌雪又是一怔,忍不住问道:“去哪?”

  “突厥!”王凌云眼中凶光一闪,恶狠狠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