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风华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男儿岂能无担当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4456 2016.11.29 16:02

  没骗到钱不要紧,要紧的是肚子里打雷一般的咕噜声很是强烈。自从昨晚穿越大唐到现在日头偏西,整整一夜外加半个白天时间,他这个身体水米未进!

  俗话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现在这个身体正是最能吃的时候,一顿不吃都难忍,更何况三四顿?

  韩跃有些恨,别人穿越我穿越,别人一过来就躺在床上装装病人,身边有个明珠皓齿的小丫头端着药碗,碗里熬上千年人参若干,眼泪汪汪等自己喝上一口……

  再看看自己,妈了个叉,也不知这身体的上一个主人发什么神经,三更半夜跑到野地里,估计是遇到劫道的强人,被一砖头撂在水沟里,要不是自己灵魂附体上去,三伏天里整整一夜,估计尸体都臭了。

  韩跃还记得当时他正在北京地铁跟一群痞子混合作战,他手拿菜刀指天笑,不曾想被人一砖头拍在后脑勺上,然后眼前一黑,再睁眼时身体已变成了十四五岁模样,躺在脏不拉几的臭水沟里。

  就这样,沧海桑田一瞬间,从一千多年后的世界,来到了风华绝代的大唐。

  来就来吧,既来之则安之,韩跃骨子里就是懒,反正到哪都是混混,没什么大不了的!唯一可气的是肚子越来越饿了!

  咕噜噜,又响了?

  小小肚皮弄得跟打雷似得,我知道你饿,但就算如此你也不该这样踩我的面子吧,没看旁边的美眉小手捂嘴,眼都笑抽了?

  摸遍全身,不见一个铜板!眺望长街,各种卖吃食的小摊处处皆是,车水马龙中,韩跃将目光投向了一个面摊。

  关中人爱吃面,一口大碗盛满,足足得有一斤,热气升腾,香气四溢,韩跃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眼中渐渐泛起一丝凶狠的神采。

  人若饿的狠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历史上所有的农民起义,十个有十个是因为吃饭的问题。饿红了眼的人连皇帝都敢砍,老子现在去吃一碗霸王面算得了什么?

  韩跃大踏步冲了过去!

  “老板,来一碗面,肉要多,油要腻,有青菜叶子的话,多整几片!”

  反正打定主意吃白食了,脸面什么就不要了,这面摊很小,只有一张桌子,此时围坐了两个人在低头吃饭。

  韩跃也不在乎,抄手拿起个木墩,屁股望上一坐,身上的臭气顿时四散开来,这是昨夜在臭水沟染上的,到现在还没散尽。

  桌边两人捧着大碗吃的正香,忽闻此等恶臭,登时抬起头来,愣愣看着韩跃。

  这是一对男女,男的四十来岁,是个中年大叔,女的最多十二,是个幼小萝莉。但是看面容相貌,两人明显不似父女。

  两人直愣愣的望着自己,也不知是恼怒自己身上的恶臭还是恼怒自己的不请自来,总之目光中竟然全是愤慨。

  “不好意思啊,出门在外,谁都有个三灾五难的,身上脏了点,大伙儿将就将就吧!”韩跃现在是浑然不在乎了,一边抠着衣服上干结的泥巴,一边开始催促面摊老板上饭。

  “韩家小三,你魔怔了不成?我你都不认识了?”

  嗯哼……

  韩跃有些发傻,目光从面摊老板的方向抽回来,诧异看向中年大叔。

  还别说,浑噩的记忆里,似乎真有些印象。再看看旁边攥着小拳头,满脸通红、眼泪打圈的小萝莉,依稀也记得影子……

  不会吧,随便寻个摊子想吃口霸王餐,就能遇见熟人?

  只见中年大叔面色愤怒,脑门上暴起两根青筋,宛若虬龙盘曲,眼珠子瞪得几乎凸起,这架势是要揍人?

  初次见面,你就要动手,这什么素质。

  相比之下,小萝莉就比较直接婉转了,你看看,人家直接就哭上了!

  “相公,你不要这样,哇……”这一哭,悲悲切切,梨花带雨,恍如夜莺泣血,韩跃不知怎地,心头忽然便那么一疼。

  “韩家小三,我看你是没救了,逼着自己的娘子去发卖为奴,逼迫不成便负气离家,现在被我们撞见了,又装作不认识人?哼,老天无眼,韩家村子上下三百口,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东西!”

  大叔发话了,话里透出来的讯息有些威猛,韩跃听了有些发傻。

  娘子?发卖为奴?这是什么情况……

  他目光转向小萝莉,看着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蛋,委屈通红的大眼睛,怯怯兮,柔弱无辜。这小丫头脸都哭花了,然而眼睛深处却依稀有些欢喜,莫非并不是演戏,真是因为见到了夫君?

  啪,一张泛黄的糙纸,猛力被人拍在桌子上!

  “小畜生,自己看清楚了,这便是豆豆的卖身契,刚从衙门里领来的。”

  中年大叔怒目圆睁,像极了一个快被点燃的人形煤气罐,随时可能爆炸。

  君子不立危墙,韩跃决定离他远点。

  屁股刚想挪窝,便见大叔呸的一口浓痰,咬牙切齿晃着那张契约道:“你看看,豆豆身体太弱,衙门里的典师只给估了五百钱,还要终身卖身为奴。等吃完饭后,我就要带着豆豆去牙行找人牙子,这回你可满意了?”说话间,一双粗糙大手攥的咯咯作响,随时都有砸过来的可能。

  韩跃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将卖身契从他手下抽取过来。

  字是繁体,不太好认,约莫也就懂个大概!

