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天大欠债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3086 2017.01.05 12:15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接下来的几局,韩跃仿佛仍然是赌神附体鸿运当头,每次就那么胡乱摇几下骰盅,却总是能够稳压王勋等人一头。

  甚至有好几次,他都是以危险的一点优势取胜,这种感觉是何等的卧槽,王勋等人只感觉心头有一万头***在狂奔。

  上过赌桌的人都知道,越是在这种情况下人越容易深陷其中,上一刻满腹信心会赢,下一刻却以微弱优势被杀。翻盘的希望是那么接近,总让人不由自主想再来一回。

  这就是赌徒人心,韩跃很有体会!因为,曾经他也是如此……

  他仍旧刻意控制着节奏,表现出稀里糊涂却大杀四方的赌运当头架势,几轮赌局下来,自然连连得胜,就连跟庄的程处默也早还清了十万贯赌债。

  程处默现在是翻身农奴把歌唱,不但还清了赌债,而且还让对方欠了他接近十万贯。程家之人都是一个德行,见不得发财,否则必然疯癫。这货的狂笑声几乎笼罩了整个长安……

  王勋等人早已输的面如土色!

  “你……你作弊,你出千!”李文终于按耐不住,满脸通红的站了起来。他因为相信王勋的赌术,又贪心韩跃的精铁铸造术秘方,所以押注押的最狠。结果几轮赌局下来,每次都要翻番,光他一人转眼已经输了十万贯。这样巨大的数字,终于让这个李家此子惊醒过来,顿时浑身都是冷汗。

  回忆赌局,一直输,没有赢,这种情况,怎么也不能说是对方手气盛的缘故。

  莫说是他,就连王勋也开始怀疑起来。他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每次摇骰子都是提起十二分精神,感觉有九成以上把我,居然会连连出现偏差?

  再看看韩跃,虽然一直表现的粗鄙不堪,嘴里脏言乱语仿佛一个浑货,但却为什么财神附体一般连赢不输?人的运气哪有这么好,整晚上总是鸿运当头,一把两把的巧合或者有的,但是赌骰子可是玩的几率,哪能总是力压别人的点数。而且好多次还都是只多出一点,这也太巧合了吧。

  “怎么着,输急眼了想翻脸?五姓七家的公子就这素质?输不起就别玩嘛!”韩跃感觉也差不多了,于是将骰子一推开始放嘴炮讽刺,他满脸不屑和鄙夷:“动不动就喊出千,我出哪门子千了?赌具是你们提供的,摇骰子大家都看着,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使诈了?真要说出千,我还怀疑你们呢,这骰子的重量我感觉有些不对……”

  王勋面色一变,目光犹如毒蛇,狠狠盯着他喷火。

  骰子确实有问题,这事他心里门清。但是人的心理很是微妙,越是干了亏心事越是没底气,韩跃抢先将事情说出来,他反而感觉气势变弱,一时竟不敢反驳。

  程处默毕竟是豪门出身,从小耳濡目染,各种机锋和下作手段也了解不少,这货虽然憨直但并不蠢笨。他听了韩跃语带所指的话,顿时目光一闪,隐隐有些明白过来。

  “原来,对方的骰子有问题!而我这兄弟赌术了得,竟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自己人总要帮自己人,这货忽然哈哈一笑,破口骂道:“懆你的娘,你家程爷输钱输到差点脱裤子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作弊?现在轮到自己输了,立马就开始诽谤,你们五姓七家还要不要脸?赌不起就别赌,都给老子滚蛋!不过输掉的钱那是一分也不能少,否则的话,自有我老爹扛着斧头来跟你们谈……”

  这货也耍了个小聪明,知道自己还镇不住场子,顿时把老程搬了出来。

  果然,王勋等人纷纷变色,李文面带尴尬咽了口吐沫,讪讪笑道:“咱们小辈之间赌上几手,就不用让程国公参合了吧!”

  众青年连连点头,想及程咬金不讲理的性子,个个面如土色。那可是一个混世魔王,平日没理都要争三分,何况现在自己等人是真的欠了人家儿子钱。

  想要赖账?老程的斧头可是会砍人的。

  想到这里,人人打了个冷战,纷纷跟着李文劝程处默道:“就是就是,程处默,咱们小辈之间小赌怡情,这事就不要让程国公参合啦!”

  小赌怡情?