  “今有田家贱女小豆豆,身亏体弱,多病娇虚,家贫如洗,生计维艰……”嗯,文采不错,还都他妈是贬义词。

  “……自愿卖身为奴,契约终身,作价两贯……”卧槽,这是拿人当货物卖呢?

  “……为奴当勤劳忠恳,卑微侍主,若有病寒夭折,盖当不论,抑或犯错遭罚,分属应当……奴为货物,权属归主家所有……此约,府衙备具,牙行典行……”艹他妈,还真是把人当货物了!

  韩跃看的眼珠子都快凸出来,十分不敢相信!

  很恐怖,内容跟后世肉联厂采买畜生宰割的收购合同类似,一纸契约上百字,笼统的意思便只有一个,今日卖身为奴,从此死活不论。愿杀愿宰,听凭主人。

  打了个哆嗦,再去看满脸泪花的小萝莉时,胸中忽然很是憋闷。

  瘦!眼前这丫头,真是瘦!

  后世十二岁左右的小丫头,胸前一般也都有些凸起了,就算没有发育,脸上也应该有些婴儿肥。

  然而这个豆豆,却瘦的仿佛一具骨头架子。头发枯黄,满脸菜色,这是几年没吃过肉了?

  中年大叔似乎还觉得刻画不够应景,在一边长吁短叹道:“唉,卖了也好!去大户人家为奴,虽然凄苦,至少还能有顿饱饭。若是跟着你这小畜生过活,吃糠咽菜不说,什么脏活累活都让她干……”

  你这絮絮叨叨的还没完了是吧!韩跃本来就是个炸药包的脾气,此时被人指桑骂槐,心底哪能不窜出一股邪火,他一巴掌将契约拍在桌上,站起身来便要动手。

  “相公,你别生气,田大叔是好心!”

  “好心还卖你,契约都从衙门里领出来了……”

  “呜呜呜,相公,豆豆也是没办法子呀,昨夜你说想要采买一块玉佩,问豆豆要钱,豆豆攒下的铜板是要给咱家盖房子的,屋子漏雨都好几年了……你嫌弃豆豆不给,打了我一顿,大半夜抢了我藏钱的瓦罐,跑了……呜呜呜,相公,你从小身子骨就弱,再不能住漏雨的屋子了,豆豆就想卖了自己,给家里盖个房……”

  很悲切,小丫头似乎常年缺乏交流,说话有些词不达意,但是哭哭啼啼间,却也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

  畜生啊!

  韩跃仰天一声长叹。

  想不到自己竟然穿越到了这样一个混账身上。

  面摊周围,不知何时已经聚满了人,十几双涨红的眼睛,仿佛看牲口一样盯着他看。

  其中一个大娘,体态很是雄壮,猛然一口浓痰喷过来,气愤愤骂起来:“呸,年纪轻轻不学好,逼的童养媳去做奴,若是老娘生了你这样的种,早就生生掐死算了……”

  “你生的出来吗你?还掐死。”行,大妈你正气凛然,这义愤填膺的架势我惹不起,一口浓痰咱忍了。

  旁边一个小娘子,风姿很是绰约,早被豆豆感动的眼眶红肿,哭哭啼啼好像卖身为奴的是她一般,那兰花指微翘,那樱桃小口微张,美是很美了,只是说出来的话不让人待见:“老天爷呀,最是薄情负心郎……”

  我去!甩了你没给钱还是咋地?这就成薄情负心郎了,大热的三伏天,你非要哭出个六月飞雪来不成?

  韩跃受不了她的鄙视,准备讥讽两句,瞥见小娘子身后五大三粗的两个保镖,对比了一下敌我实力,最终决定原谅她。

  没办法了,犯了众怒谁也讨不了好,没见大唐朝扛把子都仰天长叹: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老百姓发起狠来连皇帝都敢砍,自己这幅小身板还是有些不够看,惹不起,那就得想办法解决。

  手拿契约,面带惭愧,撕拉一声,撕成粉碎!

  “豆豆,相公发誓,从今以后,决不让你再受一点苦,你吃肉,我喝汤,我打地铺你睡床,这一辈子,定要让你活得幸福……”

  好!

  周边狼嚎不断,一阵阵的叫好声,中国人看热闹就喜欢这个,没见连浓痰大娘和悲切娘子都开始点头称赞了么。

  形势一片大好啊,咱赶紧趁热打铁!

  “掌柜的,面煮好了没,给我端上来,里面的肉放到我娘子碗里,给她吃……”

  这是要浪子回头啊!

  堪慰,堪慰!

  围观者频频点头,为自己亲眼见证了一个回心转意的婉转故事而感到满意。

  哼哼,看话剧是要花钱的……

  “诸位乡亲父老,您看咱都穷成这样了,谁肯支援一回,把俺娘子的饭钱付了?”

  话未说完,一阵白眼袭来,人群轰然而散。耳听一位大爷仰天长叹:噫吁兮,此子,薄情毛病改了,性格却越发无耻也!

  “阿呸!想骗老娘钱,想的美。”一口浓痰迎面,带来阵阵芬芳?

  卧槽又是你,大娘这口痰就是你的不对了。

  “啊呸!”

  好吧算你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