  韩跃差点嗤笑出声,这帮家伙每个人都输了接近十万贯,想不到一听到程咬金,竟然恬着脸说出小赌怡情这样的话。混世魔王的名头,由此可见一斑。

  “想让我爹不来,可以啊!”程处默越发趾高气昂,拿着老爹的名头当杀器,十分嚣张的抬起手指,挨个指点道:“你,你,你,还有你……你们每人都输了接近十万,来来来,现在结账,有钱拿钱,没钱写字据。谁敢耍赖,别怪爷爷翻脸不认人。”

  王勋和李文对视一眼,众青年也面面相觑,人人脸上带着苦涩,却只能硬着头皮喊来一个歌姬,让她取来一些纸张,各自写下了字据……

  韩跃多了个心眼,不但让众人签字画押,还要咬破手指打上血指印,众世家公子眼中喷火,奈何有程处默在一旁嚣张威胁,只能强压下愤怒,按照韩跃的提议咬破了手指。

  八个人,八张字据,接近八十万贯!

  这个数字,让程处默倒抽一口冷气,也让韩跃浑身直打摆子!

  大唐一年岁入才多少?两百多万,这可是广漠国土千万百姓创造的税收……

  李世民想要推广水车,国库不过投入八十万贯,却已经让朝堂炸锅,各个世家恶狗抢食一般,也不知暗地里经过了多少厮杀和刀光剑影。

  如今,他们两个不及弱冠的少年,也即将拥有八十万贯,这是何等的震撼?

  程处默哈哈狂笑,犹如夜枭惊嚎,声音之大,几乎震塌了房梁。

  韩跃则目光闪动,他毕竟是后世穿越而来,比之程处默多了一份小心,总感觉这么大一笔欠债,恐怕不是很好回收!

  钱太多了,已经触及了吸血世家的底线,那些恶狼只喜欢吃,不喜欢吐。八十万贯钱财,如此之巨富,足以让世家翻脸。

  如果五姓七家一起赖账,程咬金估计都没这个把握要债成功。

  韩跃想到此处,暗暗发愁于心,正感觉烦恼,也不知为何,他脑中忽然灵光一闪,蹦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也许,有一人可以做到。”

  他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丝微笑……

  ……

  长安城,王氏大宅,幽深后花园中。

  “报告公子,程家长子程处默带着泾阳县男韩跃,于今日傍晚时分进了云瑶赌坊。二公子闻讯前去,以语言激之,双方约定开赌!”

  “鱼儿上钩了么……”王凌云微微一笑,他正细心给一株花树修剪枝丫,闻言只是淡淡一笑。

  “属下回来之前,二公子和韩跃等人还没开赌,不过已约定了赌注,那程处默为人冲动,又喜欢赌博,想来有他催促,韩跃应该会落入套中!”王氏暗蝶跪在地上,恭敬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猎物太容易捕获,总是让人无趣……算了,既然已经入套,也就失去了玩弄的兴致,去告诉二公子,让他拿回秘方就行了,不要表现的欺人太甚。这次我们毕竟是设计谋夺,程咬金那人可是不讲理,一旦恼羞成怒,事情便又多出许多变数……”

  暗谍一怔,有些不甘心道:“公子,就只要秘方?这也有些太便宜他们了。”

  王凌云悠悠一笑,缓缓放下修剪花枝的手,淡然道:“上善若水,不争是争。上兵伐谋,不战而胜。你们记住了,行事世间,便宜要一点一点占取,等到积累了足够优势之后,方才可以雷霆一击。现在我王氏还没有足够实力一下击垮程家,为何要着急撕破脸皮?”

  “属下愚钝!”

  “去吧,把我的意思告诉二公子,让他把握尺寸,莫要惹翻了程咬金出面,虽然我并不怕他……”

  “是!”暗谍躬身领命,悄悄退了下去。

  王凌云长身而立,负手仰望天空,缓缓吐了一口气,他脸上带着一股淡然,举止透着潇洒,恍如缥缈仙人,翩翩浊世佳公子,似乎这世间再也没有任何事物,能够让他烦心。

  “我本以为,那个农户小儿也算奇才,现在看来……”

  他微笑如清风拂面,却不知道,事实恰恰是另一番景象!此刻的云瑶赌坊中,他寄希望的二弟王勋和世家公子们不但没有赢,反而输掉了接近八十万贯。

  这等巨大的财富,就算五姓七家千年豪门,也会感觉吃力不已。这已经不是输一点两点的问题,而是有可能会动摇家族根本的大事。

  就算王凌云乃是青年一辈领军人物,这种事情也不是他可以解决的了!

  八十万贯巨财,程处默必然会请动老爹催收。

  八十万贯巨财,世家们必然会出动老辈赖账。

  八十万贯巨财,韩跃却不打算独吞……

  他要分给李世民一份。因为不如此,就不足以收入囊中。见识过后世各种赖账手法,他深知落袋才为安,有皇帝陛下做马前卒,欠债才好收取嘛!

  至于怎么分赃?

  让李二陛下拿大头又如何?说不定还能换个爵位做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